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4天前

耶鲁大学的学术民工们建立工会了!

14970-1

耶鲁大学研究生职工投票建立工会

2017年4月

今年,耶鲁大学的研究生职工们投票建立工会,创造了历史。

在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些现已成为“联合起来(Unite Here)第33地方工会”会员的职工们,为争取工会代表权并在工作中发出声音而组织了起来。这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组织过程之一。

改善自己的现状和建设更好大学的决心,在耶鲁大学的研究生教师中代代相传。无数的游行、会议、集会、请愿和信件运动,民选官员和其他盟友的呼吁,都见证着他们的斗争。而校方却坚持认为,被本科生们在学业上所需要的助教们,其身份仍然是学生,而不是职工。

去年夏天,全国劳工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确认了,研究生助教实际上是有权组织工会的职工。耶鲁大学的研究生教师立即开展了投票的斗争。在唐纳德·特朗普上台之后,这场投票继续了下去。在这不太可能的时刻,8个院系的研究生职工投票建立了“第33地方工会”。

在许多方面,这场战斗都具有重大意义。

研究生助教们得到了“第34地方工会”的文职和技术职工以及“第35地方工会”的服务和维修职工的一贯支持。这些从事非教学工作的职工们站在研究生助教一边,因为他们知道新的“第33地方工会”将增加在校园以及该地区所有工人的力量。

研究生助教们也得到了来自纽黑文市社区的广泛支持。耶鲁大学作为世界上最有钱的大学之一,却地处高失业率和高贫困率的一座城市。对于大多数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人口来说,不断努力在耶鲁大学找工作,是最佳的就业机会之一。

研究生助教们开始认识到,他们的困境与周围社区的困境是相同的。他们成功地参与了“纽黑文起来”(New Haven Rising)在街坊之间的斗争,使得校方承诺在就业需求最高的社区雇佣1000名职工。

研究生助教们被全国范围内其他私立大学组织工会的行动所鼓舞。他们的胜利鼓舞了全国各地校园里的同行们。

14970-2

没有这种团结,很难想像在耶鲁大学这样一所坐拥财富与权力的学校,一代接着一代的研究生助教会有能力取得这样一个胜利。

在接受《人民世界》(People’s World)采访时,“第33地方工会”的主席亚伦·格林伯格(Aaron Greenberg)展望了为工人权利和社会正义进行这一有标志意义的持续斗争的前景。

问:在耶鲁大学,研究生助教们为组织工会而斗争的历史,已经有25年了。你怎么看待这次胜利的意义呢?

答:我们的工会,是美国历史上组织起来的过程持续最久的组织。在大学工作的职工以及其他雇员在工作场所中站起来发声,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要过。令人鼓舞的是,不仅在我们这里有几百人,而且在全国范围内有几千人持同样的看法:面对大学与经济的变化,对我们这样的年轻职工来说,发出集体的声音是重要的。

问:对于大选结果和全国劳工关系委员会对你们工会及成员的影响,你是怎么看待的?

答:我们工会和其他工会现在能做的最有力量的事情,就是继续发展自己。我们赢得了自己的工会,但下一步将要开始谈判。我们专注于此,并确保导致我们组织工会的所有问题得到解决。

问:迫使研究生教师们要求在工作中发出声音的,是什么问题呢?

答:为了教学和薪酬的透明和公平;为那些薪资降低超过40%的资深教师提供保障;为了解决心理保健和特殊医疗中的问题;为想要建立家庭或抚养孩子的那些人提供可负担的儿童保育。我们关心工作场所的种族和性别平等问题,需要提出申诉程序来解决争端,并确保我们能有组织地发出声音,以推动大学中种族和性别的平等。

问:你们从第34和第35地方工会获得了支持,这些支持的意义是什么?

答:这些年来,第34和第35地方工会的榜样一直激励着我们。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们的榜样表明,通过合作方式赢得改变人们生活的伟大契约,是可能的。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我们都在这里工作,并且有着同一个雇主。我们这些教学人员,应当像提供其他基本服务的那些人一样,拥有在工作场所发出声音的权利。

问:在获取社区的支持方面,你们是如何与“纽黑文起来”(New Haven Rising)合作的?

答:耶鲁大学是这一地区的最大雇主之一。他们做出的决定非常重要。这是人们已经意识到的。在整个城市,我们感受到的声援是非常持续的。

问:能谈谈在组织“第33地方工会”时你的个人经历吗?

答:我是在2012年秋天开始组织工会的。当时我搬到纽黑文,在耶鲁大学政治学系学习研究生课程。我从那时起一直在搞组织。我成长于这样一个家庭:我的母亲是公立学校教师,从她所拥有的工会合同的福利和稳定中,我家是直接受益的。我们可以得到医疗保健。如果没有工会,我们的生活将会有很大不同。当我来到这儿的时候,我认为,当大学变得日益公司化,而更少地受到研究和教学事业的驱动时,那些从事教学工作的人们应当在工作中发出声音。

问:你在阿尔德斯纽黑文理事会(New Haven Board of Alders)的服务,与你们工会组织的关系是怎样的?

答:激励我为办公室奔走的东西,与激励我为工会奔走的东西,是一样的。在纽黑文,我的雇主是我国最不平等的州最不平等的城市的最大雇主之一。纽黑文在很多方面存在不平等。人们必须得到在社区或工作场所中发出声音的机会。

问:你提到过,人们在大选之后的集会上说出了自己的梦想。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答:我认为,我的梦想,是让学术工作者能干他们所爱的工作。人们去学习、拿博士学位、教学和做研究,理由应当是他们喜欢这些。我梦想着,习惯于这样工作的人们可以继续下去,能够有资源去做,并持续地训练学生。学生也应当有机会接触这种环境——无论他们从哪里来,他们都可以在那里提出难题,并了解更多关于世界运转方式的知识。

 

来源:People’s World

翻译:纳尼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