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09年04月03日 14:00

到尼泊尔去

到尼泊尔去

——建立中国和尼泊尔民间友好组织的具体构思

苏柏营 徐亮

2008年8月,尼泊尔******毛派执政,一个崭新的政权出现在南部亚洲。它究竟向何处去?它将采取什么样的道路?是21世纪新一轮共产主义运动的起点,还是一场不过是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工具?革命的实践都将逐步做出回答。同时,我们也在思考:我们究竟能够在这场新的毛主义******社会实验中做什么?我们能够切实地做什么?苏柏营先生,一位关注共产主义运动和劳动人民命运的知识分子,写下了以下的具体构思;同时,他邀请我对他的文章做一些文字工作。为了尊重其本人的思想,笔者对原文只字未改,只是将他的原文用黑体字标出,同时将我所撰写的内容以小一个字号的“评论”形式加以阐释和补充。敬请大家讨论、补充、研究。原文标题是《到尼泊尔去》,标题的其他部分都是我加的。  

当尼泊尔毛派******领袖普拉昌达出现在奥运闭幕式上,他那特有的南亚形象引起了亿万中国人民和世界大众的关注。一个新政府的总理,一个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党把封建的、落后的尼泊尔引向了历史的新纪元。这自然吸引了中国人的目光,也引起了众多的讨论。最近乌有之乡网站上就有多篇有关尼泊尔毛派革命党的文章在发表,在讨论。

评论:《到尼泊尔》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之所以是革命的,更多的是为“在一个封建、落后的基础上如何建设先进的国家”提出了一个历史常规的问题。这个问题在******那里是以俄国是否能够避免西欧式的充满了掠夺和暴政的资本主义,还是能够直接以俄国的公社为起点建设一个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1881年给伊苏利奇的回答是,这种农村公社是俄国社会新生的支点,可是要使它能发挥这种作用,首先必须肃清从各方面向它袭来的破坏性的影响,然后保证它具备自由发展所必需的正常条件。同时,他1882年还说,假如俄国革命将成为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信号而双方互相补充的话,那么现今的俄国土地公社所有制便能成为共产主义发展的起点。列宁和斯大林也对一国能否取得革命胜利和能否建成社会主义做出了回答。现在尼泊尔的问题是,它的革命是在一个世界共产主义处于低潮时期取得成功的,革命政权的巩固以及革命政权最终是否能够走向社会主义都是一个极大的问号。尼泊尔缺乏世界范围内以社会主义国家强有力力量的支撑,同时在内部它的资本主义民主革命尚未完成。在这样一个喜马拉雅山南麓、处于中国和印度强大资本主义势力夹缝中的亚洲“古巴”如何发扬马列毛主义的原则性和灵活性,取得社会主义因素的彻底胜利,是一个极其具有考验性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共产主义理论问题。

今年初他们竞选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我们正在加德满都。其实毛派的竞选胜利,是天意也是民意,是人民和历史选择了他们。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政府,一个要建立公平、公正、民主的新社会,一个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党又取得了革命成功的范例,正是一些研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政治经济学、研究社会科学,研究历史的人去关注去关心研究的课题。

评论:毛派的竞选是以解放军和武装化的共产主义青年团为前提的,这种武装力量的巨大威慑力是赢得竞选,威慑资产阶级政党,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条件。即使象1935年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一样没有发生流血牺牲,那也是移交政权方式的不同,更不能说明“武装革命没有必要”或者和平过渡的合理性。这里,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的历史选择论重现了它的幽灵。这是新自由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失败的结果,也是南亚封建因素和资本因素结合起来形成的特殊体制造成的必然历史逻辑。虽然说尼泊尔是人民当家做主还为时尚早,但是毛派掌握行政、司法、军事、财政的主要权力,已经为人民当家做主准备了条件。现在令我们担心的是,尼泊尔左的方面要抵消柬埔寨红色高棉革命的影响,从右的方面要抵消自赫鲁晓夫以来修正主义、机会主义取消革命党的葬送社会主义做法。

对一个新兴的,并在封建王朝废墟上由人民和******执政的尼泊尔,我们应该用热烈欢迎的、积极支持的态度去对待这个刚刚诞生的新政府。我们伸出双手,用自己的力量,去做有利于中国人民和尼泊尔人民的事情吧!所以我们倡议:  

第一, 成立中尼民间友好组织;  

第二, 组织鼓动民间个人和企业积极参与尼泊尔的经济建设;  

第三, 组织和鼓励有理想有爱心的青年志愿者热心投入到社会实践中去。 

评论:对待新生的政权不能采取消极、无为主义的态度,而是要积极地去帮助他们,协助他们在无产阶级领导下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继续革命,将新民主主义社会推进到社会主义阶段。不能希望事情就是一蹙而就的,更不能因为毛派领导人的某些言论就抓住不放,一味苛求其绝对正统。要知道,一个政党的性质更多地要从其行动和系统政策上看,而不是抚慰民族资产阶级的个别言论上揪小鞭子。同时,我们始终认为,革命的思想要在革命的实践中才能够发展和巩固,因此到尼泊尔革命中去的社会实践活动将有利于这样做。从组织上建立“中国民间促进对尼泊尔投资和文化交流协会”,从资本流动上引导中国国内守法、信誉良好的企业到尼泊尔去投资,从理论上建立观察尼泊尔的研究机构,从实践上建立起中国和尼泊尔青年交流的机制。有利于同志,往往就是有利于中国国内。革命的双赢是必要和必需的。

在这里,我们谈一下自己的看法、想法和做法:  

一、成立中尼民间友好组织。它的名称可以是“友好协会”,也可以是“互促会”。希望有一位有能力并且热心于促进中尼友好事业的人担任首届会长或主席。  

评论:我们自身的号召力不够,我们盼望着毛泽东式的人物出现。同时这个人不能怀有个人的政治野心和通过中尼协会谋取私利的私心。我们认为,这样的一个领导者是必然会出现的。问题是,他是否做好准备站出来了呢?

开始成立筹备小组,并且准备完善各种手续,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往前走,直至条件成熟。期间可以和尼泊尔驻华使馆联系沟通。争取明年上半年最迟年底,不论是以“筹备小组”的名义或者是以“友好协会”的名义,实地到尼泊尔考察和他们进行多方面、多层次的交流互动。  

评论:官方版本的“中尼友好协会”已经成立,但那是在王国时期建立的机构。同时,民间投资的形式要借助于官方,充分利用官方提供的信息和资源。这种机构没必要遮掩,完全可以是政府注册的合法机构和合法身份。社会主义力量要想取胜,必须多方面开辟阵地。同时,利用现成西方资本主义运作的形式为社会主义服务,也算是一种创造和拿来主义了。

二、组织鼓励民间个人和企业积极参与尼泊尔的经济建设,这种做法形式多样。我们的做法就是带领医疗队在尼泊尔开设门诊。外科治疗只收取门诊费用,内科疾病成本收费。半年时间内争取了解当地的常见病、多发病、地方病,尽快熟悉和适应当地的情况,摸索出一套可以长期存在下去的模式。  

评论:到尼泊尔去。这是一个伟大的实践口号。同时,这又是一个系统和复杂的工程。关于开设门诊的事情,我更多地倾向于联系到世界卫生组织,最好能够更多地为尼泊尔当地培训医疗工作者,从而使他们自己能够生血。无论如何,任何一点摸索和进步都是重要的。

在此期间和乌有之乡网站合作,与尼泊尔毛派革命党人接触,了解他们的思想,了解他们的革命实践过程,了解他们的执政纲领,通过乌有之乡介绍给中国读者。  

评论:这种合作可以是非常广泛的。既可以和中国政府合作,也可以将一些尼泊尔文化、经济、政治方面的情况介绍给广大的中国读者。乌有之乡可以作为核心的桥梁,同时也可以考虑将部分文章放到搜狐、新浪、腾讯、人民网等大众网络上。并且,作为一种努力,也可以投稿到正式的纸质杂志和报纸上。互相了解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批评尼泊尔,往往抓住的就只不过是只言片语,并没有全面地分析和了解他们的想法。这才是根本的解决之法。

再且,从学术和文学的角度去了解和描写毛泽东思想在尼泊尔的发展过程,探讨毛泽东思想和尼泊尔革命成功相结合的奥秘,探讨尼泊尔毛派共产主义在新形势下的执政模式。它区别于中国模式、苏联模式、东欧模式、越南模式、朝鲜模式和古巴模式。特别是与当代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走向颓废的时候,而是他们又给了人们燃起了新的希望。  

评论:这是类似于“中国尼泊尔学会”的学术机构和团体。学术能够争取知识分子,文学能够占领广大群众。对于尼泊尔走向何方,世界共产主义组织都在密切地观察中。对于我们,更多地是希望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并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尼泊尔的模式如果仅仅是摩尔多瓦的模式,那么我们只能说这种革命仍然不是“成功的”,而只是为资本主义开辟道路的另一手段而已。

三、组织、鼓励有理想、有爱心的志愿者到尼泊尔去参加社会实践。让他们去了解毛泽东思想,去了解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斗争运动;去认识封建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同;去比较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的差别。  

评论:实践是最好的教育家。尼泊尔能够告诉我们什么,行动将做出最好的回答。但是这些思考将能够使理想真正地具有实践的作用,同时将理想中的空想成分扬弃。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不能体会到革命的意义,往往也不能理解我们的祖辈在新中国成立时付出的汗水和牺牲,因而就不能好好地珍惜劳动人民的政权和血汗,以及意识形态领域再革命的重要性。

我们准备在半年内熟悉尼泊尔的情况,把业务和经济调整到一个良性的状态,然后提供免费的衣食居住条件,每年聘请5—15名有医学专业和外语专业背景的志愿者,聘期一年。希望能这样长此以往下去,让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投身到火热的革命实践中去。  

评论:不能从物质和精神角度亏待志愿者,同时也给予志愿者良性的机制。这种活动将严格建立在中国国内法律、尼泊尔当地法律和国际法律的监督之下,提供给志愿者安全保障和人身自由。根据志愿者的主观意愿、本人的请求以及我们的条件许可,对其中的优秀者,可以延长原定聘期。外语专业能够保证语言的沟通,同时也是一个继续学习当地语言的好机会;医学将有利于解除当地人民的疾病痛苦。当然,这将会是一个强大的组织起来的援助尼泊尔机构,不限于医学、外语人才,各类知识的志愿者都将在尼泊尔实践的舞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文章转自:乌有之乡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