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0年05月12日 13:35

张广天:80后,真的是“喂大”的吗?

    对80后、90后的抱怨几乎成了习惯性腹泻,仿佛无能、弱智、白痴、没有性格、极端物质化等等都是他们的代名词。说人家是“喂一代”,被喂养大的,喊其一声“喂”而并无人格的独立称呼。其实,一般代际的划分至少也得二三十年,现如今十年就被隔成一代,更有甚者五年三年就分一代,所谓“前80后”与“后80后”。这种心思是很病态的,喜欢倚“不老”卖老,或者实际上真的已经“速老”得不行了,在媳妇的年龄上皮已皱成了婆婆。再说了,哪个时代不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呢?而人类不也很正常的繁衍吗?文化和文明也并未因此而陷入蛮荒。结果我们也常常会发现,后来者未必比以往差多少,当然也未必比以往强多少。人,这种东西,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是一路货色!

    按十年或更少的时间分代际,在我们国家倒是有些意义的,因为最近我们的发展速度实在有点热得过头,人家五百年经历的,我们草草地快餐式地五年就过场了。自然我们可以将70后看作是“现代的”,而80后是当代的。70后是“三八”80后最多的一些人,什么“精神空虚”、“理想破灭”、“独生子的骄傲与低能”、“缺乏独立与反抗意识”……我特别疑惑的是,难道70后就真的很有“独立与反抗意识”吗?假如50后或60后倚“不老”而卖老地看,70后倒是最富有抄袭和追风“精神”的——总是拼命信息化以掩盖自己没有经历工业化的营养不良,总是飞蛾扑灯般地美国化以遮蔽自己中国性边缘性的落后,挣钱是为了攀比,学习是为了攀比,财富和知识都并未出自本性的欲求,而虚荣和脸面、自卑中的自负才是所谓“光宗耀祖”的真动力;他们的老师基本都是50后的返城知青,刚刚摘下袖标、落下红旗,无比憎恨那个理想时代带给他们的痛楚,或许老师们的伤痕文学、痛经反思还有些真实的基础,可到了这拨学生就变得滑稽而吵闹——这就是70后“完整人格”和“精神独立”的真实写照,他们才是真正被喂养的一代,被没有嚼烂的美国快餐鸡喂养的一代。为什么要吃这么难咽的美国快餐鸡?你想想,那些江南富庶之地,吃的讲究比大英百科全书还冗芜的世界,洋快餐会站得住脚吗?往往是你的吃食比人家的更难吃,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人,才会去吃人家的剩根。70后的父母都是六十年代战天斗地的贫下中农,50后的老师曾经在他们手下被监督劳动(也有不幸被强奸的);现在好了,50后返城以后可以高高在上了,对贫下中农生下的这帮兔崽子(弄不好其中还有自己忘记在农村的遗腹子)洗洗脑,既痛快地报复又宽大地报恩,而那些在那个工业化时代被牺牲进城机会的农民子弟终于在改革开放的春光里获得了机会,不,是机遇!而如果你肯承认这种农民的出身,并且基于这种现实提出温饱和知识的要求,你真正将获得一个超越那些牺牲你的人的机遇,而你选择了相反的路,你其实真的很可怜,而六十年代的城里人也太作孽,他们的暴行已经让你们根本丧失了了解自己做人基本需求的认知能力。你们唯一需要的是摆脱奴隶的命运去当奴隶主,摆脱被人瞧不起的地位去争得瞧不起别人的地位。因此,70后是最容易被收买的,他们新近刚按揭买了套房,便开始“国学热”、“寻根热”起来,回头想想山里的草根和野菜还是热乎的。我们尚有记忆的话,一定会记得仅仅在十年以前,他们还是鼓吹精英治国的洋奴才,而怎就转眼间成了进出都要穿著唐装、汉服的民族主义者了呢?道理很简单,人家从来就没有对自己的要求认真过,从来就是为了挣个头脸给别人看的,现在挣到了,还管它洋的土的,反正可以衣锦还乡了。这便是农业小资,赶先进的目的是为了要片遮羞布。

    但何以说人家80后不行呢?

    你所处的年代是理想口号震天的时代,十个有九个不管真假都跟着喊,其中有一个不喊的去练摊,便是真正的汉子;而他们处的时代是被人资源占尽的商品时代,十个有九个必须为了温饱不择手段,其中有一个追求理想的,便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英雄。80后主要忙乎经济基础,在上层建筑露脸的很少,但要么不出来,出来的都比你们强。韩寒看见了吗?你们谁耍得过他?新近又出了个武玮,人家还是个女的,才20出头,唱念做打样样精通,文武双全学贯中西,你恐怕有点闭塞,还没听说。

    在我看来,似乎张口闭口数落人家80后的都没有什么社会实践,进了城便再也懒得走出学院走出办公室,根本看不到80后一代人水深火热的真实处境。他们并不是大家想象的“独生子”、“小太阳”,他们独生的原因,是家里穷,养不起第二个;我们伟大勇敢的民族是从来不怕以身试法的,大凡有俩钱谁不觉得自己不可一世了呢?超生、买户口的暴发户有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改革开放下岗闹得最凶的时期,大部分80后都是出生在那个特别的日子里的,其父母80%至今尚未从“阵痛”中转型再就业,别说生第二胎,即便这独生的一胎都没有能力让他完成学业,因此,离婚的也多,辍学的也多,自然傍大款(如今大款也没钱,纷纷只好傍大官)的也多,做人二奶的也多。人被逼到丧失劳动权利的一步,沦落娼门未必就是精神堕落。你去洗浴中心吗?那些按摩女和扦脚师是80后的;你去夜总会私人会所吗?那些站在你背后的服务员、跪在地上给你倒酒的是80后的;还有那些给人做娈童的白净小生,你以为他们真是闹同性恋吗?同性恋是玩够了女人享足了艳福的50后暴发户、贪官污吏们厌弃了异性服务后的新游戏,不是这些80后没有教育机会没有职业出路的男孩子的癖好。而如今既有市场,自是他们吃口饭的不得已。

    在这80后的失业大军之外,不是说没有真正的幸福小太阳了,只不过那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也只是富豪宦吏人家的骄子。古今中外,历朝历代,何时何地没有高低贵贱,只因这个时代的富贵太不平常,这个时代的贫富分化太没道理。可想而知,当这样的骄子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给同年龄人的心理和社会压力何其沉重!于是乎,你常常听到那些80后的孩子编造家庭发家史的故事,常常听到他们有个多么了不起的老爹——只不过这个老爹是别人的,而他或者她做了他的玩物而已。倘如果假设你要说他们怎么那么不争气,而你真正应该反思的恰是你自己,他们那点活出息挣脸面的伎俩不正是跟你学来的吗?你是人家的师父!

    我的这点牢骚文字,并不是也不能为80后平反,只是为了让偶尔读到的你听到点别样的声音,对你农业小资的翻身现状还抱有些许幻想,幻想你来自土地的淳朴和老实是有机会被唤醒的,哪怕被人收买了,在替主子分忧排难的时候,也别忘记做点社会调查,等弄清了事实才发言,这样才有利于安定团结社会和谐。


转自:张广天博客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