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3年05月19日 23:14

为了全学联的大跃进

译者按:日本战后新左翼运动,随着60年安保斗争之后工人运动、农民运动的退潮,渐渐变成为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激进但脱离了群众性的左翼运动。尤其在70年代以来,新左翼一方面是在全面中产阶级化的日本社会中日益孤立,一方面形成了派系林立、互相攻伐的局面。50年代形成的新左翼主要的4大系统(日共系、革共同系、共产同系、社青同系),不断地分裂成几十上百的派系,其中一直到现在还在活动且有一定影响的派系有,革共同系的中核派、革共同系的革马派、社青同系的解放派等。这些主要派别,各自拥有学生细胞组织,都称之为“全学联”,他们习惯用不同颜色的头盔来自我区别。
    这篇中核派成员山崎冴子的演说,发表在2013年4月份中核派机关刊物《前进》周刊,尽管这篇文章带着强烈的派性偏见,我们仍然可以粗略地窥见以学生运动为主体的新左翼历史面貌,以及了解新左翼内部激烈、残酷的派系斗争。同时也可以了解下这些激进左翼派别如何总结战后革命运动,对日本共产党的修正主义持何种态度,对日本当下以及世界革命的形势作何判断,敌人是谁目标为何,等。供关心国际共运的同志们参考。


为了全学联的大跃进


    《前进》周刊 (2574号5面1)(2013/03/04) lostinkatakana 译
     少年中国评论网 首发

 为了全学联的大跃进
 战后学生运动的教训与课题
 革共同和全学联的同志一同为革命胜利的大事业而奋斗
 木崎冴子

学联1


(法政大学校区千人集会顺利举行之后,在出发的游行队伍中的全学联与文化联盟【2012年10月19日】)

学联21月,木崎冴子同志在全学联扩大中央执行委员会上的演讲,鲜明揭示了战后学生运动的教训与历史课题。特发表在此。在危机与动乱的时代,让我们为全学联大跃进的胜利而斗争!(编辑部)
(1967年10・8羽田斗争。革共同(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旗帜在封锁通往机场道路的机动队装甲车上飘扬)

   

承担革共同50年史中流砥柱的学生运动

    从06年“3・14”法大斗争到11年“3・11”全学联斗争,都是21世纪开始后举足轻重的现代革命实践。由马克思主义学生同盟(马学同)中核派所主导的全学联,自1966年12月全学联重建大会以来大踏步前进。
    62年9月,革共同第3次全国委员总会(3全总),由于反革命的革马派叛逃和分裂,马学同中核派从只有13个人开始出发。66年9月革同共第3次大会,革命性地总结了全面开展反帝国主义・反斯大林主义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此基础上,提出动摇战后世界体制的“安保・冲绳决战”的现代革命论。这是一次开拓时代的政治性的大会。提案使主客观形势为之一变。
    马学同中核派反复学习了“第三次大会报告”,即便在激斗的漩涡中,全力推进对马克思主义—早期马克思的学习摄取,突入组织战,开辟了全学联的革命再建之路。中核派掌握了三派全学联(马学同中核派、社学同、解放派)的主导权,作为主流派将日本阶级斗争史上不朽的67年10・8羽田斗争(注)进行到最后。
    在此过程中,正因为革共同领导下的马学同中核派和全学联结合成一体,学生运动获得了革命的共产主义运动强烈的意识形态性与大众性。在此基础上,爆发了堪称战后史上最大规模的“70年安保・冲绳决战”,学生运动在日本阶级斗争中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地位。
    2013年年初以来,进入了远超过2012年的革命的大变动中。全球经济危机与3・11形势、战争的危机与帝国主义之间的争夺战将颠覆日本和全世界、垂死挣扎的新自由主义与革命性推进的工人运动之间激烈的冲突。日本阶级斗争正处于世界史的决定性位置。
    “日本帝国主义是国际帝国主义中最薄弱的一环。……战后宪法体制下劳动者统治的危机性和安保·冲绳问题,即日美安保同盟关系的矛盾与危机,是日本帝国主义最大的破绽点。……日帝如今作为财政悬崖国家,其政治支配体制正在面临崩溃的危机。战后革命运动以来,最大的革命形势正在到来”(革共同纲领草案)
    针对日帝企图强行维持“最薄弱的一环”,革共同与日本的工人阶级与学生连绵不断地奋起,肩负“纲领草案”向日帝出击!
    革共同50年史的革命性创造、发刊的斗争,紧密联系日本革命—世界革命,是自身的一项大事业。承担革共同50年史中流砥柱的全学联运动不断地搏动。越是追问这段历史的主体性,06年“3・14”以来的法大斗争的意义便越发鲜明。即对新自由主义及其危机发起世界史的大反击,跟随千叶工会运动奋起,有着不灭的意义。以13年法大决斗战为前导,革共同与全学联的同志们一起为革命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大跃进而斗争!
  
  
作为大学自治会运动杠杆的全学联的成立

    如何看待革共同的50年史?
    “总的来说,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努力学习革命的基本的必要的东西,自革共同创立以来穿过了最短的距离到达了今日的地平线。”(《清水丈夫选集第2卷》序文,1999年)以50年的历史为基础,从06年开始,08年经过“党的革命”提出了“反对派遣制·撤销非正规雇佣,开辟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的路线,一直到提出“国铁·反核决战,星野审判全部证据公开运动,打倒极端反动的安倍政权”。
    革共同成立于俄国革命40年后的1957年。其源泉是:①无限地相信不息追求解放的日本工人阶级的存在与斗争;②在现存阶级斗争中紧紧抓住作为工人解放自我思想的马克思主义的复兴;③ 重新把握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托洛斯基反对派的斗争。这些把对始于中国·苏联的斯大林主义的批判上升到革命的共产主义高度的力量。特别是达到了“斯大林主义是现代革命必须要打倒的反革命对象”这一认识,从而使工人党=革共同创立的历史性决断成为可能。
    战后革命期以来,学生运动在日本阶级斗争中的地位,它的视野与历史性总结,只有在把革共同50年史作为一个整体才能够完成。除此之外不能成为真正的问题。例如进入21世纪之后,特别是仅仅论述04年国立大学法人化以来的日本学生运动或者全学联创立初期的相关刊物文章,对现在学生运动的革命复兴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只是作为妨碍。
 
  
粉碎对左翼的清洗

    伴随着战后革命期如暴风雨般的工会结成运动和工人阶级的崛起,历史上第一次成立了以自治会运动为杠杆的全日本学生自治会总联合(全学联)。(战前社会科学研究会社团的联合体称为“学联”)从反对大学学费上涨的罢课斗争,到全学联的结成,经过反对清洗左翼的斗争,成长为在日本的阶级斗争中与工人运动并肩战斗的学生运动。
    促成1948年9月全学联成立的契机,是“反对战争”、“绝不允许再发生战争。追究战争责任”的运动。记录下参战学生和死于特攻队的学生心声的东京大学阵亡学生手记《向着遥远的山河》于1947年出版,在此基础上,1948年出版了日本阵亡学生手记《听吧!海神的声音》,对战争的憎恨与悔恨跃然纸上,激发了日本对战争责任的追究以及阶级斗争的开展。
    另一个原因是,国立大学学费上涨3倍的决策预示了对生活的压迫,“活不下去了!”的口号反映了所有的愤怒。以反对战争和追究战争责任为中心,1948年,116所大学的30万人参加了总罢课,同年9月结成了全学联。
    45年夏天和46、47年,学生们发起了驱逐在推进战争中位于中心的教授,同时迎入在战前和战时被学校开除的教授,即“追究战争责任·大学民主化”的运动,成为了学生自治会建设的基础。全学联结成之后,继而组织了劳资纠纷现场的支援斗争。
    50年的反对清洗左翼斗争开始于要求将制定驱逐信奉马克思主义教授的美国民间情报教育局顾问Eells驱逐的运动。以东北大学为首,取消了Eells的大学巡回演讲,完全粉碎了大学内的左翼清洗。学生运动最终推回了以朝鲜战争为背景的大弹压。并且与52年相同背景下发生的东大坡坡罗事件等反动弹压进行了无所畏惧的坚决斗争。
   
反核运动的大高涨

    54年比基尼环礁事件开始的反核运动,是以高中生发端的青年·学生的大斗争。今天我们将继承这一运动,以粉碎“和平利用核能”的反核能斗争与广岛联合成一体,进行历史性的大斗争。其中的关键是,反斯大林主义的学生运动在此与阶级的工人运动的创造联合成一体,与工人阶级团结在一起,从大学校园开始奋起。
    57年革共同结成之后,全学联的主导权从日本共产党·民青那里革命性地转移到了反斯大林主义的革命的共产主义那里。此外58年结成了共产主义者同盟(bund)。59年全学联大会选举产生了共产同的唐牛健太郎为委员长,60年成立了北小路敏委员长代行体制。    60年安保斗争是,①战后革命期以来的大规模的政治斗争,特别是发展到“冲入国会—国会内集会”,其中②反斯大林主义的学生运动—革命的左翼鲜明地登场;③最先确立的战略是打倒帝国主义。但是,围绕这次运动的总结,共产同分解。革共同原则性地革命性地获得了领导权,完成了大合流。
    由此,从3全总到第3次大会,然后经过全学联再建、67年10·8羽田斗争开始激动的7个月,通往70年决战的爆发。
 
   
70年安保·冲绳决战动摇了国家权力

    现在对革共同50年史的研究,《本多延嘉著作选》、《清水丈夫选集》为革共同在21世纪无产阶级革命真正胜负的斗争的基础前提条件如何形成和准备,做出了明确的论述。
    目前为止的斗争都是21世纪革命的前史。自革共同创立以来,革命的工人党建设被称之为“70年世代”的骨骼形成,对于当下的的全学联运动,具有重要的教训意义。
    并且70年决战中的“政治犯”星野文昭同志在狱中38年贯彻非转向坚持斗争,我们与他坚决连带,将“全部证据公开·立即释放”这一动摇全大学·全国的运作作为全学联的历史使命的自觉。星野同志的释放—解放同时也是全体工人阶级·学生的解放斗争。
    67年10·8羽田—69年·71年的“两个11月”,67年—69年国铁5万人合理化—反对废止机车助手斗争—72年千叶工会“反合理化·运输安全斗争”,必须将这一系列运动视为一个过程性的整体。
 
  
“两个十一月”的斗争

  
    70年决战不论从质量和规模上都是一次大爆发。从70年年末和73年警察机关发表的内容可以窥见这一运动的概况。
    ·游行动员总人次超2千万。
    ·当日最大动员人数80万。
    ·国家机关的动员人次接近1千万(其中死亡6人,负伤1万9千人)
    ·逮捕人数3万6500人。
    ·参加游行的大学,68年116所、69年173所、70年176所、71年136所、72年132所。
    如此规模的大斗争是以66年革共同第3次大会提出的“美军基地撤去=冲绳夺还、安保粉碎·日帝打倒”“与战斗的亚洲人民连带、将日帝的亚洲侵略转化为内乱”的战略总路线与口号为基础进行到底的。这些斗争同时与冲绳开展的全岛奋起、总罢工、暴动性奋起相呼应,“两个11月”所象征的工人阶级人民的实力奋起=内乱性奋起。由此,针对68年10·21斗争的骚乱罪适用、针对69年4·28斗争与71年11月决战的破防法(每一项都是针对冲绳斗争发动),这些敌对权力最后的弹压手段都被一一消解于无形。
    当时全学联作为150万学生的主流派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革共同胜利召开了62年的3全总和66年的第3次大会,在67年10·8羽田斗争中乾坤一掷,倾全力战斗到底。开始于日大斗争、東大斗争的大学斗争席卷全国。69年9月5日全国全共斗结成,全面驱逐了革马派和日共斯大林主义。通过这一系列斗争开辟的地平线全体转化为“两个11月”的力量。
  
 
反战派工人也行动起来

    69年10·21高田马场—新宿斗争、11月蒲田—羽田斗争、71年11·14涉谷暴动斗争、11·19日比谷斗争……。在65年结成的反战青年委员会的指导下,反战派工人在街头集结起规模巨大的武装斗争,将“两个11月”胜利地坚持到底。也即,围绕全学联在安保·冲绳的流血,开辟了政治斗争的全社会化,反战派工人的部队从工厂武装奋起,贯彻了对敌对权力的政治性暴动。通过这些斗争,获得了完成决战的力量—思想,超越了斯大林主义和民同的支配,与革命的共产主义党和本阶级队伍形成坚固的结合关系。开辟了从根本上变革重组阶级斗争·工人运动全体的条件。这就是胜利的核心。
    当时革共同揭露了自认为是唯一先锋党的日共斯大林主义的背叛和敌对,直面完成无产阶级革命的革命性工人党的建设这一历史性大挑战。跨越战后革命的失败、跨越60年安保、跨越三井三池斗争的失败与总评工人运动的局限,全面刷新战后工人运动—战后阶级斗争,开辟了向着革命一往无前的主体性条件。我们实际完成了这一任务。持续动摇打击了日帝的基础和声势,日帝权力不断溃败。
    反越战的斗争也是70年决战的重要契机。二战结束以来,美帝发动对越南的侵略战争是一场世界大战级的大战争。美帝从64年挑起北部湾事件,以此为借口发动对越南的全面侵略战争,一直持续到75年越南失陷=败退。由此战后世界体制的全部矛盾喷发出来,我们的任务是促进其动摇,为旧体制的崩溃做准备。从这个历史角度看,70年斗争是作为与侵略越南的美帝对决而进行的斗争。“10·8”的历史意义也正在于此。
  
  
推动党派斗争的奋起

    70年决战的全过程伴随着与日共斯大林主义、革马派、诸派·诸潮流持续不断的党派斗争。党派斗争的贯彻和学生大众的奋起相互联动。
    68年9月的整个月中,与日共斯大林主义发起的法大袭击进行了大决战,完全粉碎了日共武装袭击占据第2自治会的图谋。法大学生自发大众性地奋起,占领了学生大会,发起了10·21罢课。法大学生在68年10·21新宿骚乱斗争中组织了数千人的规模。并且参加了在东京大学与日共斯大林主义的攻防战,经过壮绝的殊死斗争取得了胜利,在69年1月的安田讲堂攻防战中坚持到最后。
    更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是,伴随着与革马派激烈的冲突,将“两个11月”贯彻到底。在整个70年决战的过程中,革马派一刻都没有与国家权力进行过斗争,仅仅是在斗争的背后为了瓦解斗争本身而进行了持续不断的袭击。在70年历史性的大斗争中,巨大规模的工人·学生全体奋起,同时日共斯大林主义与革马派的反革命面目也得到了充分暴露。
    70年决战的彻底性与全面性在于,通过激烈的武装暴动,突破了战后日帝的根本弱点,动摇了统治体制本身。它的影响力遍及工人阶级本队伍和战斗的全体人民。为此革共同必然要直面,一方面是国家权力破防法的弹压,另一方面是反革命革马派的白色恐怖袭击。
    为了打破这双重灭绝性的攻击,革共同挺进了超过20年内战性的死斗期,取得了世界阶级斗争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内战胜利(2001年革共同第6次大会发布了“胜利宣言”)。工人·学生集结为革命军,以地区工人同志为先导,全党在对革马派的战斗总决起中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挺进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
   
   
对革马派战斗的胜利

    自71年“12·4反革命”(注)开始的革马派白色恐怖袭击的反革命“彻底性”在于,它在针对革共同的来自权力的破防法攻击指导下,抢先应对了对战后帝国主义体制崩溃期的冲击。
    经过70年决战,从中产生的大量的工人集团乘势掌握了在工厂内拥有权威的工会组织,当通向革命的大道敞开,革马派将这视为根本的恐怖,这与他们自己的死灭直接联系在一起。为了从这种恐怖中逃脱出来,仅仅是依靠国家权力的弹压、资本或者御用工会的处置不能彻底摆脱,革马派自己着手将一个个人用白色恐怖的手段使其肉体破坏不能活动,最终要抹杀掉威胁到其生命的存在物本身(确实可以称之为日本的“休克主义”)。
    但是,革共同没有畏惧这样的白色恐怖,对革马派发起了更彻底的革命性反击,将内战进行到最后。并且和以千叶工会为首的国铁工人运动的力量革命性地连接在一起。对革马派的胜利是现在革共同能够开创局面的绝对前提。70年代—80年代—90年代,一直到现在,千叶工会运动和国铁决战是打倒革马派的桥头堡。这是革共同50年史的核心主题。
    在把握80年代的时候,是由70年代阶级攻防战的胜利,也就是说无数工人·学生和很多革命家的血汗所成功开辟的,确认这一点是重要的。< 以国铁·三里塚为核心的80年代的殊死斗争与挑战—阻止国铁分割·民营化斗争的历史性决战(对新自由主义反革命的阶级反击)>,这些运动的位置也应该正确地加以确认。
    革共同在与国家权力·革马派的斗争持续激烈扩大的同时,决断和贯彻了对千叶工会的国铁分割·民营化绝对反对的历史性决战的加入。以革命军为核心的武装斗争、从三里塚开始的大众斗争=大众性武装斗争以及国铁决战中崛起的工人阶级本队伍,革共同与他们结合成一体,战斗到最后
    特别是在85年的3大暴动斗争(注)中,全学联发动组织的所有力量与千叶工会和三里塚连带,不惜长期牢狱监禁,坚持斗争。由此建立了日本阶级斗争史上无可比拟的3大据点,向91年5月决议挺进。
   
   
以法政大学为先导打破新自由主义大学

    最后想要强调的是,以法大为先导打破新自由主义大学的时机正在到来。
    新自由主义一方面让革马派当先头兵,一方面使日共成为自己体制的补充物。但是经过85—87年国铁分割·民营化决战,不仅于此,经过26年不屈不挠的国铁决战,革马派的生命力已经完全断绝。日共斯大林主义也终于在3·11的形势下完全暴露了它的大破绽与犯罪性。自战后革命期开始,60年代—70年代—80年代一直到现在作为巨大的反革命而苟延残喘的斯大林主义,要将它与新自由主义一同打倒!
    面对帝国主义最后阶段与新自由主义全球的僵局,日共甚至一刻都没有对大学的反动变质发起过斗争,反而采取完全容忍的态度。御用学者也将它作为前提支持其继续存在。面对“3·11大地震与核电事故”这样世界史性质的事态,革马派与日共斯大林主义的历史犯罪性暴露于天下,而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强力推进学生自治会的建设。
    革马派的黑田在1959年的《现代和平与革命》中,将核武·核电赞美为“人来的智慧终于在核能的解放中取得成功”。日本共产党的宫本显治在1958年的第7次大会上,放言称“自动化与核能维系着人类未来之光辉前景”。“和平利用核能”,在这类言论的鼓动下,产生出了推进核能的大学和御用学者,终于制造出55个核电基地。
    在2011年3·11以来福岛根本的愤怒与无数民众反核电的奋起的基础上,以革命的共产主义运动为先导的继续展示“革命现实性”的全学联运动,为废弃一切核电、打破新自由主义大学,决意刷新历史奋起战斗。
    战后革命期以来持续不断的学生运动,其对日帝统治阶级一贯的斗争口号是,拒绝帝国主义者和资本家对大学的支配,追求“学问的自由”、“真理的探究”、“大学的自治”。这是在70年斗争中作为学生奋起底流的大主题。对第2次世界大战根本性的反叛,在提出绝不允许再度发生战争这一压倒性思想的同时,强烈要求“大学恢复为‘真理的大学’”(《本多延嘉著作选》第6卷,《早大斗争的意义为何?——为恢复“真理的大学”》)。
    通过70年斗争,大学成为了马克思主义的据点,发展为“让大学成为冲绳夺还、安保粉碎·日帝打倒的堡垒!”
    面对世界经济危机和3·11形势,是让大学·教育继续由资产阶级掌控?还是由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依靠自己的实力争夺回来?这是使21世纪革命复归的世界普遍的巨大课题。推进粉碎新自由主义大学的斗争同时要发展国际间的连带。这场斗争与阶级的工人运动·工会运动革命性地直接联系,一同迈向前进。
    1千人全学联部队的登场,剧烈地推动了阶级斗争·工人运动的局面。1千人在法大登场、在福岛大登场,全部旨在引起面向革命的化学变化。
    学生运动中产生出共产主义者学生,在建设坚忍不拔的革命党同时,发展了阶级性工人运动。让我们与革共同一起开辟革命的时代!让我们在全党总奋起的背景下开辟出迎战危机的学生运动大跃进时代!
  
《解说》

    ·10·8羽田斗争 为阻止1967年10月8日佐藤首相访问南越而发起的斗争。日帝访美企图参与美帝对越南的侵略战争,对此全学联突破了机动队的防线,夺取、占据机动队的装甲车,强忍京都大学学生山崎博昭被虐杀的悲痛坚持斗争。
    ·71年“12·4反革命” 71年11月决战之后的12月4日,革马派袭击了正在进行反对学费上涨斗争的关西大学,虐杀了京都大学的辻敏明同志、同志社大学的正田三郎同志,并于15日在三重大学虐杀了革共同三重县委员长武藤一郎。
    ·85年3大暴动斗争 85年的①阻止成田机场二期工程的10·20三里塚战斗、②与阻止国铁分割·民营化的11·28—29千叶工会罢工连带的11·29全国统一游击战斗、③12·9横滨国立大学对革马派的战斗。10·20战斗中,工人农民学生1万4千人对峙警视厅1万人的机动队,尽管面对被捕241人的空前弹压,仍然坚持贯彻武装斗争,粉碎了机动队8个大队。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