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7年06月07日 22:21

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十月革命100周年发言

14885-1

2017年欧洲共产党会议(European Communist Meeting 2017)于1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本文是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Socialist People’s Front, Lithuania)的发言。

尊敬的同志们,

今年是伟大的十月革命的100周年。几十年来,十月革命吸引着世界的注意,它开启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新纪元。

艰巨的斗争中,诞生了第一个政权属于工人阶级的国家——苏联。它赶上并且经常超过敌对的资本主义力量,还击败了20世纪最残暴的希特勒分子的法西斯主义。

这清晰地证明了,对资本主义来说有一种进步的选择——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可以通过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教导的运用而达到。生活本身已经证明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性。然而,正如列宁所承认的那样,历史的发展不是直线式的,而是“螺旋式”的。在20世纪末,发生了全球性的反革命和资本主义复辟。

人们不但没有向共产主义迈进,反而被抛入了曾经的资本主义野蛮之中。反革命之后的十年中,发生了巨大的衰退,也伴随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意识形态上和政治上的混乱,很多名义上的马列主义政党公开地加入了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阵营。

自从反革命发生以来,我们经历了将近三十年,然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仍然需要战胜危机。不仅要与反共产主义的反动以及修正主义或机会主义的倾向作斗争,还要同阻碍吸收21世纪条件的教条主义作斗争。

列宁断言,“马克思主义不是毫无生气的教条,不是已经完成的、现成的主义”,而是“灵活的行动指南”,因此“必然会反映出社会生活条件的惊人的突然改变”。

这种变化、吸收和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反映在列宁主义对作为“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的帝国主义的分析之中。这构成了布尔什维克革命策略的基础,同时是对所有教条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有力回应。

在以十月革命为开始的一个世纪里,帝国主义在质和量上都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是,与其捍卫者的主张不同的是,帝国主义既没有消失,也没有变得“人性化”。完全相反,马克思所预言的资本的集中和“不平衡的发展”,正如列宁所说,变得更加的极端了。

7.8亿人喝不到干净的饮用水;25亿人缺乏基本的卫生设施;每年至少有350万儿童死于饥饿。全球1%的人口控制着远超过其他99%的人所拥有的财富(乐施会,2014年),8个人的财富超过了36亿穷人的财富(乐施会,2017年);全世界88%的百万富翁居住在最发达的帝国主义国家(其中46%生活在美国);在19世纪,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的国家之间的差距为3:1,而在20世纪末,这个比值已经扩大到了74:1。

这些事实清楚地证明了,马列主义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分析和批判是正确和及时的;帝国主义之间的联盟,例如北约、欧盟和金砖国家之间的竞争正在加剧,所谓的多元世界正在兴起,这表明资本主义的矛盾正在加剧。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发生的帝国主义战争,在叙利亚的干涉和正在袭击欧洲的难民危机,所有这些事实都表明,这个体系不能为工人阶级带来繁荣和稳定。

巧妙伪装的右派分子和“左派”改良主义者,企图转移大众对这些罪恶的真正原因的注意力,转向这一体系的所谓“人性化”,或者是禽兽般的种族主义和煽动排外行为的形式。这些存在于今天欧洲的“左派”政府之中,也存在于英国退欧引起的所谓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浪潮一样:和激进的反资本主义不同的是,反对帝国主义欧盟的斗争正在以狭隘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口号为基础。

目前在立陶宛,还没有真正的群众性反对派。随着立陶宛加入欧盟,它在帝国主义金字塔中占据了一个中间的位置,超过100万人移民了(先前人口是360万),从而排除了发生任何大的抗议的可能性;欧盟的资金提供至2020年,它帮助统治阶级稳定了国内的形势,尽管贫穷和不公平正在增长。工会还很弱小,顺从于资产阶级的社会民主主义。反资本主义和反帝国主义的抗议,缺乏规模和统一的政治方向,“社会主义人民阵线”正在陷入一次组织上的和意识形态上的危机。鉴于这些事实,唯一的道路是坚决地摆脱机会主义,始终如一地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参与共同的反对派运动和宣传马列主义观点。

最后,世界正在走向生态上的灾难,只有行动可以避免它,这要求控制制造温室效应的主要生产企业,要求它们不以利润为目的。要责备的不是全球的贫困,而是全球的资产阶级和有特权的西方“工人贵族”,他们因为代价太大而害怕牺牲。

答案不仅取决于为了更好未来、社会和道德进步的机会,而且取决于人类的生存,在资本主义的范围内寻找答案是不可能的。为了寻找这个答案,我们不能忽视当前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特征,巨大的裂痕不仅存在于资本和劳动之间,而且存在于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和事实上的殖民地国家之间。

1992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在里约热内卢演讲时强调:“如果我们想把人类从自杀中拯救出来,就必须更好地在全世界分配财富和技术。需要在少数几个国家减少奢侈品和浪费,同时需要在地球的大部分地方减少贫穷和饥饿。”(菲德尔·卡斯特罗《Tomorrow Will Be Too Late》)

毫无疑问,这一答案就是社会主义:因为只有社会主义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正在成为人类生死抉择的真正问题。在十月革命一百年之后,这就是社会主义仍然必要和及时的不可否认的证据。

对于工人阶级来说,认识到这一必要性,是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项工作:理论上,对于21世纪,得出新的及时的战略结论;实践上,在国际和国内的层面上,进行符合这些结论的工作。

必要的条件是创造性地应用理论,摆脱教条主义和修正主义;严格地遵守原则和忠于十月革命的理念、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原理。我们确信,一切为工人阶级的利益而战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将继续走这样一条道路。在今天的欧洲,走在这些政党之前的,毫无疑问是希腊的共产党人。我们向他们表达真诚的感谢,感谢他们的热情好客和对本次会议的组织。

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

 

  • 来源: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
  • 翻译:斑马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