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7年07月23日 19:51

持久斗争的开始 – 纳萨尔巴里起义50周年

14938-1

图中人物为领导了纳萨尔巴里起义的查鲁·马宗达。

作者:Varavara Rao,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的活动家,生于1940年。

 

“50年前的印度纳萨尔巴里(Naxalbari)农民革命武装起义,是在中国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和鼓舞下发动的。它是在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的两位伟大的领袖、导师和缔造者之一的查鲁·马宗达(Charu Majumdar)同志的领导的开辟道路的事件。纳萨尔巴里是印度民主革命历史中一个新的开始。”

在庆祝为在世界上实现社会主义的四个伟大事件的号召中,印共(毛)中央委员会提出了这样的意见。这四个伟大的历史事件,就包括了50年前的纳萨尔巴里起义。(译者注:2017年,是《资本论》出版150周年,十月革命100周年,上海“一月风暴”50周年,纳萨尔巴里起义50周年。)

毫无疑问,在国内的一些革命的团体和人士中间,毛主义者尤其是印度共产党(毛主义),是印度纳萨尔巴里运动的真正继承者。只有用布尔什维克的精神,建立一个能团结一切革命力量的布尔什维克的党,才能在印度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而实现社会主义。

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印度的政治、社会、文化的各个方面,在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之间,在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间,在买办资产阶级与广大的农民阶级、工人阶级之间,在议会政治与替代性的人民道路之间,纳萨尔巴里是一条分界线。用一句话来说,这条道路,是在作为先锋的工人阶级的领导下,人民通过阶级斗争掌握政权和生产力,并改变生产关系。

纳萨尔巴里运动,第一次明确了半封建半殖民地和买办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性质。它用毛主义,当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自己的世界观。它拒绝议会政治,选择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道路,以武装斗争作为主要的斗争形式,发动了对国家的持久战争。它的土地斗争的经济纲领,是于1967年5月23日至25日在纳萨尔巴里开始的。纳萨尔巴里和克尔巴里村(Naxalbari and Kheribari villages)的桑塔尔人(Santals)夺取了土地,并宣布自己对土地的权利,反抗国家的武装干涉,为保卫这一权利而献出了生命。

它的军事纲领是进行持久战,直到解放农村,最终进入面对面的战争并占领中心。今天,在恰蒂斯加尔邦(Chhattisgarh)的丹达卡兰亚(Dandakaranya)和巴斯塔尔(Bastar)和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的加德奇罗里(Gadchiroli),它已经发展到到了运动战的阶段。

它的政治纲领是“一切权力归于人民”,就像苏维埃俄国的苏维埃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社那样。在1946-1951年的特仑甘纳(Telangana)农民武装起义中,出现了这一政治纲领的雏形。

1995年“印共(马列)人民战争”的特别会议上,做出了建立格拉玛拉莱加委员会(Grama Rajya Committees)的决议,使得这一纲领获得了坚实、生动而清晰的形式。尽管在1995-2003年,在推行帝国主义的全球化政策的背景下,在特仑甘纳的几百个村庄,它被反革命屠杀和其他非法手段镇压在血泊之中,但是它仍然在丹达卡兰亚维持了下去,在最近12年,它提高到了人民委员会(Janatana Sarkar)的阶段。由无地农民、小农、中农、富农组成的自给自足、自力更生的统一战线在那里实行着统治。在党的领导下,人民解放游击军保护着替代性的人民政权,部落、贱民和被压迫阶层管理着他们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看到了针对人民的战争,尤其是在印度东部和中部,在西孟加拉邦(Bengal)的扬加玛哈尔(Jangalmahal)、恰尔肯德邦(Jharkhand)的萨兰达(Saranda)、丹达卡兰亚(Dandakaranya)、安德拉-奥利萨邦交界(Andhra-Orissa Border)以及西高止山脉(Western Ghats)的部落地区。

14938-2

广泛高涨的纳萨尔巴里精神,事实上被安德拉邦的印共(马列)继承了。他们在实行群众路线和建立群众组织时,尤其是在斯里卡库拉姆(Srikakulam)运动受挫之后,吸收了特仑甘纳农民武装起义经验。在1972年查鲁·马宗达牺牲后,在遭遇挫折之后,人们写了一个自我批评的报告,为建立中央组织委员会做出了努力。最终在危急时刻,1976年的特仑甘纳地区委员会的会议上,确定了“通往革命的道路”。由于特仑甘纳武装斗争的遗产,1972年,革命作家协会(Revolutionary Writers’ Association)建立了;1973年,一本面向被压迫群众的杂志Pilupu开始出版;1974年,激进学生联盟(Radical Students Union)也建立了。

在危急时期,激进学生不得不转入地下,对农村的土地关系进行调查研究,这可以同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相对比。这导致了无地和贫穷的农业劳动者尤其是贱民和被压迫阶层夺取土地行动的巨大高涨。激进学生联盟在瓦朗加尔(Warangal)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上,号召学生和青年们“到农村去”,传播新民主主义革命政治,帮助无地者夺取土地和发动保卫土地的斗争。

1978年9月,150个村庄夺取了土地,在贾吉泰尔(Jagityal)举行的一次会议,也就是后来被称为“Jagityal Jaitra Yatra”的会议,宣告了人民对土地的权利。从那时起,开始了有群众路线的阶级斗争的持续历史。“印共(马列)人民战争”于1980年建立,同时根据“丹达卡兰亚远景”(Dandakaranya Perspective)向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斯瑞查(Sironchaof Maharashtra)和中央邦的巴斯塔尔(Bastar of Madhya Pradesh)派出了工作队。

“丹达卡兰亚远景”中设想,不像中国延安的解放根据地,印度可能需要更多的解放根据地来迎接新民主主义革命,这将成为在世界上实现社会主义的一次开辟道路的革命。

1999年,活跃于孟加拉、比哈尔、德里和旁遮普(Bengal,Bihar, Delhi and Punjab)的“印共(马列)党的团结”与“人民战争”合并,采用了“印共(马列)人民战争”的名字。

2004年9月21日,在达克辛那德什(Dakshinadesh)的领导下经历了阶级斗争的长期历史后,“印共(马列)人民战争”与“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统一成为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在1970年印共(马列)举行第一次大会之后,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的统一大会于2007年举行。在过去十年里,这个国家的人民战争在印共(毛)的领导下继续着。这是一个分水岭,划分了参与议会选举同时谈论着武装斗争的印共(马列)各派,与坚持抵制选举并以武装斗争作为阶级斗争主要形式的印共(毛)。

自从1976年群众路线被采用之后,尽管有高潮和低谷、前进和倒退,但是已经走出了一条连续的道路。今天我们看到,运动超出了一个邦的范围。即便根据中央政府所说,在16个邦存在着印共(毛)的组织,在许多邦尤其是丹达卡兰亚、安德拉-奥利萨邦交界、恰尔肯德邦、比哈尔、西高止山脉(DK, AOB, Jharkhand and Bihar, Western Ghats),存在着群众组织支持的武装斗争。在丹达卡兰亚,民兵也就是人民游击军保卫着人民政权。

在20世纪70年代,发生在纳萨尔巴里、斯里加古兰(Srikakulam)和特仑甘纳以“土地归农民”为口号的斗争,尽管看起来只是争取土地的斗争,但这是真正的反封建、反帝国主义的斗争,目标是人民夺取国家政权。这就是为什么中央和各邦的买办统治者们用恐惧的目光注视着它,把它看作对制度和国家的“最大国内威胁”。

1991年,印度政府以新经济政策的名义采用了帝国主义的全球化政策。这证明了纳萨尔巴里派的观点:国家是买办、封建和帝国主义势力相互勾结而成的。

在丹达卡兰亚、比哈尔、恰尔肯德邦、安德拉-奥利萨邦交界、西高止山脉(Dandakaranya, Bihar and Jharkhand, AOB, Western Ghats andJangalmahal)实行的纳萨尔巴里道路,正在成为保卫自然资源和人类劳动的替代的人民发展方案。它要保卫的东西,正是跨国公司和印度东部中部的大公司正在掠夺的东西。

14938-3

毛主义战士制作的纪念海报

在议会政治中,无论哪个党当权,无论是全印度的党还是地区性的党,它都会采取全球化的政策。因此,爱国者、民主派、环保主义者和真正想维护人民的主权的人,必须站在这个国家广大人民群众的斗争一边,尤其是站在印共(毛)和其他革命力量领导下的原住民、贱民、农民、工人、妇女、穆斯林、学生和失业青年等阶层的一边。我们主张的,是用新民主主义革命实现替代政治——自力更生、自给自足、自我管理。这是成千上万烈士们的梦想,他们在反对剥削制度和国家的战斗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不需要深入了解议会政治的堕落的细节,尤其在这样的时候:莎米拉(Irom Sharmila,译者注:印度民权活动家)在曼尼普尔区只能得到72票,而人民党却可以在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同时不给穆斯林留下一个席位。

在这个国家,给民主力量留下的唯一希望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这是50年前的纳萨尔巴里运动给我们留下的尚未完成的民主任务。

 

来源:支持印度人民战争国际委员会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to Support the People’s War in India

翻译:sugary cat

文章评论(0)
回复
46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