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8天前

资产阶级为什么支持希腊激进左翼联盟?

14794-1

为了给党的第20次代表大会做准备,围绕中央委员会关于理论和政治问题的议题,《激进者》的问答专栏中刊登了一系列文章。本文是其中第28个议题,发表于2017年3月2日。

激进左翼联盟的性质

以及资产阶级支持它的原因

要判定激进左翼联盟的政治性质,首先要阐明资产阶级政治和当前机会主义之间的关系。就其阶级本质而言,机会主义的政治路线是一条资产阶级的政治路线,正如它在工人运动中表现的那样。这是一条支持资本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战略目标的政治路线,尽管它以社会主义的面目和口号出现。机会主义的看法与资产阶级的理念和政治有着共同的“核心”,这一事实已经可以从两个方面看出:一方面是机会主义者与资产阶级政党临时的合流,另一方面是机会主义政党向资本主义治理型政党的转化,特别是当它被认为对资本主义必要的时候。

当机会主义党被要求站在政府职位上管理资产阶级的一般利益的时候,它实际上就要服从于一系列的政治的、思想的、组织的调整,这些调整的特点是其机会主义的退却。当然,这意味着,在资产阶级的目标里,它将不能被继续用来引诱大众的力量。

这些过程在激进左翼联盟的历史中也是十分明显的。今天的激进左翼联盟的“骨干”,来自于1991年组成的“左翼与进步联盟”(Coalition of the Left and Progress)。在这个名字之下,联合了许多不同的政治组织。当时有不少已经退出了希腊共产党的成员和干部加入了它。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里,“左翼与进步联盟”,在2004年之后称为“激进左翼联盟”党,构成了机会主义在希腊的主要媒介。它在行动中公开反对希腊共产党,站在资产阶级的战略选项一边,比如说,投票支持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参加围绕“马其顿问题”举行的民族主义集会,为1989年-1991年的反革命剧变而狂喜,支持社会伙伴,等等。

在深重的资本主义危机之下,资产阶级政治体制的长期改革,给激进左翼联盟提出了新的保卫资本主义的任务:通过它的“升级”,转变成一个资产阶级管理型政党。这一事实加强了一系列的各个层次上的调整(左翼联盟转变为一个吸收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的成员的单独政党,还有与之相适应的意识形态等等),以便能够充分地扮演它的新角色。在走向统治的道路上以及它统治的第一时期,用其成员的话来说,左翼联盟“剧烈的成熟”,是由一个机会主义政党向一个执政的资产阶级社会民主党逐步转变的结果。当然,它保持了它的机会主义特征,以便获取大众对其反人民政策的支持。

希腊资产阶级以及国际资产阶级及时地预见了利用激进左翼联盟的好处,以确保在经济危机、大众动员和旧的资产阶级政党相对“贬值”的条件下,政府能够平稳的交替。激进左翼联盟的机会主义谋略,它对大众阶层的操纵,它对资本主义亲人民重组的幻想的大量传播,是尤其受到资产阶级赞赏的。资产阶级的这些预判,加上激进左翼联盟向国内外资产阶级提供的保证(例如访问美国,在“布鲁金斯”、“科莫论坛”、希腊企业联盟等等的演讲),把它抬进了政府。

在接管政府后,反人民的措施被加强了,站在资本一边控制经济危机,加速激进左翼联盟内部的调整。这些调整的结果是,对资本家的战略选择的更加公开地支持,对任何亲人民口号的屏蔽,对企业家能力的赞美。从花言巧语地反对备忘录到将备忘录付诸实施,这种立场转变是一个先决条件;然而在最近,为了在反人民策略上达成一致,他们向其他资产阶级政治力量寻求支持的行为成倍地增加了。上面这些无疑证明了,资产阶级阵营内部的分界线(如支持备忘录和反对备忘录之间的界限)是非常模糊的。

来源:希腊共产党

翻译:斑马

42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