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7年06月07日 20:46

“面包抗议”席卷埃及 埃及当局“偷走”面包,导致穷人抗议 2017年3月7日,在政府供应部门大幅削减了穷人买得起的补贴面包之后,示威席卷了整个埃及。 在埃及的开罗、亚历山大港、明亚、迪苏格等城市的工人阶级居住区,成百上千的抗议者愤怒地走上了街头。 新的法规意味着,每个面包店最多只能销售500条补贴面包。在这之前,他们被允许销售1000到4000条。 现在只允许每个人购买三条面包,之前每个人可以购买五条。 现在,人们不得不出示塑料的智能卡,以证明他们是符合购买条件的。在过去用的则是纸质的证明书。在最穷的人们中间,很多都没有这样的智能卡。 来自社交媒体的消息显示,开罗因巴拜区(Imbabaarea of Cairo)的警察已经在示威者面前开枪示警。 一名政府供应办公室的工人告诉中东眼新闻网站(MiddleEast Eye news website)说,他的办公室已经被抗议政府的示威者挤爆了。 他说,“大约有100个男人和女人。我不能责怪他们。我们家同样面临着这一问题。” 亚历山大港阿塔利恩(Alexandria’s Attarin)的几百名抗议者和曼施亚(Manshiya)的数十名抗议者中断了电车轨道。在亚历山大港阿萨弗拉(Assafra)火车站,抗议者封锁了铁路。 数百万最贫穷的人们是否要挨饿,取决于是否有便宜的面包。 “埃及革命社会主义者”(Egyptian Revolutionary Socialists)说,“今天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正在为挑战当局做出一个榜样。” “为了保护大公司的利润和股息,当局偷走了人们每天必需的面包。它的安全部门阻止任何人说出反对当局所推行政策的话。它以为大众不会对这种导致贫困的政策做出任何抵抗。” 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 )的独裁政权已经对工人阶级群众进行了一系列的攻击。这些攻击,是为了在最近几个月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这笔贷款有10亿埃及镑。 政府先是在去年9月推行了增值税(Value Added Tax),而后在11月削减了能源补贴。埃及镑贬值了,几乎只抵得上原先价值的一半。 但是埃及的新自由主义有着国际上的支持。 周一,埃及外交部长萨迈赫·舒克利(Sameh Shoukry)在会见欧盟的外交部长们时,对“埃及改革进程的性质”做出了解释。 在面包抗议发生前的几天,埃及的前独裁者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摆脱了2011年革命期间杀害数百名抗议者的罪行。 对塞西的抵抗缺乏全国性的协调,这使得大规模的抗议被镇压下去。但是,仍然存在一些罢工和突发的抗议,像我们这星期所看到的一样。 动摇统治的大反抗终将到来。 来源:Socialist Worker 作者:Anne Alexander and Charlie Kimber 翻译:斑马

埃及当局“偷走”面包,导致穷人抗议

14828-1

2017年3月7日,在政府供应部门大幅削减了穷人买得起的补贴面包之后,示威席卷了整个埃及。

在埃及的开罗、亚历山大港、明亚、迪苏格等城市的工人阶级居住区,成百上千的抗议者愤怒地走上了街头。

新的法规意味着,每个面包店最多只能销售500条补贴面包。在这之前,他们被允许销售1000到4000条。

现在只允许每个人购买三条面包,之前每个人可以购买五条。

现在,人们不得不出示塑料的智能卡,以证明他们是符合购买条件的。在过去用的则是纸质的证明书。在最穷的人们中间,很多都没有这样的智能卡。

来自社交媒体的消息显示,开罗因巴拜区(Imbabaarea of Cairo)的警察已经在示威者面前开枪示警。

一名政府供应办公室的工人告诉中东眼新闻网站(MiddleEast Eye news website)说,他的办公室已经被抗议政府的示威者挤爆了。

他说,“大约有100个男人和女人。我不能责怪他们。我们家同样面临着这一问题。”

亚历山大港阿塔利恩(Alexandria’s Attarin)的几百名抗议者和曼施亚(Manshiya)的数十名抗议者中断了电车轨道。在亚历山大港阿萨弗拉(Assafra)火车站,抗议者封锁了铁路。

数百万最贫穷的人们是否要挨饿,取决于是否有便宜的面包。

“埃及革命社会主义者”(Egyptian Revolutionary Socialists)说,“今天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正在为挑战当局做出一个榜样。”

“为了保护大公司的利润和股息,当局偷走了人们每天必需的面包。它的安全部门阻止任何人说出反对当局所推行政策的话。它以为大众不会对这种导致贫困的政策做出任何抵抗。”

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 )的独裁政权已经对工人阶级群众进行了一系列的攻击。这些攻击,是为了在最近几个月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这笔贷款有10亿埃及镑。

政府先是在去年9月推行了增值税(Value Added Tax),而后在11月削减了能源补贴。埃及镑贬值了,几乎只抵得上原先价值的一半。

但是埃及的新自由主义有着国际上的支持。

周一,埃及外交部长萨迈赫·舒克利(Sameh Shoukry)在会见欧盟的外交部长们时,对“埃及改革进程的性质”做出了解释。

在面包抗议发生前的几天,埃及的前独裁者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摆脱了2011年革命期间杀害数百名抗议者的罪行。

对塞西的抵抗缺乏全国性的协调,这使得大规模的抗议被镇压下去。但是,仍然存在一些罢工和突发的抗议,像我们这星期所看到的一样。

动摇统治的大反抗终将到来。

来源:Socialist Worker

作者:Anne Alexander and Charlie Kimber

翻译:斑马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