共运信息 2017年02月27日 17:25

欧洲左翼在留欧退欧问题上的分歧

欧洲左翼在留欧退欧问题上的分歧

2016年12月7日

14670-1

这周末举行的葡萄牙共产党第20次代表大会,清晰地显示出:欧洲各个左翼党派,尽管都对欧盟有很多不满,但并非所有的左翼党派都支持他们的国家退出欧盟。

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通常与欧盟政策对本国经济的影响有关,但有时也与这些左翼政党自己的政治评估有关。

例如在葡萄牙,葡萄牙共产党和大部分工会支持退出欧盟。自从这个国家加入欧盟以来(特别是截止到去年的过去四年时间里,右翼政府垮台了,被一个社会主义的政府取代,共产党人和绿党支持新政府,尽管他们对它也有批评),这里大部分人的生活条件严重地恶化了。

9个最大的公有制企业,包括TAP(葡萄牙航空公司)、公共铁路、电力公司、医疗机构、国有的农业公司、合作社,还有一些其他的,都以极低的价格被出售给私人投资者。这样做是为了满足欧盟的要求以及承担北约财政预算的要求。

数十万人被排除在医保体系之外,每个人的健康支出被迫增加,免费送病人去医院的服务也被取消了。灾难同样发生在公共学校体系,数以百计的学校被关闭,25000名教师被解雇。社会保障、失业金和养老金都被削减。

 

▼留欧还是退欧?

葡萄牙共产党的秘书长罗尼莫·德·索萨(Jerónimo de Sousa),看到大家在是否留在欧盟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很多基本的矛盾。他说,不仅在是否留在欧盟的问题上,还有同日益壮大的右翼、排外主义、种族主义的斗争目标的问题上,也存在着巨大的分歧。

他说:“在正确地警告排外主义和极右主义危险的同时,许多人也正确地发表了关于美国特朗普的新法西斯主义的演讲。但他们在有些方面是相同的,他们都忽视了极右正在崛起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原因。”

“欧洲的经济、社会、政治的不稳定,有着深刻的原因。而且,这些原因来自统治体系及其统治工具,比如说欧盟。”

索萨(Sousa)继续补充说道:“我们不能在反对极右势力的同时,又去支持那些使政治体制更加反动的政策和方针。”

因为英国脱欧,一切都变得不明朗。对全世界来说,英国人投票脱欧,是一声炮响。

英国共产党的主席莉斯·佩恩(Liz Payne)说:“英国工党是分裂的。有些人说尽管欧盟存在一些问题,但应该留下来解决它们。他们同时表示不能与支持脱欧的极右份子成为盟友。”

另一部分人,包括佩恩(Payne)的党派(英国共产党),也不想支持极右。她说,“我们支持lexit,一场左翼性质的退欧。”

“我们相信,离开欧盟提供了一个前进的机会。欧盟有很多问题不能得到解决。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合作框架,与其他国家互惠互利、相互合作。用一个亲工人阶级的方法去解决家里的问题。我们必须阻止私有化、削减公共福利以及一切与欧盟靠拢的政策。

另一方面,在是保留欧盟成员国地位这个问题上,比利时这个国家的左翼存在着分歧。

比利时工人党全国委员会的成员本杰明·派斯提欧(Benjamin Pestieu)说:“我们反对欧盟强加在较为贫穷的国家、甚至像我们这样的发达国家身上的紧缩措施。我们反对北约的军国主义和战争贩子,但是我们不能和右翼份子的排外立场站在一起,不能任由他们推行这种立场。我们不能和这些人联合。”

欧盟宪法里已经写入了一些进步的条款,目的是保护成员国的劳工权利和民主制度。工会和不少进步人士,以及各国工人运动的支持者说,他们害怕离开欧盟而单打独斗,万一国家被右翼份子接管,对他们来说很麻烦。

葡萄牙共产党第20次代表大会上,每当有人发言抨击欧盟的紧缩政策时,法国共产党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安妮·萨波恩(Anne Sabourin)都会欢呼鼓掌。但她却告诉《人民世界(People’s World)》说:“法国共产党人不支持离开欧盟。我们不想去和极右份子结盟。但是法国经济同德国经济有紧密的联系,我们留在欧盟的原因是反对欧盟的改革,并且反对危险的北约扩张。”

德国共产党的主席帕特里克·科贝尔(Patrick Kobele),也赞成这一观点。他说:“德国是欧盟中最强大的国家,如果我们提出离开欧盟,就意味着我们不得不离开我们自己——这是不可能的。”

 

▼东欧左翼的观点

对拉脱维亚社会主义党的领导人塔佳娜·阿帕娜索娃(Tatjana Apanasova)来说,与欧盟和北约打交道,就意味着同不民主的危险机构打交道。

她说:“北约和欧盟在我们国家与俄罗斯的边境上部署导弹。我们不断地与北约进行军事演习,坦克、吉普车和士兵都直接走在里加(拉脱维亚首都)的街道上。”

阿帕娜索娃(Apanasova)描述了军事演习是怎样对当地的城镇居民保密的。她说:“我上星期接到里加一个朋友的电话,她吓坏了,心烦意乱,说武装士兵正在穿过她所在城镇的街道,大喊大叫还敲门。这持续了几个小时,人们躲在房子里。在里加,如果没有别人告诉你,你根本不知道那是军事演习。”

14670-2

▲塔佳娜·阿帕娜索娃(TatjanaApanasova)

拉脱维亚社会主义党的领导人,出席葡萄牙共产党第20次代表大会的60名外国代表之一

阿帕娜索娃(Apanasova)嘲笑了欧盟或北约会保护民主权利的想法。“在我们国家,他们没有做任何保护民主权利的事情。为了消除关于苏联的任何正面信息,我们学校的教科书已经被重写。甚至发表关于苏联的任何正面的公开言论,都是犯罪。共产党被取缔;这是对共产党人的一项罪行。”

阿帕娜索娃(Apanasova)说,“1940年初,纳粹占领拉脱维亚时,曾在我国各地建立集中营网。他们现在甚至删掉我们教科书中关于集中营的词句,而把集中营说成是劳动营。”

来源:People’s World

翻译:梅园新村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