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09年04月03日 17:04

sacanlee:浅论悲剧美的产生

作者:sacanlee

这篇小文章的主题是关于悲剧美的。言下之意就是美既可以从悲剧中产生,也可以从其他的剧比如喜剧中产生。所以我们首先必须知道,什么是美。关于什么是美的问题,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里我们不妨引用一段教科书上的论述:“‘美’是真和善在新的基础上达到统一的境界。美是最充分地以主体尺度为尺度的主客体高度统一,这一点突出地表现在美的超功利性和主体自主创造性上。美感是人的一种无私的愉悦感、和谐感和自由感。美感的产生在于主体从客体那里充分体验到了自己生活中积极的、健康的、和谐的内容和形式。”(《辩证唯物主义原理》肖前等主编)那作为悲剧,其中有什么积极的、健康的、和谐的内容呢?我们在其中分明看见的是人的痛苦、无奈、挣扎;看见的是命运之剑高悬中天,主宰一切;看见的是希望的破灭。如果说痛苦和毁灭也是积极和健康的话,那简直是对辩证法的羞辱。但是一旦我们承认悲剧中没有积极,健康的东西,那么美从何处而来呢?前面那段对美的定义的文字是否需要修改呢?
悲剧当然是人实践的一个客体。但实际上,对于悲剧,我们不能仅仅从客体一方的角度去看。马克思说:“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美是审美实践的结果,所以美的产生也必须放到实践中来解释。悲剧之所以是美的,不在于它在文本中给了人们多少美好的幻想,或者展现了人类无比强大的力量。悲剧之美恰恰在于它揭示了人类存在之痛苦,用最集中的方式描绘了人的脆弱,以及命运的残忍。在悲剧之中,人恰恰不是主宰,作为主宰者的是命运,或曰必然性。作为个人,他必然要从那个自足的世界(“天堂”或者子宫)坠落,来到这个苦难的人间,这一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悲剧,或者说出生就是悲剧,同时也是一个更大的悲剧的开始。作为社会,她并不是共人们追求幸福的场所,恰恰相反,她喂给自己孩子的奶汁永远都是苦的。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我们能在这个悲剧中照见美呢?仅仅因为它说了一些实话吗?答案既是肯定的,又是否定的,这个问题需要展开来说。
我们说悲剧是的美的,仅仅因为,它打开了人类存在的另一个向度。与肯定现实世界的正当性的作品不同,悲剧从本质上讲是对现实世界的批判或者否定。讲人类的苦,恰恰是因为对幸福的期望。这种幸福不是现实之中能获得的幸福,真正的悲剧不会局限于此,它要言说的恰恰是幸福在现实中的不可给与,以及这种不可能给与的必然性。在我们平常的生活中,虽然几乎所有的人对现实生活状况都或多或少有些不满意,但是在这不太满意的情绪下面总还是隐藏着这样一种信念,即我们所希望得到的幸福总是可以在现存体制中得到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而悲剧的价值就在于打破人们的迷梦,告诉每一个在对它进行审美实践的人:这是一个悲剧的世界,我们永远不会幸福,永远不会,就像玻利瓦尔曾经说过的那样。世界本身是在变化的,我们在谈论的是悲剧得以诞生的那个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也包括我们正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之中,人类最本真的生活状态就是不幸福,永远在追寻而永远得不到。就像加缪笔下的西西弗斯一样,做着重复的痛苦的工作,直到永远。但是这种对现实的揭示并非夸张片面的一面之词,我们知道,马克思说过,在共产主义社会以前的历史都属于人类的“史前史”。所谓史前史,就是充满痛苦与不安,挣扎与绝望的历史,还未曾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历史,所以悲剧揭示了人类的脆弱和命运的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讲,悲剧恰恰是对现实最为深刻的揭示。这样直接对存在之悲剧性的展示,不由得打开了人对现实的另外一种向度:这个世界是一个悲剧,而喜剧在其他的世界。悲剧和喜剧永远都是对立的两级,然而又是不可分割相互交融的。正是对悲剧的审美实践中,人打开了自己的心扉,看到了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并由此产生了对痛苦的责难和对新世界(也就是对喜剧)的向往。在这种“责难”与“向往”之中,美悄然而至。人们常说悲剧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这种“震撼人心”就是来源于悲剧说出了我们想说而说不出的东西。因为它陈述了一个事实,所以我们震撼。看到自己力量的微不足道,也是一种美。因为人并非没有体验过这种悲剧状态,只不过这种悲剧状态太分散,太零散,形式上比较粗糙,毕竟自己体会自己的悲剧和让别人体会自己的悲剧是两会事情。对悲剧的纯粹静态的感受是不可能的,一旦一个悲剧展示在个人的面前,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质问”“责难”与“希望”。正是在这一连串的主客交互作用之中,美才得以产生。而我在前面说我对那个问题的回答既是肯定的又是否定的,原因就在此。悲剧美产生于人对悲剧的审美实践之中,悲剧揭示了人的生存状况,用近乎不可接受的语言表达了一些存在于生活中的事实。正是在这种揭示、排斥、接受与反思中,我们照见自己的本质力量。悲剧是有力量的,那力量的根源就在人类自己身上。
关于悲剧美的产生,我这里只是从悲剧的内容这一方面谈的,关于形式,鉴于篇幅所限。我这里就不具体讨论了。虽然从原理上讲,内容决定形式,形式只不过具有少许相对自主性罢了。但实际上,这少许“相对自主性”的作用远远超过它这个微不足道的词组的字面含义所呈现给我们的。

文章来源:少年中国学会

文章评论(0)
回复
19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