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3年07月02日 22:45

曼德拉、非国大和南非,几点随想

作者:侯镡祚

mandela看到新闻,曼德拉病情严重即将去世。此人是世界著名的反种族隔离斗士。不过仔细考察一下南非历史,不能不让人心生疑惑。

首先,南非的种族隔离是怎么形成的?是否只是“种族”方面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是:否。根据学者的研究,1920年代的南非和同时期的世界其它地区一样,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革命浪潮中,发生过被南非当局镇压下去的白人工人起义。种族隔离制度,首先就是为了驯化南非的白人工人,亦即把白人工人变成黑人工人头上的“人上人”,把能够获得较高收入的工作,和不那么需要体力的工作留给白人工人。

其次,南非矿业需要进行巨额资本投资,因此南非矿业资本必须通过极力压低矿工的工资以保证获得利润,以及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也就是说,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保证黑人永远成为廉价劳动力,南非矿业资本家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得这些廉价劳动力,以及由此保证南非资本家尤其是矿业资本家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因此南非资本家尤其矿业资本家非常需要黑人工人,并且也只有黑人工人能够充当这样的廉价、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劳动力。事实上,有些南非资本家“反对种族隔离”正是为了使用低工资的黑人工人取代工资较高,福利较好的白人工人。不仅长期执掌南非政权的荷裔白人如此,根据南非学者赫里伯特·亚当(Heribert Adam)的调查,被国内某些自由主义学者捧为“反种族隔离斗士”的南非英裔白人资本家,恰好是出于保证廉价劳动力供应这个目的而支持种族隔离制度的。换言之,在南非,种族隔离是资本主义的配套制度,是为资本主义服务的,反对种族隔离和反对资本主义是一个问题。只反对种族隔离而不反对资本主义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真正改变广大黑人底层群众的命运。而这正是曼德拉和非国大,尤其在他们取得政权之后的态度和具体措施。

当然,即使是这样,也有可能存在一种情况,也就是在抗争过程中,因为各种原因,“种族”变成了抗争的主题,“阶级”被淹没了。但是学者的研究得出了与此相反的结论。比如美国学者盖伊·塞德曼(Gay Seidman)研究南非工人运动结果是,在旧南非末期,阶级已经取代种族成了南非黑人抗争的主题。这种抗争不仅包括了要求改变黑人的被隔离地位,而且包括了世界其它地区工人阶级抗争的一切内容,亦即通过政治的,非市场的手段获得工资以外的,能够使工人满足需要的收入。用塞徳曼自己的话说就是“完整的公民权”——也就是除了一般的人身权利和政治权利之外,还包括了获得各种福利保障的“社会权利”。这种抗争已经不仅是对工人自身劳动条件的抗争,南非黑人在抗争中已经认识到了他们的生活环境和处境与资本主义剥削之间的关系,因此他们的抗争诉求在抗争过程中,南非黑人工人已经提出了通过非市场的政治手段改善他们的日常生活的诉求。这些诉求很显然远远超出了种族范畴,和新自由主义更加是水火不容。而且,抗争种族隔离的过程中,非国大,南非共产党和南非工会(Cosatu)结成了政治联盟。这样一种政治联盟的诉求,显然是不可能只停留在一般的市场资本主义,更不用说新自由主义上面的。正如我们下面看到的,这些组织已经提出了相应诉求。

南非转型之后的情况又是怎样呢?首先,一旦南非转型成功,获得政权,非国大转向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正是新自由主义。南非转轨刚刚开始的时候,非国大左翼、南非共产党和南非工会推动非国大和曼德拉将这几个组织联合制定的“重建与发展纲领”(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Programme )作为新南非政府的基本纲领性文件。这个纲领本身包括了各个方面的内容,既有诸如国有化,各项社会政策等,也有新自由主义的内容,例如财政紧缩、提高国际竞争力、建立“独立”的储备银行。但是,在南非官僚和资本家,以及非国大政客等的联合抵制下,这个纲领中的非新自由主义内容,例如社会政策和国有化等,完全没有得到执行,其中的新自由主义内容则相反。而且南非政府还在世界银行的协助下制定了另外一份新自由主义性质的发展计划以取代这个纲领。毫无疑问,新自由主义已经在智利、美国、欧洲、日本和世界其它地区造成的那种状况,亦即社会分化的全面、急剧扩大,在南非也发生了作用。这对于广大黑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其次,结束种族隔离之后的南非共产党,就和南非工会一起反对非国大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政策。不过由于南非共产党仍然坚持和非国大结盟,这种反对软弱无力。因此,真正从南非“转型”中受益的,实际上只是一小撮黑人资本家和非国大权贵。这样一个南非,显然不是当初黑人抗争的目的所在。

不过,公允地说,现在国内一些人诟病的所谓南非“治安问题”,或者其它工业等方面的问题,倒不能说是曼德拉和非国大的问题。因为南非种族隔离下的高速经济增长实际上已经在20世纪70年代告一段落了——事实上南非的工人抗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20多年的沉寂之后重新高涨的。而且南非的相当一部分工业尤其是军事工业,本身就是服务于南非在冷战期间作为西方在南部非洲的前哨基地,此外,我想所有人应该都清楚,旧南非那样的只为极少数白人和所谓“国际市场”服务的经济是多么脆弱,事实上早在旧南非末期,南非经济就已经出现危机了。旧南非的经济繁荣本来就只是一个虚幻的表象,种族隔离结束意味着这个表象再也无法维持下去了,这个表象所包括的各种落后与贫困没有得到改善,并赤裸裸地展现在人们面前了。如此而已。

文章评论(0)
回复
3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