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2年05月08日 21:18

奥朗德要分瓜,德国人将得豆?

文章转自观察者网http://www.guancha.cn/html2/60372/2012/05/07/72871.shtml;作者:马平
    1 经济危机赢了

    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尽管选票只比萨科奇多了3个百分点,尽管第一轮投票只拿到3成不到的支持率,但胜利就是胜利,现在轮到左翼社会党上台、兑现其竞选承诺了。

    奥朗德和奥巴马的胜利是同样的原因——经济危机。2008年的危机撕碎了美国自由主义繁荣的面纱,给美国带来了一个偏左翼的黑人总统;同样一个危机蔓延到欧洲,在把一个个国家推向破产之余,也让穷人们捧出了奥朗德的社会党。

    经济危机给左翼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更多的穷人更希望左翼政府进行社会财富的重分配。从法国大选的数据来看:奥朗德占优势的地区几乎全部是法国的不发达地区,巴黎周边、东南沿海的富裕地区都站在萨科奇一边。

63472008635484375011 (左图为法国收入分布图,蓝色为高收入地区,红色为低收入地区右图为大选结果图,红色为奥朗德支持者占优势的地区)

    然而,奥朗德能给支持他的千千万万底层带来幸福生活么?

    我看够呛,因为在复杂的国际局势和金融环境下,经济危机的局部解决方案和总体解决方案完全不同。

    2 什么样的危机?

    从经济危机的起因看,经济危机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贫富不均。商品净售价-工资=利润,而社会总利润>0又是资本主义社会运转的前提。所以工资怎么买也买不完商品。考虑到拿走利润的富人不会把钱全消费掉,资本主义时刻都面临需求不足的威胁。一旦需求不足,企业会减产,会裁员,进一步压缩需求,带来更多的失业。如此往复,经济崩盘会在短时间内发生。

    当然,需求不是真的不足,只是穷人想买买不起,富人买得起不需要买那么多,所以均贫富可以解决购买力问题——向富人收重税,给穷人高福利,需求不足自然缓解。从这个角度说,法国穷人的选择不仅仅出于眼前利益的,也是一个理性的经济危机解决方案。我们可以指望奥朗德拯救法国乃至欧洲。

    然而,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仅仅从表现上看,这次欧美的危机并不是表现为购买力不足,而是购买力“太足了”。在美国,没钱的穷人都在国家担保下买了房子,最后还不起,才扯出了“两房债券”案,作为美国经济危机的开始。在欧洲,问题恰恰不在于政府发福利,而在于政府发不起福利了,政府因为开支巨大而大借国债,国债危机才是欧洲危机的表现。

    这实际上是经济危机在现代金融制度下的修正。当代的购买力体现为纸币而不是金银,富人们的钱放在银行而不是家里的地窖。1929年大危机之后,政府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购买力不足把国家拖死,会出手干预,让购买力转移到穷人手里。美国政府鼓励穷人借钱买房子,欧洲政府发福利,都是一样的道理。

    不过呢,这个模式并不解决根本问题——借钱是要还的,而且必须给利息,否则富人和银行凭什么把钱拿出来放贷?穷人们原来买不起房子,就算有政府担保,到了房产泡沫破灭的时候也必然还是还不起。穷人们本来消费不起高福利,政府借债给他们消费也是有限度的——借新债还旧债必然越借越多,借多了信用会下降,利息会上升。等到每年的新债全部用来还利息,借债福利时代也就结束了。

    归根结底,借钱并没有改变贫富差距大的问题,只是暂时地改变了钱的使用模式,而且通过利息,给未来带来了更大的问题。所以,虽然欧美经济危机表面上是购买力“太多”,实际上还是需求不足的一个变种,是危机在现代金融影响下的第二发展阶段。

    奥朗德的上台就是这个危机第二阶段破产的标志,借贷游戏玩不下去了,咋办?

    3 奥朗德的经济模型

    作为社会党候选人,自诩的马克思后继者,奥朗德的办法比较原教旨——收税,拿走富人的钱而不是向他们借钱。按照他的方案,高收入者将享受上限为75%的所得税,大公司的所得税35%,比中型企业高5%,比小型企业多20%。有了这么多富人的财产,奥朗德可以发更多的福利,给各个社会集团都分更大的蛋糕——萨科奇把退休年龄提高到62,奥朗德可以保证60岁的退休;萨科奇要裁员,奥朗德可以保证公务人员编制不减,教师还要多雇几万;至于免费医疗,社会住房等福利,奥朗德的承诺都是多多益善,还说不增加赤字——反正可以加税,从富人那里拿到钱。

    这道理听起来是不错的,经济危机最需要的就是均贫富。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收税就能解决问题,那欧美各国政府早干啥去了?借债要付利息,收税没利息,为啥还要背上这么恐怖的国债呢?我们不能假设前几任政府都是傻子。

    首先是政治资金问题。没有富人和大企业出钱,西方哪个政党都很难生存,所以即便是社会党这个自诩的“革命党”,也很难真正对自己的金主下手。

    当然,危机如果成了灭顶之灾,金主的老交情也未必顾得上。但是,资本也好,富人也罢,不仅可以操控政治,还可以自由的移动。税收压力大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导致大规模的资本和高端人才出逃,让政府既收不到税,还糟蹋了经济。眼下欧美国家之间,资本和人口迁移的壁垒很低,所以奥朗德的设想很荒谬。

    当然了,奥朗德也不是只有收税一招,他也知道高税收会影响经济,所以奥朗德还有一个后手——放松银根。奥朗德早就声称,当选后断然不签署欧盟公约,要重新修订欧盟财政公约,并要求欧洲央行放松银根,尽情印票子降息,借此刺激经济。

    这招数也不新鲜,1929大危机的时候,各国都没需求,就争相贬值,好刺激出口,让别国替自己承担危机压力。不过须知奥朗德没有法郎可贬值,只能贬值欧元,这会同时促进法国和别国的出口——比如德国。而德国现在制造业欣欣向荣,劳动力的性价比远高于一心要福利的法国人,到时候谁是别人的倾销地,谁的制造业振兴还不一定呢。

    更何况印钱必然要通胀,大家都预期你要拼命印钱,通胀可能就止不住。只有把多印的钞票流通到国界之外才能让别人分担通胀压力。奥巴马能玩QE印钱,搞医疗改革,底气就是美元全球通用,通胀也是全世界人民一起分担。欧元可没有美元的地位,用欧元结算大部分石油贸易的尝试已经在利比亚战争中被狠狠打脸——离开美国人,600万人的利比亚都不是好收拾的。所以通胀压力骤然加大,奥朗德能否在大通胀和大衰退之间找到平衡点,法国人民只能祈祷+听天由命了。

    归根结底,奥朗德只是个中等国家的弱势元首(第一轮支持率只有两成多),他没法改变资本自由流动的现实,没法拉上全世界一起加税搞福利,所以他的竞选纲领实际上只是为别国提供缓解危机的市场。奥朗德同时也一个在既有规则下玩金钱政治的改革家,所以最多只能赶走资本和富人,而不能真正剥夺他们的财富、限制他们的自由。从宏观上说,他应对经济危机的改良方案是对的,但考虑到这个时代的现实,他的局部改革只会把法国推向更深的危机。

    当然我不是说萨科奇能改变整个欧洲经济危机的大势,只是必须指出,从来修修补补的改良者还不如最顽固的保守派能熬。在当前的现实下,萨科奇至少能让法国在发达国家的队伍里多混一阵子。

    4 奥朗德将成为德国再迎盛世的踏板?

    类似事件在历史上曾有先例。当年苏联和西方分区占领德国,形成东西德并立的冷战格局。东德实行社会主义,降低阶层差异。结果高端人才纷纷逃亡西德,让本来就是德国落后地区的东德雪上加霜。这正是东德修建柏林墙,限制东西德人口自由流动的原因之一。东德在落后的基础上,以西德四分之一的人口(考虑到外劳几乎是1/5)发展成世界第十大工业国。

    奥朗德不可能修柏林墙或是巴黎墙,无法阻止资本和技术人口外流。所以,如果他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法国的产业家底恐怕要便宜了那些个更适合接纳这些产业的国家——低税收,劳动力福利更低的国家。具体而言,金融资本会去美国避难,不容易长途搬家的工业多半要去近在咫尺的欧洲产业中心——德国。

    德国自19世纪后期以来,一直是欧洲的产业发动机和科技中心,即便因为两次大战的失败大伤元气,甚至因为冷战而分裂,却一直保持着对其他国家的绝对优势。最近几十年,虽然德国也在苏联压力下实行了高税率和高福利政策,却始终没有像法国、西班牙、意大利那样尽情借债买好,而是保持了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和福利水平。

    2000年,法国每小时的人力成本比德国低8%,2010年德国比法国低12%,这还没有考虑劳动力生产率差异。此外法国人每年的平均工作时间只有1500小时,比其他发达国家少数百小时。在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如果奥朗德坚持实施单方面的加税和高福利政策,恐怕法国会进一步产业空心化,债务继续高涨,法国也会步西班牙和希腊的后尘,成为又一个失败国家。

    当然,实际上欧元区的支柱只是德法两国。法国如果真的因为奥朗德实践选举承诺而陷入衰退,德国怕是也不能独善其身,欧元区甚至会因此解体。在奥朗德可能引发的动荡中,到底德国是获益更多还是受累更多,还很难预测。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导致德法竞争的重心不可逆转地偏向德国。在当前欧洲国家纷纷衰退的现实下,德国将成为欧元区唯一有足够经济盈余的国家,无可辩驳地荣任欧洲唯一霸主。德国上一次取得此等地位要追溯到入侵苏联之前的1941年了。如果考虑到苏联解体和美国战略中心转向东亚,甚至可以说这是奥托大帝以来德国人未曾有过的盛世。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