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文艺 2011年01月23日 22:12

为了劳动者的理想

作者:黑夜里的牛

前途一定很艰险,旅途一定会孤单,只要我们大家心相连。
哦!擦去眼泪,莫要伤悲,我们理想终将实现!

——孙恒《我们理想终将实现》

    听到打工艺术团这首《我们的理想终将实现》的时候,我已经24岁了,早已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然而这轻快简单的旋律,却几乎使我掉下泪来。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这样的歌声完全是一个意外。虽然歌唱者宣称他们是在歌唱当代的劳动者们,但铿锵有力的歌词所传达的似乎不是当代劳动者的呼声,而是他们即将拥有的未来的呐喊。这张专辑使我感动的,正是它不仅展示了现实的残酷,还告诉我们劳动者是多么英勇地与残酷的现实做着斗争;不仅批判了一个与大众为敌的旧世界,还模模糊糊地渴望着一个充满自由与正义的新世界。

    孙恒的音乐表达的很多思想,其实是社会主义者才具有的,因此我甚至认为他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歌曲中表现苦难不是为了祈求富人们的同情,而是为了激发打工者思考自身处境;表达快乐不是为了赞美和谐,而是为了给予打工者宝贵的自尊。这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音乐。歌曲中的苦难并没有特别引起我注意,因为早就习以为常,而其中所传达的那种作为一个劳动者,作为新时代建设者的自豪之情,却令我感到震惊。是啊,我到这时才明白,无产阶级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自尊,是独立,是自觉为主人的精神。一旦我们意识到是自己建设了这个世界,那么,下一步就是要真正地做到掌握这个世界。孙恒走出了第一步,不管他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他都作出了一份重要的贡献。每一个社会主义者都应该听听这样的音乐,这是劳动者的心声,更是劳动者的理想。

    中国的农民工是中国无产阶级的主体,是新时代的工人阶级。虽然农民工已经是工人阶级了,但绝大多数农民工(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农民工)并不认同自己的工人阶级身份,依旧将自己视为农民。按照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的看法,这一群体目前还处于自在阶级的阶段,正处于向自为阶级转变的过程中。农民工群体要获得真正的阶级意识以成为一个真正自为的阶级,不仅需要在经济斗争中意识到自己的阶级身份,还需要在意识形态领域发展自己,建构新时代的无产阶级文化。

    近年来,一些工人艺术家已经开始这项伟大的事业了。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工人艺术家们不是在真空中建立自己的文化,若真如此,他们倒还少了一些羁绊;不幸的是,在他们开始创作之前,中国的资产阶级文化就已在意识形态领域占据了统治地位。郑晓琼的诗歌就是一个例子,最初在被刺破的疼痛的刺激下发声的渴望,虽然已经弥足珍贵,却总还是摆脱不了资产阶级文化所赋予的形式。意识形态是这样的东西,你生于其中,呼吸它,吸食它,被它融化,即使你要反抗,也只能利用他给你提供的手段。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我们应该用更加热烈的心情来赞扬新事物的产生,赞扬工人阶级不再是逆来顺受的雇佣奴隶了。他们至少做到了在皮鞭打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要奋力表达自己的疼痛。这表明了,工人阶级即使没有被人唤醒,他们也能因自身所遭遇的痛苦而觉醒。但这绝不意味着任何高于工人阶级目前水平的新文艺都是是完全不必要的。恰恰相反,正因为意识形态相对于现实具有落后性,那些能唤起工人阶级觉悟,扫除落后的小农思想残余的文艺作品才显得弥足珍贵。当代的新文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太少了。我们总是让农民工自己发出声音,然后坐等资产阶级社会观赏它们、吸纳它们,用以显示统治阶级的博爱和仁慈;而不是努力冲到意识形态斗争的最前线,用最火热的心去温暖这些幼苗。资产阶级的温室固然适合个别艺术家的发展,但是艺术之树一旦脱离了自己的土壤,失去了对人民苦难的感受,就失去了宝贵的自由,最好也不过成为装饰富人阳台的盆景。

    要使无产阶级成为一个自为的阶级已经非常困难的了,而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则更加困难。我们不能坐等万事俱备之后,再去吹吹东风。这样的好事只能出现在神话和幻想之中。可惜的是,我们的许多同志恰恰喜爱这样的幻想和神话。“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我们必须去做那些最渺小的事情,比如传播无产阶级文艺。具体的做法可以很简单:把流行音乐从自己的MP3中删去,换上这些真正表达无产阶级心声的歌曲。有能力有意愿的同志也可以练习艺术创作,为将来宣传无产阶级思想,启迪人民做准备。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