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2年07月28日 21:38

“知识阶层”的表演可以休矣

编者按:关于知识分子,毛泽东曾经有过一个极其有名的评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从古至今,统治阶级的知识分子们从没有真正扮演过“哲学王”、“帝王师”或是“社会的良心”之类的角色。他们的历史主观能动性始终仅仅停留在为统治者或被统治者进行虚假的中立性代言上。一旦真正的变革来临,他们往往立马会抛去自己或左或右的伪装,投向强权者的怀抱,以换取对自己既得利益的保护。刚刚发生的启东事件不正是如此么?仅仅前一天晚上,所有的公知和精英们都还在微博上转发传播着各式的或明或暗地挑逗。结果当他们一觉醒来,发现群众运动的自身规律早已超过他们温和的公民社会期望时,一个个便如变色龙一般转变了立场,忐忑不安地表达着对“暴民行径”的恐惧,惶惶恐恐地做出“文革”再来的预言。作者这篇文章可谓适逢其会,对于这些或打着“左”的旗号的五毛和或打着“右”旗号的柿油派公知们,我们难道还不应该警惕么?真正的无产阶级从不需要这些“社会良心”来为之立言请命,我们要喊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知识阶层”的表演可以休矣

作者:三心二意

 

 

         中国的事情向来如此的——人民的胜利总是被“知识阶层”篡夺了果实,变成“知识阶层”的启蒙的应有之义;同样,人民的失败总是被“知识阶层”解释为“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盲动的下场。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总统而言之,中国“知识阶层”永远正确!

 

         中国的“知识阶层”总是一帮游荡于人民与统治者之间的蝙蝠似的人物。他们总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来调整对待两面的态度。作为资产阶级附庸的小资产阶级“知识阶层”面对来自统治者的压力,因此,他们需要人民作为他们的靠山,时不时的打着人民的旗号,来对抗统治者。人民不过是他们认为可以利用的工具,因而,人民的反抗“过了火”时,他们调转枪头,对着人民哇哇大叫。理由很简单,人民已经偏离了他们的利益诉求,人民总是在争取自己的权利。此次的事件,以及以往有过的事件的过程,我们很可以看清楚这些所谓“知识阶层”是如何表演的:首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挑逗,因而也完全不在意人民的要求是什么,当人民中开始有暴力行动的时候,他们马上变成“理性”的戴眼镜的知识分子,指指点点的说这不对那不对;当当权者与人民达成妥协时,他们立刻觉得有些无聊了——竟然当权者不杀人;人民竟然不舍生忘死——于是乎,又抓起他们的批判的武器,东打一巴掌,西打一巴掌。倘若真是这样,倒可以说他们真有勇气,有斗争精神,敢于斗争到底。可是事实上呢?一旦当权者大打出手,人民吃了亏,他们马上说:“你看你看,当初劝你们不要这样、不要那样,你们偏偏不听,吃亏了吧?”话锋一转,我们的“知识阶层”的先生们,永远正确了。

 

         然而,这种所谓现象云者,透露出了什么问题呢?简单的用无耻来形容之,固然没什么不对,然而,太过简单,难免将来不被他们再骗,因此,很有必要把他们揭穿。

 

          以前我们的党化教育告诉我们:小资产阶级有软弱性与两面性。这句话太过抽象,于是,只是作为考试要用上的结论而记住,对其含义却不胜寥寥。然而,随着历史的推进,小资产阶级的表演,让人们慢慢看清楚了他们的真面目,抽象的结论,也慢慢的找到了对应的人和事,这不得不说是事实教育了人民。

 

          中国的小资产阶级“知识阶层”首先是没有力量的,于是,他们要到处借力:有一些借军阀的力,有一些借财阀的力,有一些借人民的力……因此,他们的分疏也是很明显的,甚至经常打成一团。然而,他们的小资产阶级本质却没有改变。他们永远是在号称抢夺话语权的斗争中激烈的“战斗”着,进而作为无冕之王,高高的立于人民头上,一方面不断的用各式理论来教导人民,来表示了自己的“知识阶层”身份,另一方面也通过各式理论的兜售,来表示人民水平太低,需要他们来启蒙。这一手,只对普罗大众是见效的;对于拿枪的军阀,人家是不听的;对于玩儿钱的财阀,人家也是不听的。于是,各式各样的知识阶层的人,都要来“争取群众”,有的为的是在军阀那里分的一丝好处,有的为的是在财阀那里获得一点打赏,争取来的普罗大众不过是他们眼中的交换商品罢了。既然是这样,人民的力量,他们要极力限制,军阀财阀的丧心病狂他们自然也要限制,只有维持这样的压迫机制,他们才有一杯羹汤。倘若,这种机制被任何一方打破,他们怎么办呢?当然是看清形势,投入到他们认为可以胜利的一方的怀抱,胜利者的正确性,自然也会被他们用各种理论来证明之,进而在新秩序中继续保持其上蹿下跳之地位。既然立场是可以随时改变,那么,其软弱性也就包含在其中了,墙头草大约是给他们最好的绰号吧。既然有这种软弱性,那么,偶尔遇上不听他们那一套鬼话的人,他们自然是要倒霉的。不过,他们还是有办法,对那些不听他们话的人,他们就在历史书里写上:暴君、暴民。让你们这些人永远抬不起头来。

 

真是高明至极!

 

不过,前辈们也倔强的说过:“有哪一个反对党不被它的当政的敌人骂为共产党呢?又有哪一个反对党不拿共产主义这个罪名去回敬更进步的反对党人和自己的反动敌人呢?”说则说已,暴民则暴民已,“知识阶层”的“正人君子”们不配站到暴君的对面,人民完全不用理会这些跳梁小丑嘴上伟光正的干扰,脚踏实地的在暴君那里争取属于人民自己的权利。

 

2012年7月28日

文章评论(0)
回复
1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