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1年01月19日 00:07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若干问题——所谓小资产阶级

在左派话语中,小资产阶级是被混淆得罪严重的概念之一。

最常见的是以政治态度划分阶级的观点,限于口头上普遍承认的唯物史观,少有人公开明确这样提。但我们常常见到这种混淆:各种带有反抗、异议性质又非社会主义的观点,被称为小资产阶级的,而不说明它和现实中的小资产阶级究竟有什么关系!
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左派或多或少受过去宣传的影响,把无产阶级理想化为品德高尚并天然支持社会主义的“革命群众”。一切不符合心目中无产阶级特点的东西,自然被说成是非无产阶级的,甚至自利狭隘、贪小便宜、追求享乐等现实中见于不少工人的品质,也被说成是小资产阶级的(或受小资影响的),将无产阶级打造成满足自己想象的神像。
这样,不从实际上的经济地位出发,而从表现出来的品质和观点出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在社会主义运动低潮期,无人不小资,左派只能去寻找“纯粹”的无产阶级,但即使这样,也和他们的想象相去甚远。小资也成为左派论战中信手拈来的帽子。

一.小资产阶级的本来意义

我们要正确地分析阶级,就必须回到阶级的本来意义——生产关系中处于一定地位的人的集团。

传统小资
在传统意义上的小资与现代一般理解的小资大有不同,指的就是小农、小手工业者、小店主等独立的小生产者。马克思等经典作者都是在这个意义提小资这个概念的,左派在引述经典作家对小资产阶级的评价时却常不注意这点,造成混淆。

现代小资
现代社会仍然存在传统小资的职业,但他们的经济地位已经不同。现代的平均资本构成远高于过去,小资的资本构成偏低,因此作为劳动者的小资创造的价值,很多在市场中被大资拿走。小资在经济上不一定优于雇佣劳动者(无产阶级),其中生产力较低者(比如包产后实际上的小农)收入会比城市无产者的更低。
在经营上小资也越来越处于受支配地位,可能作为大资本的附庸,比如农户需要和大企业签订合同保证供货,比如品牌加盟店,比如依赖电子商务平台的小店,包括原先独立的自由职业(比如艺术创作)在商业化浪潮中也越来越依赖资本。

此外,由于无产阶级地位改善和现代分工,原先标准的无产阶级也有了掌握生产资料的可能。出现了一批既是雇佣劳动者,又占有生产资料的新型“小资”,他们既作为剩余价值生产者又作为剩余价值占有者,常常表现出既反对大私有又维护小私有的立场。这类人在现代话语中被称为小资(也有人使用中产这个词,但“中产”提法更加使概念模糊),也与历史上小资的经济地位相近。
基于前面两者,我们不能固守原先小生产者的定义,而应当实际分析有资产收入的劳动者生产关系中的地位。

二.对资产收入的分析

所谓资产收入即是由占有旧财富而获得分配的新财富。
除了小生产的利润外,劳动者可能有的资产收入一般来自股权、债权、地产。

红利收入和证券增值(排除波动情况),属于资产收入。

这里要指出,住房虽然是生活资料,但是住房相应的土地(其位置是价格的决定性因素)实际是作为在当地工作的条件,即作为生产资料的。房租的主要部分是地租,“工资”在扣除了地租之后才是真正的劳动收入,而自有住房者的“工资”中包含了这部分地租收入。

在借贷消费盛行的今天,劳动者往往负有债务,产生的利息作为负收入从资产收入中扣除(正如获得的利息作为资产收入),总的资产收入可能是负数。

三.对劳动的分析

这又涉及所谓生产性的问题。现代的非生产性工作通常是资本主义的产物,相应的工作者亦常倾向于资产阶级。
通俗话语中被认为是小资的工作:
1.设计和技术工作
这部分工作直接参与生产,创造剩余价值,相应的工作者是标准的劳动者。
2.经营管理工作
这部分工作就配置资源协调工作,有生产性的成分,但与普遍观点相反,越到高层其非生产性的成分——与创造财富无关,而主要是帮助所服务的资本在竞争中取得优势——越多。
3.广告和市场工作
市场部门的雇员经济地位上接近无产阶级,但其工作主要是非生产性的。

四.政府的影响

现代政府广泛地干预经济,对现代社会的阶级结构有重要影响。比如货币和土地政策,直接影响影各种资产收益;税制和税率,以及财政使用的方向,决定负担和收益。各阶级的负担收益并不相同。

五.“资产阶级权利”问题

复杂劳动所需的教育和训练,对生产来说仍是过去的劳动,由此获得的财富分配权,仍然是资产阶级权利。劳动能力较强的劳动者,很容易也占有一份生产资料,有产的门槛降低。现代社会的教育费用,相当部分由公共财政负担,增加了底层向上流动的可能。

六.知识分子

这里知识分子特指不直接参与生产,与各阶级相对独立的群体。在左派话语中,常将知识分子与小资混同,但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并不同于小资,其思想的独立性也远强于小资。知识分子中的不同群体与各阶级的关系也不相同。

科学技术研究者
这类人直接或间接参与生产,在物质和思想上都相对独立于资产阶级,其中部分人亦能感受到资本主义造成的异化,可能倾向于批判资本主义。
上层建筑生产者
这类人包括资产阶级的政治家(“公共知识分子”),多数文史类学者以及资本主义统治的重要工具——法律和经济类学者,某些艺术家,媒体人,等等。这类人作为阶级统治(尤其是意识形态统治)的一部分存在,通常是资本主义的维护者,但也有作为知识分子独立的一面。此外,现代的上层建筑生产,向职业化方向发展,其中基层雇员的地位亦近似无产阶级。
教师
学校是继教会之后最重要的意识形态生产地,但是现代学校更多被用来培训知识型劳动者。教师亦更倾向于普通劳动者。在商业培训机构中,教师更是直接作为雇佣劳动者。
学生
将学生称为小资(左翼学生亦常自称小资说要向工农学习之类)是不准确的,学生是各阶级的后备军(对现代教育,绝大多数是无产阶级),只是在心理上常不成熟。

七.无产小资化和小资无产化

综合以上各点,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定义的无产阶级——雇佣劳动者,在现代社会也存在有产的可能。越是发达的社会,越不存在“纯粹”的无产阶级。拥有少量资产会增加维护私产的保守性,更容易接受主流灌输的私有制偏见。但我们也同时看到,即使成为了小有产者,对大多数劳动者而言资产收入非常有限且不稳定,劳动者也没有能力和精力去经营自己的资产,基本不可能改变雇佣劳动者的地位,进一步上升的幻想破灭可能成为反思乃至批判资本主义的原因。
而现代小生产者,在高度发达的市场中,事实上已经并入大生产,很大程度上受相关大资本支配,地位亦趋近于雇佣劳动者。

八.马克思主义者的态度

首先应当明确,资本主义日趋腐朽是相对于日渐发达的生产力而言,并不是要发生社会倒退,必须抛弃资本主义自行崩溃的一厢情愿。
其次,不能指望“纯粹”的无产阶级来“净化”工人运动,小资化的无产阶级就是我们将来要面对的工人群体,就是社会主义运动的阶级基础。无产化的小资,相对于传统小资,亦更倾向于社会主义。
将来的革命,不是生活不下去的革命,而是要生活得更好的革命。小资化的无产阶级,虽然不复“光脚不怕穿鞋”的勇气,但对于人的全面发展和更高自由有更大追求。知识化的劳动者,更容易受意识形态宣传的影响,但也更容易理解社会主义。
我们将来要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是与过去革命者完全不同的,当代的马克思主义者——如果相信自己的使命是改造社会——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