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2年10月08日 18:49

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民主

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民主

作者:Ultramarines

    中国无产阶级的解放,可能是通过殖民地派掌权,复制国民党政权导致的战争,可能是通过两个资产阶级的内战,也可能是由于资产阶级为了夺权也在追求的民主权利(不是已经被资产阶级主导用来稳定社会的资产阶级民主),没有达到资产阶级用来巩固政权的目的,而是被无产阶级的政党利用,组织群众通过投票等民主手段夺取了政权。如果有大炮,就用大炮,有选票,就用选票,不应当在有选票的时候,却固执地拒绝使用它。

    这里的要害在于无产阶级在这股“民主潮流”中的独立性,怎样建立和用好这个独立性?

    资产阶级中,主要是民间资产阶级要求”民主“,如果官僚资产阶级与民间资产阶级达成了妥协,也会恩赐”民主“给民间资产阶级。资产阶级是绝不会要求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东西的,他们这样要求,一定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一旦实行了这个”民主“,必然能靠着宣传和人力物力上的优势掌握政权。到那时候,他们就可以利用种种文化的和暴力的手段,镇压无产阶级在”民主“内外的夺权企图,如果我们等着他们建立了这种”民主“,再去试图将它夺过来,那就是与虎谋皮了。

    社会主义制度,共产主义制度,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制度。那种寄希望于党内健康力量的保皇思想是错误的。党内有健康力量,可是现在不是他们,而是官僚资产阶级占上风。任何一个党,一个组织,都有左中右,都不是一股均质的,抽象的力量,所以不能支持抽象的”党”,而要支持党内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党员,支持他们的马克思主义路线。现在群众,特别是小资产阶级群众,受官僚资本和民间资本的交替轰炸多年,一方面由于资产阶级的压迫(他们往往分不清两个资产阶级,或者认为坏事都是其中一个干的)觉得民主好,能够提供一种起码的抵抗力量,或至少投票时领一块肥皂,一个脸盆。他们中有些人,主要是小资产阶级,觉得西方民主就是好,能保证小资产阶级利益,另一方面,又有许多人尽管不满意官僚资产阶级实质上没有民主,形式上也没有民主,又觉得西方形式上民主,实质上其实也没有民主的“资产阶级民主”也未必就好。但不管是什么人,一提起“民主”总想到的是美国式的,选举资产阶级政党的场面,而很少把民主和社会主义联系起来。这需要我们树立起社会主义民主的旗帜,即使在民间资产阶级的宣传中,发现了某些关于可以利用的民主权利的内容,也要揭露出,这些内容最终服务的,还是造成人民现在苦难的资本主义,要指出他们与我们形式上部分相似下面完全不同的根本目的。

    他们中的一些人,主要是年轻人,受“濒临崩溃”,“3000万”论的影响,被训练出了对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能抵触。也就是自己和社会主义都背负了原罪。中国人本来没有原罪观念,但现在却背负上了对“右派”“老干部”的原罪,这个原罪观念,是官僚资产阶级通过宣传机器强加给人民的,必须砸碎。另一些人,是不习惯社会主义也讲民主。我们宣传民主,必须讲摒弃了资产阶级形式,或者利用资产阶级形式的社会主义民主,在民主问题上,要竖起自己的旗帜,反对民间资产阶级的民主,毫不留情地指出其虚伪性,但不是要维护事实上不该维护的官僚资产阶级,而是要把群众吸引到社会主义民主的旗帜下。包括用民主争取社会主义,和用民主巩固社会主义。这就必须把资产阶级对于社会主义的污蔑,通过宣传消除掉,并树立起社会主义民主的形象。从而争取这些人。

    既批判官僚资产阶级的独裁统治,又批判民间资产阶级的资本主义及其资本主义民主,将群众引向社会主义民主,也就是无产阶级在能够获得多数时,利用资产阶级的民主形式。

    一人一票制度,或者说选举,并不是民主的唯一形式,也不是最民主的形式。王绍光的《民主四讲》已经论述了,只是他不敢触及私有制。

    选举只是一种有利于能够通过种种手段掌握民众的势力夺权的形式,在全球范围内消灭了资产阶级之后,民主的形式不应当是投票。比如抽签选择代表,就更能代表整个社会的阶级分布,这应当是我们拿来对付资产阶级寄托希望的一人一票的有力武器。要让群众明白,他们可以创造自己的民主形式。但真正随机选代表,不容易进行操纵,资产阶级在总人口中人数稀少,他们不会同意,除非他们确信能控制社会绝大部分人的思想,他们只能接受一人一票,要做好他们强行一人一票的准备。

    所以,如果民间资产阶级或是与官僚资产阶级联合,或是逼迫官僚资产阶级开放“民主”。那么,在这个时刻,如果我们掌握了足够的群众,既批判了官僚资产阶级的独裁统治,又批判了民间资产阶级的资本主义及其民主,那么就有可能在这个投票中获得多数。这时的危险,是资产阶级践踏民主,使用暴力。到那时候,议会斗争就不得不转为武装斗争。

    如果在这个时候,没有发动群众,那么资产阶级就会上台,并且用今天美国的那些手段,竭尽全力把马克思主义者变成资产阶级统治盘子边上的胡萝卜花和安全阀,把马克思主义变成和各种宗教,资产阶级思想(包括资产阶级化的宗教)一样的一种“纯道德”“纯观念”“纯学术”,在这种情况下,争取群众的斗争还要继续。如果通过不断争取,在选举中获胜了,那么还面临着暴力镇压的危险,议会斗争也不得不转为武装斗争。

    所以,必须看到议会的作用和它的局限,批判资本主义,私有制,官僚资产阶级的独裁,和民间资产阶级利用资产阶级民主掌权,维护资产阶级专政的企图。宣传社会主义民主。并且把资产阶级民主里可以利用的权利利用到不能再利用为止。不得议会恐惧症,也不做议会迷。

    中国并不存在一个抽象的“民主运动”,中国的民主运动,是“商品经济”,也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结果。但仅仅这样表示还不够,应当说,这个“民主运动”,之所以不再是一部分群众的自发要求,而成为了一个“运动”,是中国两个资产阶级发展的结果,也就是民间资产阶级向官僚资产阶级进攻,企图夺权的手段。

    在这股看起来浩浩荡荡的“民主潮流“中,有两股自觉的力量,和一股不自觉的力量。首先是民间资产阶级的力量,他们十分明白地知道,”民主“只是他们用来蛊惑群众夺权的手段。他们既不打算实现劳动人民的远大利益,也不打算允许劳动人民在觉醒之后,用包括利用资产阶级民主中标榜的各项政治权利的任何手段来实现这个远大利益,也就是走社会主义道路。民间资产阶级仅仅是要利用这个“民主运动”,他们把它当成一张擦屁股纸,在需要丢掉的时候,是不会对它有任何怜惜,是不会拖一点泥,带一点水的。民间资产阶级,通过依附于他们的小资产阶级,借助自己的财力物力,广为宣传。首先,要造谣,要撒谎,要毁坏社会主义的形象,让人民群众的思想局限在资产阶级统治的框框里,不敢走社会主义道路,不敢去认识,去实现自己的根本利益。于是,受蒙蔽的群众只能在两种资产阶级统治下选择。所以他们只能选择那个在欺骗时把话说得好听些的资产阶级派别,或是选择那个发给脸盆和牙刷的资产阶级派别,目前中国资产阶级的两个派别,也就是在欺骗,脸盆,和牙刷上开展着激烈的斗争,因为他们谁也没有真理。这些受蒙蔽的群众,特别是其中小资产阶级的群众,是很狂热的,然而他们即使再参与这个”民主运动“,不过成为炮灰和玩物。这些打算为资产阶级火中取栗,而本身又不是资产阶级的人们,就形成了这个不自觉的力量。

    今天的民间资产阶级并不存在对于官僚资产阶级的进步性,民间资产阶级也把社会主义,把社会主义者当成自己最大的敌人。现在资产阶级主导的“资产阶级民主”,还剩下两个有点让人产生希望的地方。一个是让人们认为,这个资产阶级专政是幼稚的,需要多年才能成熟,所以可以在这个多年里活动,通过议会夺取政权。另一个是即使成熟了,在这个资产阶级专政底下,社会主义者还可以公开活动,可以受法律保护,有利于启发群众的觉悟。

    但是,民间资产阶级不是小孩子。他们只有在感到自己胜券在握吗,“民主”对自己有好处的时候,才会提出“民主”。资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自由”,有没有全看资产阶级的需要,当资产阶级专政确立起来,一个16亿人的“专制”国家的威胁也最后消失时,这个“自由”也就可有可无了。他们已经为夺权做了许多前期的工作,目的就是确保一旦实行了“民主”,他们自己,而不是其他势力会被选上,他们利用的工具,就是那股依附于他们的不自觉的受蒙蔽群众。他们一旦掌权,就会迅速,而不是在多年里才建立起一套严密的资产阶级政治,宣传,特务系统。因为这个民间资产阶级,绝不是一个不成熟的资产阶级,它有了许多外国的经验,很多弯路,它已经不用走了,还有着巨大的经济政治势力,它很明白自己要怎么成长,它一旦摆脱了束缚,要比历史上其他资产阶级的成长要快得多,根本就不会提供给社会主义势力与它夺权的空间。民间资产阶级一夺权,就会建立起一套能够确保其统治,能够欺骗人民,压制马克思主义的美国式的成熟政治制度,这个制度从一开始就是成年的,就完全是金钱的游戏,而不必渐渐变成,它的欺骗性从一开始就极强,它使得群众不思反抗,它比高压政策,比屠杀还要有危害性。至于资产阶级接管了国家机器,却把马克思主义者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宣布为非法,甚至军队一到手,就根本不实行“民主”的可能性了,就更不必说了。

    资产阶级“民主”,实质上是资产阶级专政,他们的任何“法律”都不保护真正的,把以无产阶级专政和公有制写入纲领的共产党。现在民间资产阶级,并没有表现出对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者一丝一毫的好感,甚至连拿出一点功夫来欺骗我们,麻痹我们都不肯,他们甚至不屑于编这样的谎话来告诉马克思主义者:在民间资产阶级夺权后,会在”民主”中给他们留下一席之地。他们现在还没有夺权,就已经把历史上所有真的假的马克思主义者骂了个遍,不了解情况的人们读起来,一定会认为我们该死。他们仇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远远甚于仇恨官僚资产阶级。如果他们实现了资产阶级“民主”,掌握了国家机器,那么他们就完全可以利用自己多年宣传,在群众,特别是青年人中积累起来的对马克思主义的本能反感和小资产阶级思维方式,稳住大多数人,让他们觉得马克思主义者就算不是该死,也不值得援救,然后集中精力对付马克思主义者,从而将他们彻底消灭,或是还剩下一个不痛不痒的,被他们所控制的,久加诺夫的俄共式的党,来粉饰太平。在这种情况下,甚至可以在很多人最信赖,最寄托希望的法律方面做文章,通过专门针对马克思主义者的法律,使得一切权利,包括人身权利,都被从马克思主义者身上剥夺。民间资产阶级有人力,有物力,而且几十年来一直在进行卓有成效的反马克思主义宣传,反官僚资产阶级宣传,他们在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反马克思主义舆论,他们的目的是,让这种舆论掌握群众,既打击马克思主义者,又打击暂时离不开共产党外衣的官僚资产阶级,从而通过或不通过选举夺权,之后不管是否实行资产阶级民主,都要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彻底消灭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

    在”民主运动”中的两股自觉力量,刚才只讲了民间资产阶级,还讲了依附于民间资产阶级的受蒙蔽的群众。群众并不都是受民间资产阶级蒙蔽的,其中还有反对马克思主义,也反对民间资产阶级,支持“精英治国,民族先锋”的官僚资产阶级的受蒙蔽群众,还有知道资产阶级民主虚伪,但是也苦于贪官和食品安全,左右为难观望的。民族资产阶级一派的声音虽然大,但常常是衣服民间资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发出的,他们个子小而嘴巴大,还有民间资产阶级给的大喇叭,所以是两小一大,但声音大,身子还是小,并不代表他们已经掌握了大多数群众。

    上面讲的受蒙蔽群众,是比较狂热的,受蒙蔽群众中真正居多的,还是观望派,他们的要求比较简单,大部分是物质要求和改善待遇的要求,比如反贪,涨工资,买房,包括很多罢工之类的要求,也属于这类。这些人是容易争取的,但也容易被民间资产阶级给的一个脸盆,一块肥皂争取,或者被官僚资产阶级给的一块肥皂,一个脸盆争取,他们容易相信两个资产阶级的谎话,或者被收买,从观望者变成其中一方的积极分子,或者至少对自己比较支持的资产阶级的行动表示默许。必须要让他们知道,民间资产阶级靠他们的支持上台,剥削反倒会收紧,一定食言。要让他们来争取社会主义。

    还有另一个自觉力量:马克思主义者,包括小资产阶级中的马克思主义者,与其他劳动人民中通过观察,思考和学习,识破了两个资产阶级欺骗,认识到中国和世界的前途,在于社会主义的人。

    在民间资产阶级利用”民主“口号来蒙蔽群众,建立反共的社会舆论时,马克思主义者决不能坐视不管,更不能去参加民间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帮组他们夺权,而要举起社会主义,包括社会主义民主的旗帜,不应当促使民间资产阶级掌权,在那之后,才开始与其斗争,而是现在就既揭露官僚资产阶级,也揭露民间资产阶级,打破资产阶级企图稳住大多数人的舆论攻势,而把群众争取到自己的一方面来。

    马克思主义者应当在”民主运动”的一片混乱中,树立起公有制,社会主义民主的旗帜。要向群众讲明白,在资本主义的前途之外,还存在着社会主义的前途,还存在着公有制的前途,”濒临崩溃”、”3000万国企懒汉”、”小岗村”都是骗人的神话,民主只是社会制度的一部分,只有在公有制下实行了社会主义民主,人们才能由四年选一次主子的奴才,变成自己命运的主人。对于08XX一类的“文件”,要坚决地指出炮制它的那一伙人反动的目的,要让群众明白,里头那点“可取之处”,不过是块遮羞布而已。不应当通过支持其中的哪怕一部分,来教育群众,而要通过举起马克思主义者自己的,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民主的旗帜,来团结群众。

    在这个基础上,马克思主义者要进入到敌人“民主”力量,也就是受蒙蔽群众的中间工作。但不是去支持这个民间资产阶级的夺权运动,而是要瓦解它,要让受蒙蔽的群众明白,他们的利益,跟着民间资产阶级,就只能寄希望于民间资产阶级的“善意”,永远实现不了,从而让这些人中可以教育的,把眼睛睁开,认识到自己受骗了,认识到自己的根本利益,抛弃民间资产阶级的欺骗,转到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来。对于被“复兴”“争霸”蒙蔽的群众,也要这样办理。

    问题就在于在思想和组织上掌握群众。如果群众因为欺骗而反感社会主义,仅仅是为了建立某种“改良”的资本主义制度,参加民间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而推翻了官僚资产阶级。那这个群众基础,就是资产阶级的群众基础了,资产阶级就有可能稳住群众而集中力量消灭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的政党从阶级性质上说,必须要争取群众,从当前的形势上说,也必须要避免这种孤立局面,要瓦解官僚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运动和民间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建立起一个社会主义运动。如果这两个目标都不能实现,只争取了一小部分群众,资产阶级上了台,这部分已经用社会主义思想武装的群众,还可以成为党和平和非和平斗争的中坚力量。

    那么,采取这种方针,是否会使得两个资产阶级都反对我们呢?可惜,即使我们对于帮助资产阶级夺权,换取生存空间还有幻想,两个资产阶级也一直反对我们。官僚资产阶级可以大骂,抓捕马克思主义者,民间资产阶级也不光不把马克思主义者引为盟友,还用比官僚资产阶级更大的声音大骂我们,想必是因为现在国家机器还没有到手,还不能过抓捕,屠杀的瘾头,所以先把预备用来抓人杀人的力气,使在嘴上了。资产阶级宛如景阳冈上的老虎,厨房里的蟑螂,它的本性就是这样,只有棍子打到背上,才会摇尾巴,可是即使摇尾巴的时候,也不忘了等到拿棍子的人上了当,转身离开的时候,去咬人家的脖子。

    这样做的目的,是在社会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的舆论,让马克思主义掌握群众,使得这个混杂的“民主”运动,变为争取社会主义的运动,为社会和平或非和平的向社会主义转化提供群众基础。或者,如果在运动还没有完全变成社会主义运动时,民间资产阶级就压倒了官僚资产阶级,或是两个资产阶级合流,象苏联解体那样开放“民主”时,为与资产阶级在议会内外进行和平或非和平的斗争提供社会基础,从而建立起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社会,不是十全十美的。现在有些人说,斯大林没有一点社会主义,说列宁也是修正主义,要回到马克思,也就是西马那一套。这完全没有分析,是不科学的态度,无非是为了说”说来说去,资本主义也是有好处的,我们等它自行灭亡,再谈什么社会主义吧“分析列宁,斯大林在苏联的实践中,哪些地方实行了社会主义的原则,哪里是被迫不能实行,哪里是实行了,但是出了问题,是很重要的。

    消灭了私有制,还有人要复辟私有制,大家不可能一下都变成了毛主席。监督,限制不得不保留的官吏制度,是一个问题,也就是人民民主问题的一个方面。还要明确一个观点:一个人属于什么阶级阶级要看是否占有生产资料,现在不少人,连这点都搞不明白。我最近在苏联主义论坛,也看到有人讨论官吏制度问题。我的看法是,公有制不会自动确保官吏的廉洁,他们中的一些人很可能会想要篡夺这个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作为自己的原始积累,要有人民民主,也就是在公有制条件下的民主。这个民主不仅是一套制度,也不一定是选主,更重要的是人民群众,特别是基层党员(在当还不能消灭的时候)的觉悟,他们要推着党走,而不是跟着党走。

    中国的无产阶级,不管要在四则运算,高等数学,历史地理方面有一个大的提高,从谎言中摆脱出来,还要在哲学方面,由背,变为理解,应用,再加上广泛的武装,从而造成反修防修的群众基础。避免革了一通命,不知道走资派在哪里,还觉得自己亏欠“老干部”,把江山交了出去。法律上规定四大,规定领导干部供给制,规定投票选举,都不能防止复辟,都可以废除,有了这个群众基础,才能把不该废除的恢复过来,把不该恢复的废除掉,才能确保无产阶级的江山。

    附注
    本文与少年中国评论如下三篇文章存在理论上的关联,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
    《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
    《过渡时期、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
    《走出埃及》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