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7年04月17日 21:26

英国新共产党论十月革命和社会主义

2017年欧洲共产党会议(European Communist Meeting 2017)于1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本文是英国新共产党(New Communist Party of Britain)总书记安迪·布鲁克斯(Andy Brooks)同志的发言。

亲爱的同志们,

今年是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100周年。这既是值得反思的一年,也是值得庆祝的一年。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会有庆祝1917年俄国革命的各种形式的活动。在这个时候,我们不仅要向我们的先行者致敬,而且要以信心和决心去面对未来。

我们满怀信心,因为我们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我们知道社会主义必将在21世纪取得胜利。我们坚定不移,因为我们同样知道,只有靠着铁的纪律,靠着对理论的扎实掌握,靠着对建立群众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决心,革命运动才能取得胜利。

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开篇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苏联垮台了,但幽灵还在那里,现在它已经在全球游荡了。

统治阶级,工业家、资本家和大地主们,因为苏联和东欧的反革命事件而欣喜若狂。这是他们长期以来企图实现的。

他们告诉我们说,社会主义完蛋了,历史终结了。他们大肆鼓吹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然而他们现在却找不出,在中国以外还有哪个国家,资本主义还管用。而中国是一个非资本主义国家。(译者注:原文如此,不知所云。)

他们说,社会主义意味着独裁,资本主义意味着自由。但是,资本主义的自由,是剥削者继续掠夺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自由,是一小撮寄生虫骑在数百万劳动人民头上、享受着罗马皇帝般生活的自由。

他们宣称他们支持思想自由,但是这种自由是戴着枷锁的。对于一切敢为自己站起来的人,他们用轰炸机、无人机、特种部队以及封锁来宣传他们的这种自由。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南斯拉夫、利比亚、叙利亚和乌克兰,让我们明白了统治阶级所说的自由意味着什么。

他们说我们享有言论自由和民主,但民主和自由只是为他们准备的。如果我们真的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我们应该看到,在资产阶级议会里,占人口多数的工人阶级的代表占据着多数议席。事实上,除了共产党人,你用手指都能数出议会中工人代表的数量。

资产阶级民主实际上只是剥削者的民主。它是对被剥削者的独裁,(民主)对他们只有形式上的意义。资产阶级的选举,可以让最少的人操纵最多的选票。议会也可能会反映统治阶级内部的分歧,然而所有这些最终都是欺骗。它掩盖了资产阶级国家基础上的资产阶级政府只服务于统治阶级利益的事实。资产阶级政府是采用虚假的资产阶级民主,还是采用公开的资产阶级独裁,取决于这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和力量平衡。

一切国家都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专政,最终都要依靠暴力来执行这一职能。但是很显然,1933年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不同于1927年的德国,同样的,20世纪20年代中期的意大利不同于1919年墨索里尼上台之前的意大利。然而这里的不同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资产阶级专政,采取过从“自由民主国家”到赤裸裸的、公开的法西斯专政等多种形式。对德国1919年到1923年被杀害的成千上万的左翼社会民主党人和共产党人来说,聊以自慰的是,他们不是生活在法西斯独裁之下,而是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国家。

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支持的那种法西斯主义,不太可能回归。但是,促使它产生的过程,却很有可能再次发生。二战后美国的反共狂热,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目前,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运动正在复兴,其观点正在被欧洲和美国的传统资产阶级政党公开承认为合法。随着法西斯主义的蔓延,公民权利被不断地侵蚀,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威权主义也在不断增长。这些情况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在1990年扫除了苏联的苏维埃政权和东欧的人民民主政权的反革命事件之后,它们急剧地增长了。

全球资本主义经济正处于自2008年开始的世界性萧条的低谷。在欧洲,所有资产阶级和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都围绕着紧缩计划联合起来,这些计划旨在将资本主义危机的全部负担转嫁到劳动人民头上。

从一开始,希腊共产党人就领导着欧洲人民对欧盟紧缩计划的反击。希腊共产主义运动的战斗立场激励着共产党人,激励着所有反对紧缩政策和欧盟的人。在整个欧洲大陆,工人运动的反击日益发展,但是在整体层面来讲,共产党人还无法阻止它被传统的社会民主运动和“欧洲左翼党”(European Party of the Left)以及新的社会民主平台引入歧途。新的社会民主平台比如“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正是统治阶级出于这一目的而在幕后支持着的。

当拼命干活的千百万人只能求得一个栖身之地的时候,少数精英的生活却令人难以企及,而且往往超出了大多数工人的想象。我们要“让富人买单”,要求增加国家福利,这是我们反击资产阶级政府反人民预算的近期目标。但是,我们最终希望的是永远摆脱富人。

现在的事实是,欧洲和世界上所有的财富,都是由田野、矿山和工厂中的工人累死累活地生产出来的。同样真实的是,在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之外,劳动人民只能得到他们每天创造的财富的一小部分。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结束这一切。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让群众的意志、绝大多数人的意志得以实现。只有社会主义和大众民主,而不是资产阶级虚假的议会和社会民主派的神话,才能终结阶级制度并把劳动人民从奴役中解放出来。

社会主义制度下将不再有剥削。每个人都会有体面的住房和工作,享受到良好的教育和真正免费的国民医疗服务,退休后也能有一份体面的养老金。

那里将不再有贫民窟,也不再有贫穷、种族主义、歧视或者偏见。为所有人服务的文化、体育、艺术和娱乐将会发展起来,它们将从群众中产生,并将服务于群众。那些充满着自私、个人主义和竞争的挑拨工人窝里斗的旧的腐朽文化将会消失。在工厂和办公室,工人们将扮演重要的角色。

资本主义对环境的破坏,将会被有计划的可持续生产所代替。这种生产的目的不是利润,而是人们的使用。

那里将不再有白领和蓝领的分工,也不会再有没前途的工作,因为每一份工作都有它对社会的价值。工作时间将会缩短,工人们会有更多的闲暇时间来享受生活,来探索和辩论,去玩耍和旅行,去思考和创造。

社会主义将会释放出劳动人民的巨大潜力,使他们能为自己和子孙后代建立一个新的更好的社会。

14800-1

作为实践的革命家和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英国度过了其创造性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他们知道,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将不会看到社会主义,但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改变的必然性和必要性。曾在巴黎公社点燃、在芝加哥闪烁的自由之火,点燃了1917年俄国革命的熊熊烈焰。它将继续在朝鲜、古巴、中国、老挝和越南等人民民主国家燃烧下去。

这场史诗般斗争的教训是,社会主义只能通过革命来赢得,而这一革命只能由革命的党来领导。社会主义不能通过选举来实现,因为当资产阶级受到威胁时,就会拿起武器,抛弃一切民主的装饰。社会主义也不能仅仅通过总罢工来实现,因为这很容易就会被统治者击败或引入歧途。

只有通过群众——已经认识到自己力量的工人阶级的动员,才能实现社会主义。这样,必须有一个受到工人阶级紧密拥护的起领导作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

这就是1917年对我们的意义,我们又要一起开始前进了。我们能不能看到胜利的一天并不重要。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天一定会到来,而子孙后代将会感谢我们为21世纪的新时代奠定的基础。

 

来源:英国新共产党

翻译:阿骨

文章评论(0)
回复
46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