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3年05月18日 09:30

玩具厂半个月打工经历

来自:志青网

 

编注:这是一篇不错的融工经历的文章,很显然,作者是带着很强的目的性去打工的,就是要认识现实的工人,发现工人的力量在哪,工人的前途在哪。当然,对工人的这种认识显然不是一两次融工经历就能得到的,但是我从作者的文字中感觉到他已经能在一定程度上以工人的角度去看问题了。马克思主义学说就是建立在工人阶级上的,因而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要了解工人,学会用工人的方式去思考、去说话。这也是作者最难能可贵的,我也相信作者会在日后更多的融工经历中更全面的认识工人,从而更坚定自己的信念。

 

我曾在信丰县一玩具厂工作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中除了累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感觉了。如今入xx厂打工,就不仅仅是一“累”字了得的了。

刚刚到xx厂门口时,有一群人在那里,原以为是去应聘的,没想到是结工资走人的。在没结工资前工人就只能够在外面,顶着个大太阳在那里领工资。这让我很不舒服。后来在那里的二十多天里头更悲惨的事就更多了……

首先是性骚扰问题!这简直就是女工最难以忍受的事。首先是保安队长,岁数也不小了,大概40上下吧,和女工聊天除了黄色笑话外就没有别的话题。有时候还会抢女工的手机,让后拨一个号给自己,好记住人家女孩子的号码!我刚开始想从他那里获得一些信息,没想到他竟是一些低俗的东西出现,从那后我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见面了也当他是空气。如果仅仅是保安那也就算了,可以不理,可是组长也是一个熊样!组长是每天都会见面的,多少会要打打交道的。在xx厂的最后那些天,有一个晚上加班到十点,只有几个工人在车间了,那个胖组长就在那里讲黄色笑话,很想呕吐!从此我是对他敬而远之。还有那个仓库管理员,被我们评为最好色的人。色迷迷的眼睛到处飘,还和女工们动手动脚的,女工们只能忍着。只有我把他从我们宿舍轰出去了。从此我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214的阿姨说,不仅仅xx厂这样,所有的工厂都是这样的,整个社会风气就这样。我的室友说,现在的人,别说有男女朋友,就是结婚了一样在外面乱搞。她才十八岁而已,已经在外打工两年多了。个人人品很重要,可是社会已经把人的价值扭曲到这种程度了,除了最原始的动物需求,似乎没有更好的东西值得追求。

女工们往往采取“惹不起还躲不起”的态度。然而事实上依然摆脱不了骚扰。可是我敢,我敢和那个女工们怕的小混混闹翻。我分析过这种区别,我只能说,我是有退路的,我没有经济压力,大不了我走人。我没有后顾之忧,而且同志们支持我。可是她们不行。她们要养活自己,甚至家人。我的室友几乎都是定期给家里寄钱的,甚至先借钱及回家用着,她们离开是要很大的成本的。而且她们几乎没有什么支持。唯一可以帮点忙的也许就是老乡和室友了。所以她们忍着,直到实在不行才会选择离开。所以我们没有资格抱怨她们是温顺的绵羊。如果我们处在她们这种状况,我们做得未必比她们好。试想想,当我们被学校或老师们侵权的时候我们反抗了吗?说不了吗?

除了心理的煎熬外,身体一样处于被摧残的状态。从时间方面来说,一整天几乎就被困在车间。一男工友说的很形象,每天就像在坐牢,工厂就是牢房。每天12个小时,重复做同一种动作,身体酸痛不说,还让人无法思考问题,记忆力下降,脑袋反应迟钝,人变得麻木,只想睡觉。而工作环境和条件就更是加速身体走向崩溃的罪魁祸首。我们几个暑假工用很形象的一句话形容xx厂:xx厂如此多胶。几乎每一个部门都不可避免的要用上各种胶水,万能胶、502胶、白胶等等。有胶就会有白电油、天那水之类去胶的危险化学品。墙上贴着各种化学品及胶水的危险和防护措施,可惜都是装版门面的。例如,天那水主要成分是本,有刺激性气味,有毒,接触它需要手套之类。可是几乎没有人在工作时候会戴手套。老大们从不主动给手套,只有主动去要才会给。工作前没有任何培训,就连墙上的纸也少有人看。所以有的工人会用天那水去洗手!他们根本不知道天那水洗手意味着什么,他们认为只有一点点毒不怕。真实的毒性他们并不清楚。像工艺部整个车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胶水味,油漆味以及各种化学品交叉的味道,很刺鼻很难受。走进去会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再加上机器的噪音,非常烦躁,度日如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真不知道工人们是怎样熬过来的。尤其是计件工资的工人。他们为了多挣点钱必须拼命的干,同时在各处节俭。

对于工厂及生产他们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只要按照老大的吩咐去做就行了。这相对于当年国企工人来说压根就是两回事。同是工人,一是工厂的主人,一是工厂的奴隶。很可惜的是大部分的新工人并不清楚当年国营企业中工人的地位和待遇。他们有些人认为,打工就是这个样的,甚至认为没有老板,自己也没的活。这种资本家养活工人的想法不是个别的,而是普遍。我很奇怪,马克思的资本论已经非常明白的说明了资本家是靠剥削工人致富的,是靠工人的剩余价值肥起来的。

说说福利吧。除了工资外已经无所谓福利了。像国营企业工人的医疗住房教育养老等等福利已经完全消失了。工资也只能够维持基本的生活,如果要养家是很困难的。别说福利,连最基本的食宿都是难以想象的糟糕。吃的差,工友形容就是:简直就是猪食。很难吃,而且这餐没吃完的留着下一餐,甚至今天没吃完的留着明天吃。尤其是周日,很少人在食堂吃饭,但是老板依然弄很多饭菜,因而周一差不多都是周日剩下的饭菜。吃不好,怎么会有精神工作,怎能不虚弱?住宿条件就更是难以想象,简直就像难民营。没有地方放行李,没有隐私,冲凉和上厕所很不方便。刚过去时很不习惯,很难受。吃不好,睡不好,这就是工人的生活。

工人的反抗。也许很多人都认为工人没什么反抗,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我发现工人不爱惜工厂,不关心工厂,也从不为工厂考虑。几乎所有的工人都大量的浪费水电,尤其是住宿区的水电。人走,不关水也不关电。这不是他们忘记,而是故意。我的室友说,反正交水电费了,又不是浪费我们自己的,是老板的,谁让他挣这么多钱。对工厂没有感情。甚至我们的部长也一样。他说订单的多少与他无关,他只拿他的工资就行了。工厂挣多了也没有他的份。这就是工人对工厂的态度。干活的时候则是能慢就慢,能休息就休息,绝对没有出现过国企里头下班了拉都拉不走的现象,而是相反。上至部长组长,下至员工,无一例外的等着打铃下班。铃声一响,风一样的出去了。一广西的女学生说,工人怎么这样,总是偷懒。我只能和她说,这是工人反抗资本的手段。资本家最大限度的剥削工人,上层拿着高薪,员工拿几百元一个月,心理怎能平衡?他们目前就以怠工的形式对抗着。所以国企改制后国企工人会想方设法偷懒。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他们已经不再是为自己和国家干了,而是为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干了。主流舆论污蔑国企工人“大锅饭养懒汉”,并由此得出国企效益低下的结论。却不分析国企工人为什么在改革开放后就变了,变懒了,为什么在毛主席时代工人那么拼命的干。因为工人的地位已经变了,此国企已经不再是毛时代的国企。工人其实是很聪明的,他们看得很明白,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忽悠的。而比怠工更激烈的反抗我们也看到了,罢工,堵路,以及通钢工人打死资本家代理人陈国军。而这还仅仅是工人反抗的开端而已!更大规模的,更剧烈的,更天翻地覆的还在后头!试问我们祖辈们奋斗过来的果实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拱手相送?

我一直试图发现工人的力量在哪,工人的前途在哪。可惜的是我在xx厂并没有找到。因为单从一个工人来说那简直就是太糟糕了,很多错误的认识,吃喝嫖赌也干,社会上的歪风邪气不可避免的染上了不少。但是我一直相信工人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工人的团结是工人的最大力量所在,至于工人的前途,除了社会主义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让工人阶级做主人而不是做奴隶。

资本的力量很强大,几乎无孔不入。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了一二十年的人都不可避免的受到资本的影响,然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是一个病态的社会,我们成了资本的奴隶,我们要改造,我们要过人的生活。同时资本又是很脆弱的,是纸老虎。然而我们要的并不是增加工资加班费或是别的什么福利,我们要的是当家作主的权利,即拒绝工联主义,通过斗争取得无产阶级专政,实现社会主义,走向共产主义社会。

文章评论(0)
回复
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