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2年11月20日 16:40

工业时代的铁与花

  工业时代的铁与花

          听说成都搞了个类似北京798艺术区的音乐公园,找到一个机会就跑去看看。
音乐公园的某道大门处,有几张很大的广告,其中一张上面印着一篇大约可以称为文章的短文,或者可以说是一段冗长的广告,直接抄录于下:

         成都东区 东郊的记忆1958-2012
         “成都东区”,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方位名词,它曾经代表的意义是一个进行式的“工业区”从建设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激情和光荣,到上世纪末的失落和衰败,再到现在的重新崛起和先锋实验,一部新中国产业史,浓缩于此。
上个世纪50年代,以国营红光电子管厂为代表的一批工厂“空降”成都东郊,让这片田野成为当时最先进的生产力和产业模式的代表,甚至是理想生活的代表——每天早晨,穿着统一工作服的几万工人,浩浩荡荡,在《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声中,涌入工厂——这样的风景,对成都这座地处西南一隅的城市来说,魔幻得让人热血沸腾。
         然而,当时代巨变,雄壮歌声下统一步伐的场景,被每个人都带着自己耳机,不走寻常路的时代潮流所代替时,“工业区”的身份不仅荣光不在,还变成了一种尴尬的存在。
这不是只有成都,或是其他拥有“老基地”的中国城市才面临的伤痛,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工业遗址的再利用”就成为一个世界性命题。而东区的再次崛起也许能给予这个命题一个充满希望的答案。

拍的一组小资产阶级文艺小清新片,也直接发布于此。表示小资产阶级的“肛门style”,俺们也是可以玩儿的。废话多了,直入正题:
上面那篇短文或广告语中所说:“时代巨变”。我们也必须承认,时代的确变了,变得我们认为,我们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时代,认为我们的世界就是最好的世界,认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就是“从来如此”的真理,是不能拒绝的。“从来如此,便对么?”(肛门style们肯定不知道这句话是哪儿来的名言。)我们是否这样追问过?没有。所以,我们继续生活在资本主义商业社会制造出来的幻觉之中,这种幻觉的终极表达就是所谓“美国梦”,但是,这个“美国梦”不是可以得到实现的遥远目标,而是,维持资本主义世界安全运行的欲望的永动机,带动着世界不停的运转,并无声的杀灭敢于突破这种运转的一切力量,而在成都东区音乐公园,俺能感受到的就是这种无声的杀灭。
杀灭的对象就是千百万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无产阶级兄弟。
那短文堂而皇之的说:“它曾经代表的意义是一个进行式的‘工业区’从建设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激情和光荣,到上世纪末的失落和衰败,再到现在的重新崛起和先锋实验,一部新中国产业史,浓缩于此。”
胡说八道,通通都是胡说八道。建设社会主义新时代哪里仅仅是所谓激情与光荣?更是中国无产阶级队伍创造的活生生的新世界的伟大历程。因为他们创造了并继续创造着一个新世界,因此,他们才充满激情,他们才感到光荣。无耻的叙述,永远都在试图把伟大的社会主义时期的新人描述为歇斯底里的疯子,这是完全的欺骗。“上世纪末的失落和衰败”,虽说只能说这是一种小清新文艺的表述,然而,这种表述轻轻抹去的不仅仅是一段沉重的记忆,更是千百万中国无产阶级在改革浪潮中的血与泪,而这也不是一段什么遥远的记忆,它所造成的后果,在今天依然在时不时的显现出来,只是文艺小清新们根本不懂得体味罢了。最后这句:“再到现在的重新崛起和先锋实验,一部新中国产业史,浓缩于此。”更是莫名其妙。整个音乐公园,除了保留改造了一批厂房,保留了几个机床、高炉、一个火车头,还有什么?不就是那些在任何商业街区都可以看到的东西吗?这算是所谓的重新崛起?这算是所谓的先锋实验?这样就浓缩了一部新中国产业史?依俺之见,倒不是什么产业史,而是资本主义暂时性的战胜了新生的社会主义后,徘徊在尸首、残骸前的嘲弄与狂欢,并取得所谓胜利者的荣光。
当社会主义的原则与精神不被现在的人接受时,用资本主义的方式包装出社会主义的残骸,供人鉴赏,那么,它其实也不是什么社会主义了,它就是残骸,就是遗迹。因此,它也绝不是所谓“一种尴尬的存在”,它是一种必须存在的谈资。那些青年人不正需要它么?
所谓的“工业遗址的再利用”并不是工业区的再兴起,而是,社会主义老工业基地的最彻底的沦陷,从物质到精神的彻底沦陷,以至被羞辱。不过,当俺在公园里面晃荡的时候,恍惚之间,它似乎在向我昭示着它曾经在这里存活。它并不是说它死了,而是,它换了地方,换了载体,然而,它自己却是一以贯之的。它依然在呐喊、在奋斗、在拼杀。多少人倒下了,又有多少人继续向前。
于是,想起一首歌《工业区》,歌词这样写道:

          一列火车把我扔在了广州
          南方的天空不下雪
          经过了夜,经过了梦
          最终到达的是拥挤的工业区
          一个工厂接着另一个工厂
          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声
         面对一张张招工的广告
         哪个地方能把我收留
         每个早晨我被操纵着起床
        我的生活已是一条定时的流水线
        车间里面没有白天和黑夜
        只有苍白的灯光和疲惫的脸
        我把老板的欲望已看清楚
        我把工友们的泪水写成了乡愁
        我把我们的希望、失望和绝望
        一起捏成一个结实的拳头
        啦——这里不下雪
        啦——拥挤的工业区
        啦——已经看清楚
        啦——一个结实的拳头

这个工业区已经不是那个沦陷的老工业区,但是,它继承了一切工业区的真精神,在这样的工业区而不是公园的地方,真正的音乐是凝聚力量的武器,是“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文章评论(0)
回复
1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