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7年06月07日 22:20

法国共产党人革命党:改变什么,怎样改变,靠谁改变

14885-1

2017年欧洲共产党会议(European Communist Meeting 2017)于1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本文是法国共产党人革命党(Revolutionary Party COMMUNISTES [France])米歇尔·格鲁塞尔(Michel Gruselle)同志的发言。

首先,我要代表我们党,感谢希腊共产党组织了这次重要的会议。此时此刻,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的总危机仍在继续深化。同时,今年也是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100周年和马克思的《资本论》出版的150周年。

就像约翰·里德(John Reed)在《震撼世界的十天》(Ten Days that Shook the World)中写的那样,十月革命促成了苏联的建立,这次社会主义革命成了20世纪的重大事件。

尽管苏联最后失败了,这次革命还是留下了它的印记。时至今日,强有力的阶级对抗要求社会进行革命性的改变,击败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这个制度存在着利润的过度积累和恶性竞争,并且前所未有地加强了对劳动者的剥削,还有因掠夺资源而引发的冲突,这些冲突威胁着世界的和平。

苏联在反革命的影响下走向失败,俄罗斯转变为由资本主义主导的国家,融入了帝国主义体系。还有中国的改变,所有这些都大大改变了帝国主义利益的权力平衡。垄断集团间的剧烈竞争因此而加强。国家机器服从于它们,替它们争夺自然资源、市场,控制交通手段,剥削人民。在此背景下,许多共产党纷纷放弃革命先锋的身份,拒绝了国际主义,并且把自己变成了社会民主党。

在资本主义社会,这个定位使它们拒绝把阶级斗争作为社会关系的基础。在希腊有“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在西班牙有“我们可以党(Podemos)”,在德国有“左翼党(Die Linke)”,同样,在法国有围绕梅朗雄重建的“左中左(left of the left)”。这些组织都是资本主义耍的花招。它们的行动、它们的方向必然要被彻底打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党在总统大选中提出了共产主义的候选人,他是我们党的总书记,一位钢铁工人。并且,我们也在立法机构中竞选。他们将是候选人中唯一的共产主义者。

千百万的工人阶级已经受够了。最新出台的“高姆丽法”(El Khomri law)旨在打击工人的社会保障,工人阶级反对该法案的示威中已经表明,他们正在寻求根本性的政策变革。但是,我们必须回答以下三个问题,改变什么,怎样改变,靠谁改变。

在这次阶级斗争中,我们将揭露使法国和世界陷入窘境的根源。我们将表明,和资本主义绝不能妥协。我们将强调已经存在的一个事实:劳动者创造财富,资本家攫取财富;财富须归还人民,以满足劳动者的基本需要。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阶级斗争向前发展需要夺取经济的和政治的权力。我们坚信,2017年的总统和立法选举,将是一个阶级议题!

政治局势的演变证实了我们于2002年创建“共产党人”(COMMUNISTES)的正确性。这是唯一一个马列主义政党,它向人们提供了革命性变革的前景:打倒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但是,如果它不是源于日常的阶级斗争,就只能是空洞的口号。这就是我们特别关注工人抗争的原因。我们的组织在工人中非常活跃,我们向他们推广的出版物强调这些斗争的政治意义。在雷诺汽车、固特异轮胎、法国邮政、阿尔斯通(以上均为大公司),在医院,在食品行业中,在大学里,在示威游行中,我们党的基层组织和我们的同志都在支持工人的斗争,并着重指出垄断资本主义和国家要为此等窘境负责。这些工作扩大了我们在工人阶级中的影响。

作为简短的结束语,我想谈一谈国际形势。当今世界的一大特点是帝国主义体系内部矛盾的不断激化。苏联的失败给资本主义打开了新的空间,与此同时,加剧了前帝国主义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竞争。这些紧张气氛是显而易见的。除此之外,还有那些针对占领原材料资源、市场和交通手段而进行的直接或代理的军事冲突。从我们的观点来看,当今有必要对帝国主义进行更确切的分析。列宁给出了一个可操作的定义,然而,我们必须考虑到,新的极已经出现。包括欧盟这样的帝国主义集团的建立,以及控制世界经济的工业和金融的垄断集团。这项工作是必要的,以便使各国共产党清楚地了解这些现象和有关国际主义行动的需要。我们愿意带着相关的经验参加这项集体性的工作。

当然,我们的这些工作当然不会阻碍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其他国家和人民的斗争。比如,我们会揭露欧盟的帝国主义性质。欧盟要对当今的诸多冲突负责,而且它日益成为北约组织实施侵略的急先锋。这些都需要我们对垄断资本主义进行不妥协的斗争。

来源:法国共产党人革命党

翻译:小林元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