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09年04月03日 18:55

沃勒斯坦:经济灾难的政治透视

作者: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路爱国译)
评论第251号 2009年2月15日

我每天都读到一个又一个经济学家、记者或政府官员谈论如何在这个或那个国家最快实现经济复苏。不消说,开出的药方总是相互冲突。但几乎所有这些权威人士,在我看来,都好似身处太虚幻境。他们真的似乎相信,自己的药方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就能发挥作用。

事实是,世界只不过处于衰退的开端,衰退将持续相当长时间,并将变的比现在糟得多。政府眼下的问题不是如何复苏,而是如何在它们无一例外面对民众日益愤怒的情况下保全自己。

让我们从当前的经济现实谈起。全世界几乎所有各方–从政府、企业到个人–近10-30年来都在依靠借债寅吃卯粮。膨胀的收入和膨胀的消费让世人晕头转向。泡沫必然破灭。这个泡沫现在就破灭了(或者说,事实上好几个泡沫破灭了)。这条道路的不可能持续性开始深入人心,顷刻间大家都如惊弓之鸟,担心自己的现金就要花光,包括政府、企业和个人。

恐惧占了上风,这时,人们停止花钱,或停止放贷。花费和放贷大幅度下降,企业停止生产或生产减速。它们要彻底关门歇业,或至少解雇工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关门歇业或解雇工人导致实际需求降低,使人们更不愿花钱或放贷。这就叫衰退和通货紧缩。

目前,仍然能够借钱和印钱的美国政府打算把更多的钱投入流通。如果政府的投放量巨大,并且做法精明,有可能起到作用。但很有可能,它的做法并不精明。同样很有可能的是,投入能发挥作用的数量只不过造成了另一个泡沫。那样,美元真有可能比其他货币下跌更快,从而拆毁世界经济的最后一个重要支柱。

与此同时,对世界人口90%的下层民众来说(10%上层的情况也不太美妙),用于各种日常消费的钱越来越少。民众变得骚动不安。就在上个月,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国家的人们上街抗议经济困难,例如在希腊、俄罗斯、拉脱维亚、英国、法国、冰岛、中国、韩国、瓜德罗普、留尼旺岛、马达加斯加、墨西哥,以及可能还有世界媒体尚未注意到的更多国家。事实上,迄今为止抗议活动相对温和,但政府都很紧张。

在政府首先关注处理国内动荡的时候,它们做什么?它们实际上只有两个选择:向抗议者开枪,或向他们让步。开枪只在一定程度上管用。原因之一是,军队本身必须报酬优厚才愿意动手。而在经济严重低迷时期,要做到这一点对政府而言并非易事。

因此,政府开始向本国民众让步。怎样做?首先,推行保护主义。各国都开始抱怨其他国家的保护主义。但抱怨者自身却都在推行保护主义。它们还会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自由市场经济学家都对我们说,保护主义使整个经济形势更加恶化。这或许不错,但在政治上却很不相干–当人们走上街头要求工作的时候,而他们现在就要!

发生动荡时政府让步的第二个方式是采取社会民主福利措施。但要这样做,政府需要资金。政府的资金来自税收。自由市场经济学家都对我们说,在经济低迷时期提高(任何类型的)税收都会使整个经济形势更加恶化。这或许不错,但在短期内这同样不相干。通常,在经济低迷时期,税收的收入下降。政府甚至不能维持当下的支出,还不要说为扩大的支出付费了。因此,它们会通过某种方式征税。或者,它们会印刷钞票。

最后,它们让步的第三个方式是适量的民粹主义。最近三十年来,无论国家之内还是整个世界,1%上层和20%底层之间的收入差距都显著扩大了。差距今后将降低得到1970年那个更“正常的”水平上,尽管仍然非常之大,但还不太到丑闻一般的程度。由此,大家看到政府现在谈论要对银行家“收入封顶”,例如在美国和法国。或者,政府可以惩办腐败者,例如在中国。

这有点类似于处于飓风带上。最坏的情况可以骤然降临到政府头上。当出现这种情况时,它们只有几分钟时间躲到自己的地下室。飓风随后刮过,假如还活着,他们就出来查看破坏情况。破坏将非常惨重。是的,人们可以重建。但那时真正的争论就开始了–关于如何重建,以及关于如何公平分享重建的利益等。

这种黯淡的图景将持续多长时间?没人知道或能够肯定,但可能会是好几年。与此同时,政府将面临大选,而选民对在现任政府不会客气。保护主义和社会民主福利对政府的用处就像飓风袭来时的地下室一样。对银行实行半国有化是躲到地下室的另一个方式。

人民需要考虑和准备的是,无论何时当我们走出地下室的时候,我们做些什么。根本性问题是我们如何来进行重建。那才是真正的政治斗争。地形将是我们不熟悉的。所有我们以往的说辞都将受到质疑。要认识到的关键问题是,重建可以把我们带到一个更好的世界–但也可以把我们带到一个更坏的世界。无论那种情况,它都将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

转自: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