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3年03月30日 21:17

事实胜于雄辩——统计数据告诉你查韦斯时代的委内瑞拉

    作者 Chris Carlson chavez
    译者:墨意

    几年前,每当临近委内瑞拉总统大选的之时,很多民营媒体会描绘一幅出即将国破家亡的图景:腐败政权不改善治理国家的方式、不巩固早已岌岌可危的统治地位,却吮吸着本该用于发展国家经济和公共机构的石油收入。而朝气正盛的候选人乌戈·查韦斯虽在期待巨变的民众中享有极高威望,但竞选结果却令民众大失所望。
    近年来,国际媒体将委内瑞拉描述成一个罪犯滋生、食品短缺、电力供给不足、政策失效、经济不景气、政权濒临瓦解的国家。他们根本没有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用片面的描绘让人们误认为那是一群妄图通过民粹主义政策和夸张的口号巩固政权的社会主义小丑,而民众在为此忍受煎熬。
    而他们提供的少量信息集中于在野党三名均为精英后裔的总统候选人身上( Henrique Capriles Radonski, Maria Corina Machado, Leopoldo Lopez Mendoza).虽然这三位的家族都分别掌管着委内瑞拉最大的商业帝国(Grupo Capriles, Grupo Zuloaga, Grupo Mendoza),但他们在公众场合一再掩饰自己对新自由主义经济的赤胆忠心。
    然而实际数据所揭示的真相与国际主流媒体所宣传的大相径庭。尽管在委内瑞拉电力供给不足、食物短缺、犯罪率上升是毋庸置疑的客观事实;但我们也必须看到查韦斯政府在十年执政中取得的成就。凭此我们便能理解为什么委内瑞拉的大多数民众一直重新选举政府上台,虽然按照私营媒体的说法,政府把这个国家弄得一团糟。

    贫困指数和家庭消费

    在考察委内瑞拉的近年的发展时,我们要注意这两个重要的指标:贫困指数和家庭消费。而从下列图表中的数据可以看出,近十年内,贫困指数显著降低。
图片1-1-1

    委内瑞拉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极端贫困人数从1999年的23%降到2011年的8%。
    更重要的是消费指数的显著增长:
图片1-1-2

    查韦斯政府在02年的政变阴谋和03年的石油罢工中夹缝求生,坚定地实施它的社会和经济政策,最终经济也得以显著发展。十年后人均消费指数创历史新高,甚至超过了70年代由于石油产量激增创造出的数据。
    与此同时,消费指数的激增、贫困人数的下降、国家人口总量的稳步增长(1999年到2011年上涨了23%),使得委内瑞拉人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增多。以前饱受忽略、穷困不堪的社会部门也逐渐变得经费充足,开始消费越来越多的食物和商品了。
    当然,批评人士指出,这些成就应该归功于自从查韦斯99年执政以来石油的大幅涨价,根本不是新政府的功劳。但查韦斯政府做到了前任新自由主义政府做不到的事–激增的社会开销;在欧佩克(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制定石油生产配额时力挽狂澜,在“石油热”出现之前让原油价格翻了三番。即便没有2000年出现的大宗商品热潮,欧佩克也能通过控制原油的生产来维持其高价。

    食物短缺

    在00年代后期,委内瑞拉基本食物短缺、超市里排满购物长龙、群众毫无秩序的消息常常见诸报端.查韦斯政府被迫大幅提高食品进口量,也因此被私营媒体认为是政策失败的明证。土地征收政策和导致产粮量减少的国有化私有企业的政策,也同样受到了指责。
    可数据又告诉我们不同的答案。纵观委内瑞拉近几年的粮食生产数据,我们会发现,在委内瑞拉,不仅谷类产量显著提高,种植粮食的土地面积也达到了历史新高:
图片1-1
图片1-2

    委内瑞拉农业部的数据表明,90年代相对停滞的粮食生产情况已经一去不返,03年至11年牛奶产量增加了2.3倍;牛肉产量增加了19%;鸡肉产量增加了60%;稻米产量增加了25%;玉米产量翻了3番。
    所以,对查韦斯政府执政不力的指责便显得苍白无力了。食品短缺的现象的确存在,但真正原因却并非私营媒体所言。当增长的粮食产量满足不了同样增长的消费需求时,政府进口粮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委内瑞拉人因此在吃穿用度上明显优裕了许多。一个在野党活动家认为空空如也的超市货架证明了查韦斯政府执政失败,并讽刺地问“牛奶在哪里?”,对此,一位民众回答道:“牛奶,在委内瑞拉穷人的肚子里。”

    停电

    关于委内瑞拉的电力供给,也是同样的情况:媒体乐此不疲地报道停电的新闻,作为攻击查韦斯政府的武器。自07年电力基础设施被收归国有以来,媒体和反对派就一直声称这个问题的根源在缺少投资、低效的官僚主义作风和猖獗的腐败行为。他们只看见政府没能使得发电量增加,却忽略了创纪录水平的石油收入。
    今年的总统大选,在野党候选人卡普里莱斯始终在强调电力短缺的问题,并承诺终结该问题。
    然而,数据又一次告诉我们,问题在于需求的增长而并不是政府的不作为。减少的贫困指数和增加的消费指数造成对电力的大量需求—-人们需要更多的电来使用电视、空调之类的电器。较于90年代,近年来委内瑞拉的人均耗电量增长了五分之一:
图片1-3

    要不是查韦斯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安装的成千上万的节能灯节省的电量,否则人均用电量会更多。
    “由于政府投资资金不足,导致产电量没有增加。”这一论断同样缺乏说服力。委内瑞拉现有六座水电站,其中三座是由查韦斯政府出资建造的。产电量在其执政期间也一直呈涨势:

图片1-4

    换句话说,委内瑞拉反对派所谴责的供电不足的问题,是成千上万的劳苦人民从贫穷到享有更好生活进程中必然会出现的问题。
    所以,不能消极地看待供电不足这一问题。媒体和反对派忽视社会改革的背景,仅仅聚焦于变革产生的负面影响。看来在野党们对于自己执政的日子无比怀念—–灯火通明,商场里堆满了货物,国家还不用理会穷人增长的消费需求。

    犯罪活动

    没能有力打击犯罪是查韦斯政府的一大失败。近年来不断升高的犯罪率使政府成了众矢之的,数据同样说明了这一点。在下面的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故意杀人案件数量是查韦斯99年上台时的两倍。到2009年,委内瑞拉每10万人中就有49人是杀人犯;2010年是48人;2011年数字就更高了,比地区平均水平要高得多:
图片1-5

    查韦斯政府承认犯罪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也已经采取措施以应对这一趋势,比如训练国家警察力量。但这些措施的效果还有待观察。最初,政府对这一问题强调得很不够,以为增加社会之处和减少不平等就能扭转犯罪率的上升。但情况并非如此。政府现在已经认识到,仅仅减少贫困和社会项目是不够的,要与已经变成严重问题的犯罪作斗争,还必须采取额外措施。

    经济前景

    最后,几个关于委内瑞拉的经济前景的数据同样具有研究价值。媒体一再暗示当前经济的增长不具有可持续性、国家濒于经济危边缘机;下表中的部分数据虽然能被用来质疑委内瑞拉的远期发展,但大部分数据将给出强有力的反驳。
    尽管社会开支的增长和贫困人数的减少 极大地提高了委内瑞拉穷人的生活水平,但如果重大经济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这些政策的带给人民的远期利益将会是有限的。确实,倘若没有对这种过于依赖商品输出的经济给以深刻的变革,收益不见得能稳步增加。
    首先要提的是,石油输出量占商品输出总量的比例由90年代的80%提高到2010年的95%,意味着委内瑞拉对依赖石油输出的依赖与日俱增。
图片1-6

    这个单个数据也不能说明委内瑞拉的经济从此走向不归路,因为出口更少的非石油制品说明国内市场对这些商品的需求增加;既然国内能自产自销,那么对这些商品的进口依赖就大大降低了。
图片1-7
    尽管这些都是07年的数据,但自此之后的数据并没有显著的改变。    此外,如果我们看资本形成总额(用于检测对固定资产的投资,揭示工业化进程),会发现委内瑞拉的资本形成总额与邻国平均水平并无显著区别。如果我们把它与一个正经历“赶超”阶段的国家(比如中国),会发现它的资本形成总额并非一个试图摆脱经济结构单一化的正常国家。
图片1-8
    最后不得不提的一点是,尽管委内瑞拉的粮食产量在查韦斯政府的领导下有显著提高,但一般而言,对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农业生产力的提高。高生产力能使农业工业化、多样化,在第一产业生产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从这个方面来说,这些数据暗示着委内瑞拉的农业生产力水平在缓慢提升,尽管它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

    结论

    我们从数据中得出,近些年,委内瑞拉国家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升,社会发展迅速;它的现实生活远好过国际媒体带有有色眼镜的描述。
    可是,国内产品产量虽有显著提高,但仍然跟不上人们发展的需求。食物短缺和电力供给不足也給查韦斯政府招致了更多批评。可是有一基本事实不容忽略:穷人生活得越来越好。
    委内瑞拉国内的制造业和工业需要被更加重视,农业生产力亟待大幅发展。总之,如果要完全解决它的经济问题、摆脱单一化的石油输出,等待他们的,仍将是任重而道远的跋涉。
    文章原文URL:http://venezuelanalysis.com/analysis/7513

本文系少年中国翻译,转载请注明:少年中国评论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