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09年04月03日 14:01

普拉昌达的思考——如何建立有利于反修的党,国家和军队

普拉昌达的思考——如何建立有利于反修的党,国家和军队

1,以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为基础——为了党的不断无产阶级化

“为了党的不断无产阶级化,必须将无产阶级专政作为阻止反革命和开展意识形态斗争的理论基础,以推进继续革命;”

2,用马列毛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开展意识形态斗争

“同时,要在“三要三不要”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意识形态的斗争。我们党坚信任何对此原则的偏离,都将意味着是对无产阶级运动的偏离”。

3,21世纪革命没有现成的和完备的答案

“但是,如果认为这是21世纪革命现成的和完备的答案的话,那么我们应该清楚,这是违背马列毛主义的。”

4,从过去革命的局限性和缺点中吸取教训——进行战略战术的创新

“应从过去革命的局限性和缺点中吸取教训,并且科学技术的进步也启发我们要对革命的战略和战术进行创造性的发展。”

5,夺取国家政权后要保持和发展党的无产阶级革命特性

“保持和发展党的无产阶级革命特性在夺取国家政权后的一段时期会变得更加困难。”

6,党堕落蜕变的可能性

“党在掌握国家政权之后,党的许多领导和干部将管理国家事务,那么现实的环境大大增加了党堕落成官僚主义的追求名利的和沉迷于物质享受的阶层的可能性。随着这种危险的增加,党相应地可能会变得更加流于形式和脱离群众。这个过程在发展到一定水平后,就必定会转化成反革命。”

7,理论,机制和监督

“为了阻止这种反革命危险的发生,极为重要的是,我们应基于两条路线斗争和继续革命的理论,进一步发展组织机制和体系,使党始终为人民服务,并处于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的监督和控制之下。”

理论是——“两条路线斗争和继续革命的理论”,“组织机制和体系”是——发展“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的监督和控制”

8,保证全体人民能参加两条路线斗争的机制

“当前的重要任务是建立一个保证全体人民能参加两条路线斗争的机制,一个部门由有能力的领导干部组成,从事群众工作,另一个部门也由有能力的干部组成运转国家机器,在一定的时期之后,重新分配工作以加强全党和人民群众的联系。”

党的群众工作部门和执政组织分开。按照恩格斯的定义,无产阶级专政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可以认为“执政组织”是一个资产阶级法权组织,带有原来意义的国家的痕迹;“群众工作组织”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列宁指出过,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内部存在没有资本家的资产阶级的国家,普拉昌达为了便于人民开展路线斗争,主张把这“两个国家”分开,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监督带有原来意义的国家痕迹的国家,通过持久开展批判修正主义的路线斗争防止官僚主义。需要建立的机制就是“两个国家”的分开。

9,党的群众工作组织是应该着重发展的

“我们应该着重发展我们的政策和组织,以有助于发动猛烈的意识形态斗争,并有助于将那些滥用职权、对群众发号施令、奢侈和利欲熏心的领导干部暴露在人民面前。”

人民民主应该极大地得到发展,人民的民主权利应该得到有效的保护,比如,言论,结社,集会,罢工,游行,组织群众运动,开展路线斗争,等等民主权利。不是国家凌驾于民主之上,而是确保国家处于民主的监督之下。

10,路线是非通过党领导的群众的路线斗争解决,不能实行官僚主义的强制和动用强制力量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应强调决不允许在党的两条路线的斗争中强制性地使用国家政权的强制力量,应强调通过群众和干部参与意识形态斗争,来判断对错,这才是科学方法。在决定党内或党外的某些反叛行为正确与否时,保证干部和群众拥有行使判断的权利。”

11,以错误的意识形态作指导军队有蜕变的危险

“如果以错误的意识形态作指导,那么同样的军队就会变成一支反革命的武装。经验显示,革命前的人民军队能够与人民群众和谐相处,勇于奉献、富有大无畏精神、不怕牺牲、信念坚定,因而在敌人面前战无不胜,但是在夺取政权后,他们开始呆在军营里接受特殊管理,逐步向资产阶级现代化的常规军队转变。如果我们不能在方法和组织上改进人民群众和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对军队的监督和管理,并提高军队为人民服务的水平,那么这种趋势将继续发展,直至一定时刻,它会自动地蜕变为服务于反革命的武装。”

因此,必须在“方法和组织上改进人民群众和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对军队的监督和管理”

12,在人民军队中开展意识形态和政治工作

“为了防止上述情况的重演,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要重视在人民军队中开展意识形态和政治工作,努力提高全体人民军队和广大人民群众同反革命作斗争的觉悟。”

13,使群众军事化——锻造有觉悟的武装群众是人民军队的主要任务

“并且,在夺取政权后,我们应该保证,21世纪人民军队的特征不是有着特别的武器和在军营里训练的现代化军队,而是要努力使群众军事化和永远为人民服务,高擎革命火炬。从意识形态和具体的观点来看,只有通过发动和武装群众才能抵抗外国干涉和反革命;从一开始我们就应让武装力量清楚这一事实。21世纪人民军队的主要任务是锻造有觉悟的武装群众,从而使他们学会使用自己的力量进行反抗。”

14,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的扩展比夺取政权更困难

“国家政权的不断民主化(此时它也开始衰微),是比夺取国家政权更加困难和更加复杂的问题。”

15,用无产阶级民主控制国家的困难有历史的和理论上的原因

“无产阶级尽管具有民主的本质,但是却不能加强对国家的控制。这背后可能有许多历史的和理论上的原因,但在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发展民主的问题变得更为复杂。”

历史的原因是工业经济时代的局限性和传统无产阶级的局限性:在工业经济时代,传统无产阶级专政比较幼弱,只有知识经济时代,现代无产阶级即知识劳动阶级的专政才能成熟起来。

理论上的原因是知识经济革命的理论有待研究,霸权主义和知识劳动阶级革命时代的理论有待研究,从而从理论和实践上把无产阶级专政推向新的知识经济的历史阶段。

16,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有“变成形式的、机械的和保守的危险性”

“什么是我们在对打败的阶级敌人诉诸专政和对人民发扬民主之间维持平衡的主要障碍呢?为什么人民民主专政或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人民民主或无产阶级民主,会在本质上变成形式的、机械的和保守的呢?”

修正主义的腐蚀破坏,剥削阶级思想影响的存在,是主要原因,也与传统无产阶级专政不成熟有关,必须推进社会主义知识经济革命,传统无产阶级转变为现代无产阶级即知识劳动阶级,才能建立成熟的无产阶级专政——知识劳动阶级的专政。

在民主专政的对立统一中,不是“维持平衡”的问题,而是辨证认识和推动其对立斗争实现“民主专政”从旧的统一向新的统一的不断的发展,不能停留在静止的统一中——即“形式的、机械的和保守的”的“统一”中。

17,将国家政权作为一个促进继续革命的组织来发展

“我们的问题集中在应将国家政权作为一个促进继续革命的组织来发展。”

国家不应该是一个保守的维护既成秩序的组织,而应该是“促进继续革命的组织”。国家应该是“民主专政”的对立统一关系不断发展的国家

18,组织改造国家的过程是一个“广泛的和积极的民主化的过程”

“最后,这是一个广泛的和积极的民主化的过程,这在本质上将加强真正的人民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没有比民主集中制这种伟大的科学理论更有意义的了。为什么那些在夺取国家政权前能够正确行使民主集中制的党,在成功地夺取政权后却屈从于形式民主和官僚集中制了呢?”

不过“民主化”不是目的,民主是手段,巩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是目的,“本质上将加强真正的人民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是目的,有效克服“形式民主和官僚集中制”是目的。

19,当党和国家蜕变为反革命时,人民有权造反

“在特定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下,一个党可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个国家可能是民主的和社会主义的,但是在另一特定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下,就有可能变成反革命的。显然,伟大的毛主义是完全正确的,即人民群众和革命者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反抗。”

党是革命的时候,自然是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党蜕变成反革命的时候,更是革命无罪,造反有理。造反有理就是******主义的道理,就是我们革命不变的原则。

20,******“特殊化”导致特权的机械的官僚主义

“一旦一个新民主主义或社会主义国家在党的领导下建立起来后,就认为一个特殊的******可以一劳永逸地保持无产阶级的本性了,那么,对广大人民群众来说,就既没有机会,也没有准备,或被禁止与它进行自由、民主的或社会主义的竞争。因而,由于执政党不想与人民群众中的其他党进行政治竞争,它将逐步转变为一个有特权的机械的官僚主义的党,而在它领导下的国家也将转变为一个机械的和官僚主义的机器。”

21,对敌人实行专政的成效取决于在人民中发扬民主的成效

“广大人民群众成了形式民主的牺牲品,他们无限的创造力和活力也逐渐削弱。历史已清楚地表明了这种危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根据继续革命的原则,强调以活泼的和科学的方式来组织广大群众对国家进行控制、监督和干预就变得尤为重要。这里科学的事实将再一次辩证地表明,对敌人实行专政的成效取决于在人民中发扬民主的成效。”

22,在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指导下,在民主国家的宪法框架下,组织政治竞争

“我们必须开创一个新局面,以保证在反帝反封建民主国家的宪法框架下,通过组织政治竞争实现******的继续无产阶级化和革命化。”

不是资产阶级政党与无产阶级政党之间的议会道路式的政党竞争,而是在拥护无产阶级专政下,警惕假******的产生,这样的政党竞争本质上是真******和假******的竞争,是为党的路线斗争提供一种组织机制。用外化的形式暴露揭露隐蔽的党内路线斗争。

23,群众有权利组建替代性的革命的党或国家政权

“如果我们党不能使自己继续革命,那么,群众有权利组建替代性的革命的党或国家政权,只有使这一群众权利制度化,我们才能有效地抑制反革命。”

24,在“民主专政”的原则下,民主政治竞争中不同政党之间的辩证的关系

“接受民主国家宪法规定的不同的反帝、反封建的政党、组织和机构之间的相互关系不应该只限于与******保持机械的合作关系,而应该强调它们在服务于人民的民主政治竞争中具有辩证的关系。显然,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人超越了民主国家所规定的法律规定,那么他将受制于民主专政。”

革命的******可能变成不革命的******,因此,应该用新的革命的******去取而代之。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辨证的政党关系。

25,国家领导权的集中不可导致对人民群众自决权的剥夺

“我们应特别注意,要确保思想和国家领导权的集中不会导致对人民群众自决权的剥夺。”

人民群众自决权不仅不能被剥夺,而且应该高于“国家领导权的集中”,使这个“集中”处于民主的监督之下。

26,无产阶级专政民主原则下的“政党自由”

“我们主张反帝反封建力量有政党自由。在这种形势下,为了国家的继续民主化,应该强调正确地组织人民群众的自决权利。”

在无产阶级专政民主原则下,人民有组织政党的自由,有充分开展路线斗争的自由,当执政党背离无产阶级专政民主原则时,在人民裁决下,别的党有取而代之的权利。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