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1年01月16日 11:35

血色将至

(本文原载英刊《国际社会主义》杂志2010年秋季号总128期。标题取自电影《血色将至(There will be blood)》,或译《血色黑金》——编者注)
廖丽 译 边家村扯淡的人 编校

本文系少年中国评论独家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0年9月19日,周日,工程师们最终封堵住了位于墨西哥湾的Macondo油井。五个月前该油井的爆炸引发了世界上最大的近海原油泄露事故。15名工人死于2010年4月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事故,随后该爆炸事故引发的原油泄漏导致了当地严重的环境破坏,但是人们感到这场事故的影响正逐步扩散。在华盛顿,巴拉克奥巴马因其对该事故处置不力而受到了东山再起的共和党的抨击。该油井的所有者BP公司则受到了公众舆论与市场的严厉谴责。(BP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石化集团公司之一。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油气勘探开发;炼油;天然气销售和发电;油品零售和运输;以及石油化工产品生产和销售。——编者注)但是,这场灾害也引发了对因老古董式的燃料工业对石油开采的依赖而引发的不断增长的石油开采风险对工人和环境产生的伤害的持续关注。

e69caae591bde5908d1
灾 难 事 故 详 析

    BP公司曾对Macondo油井的潜在收益抱有很高的预期,正如《金融时报》编辑Crooks报道的那样,近一年以前,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看上去使BP公司处于一个与现今完全不同的境地。去年夏天,(钻探)小组钻出了目前商业用的最深的油井并发现了石油。2009年9月2日,该钻探小组宣布发现了巨型油田,并将之命名为台伯河,预计油田产油量将超过5亿桶可回收原油。BP的股票在一天之内就上涨了4个百分点,以BP的规模而言,这种情况是极少发生的。并且就(市场)最初反应看,此种上涨已经是很有“节制”的了。台伯河油田仿佛是BP公司光明前途的预兆,深水地平线的产量将驱使全球性(产量)增长。

    但是尽管BP的前景乐观,但基于它在安全问题上的轻慢态度,像深水地平线爆炸这样的事故在所难免。工程分包和成本控制是BP多年来运营的核心关注点。2005年3月,BP位于德克萨斯市的炼油厂事故导致15名工人丧生,Tomas Mac Sheoin在一篇对该事故调查报告中引用一位顾问的话说:“BP的企业文化被定位为对生产成本降低的最大化。但这对导致了持续增长和安全问题的窘境。

    BP与越洋钻探公司就Macondo油井原油提取签订了合同。《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越洋钻探公司已经明白其(工作)的运行风险,并指自2008年来,在墨西哥湾近3/4的引发联邦安全或其他问题调查的钻井事故均发生在越洋钻探公司。

    事故发生时,企业高管们正在参观该油井以庆祝其安全生产。工人在刚完工尚未投产的油井测试一处水泥封口,钻探柱引起的化学反应产生热量,促成一个甲烷气泡生成,导致这处封口遭破坏最终导致了钻井平台爆炸。这个钻井平台未安装能在爆炸前密封油井的远程安全控制设备。这种远程安全控制设备在美国和英国均未强制安装,而在挪威和巴西法律规定油井必须安装这样的设备。这种设备价值50万美元,这与重建钻井平台所需的5亿6千万美元的花费相比,如九牛一毛,更别提BP现在还因事故而面临着巨额债务。

    白宫称BP公司原油泄露事故可能是目前美国所遭到的最大环境灾害,但其影响可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方能显现出来。专家们称,空前程度的原油泄露再加上能阻止漏油浮上水面的化学药剂的使用,将带来不可预计的(环境)损害。

    在墨西哥湾使用化学分散剂遭到了科学家们严厉的批评。BP使用的两种化学药剂为致癌、诱导有机体突变的剧毒药剂,因其对海洋生物的毒性,在英国其是被禁止使用的。

    在离发生泄露事故油井最近的路易斯安那州,在 42近海公里范围内已受到墨西哥湾泄漏原油的污染的影响。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州长Bobby Jindal谈到该州400公里的海岸线中已有超过100公里海岸线被污染。在谈及泄露事故对野生动物影响时,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渔业与生物学专家 Prosanta Chakrabary说到,我毫不怀疑,凡是接触到漏油的鱼类和无脊椎动物将可能死亡。

    这次环境灾害导致的经济(损害)后果引发了公众对原油泄露事故的强烈不满。渔业在墨西哥湾是一项提供主要就业岗位的产业,年产值可超过24亿美金。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一位当地渔民说到:“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我们在未来数月都不能捕鱼了。这才刚刚是我们捕鱼黄金期的开始。”他还说道:“这是我们每月工作25天的时期。”当地经济也依赖于为渔业提供提供服务的其他产业。Rene Cross Junior 附近的Cypress Cove 码头的管理者(经理)说每天有30到40艘船出发去帮助清理漏油。他经营着一家供(具有竞争力的)渔夫使用的酒店,现在他对这个酒店的经营十分担忧。他说到:“从6月到8月的每个周末我们的房间均会因捕鱼而被预定。但这次的灾害事故将对渔业带来毁灭性破坏。”

    当禁渔令解除时,虾和牡蛎捕捞量的减少更加剧了人们对墨西哥湾渔业的长期忧虑。很多渔民都被BP公司雇去协助清理漏油,但是他们赖以为生的渔业却因被忽视而不能正常开展了。长期看来,这对当地的就业前景而言其连锁反应将是灾难性的。

    当地的海产品买主因失去货源而关闭自己经营的码头以避免遭受更大的损失。仅有部分未被BP公司雇佣的捕虾工人在一些代销店出售他们捕获的渔产品。同时,冰冻海鲜的买主还压低价格或与亚洲、拉丁美洲等虾产地签订合同,这威胁到了墨西哥湾的海味产品业。

    尽管奥巴马总统通过以虾来在其生日宴会上大宴宾客而想试图平息对墨西哥湾海味的恐惧,但是人们的顾虑难消。 当这次的灾难事故对该地区的经济和环境影响将有可能持续数代。

    因奥巴马对这次事故的处置不力,其面临的抨击与日俱增。这预示着许多奥巴马的支持者们大失所望,并转而支持奥巴马的竞选对手莎拉.佩琳,她的竞选口号恰好就是:“Drill,baby,drill。”(drill, baby drill是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非常流行的一句话,原本是美国共和党主席Michael Steele在2008年共和党全国大会上说的一句话,为了表示美国对近海油田开采的需要。之后分别被Joe Biden和Sarah Palin引用。——编者注)

    当奥巴马6月视察受灾地区时,他告诉记者,他去那里是为了找出“该踢谁的屁股”,而他的内政部长Ron Salazar则承诺要“踩住BP的喉咙”。 尽管辞藻华丽,爆炸近3个月后的7月15日前使用的各种试图阻止漏油临时措施都宣告失败了。

    为转移批评视线,奥巴马开始将BP称为“英国石油”,这一叫法自1998年起公就被该公司弃用了。 不出所料,这种措辞上的转变引起了如《每日邮报》愤怒地抱怨反的偏见。伦敦保守党市长Boris Johnson表示,现在似乎有一些对美国传来的反英言论的担心。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意图通过调查英国石油公司是否在提早释放比洛克比空难案主谋嫌疑人Abbdelbaset al-Megrahi事件上发挥了作用来对BP公司施压的时候,BP游说英国政府 转运一名利比亚囚犯事件的泄露更如同火上浇油。

    正如Gary Younge指出的,“他(奥巴马)在BP石油泄漏事件上的表现是隐喻性的——表明了其在对善于公众不满情绪的表达和紧急事件的应对不力。但是将此事提升到美国人所表现出的对漏油事故造成的环境破坏担心的高度是错误的。5月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 ,50%的美国人认为,保护环境应该是受到更高的关注,其余的43%的人则认为应当对经济增长给予更多的关注。

    美国政府最终确定BP公司应在在三年半的时间内为受漏油事故影响者建立200亿美元的赔偿基金。 但BP公司实际要偿付的总数量看上去达不到这个数字。 新的BP首席执行官Bob Dudley告诉《市场》花旗分析师,总的赔付数将低于此前的预期,而且已经建立起了从基金偿还BP资产的机制。 花旗分析师预测该BP公司可能最早在二月恢复发放红利。BP同时将爆炸事故责任归咎于它对其承包商越洋钻探公司和哈里伯顿公司,希望将因支付赔偿金所受的损失减到最低。

    BP公司已拟出售90亿美元的资产,以支付赔偿基金。这些资产的售价有望超过200亿元。 瑞士信贷集团认为,BP公司正在寻求一种“收缩增长”的策略。 然而,《金融时报》 可以沾沾自喜地总结,在经历漏油事件和损害后,看上去全球石油行业对深水石油储量的开发利用甚至在墨西哥湾都没有 “踟蹰不前”。 这反映了化石燃料工业的强势和他们继续榨取地球上石油资源的决心。

e69caa1
超 越 地 平 线

    由于全球石油储量逐渐减少,对石油开采的控制的争夺日益加剧。 如深水地平线一样的钻井平台,钻到了海底一英里以下,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深水石油开发已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项目。 随着石油价格的预期增高及石油产量峰值的出现,原来似乎不可开采的石油资源也因商业需要而变得可行。
一个石油公司的长期目标是英国凯恩能源公司预计在在北极进行的石油钻探计划。

    作为对英国凯恩能源公司所称的“这一进程是相对简单的”,“我们的计划是常规”的回应。John auven反驳道:“这个行业已经失去了对现实的把握。 任何人曾见过北极典型图像的人都知道这种开采并不是寻常的,而是危险和极端的。 如足球场大小的冰山被拖到钻机轨道上,船舶配有高压水枪将大冰块击成小块。 由于冬季结冰期迫近,时间紧迫,这个疯狂的勘探公司急于在片状冰完全切断该区域前完成勘探工作。”

    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含油沙的开采是另一种石油开发趋势的例子。含有沥青的含油沙与水会结合成一种合成原油。 据绿色和平组织称:在艾伯塔省荒野的森林中提炼沥青含油沙,对加拿大有重大环境影响,至少导致了温室气体大幅增加。 沥青含油沙萃取过程被认为产生了三倍于传统石油生产的温室气体。

    沥青含油沙的开采导致了加拿大大量森林被砍伐,众多的原住民的生活受到了威胁。 每一桶成品油需要两桶淡水,而这些含有毒残留物的生产废水被倾倒在当地水库中。

    含油沙开采的低效率令人难以置信。 为了衡量特定燃料使用效率,必须比较能源投资回报比(EROEI),即有多少能量被用来提取燃料。Richard Heinberg在其著作《宴会已结束》中阐述,今天的进口石油能源投资回报比在8.4到11.1之间(即8.4个能量单位被投入了勘探、钻井、搭建钻架、运输、勘探工人住所建设等等上),与以前相比,1950年前石油勘探的能源投资回报比超过100,而在1950年到1970年之间则是40。含油沙开采的能源投资回报比则在1.5到5.2之间徘徊。

    美国的中东政策在背后隐藏着对石油的争夺。 美国的企图占领伊拉克,控制其新兴竞争对手接近伊拉克的石油储量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伊拉克的第一个大型石油交易是2008年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签订的三十亿美元的合同。此外,美国在消除伊拉克和阿富汗抵抗运动中的失败也增加了中国争取控制其他国家石油资源的信心——特别是在非洲。 事实上,容易开采的石油储量的减少,在美国及其几个竞争对手中产生了杠杆作用:随着可以开采的石油储量的减少,如BP,埃克森美孚,壳牌和康菲国际石油公司等因其对市场的主导地位而被归为 “超级巨头”的石油公司,已经发现自己被控制了最大的石油储备的国有石油公司排除在外。

    石油储备已被国有的石油公司控制超过三个季度,这些公司包括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委内瑞拉石油公司。

    从BP石油泄漏事故看,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和石油之间的关系是显而易见的。尽管石油企业在试图“漂绿”,给自己塑造一个非常关注环境问题的形象。但实际上他们利润来源大部分还是依赖于化石燃料。 正如保罗麦加尔数年前在期刊上所说:“确实没有理由将资本主义与化石燃料工业抽象的联系在一起。资本主义可以从任何可以变成商品的东西中获利。…… 一旦生产模式建立起来,并因此模式而导致权力和财富的集中模式的产生,这些生产模式是极多的而且持久的。 大公司的带头人,所遵循的逻辑是如追逐市场竞争利润的野兽一般的生存和扩大。燃料式经济目前的利益基础受到了根本上的威胁。 ”

    石油是命脉,是资本主义的润滑剂。 没有它,生产的齿轮也会失灵。 由于石油价格上涨,对它的接近和控制形式日益紧张起来。当然,持续的化石燃料带来的是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并威胁着地球上生命的未来。 所有这一切都强调了类似“百万气候岗位战役”这样的现被英国工会联盟支持的计划的重要性。

原文链接 :http://www.isj.org.uk/index.php4?id=679&issue=128

文章评论(0)
回复
94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