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09年04月03日 16:10

欧洲反资本主义左派大会宣言

2005年11月26-27日在伦敦举行欧洲反资本主义左派(European Anti-Capitalist Left,EACL)大会。大会估计了法国和荷兰公民投票否决了欧盟宪法后出现的形势,重申在全欧洲组成一个与过去不同的灵活的激进左派是必要的。大会因 此加强它的活动能力和透明度,建议在2006年5月在巴黎召开广泛的研讨会作为讨论激进左派的论坛。

(1)法国和荷兰就欧盟宪法举行公民投票的结果给欧盟的新自由主义计划一次沉重的打击。欧盟宪法草案死了,欧盟本身的合法性今天也成了问题。宪法条约原是欧洲中右和中左的政府支持急于投票通过的新自由主义的议程。
欧盟的建立来自不民主的途径。它是20世纪50年代为了公司和股票持有者的利益才建立起来的。因此,这一条约为人民所拒绝也就意味着无论是某一国还是整个 欧洲,人民都会拒绝新自由主义的议程。我们还认为,采取不择手段推行自由市场的政策乃系欧洲、美国和中国资本之间的竞争造成的。
所以,我们还看到了私有化计划,对退休金的攻击,德国、英国和其他国家都提出要提高退休年龄到67岁,并向福利救济金、医疗和教育大举进攻。所有这些都点燃了抵抗的火花。例如最近比利时、法国和意大利都发生了抗议示威,意大利的学生还占领了(学校)。

(2)激进左派还沉浸在最近丹麦和英国大选胜利的喜悦之中,尤其是德国联邦选举的胜利。这是德国左翼党(Left Party)联合斗争的结果。这正是自二战以来第一次几乎是全部左翼政党广泛联合起来支持新左派的结果。这就开创了议会辩论家和非议会辩论家为反对新自由 主义政策协调行动而进行对话。
事情很迫切,因为新政府已经宣布新的严厉而又使人深感痛苦的社会紧缩。德国的左派力量正准备在四月新自由主义政府开始采取行动的同一天,举行斗争反对政府的政策和恫吓。他们正在筹划一个广泛的联盟反对2007年在德国召开的八强峰会,并号召欧洲总动员。
欧洲反资本主义左派注意到:最有力量和最重要的欧洲社会民主党的分裂意义重大,这标志着社会民主主义危机的进一步发展,和进一步向另一不同的左派的建立推进。

(3)欧盟的权力中心决定提前推行他们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他们从老一辈的劳动者的社会利益开刀。我们面对的就是对养老金和企图提高退休年龄的进攻。
各社会阶层同大企业之间最根本最主要的分歧就在服务指令(Servies Directive)[同博克斯坦指令(Bolkestein diredion)一样出名]的问题上。这个指令的主要目的就是在欧盟的所有国家中降低工资和减少工作权利。
我们反对分裂和压制工人的政策。这个政策从东欧招募粗工(Pit Workers)来排挤西欧工人,我们反对种族歧视,迫使某些人进行割颈竞争(Race  to bottom)。我们注意到,这个指令来自WTO和GATS的协议,来自2000年提出,2005年修正后欧盟会议同意的为了新自由主义欧洲的里斯本战 略。我们主张不论来自那一国家的工人,都应享受与本国公民同样的权利和工资待遇。
我们要讨论整个欧洲的工人运动,协调政策和行动,以便在本大陆确保所有工作的最低工资。联合起来,我们就能获得胜利;如若分裂,我们就会陷于最糟糕的境地 而互相竞争。参加欧洲反对资本主义大会的各组织、各政党、各社会运动组织都积极行动起来,准备在2006年欧洲议会讨论这一计划时反对服务指令和博克斯坦 指令。

(4)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和对社会权利的侵犯,其结果是增加失业和贫困,也就是增加不安全和贫穷津贴,特别是在青年与妇女工人之中。正是由于种族歧视和警察 对青年人的挑衅性行为,贫困而又没有希望,这就是本月引发巴黎郊区骚乱的社会原因。法国政府和行政机构对此的唯一答复就是加强镇压,包括引用根据1955 年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殖民战争时期制定的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的法律;这个法律允许暂时禁止人民的自由,给予警察和省长有权禁止各种群众集会和会议,强制实 行宵禁。

(5)对穷人和移民进行攻击不能解决社会问题。最近几个月来,我们看到了远在地中海边界的军事区的切乌塔(Ceuta)和梅里拉(Melilla)就发生 过冲突,在兰比杜沙(Lampedusa)、西西里和马尔他拘捕难民的事,我们拒绝接受将难民驱逐出境,把他们遣送到利比亚的拘留中心去的政策。大多数欧 盟国家在911事件后以“反对恐怖主义”为借口,通过了反对人民权利的计划。
最近几个月来,我们看到了欧洲国家突然间通过法律限制我们的权利,同意中央情报局刑询迫供和让美国飞机使用欧盟国家的机场将人质运送到设在东欧的非法拘留中心和巴格兰姆(Bagram)及关塔那摩去。
我们拒绝接受所谓“文明战争”和“伊斯兰恐怖”作为政策的依据。我们重申反对战争和种族主义;我们赞成保障人权,我们不接受所谓“欧洲堡垒”。

(6)欧洲反资本主义左派是反对战争和占领伊拉克及阿富汗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再次重申赞成结束这一占领和反对帝国主义。我们首先要反对在北约组织保护伞下欧洲国家卷入对阿富汗的占领。我们再次重申不要北约和任何类似的军事联盟的决心。

(7)全球正义运动是新的全世界抵抗运动的推动力量。这就是我们作为欧洲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的参加者要参加即将在马里和委内瑞拉举行的世界社会论坛的原 因。我们将在这两地的世界社会论坛中发展我们同其他运动的联系,和在非洲、拉丁美州发展新左派。我们特别欢迎玻利维亚反对私有化和反对掠夺自然资源,为了 人民的利益实现国有化的胜利;欢迎委内瑞拉革命的发展和巴西新左派的兴起,我们也准备参加即将在雅典举行的欧洲社会论坛和在那里协调我们的行动。
我们所做的并不仅仅是为了抵制对我们的权利、我们的状况和我们的将来的侵犯,而且是为了帮助另一种社会的发展;这个社会要建立在和平而不要战争,团结而不 要分裂,平等而不要压迫,正义而不要剥削的基础之上。这就是我们建议明年在法国公民投票否决(欧盟宪法)一周年纪念时大家齐集巴黎来讨论建立一个正义的欧 洲的原因。希望受剥削受压迫的人都来参加这个研讨会。

伦敦 2005年11月28日

丹麦红绿联盟(RGA)
法国革命共产主义同盟(LCR)
葡萄牙左翼集团(Bloco de Esquerda)
苏格兰尊严联盟(Respect)
苏格兰社会主义党(Scottish Socialist Party)
英格兰社会主义党(Socialist Party)
德国共产党(Deutsche Kommunistische Partei)
西班牙另类天地(Espacio Alternativo)
西班牙加泰隆那亚联合与另类左派(Esquerra Unida i Alternativa)
瑞士团结(SolidaritéS)
英格兰社会主义工人党(Socialist Workers Party)

转自:当代国际共运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