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3年07月21日 19:02

埃及共产党总书记萨拉赫·阿德勒同志访谈

编者按:少年中国评论此前发表的译文简要介绍了埃及的左翼力量。虽然资产阶级媒体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淡化左翼的影响,但革命的发展会迫使所有人正视埃及社会主义势力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去年,社会主义政党组成了民主革命同盟,而作为老牌左翼政党之一的埃及共产党正是该同盟的成员。在埃及共产党并入纳萨尔的政党之后,一些反对合并的共产党员于七十年代重建了埃及共产党。埃及共产党在穆巴拉克时代受到政府打压,被禁止参加选举,部分党员也遭到当局逮捕关押甚至杀害。尽管如此,埃及共产党还是积极地在工农群众中展开活动。下文是埃及共产党总书记近日所作的一篇访谈,内容涉及到埃及共产党对“二次革命”、穆兄会和过渡政府的看法,以及整个左翼和党的策略等关键问题。YCA翻译团队的sovietlijie 同志及时地将其译成了中文,希望会对关心埃及革命形势的同志有所帮助。

  
  


伊朗人民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人民报》采访埃及共产党总书记萨拉赫·阿德勒同志


2013年7月6日

sovietlijie 译 此文为YCA翻译团队国际共运翻译计划第四篇译文

萨拉赫·阿德勒〔صلاح عدلي〕

萨拉赫·阿德勒〔صلاح عدلي〕

首先,我想向伊朗人民党表示问候,并祝愿它在自己的斗争中取得胜利。我也想向《人民报》致敬,因为它使我们有机会澄清埃及正在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

问题1:在埃及共产党近期的声明(7月3日)中,您提到了这样的事实:不同的阶级和阶层参与了这次群众抗议运动。那么,在6月30日第二次革命浪潮中,埃及社会的这些阶级和阶层是如何被发动起来的?

萨拉赫·阿德勒:自2011年1·25革命爆发以来,抗议运动以及数百万人的示威就从未停息过。例如,群众的革命状态就时而消退,时而兴起。工人的抗议和罢工也与日俱增。在穆尔西取得胜利、穆斯林兄弟会掌权后,他们的独裁本性、他们的法西斯性质、他们对资本主义中比较具有反动性和寄生性的成分的利益的照顾,以及他们在治理埃及这么庞大的国家上的无能,都为群众所发觉。除此之外,他们对祖国利益的叛卖、他们成为本地区美国和以色列利益的最大中间人的企图,也都毕露无遗。他们签署了加沙停战协定,并给予美国和以色列甚至穆巴拉克傀儡政权也未曾给过的好处。他们的宗派的、反启蒙的企图(敌视民主、科学、文化和宽容)变得越来越明显。更重要的是,群众发现了他们虚伪地以宗教口号掩盖自己服务大中东计划和“创造性混乱”〔creative chaos〕的企图。

因此,社会抗议运动(罢工、静坐、示威和组织纠察队)在去年就达到了7400次(这是穆罕穆德·穆尔西自己承认的)。失业率达到了32%,而失业人口中的大部分是有高等或中等资质的人。外债从340亿美元升至450亿美元。国内债务在穆尔西执政最后一年达到3650亿埃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超过了总人口的50%。简言之,社会的大多数阶级和阶层——以及它的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和左翼政治力量、青年运动(主要是左翼的和民族主义的),主要的国家机构,尤其是军队、司法、媒体和警察——感到穆兄会的掌权会带来可怕的危险,因为他们急欲垄断政权,除了那些打着宗教幌子的恐怖主义盟友外,排斥任何与他们相左的人。

甚至在旅游、工业、贸易、农业和建筑业部门的埃及大、中资产阶级都担心,产生混乱、不安和不稳定的穆兄会的持续统治会损害他们的利益。

“造反”运动成功地为要求穆尔西下台、提前总统选举收集了2200万签名。所有政党、工会和组织都参与了收集签名。这一运动遍及埃及各省的城市街头、工厂、学校、大学和村镇。这一运动的重要性在于,使埃及公民能够积极参与推翻穆兄会统治的革命运动。它也重建了革命行动的和平性与民主性,并为去除被作为合法性和民主制的唯一标准的投票箱的虚假合理性的唬人面具奠定了基础。在号召收集签名的同时,人们还号召6月30日在各主要广场进行示威游行,以检验这场运动的可信性,并为群众推翻法西斯政权、粉碎宗教国家企图的革命合法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埃及人民群众的回应是埃及历史上(甚至是世界历史上)伟大的和规模最为巨大的游行示威。“谷歌地球”的索引证实了这一点。在埃及各省,超过2700万人同时举行了示威游行,他们代表了埃及社会的各个阶级和阶层,而穆斯林兄弟会以及他们的盟友在开罗一个小广场中的示威连20万人都不到。因此,埃及人民是一边,穆兄会和它的盟友被孤立于另一边。这就是事实。任何时局评断或者政治分析都应该基于这一事实。

我们相信,6月30日发生的是埃及革命的第二波浪潮,它比2011年的第一波更加有力、更加深刻。它将革命从极端宗教右翼势力手中夺了回来,使之回归正途。而那些势力阴谋窃取革命,并使革命浪潮服务于它们法西斯的、反革命的目标以及世界帝国主义的图谋。

问题2:劳工阶级和工人对这些抗议活动的参与程度如何?工人为什么参与这场反对伊斯兰、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

萨拉赫·阿德勒:一月革命的基本口号就是:面包—自由—社会公正—人的尊严。在这一民族民主革命的关键环节之前,是一个漫长的历史阶段。这一历史阶段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伴随着附庸大资本主义的统治,并经历了整一个倒退、反动和暴政的周期。那时,反动力量与国际帝国主义以及阿拉伯反动势力相勾结,企图促进政治伊斯兰势力(尤其是穆兄会)的发展壮大。左翼的力量被削弱,工人背井离乡,大工业则为了消灭任何全面发展的可能性而被清除。

事实上,工人参与了2006年以来所有的重大抗议活动,但他们只是作为人民的一份子而不是以一种阶级组织的形式参与了所有的群众示威。之所以如此,是由于缺乏强大的工会,而后者则是政府暴政压迫工会的结果。阶级版图的剧变,以及过去时代里各部门工人阶级成分的变化,也是原因所在。私人部门控制的中小产业是人们赖以为生的,却不允许工人组织工会。工人阶级在革命中并不是以明确的阶级面貌现身。结果,由于左翼力量强有力的联合的缺失、种种其他原因以及此前阶段暴露的诸多弱点(在这里,就不加说明了),工人运动在革命中,便没有表现出与其参与和牺牲程度相称的力量和影响。

有一点需要说明:公共部门的工人已经发觉,穆兄会的实践和态度与穆巴拉克政权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比他们更糟。穆兄会执行着相同的政策,继续实行私有化方案,实行自由价格,甚至不提高最低工资,虽然这些都是革命的首要要求。他们甚至给商人减税,继续私有化公共服务,并且拒绝实行医疗保障计划。他们让自己控制的协商会议(埃及上院)匆忙通过“伊斯兰纽带”计划,以继续出卖和抵押埃及及其国家机构的财产。最危险是,他们拒绝保证组织工会的自由(这是他们在革命前向所有政治力量以及工会的承诺),并将政府控制的埃及总工会里穆巴拉克的人替换为自己的人。组织工会的自由是维护工人阶级的社会和民主基础。加上我们之前提过的种种原因,工人阶级便支持革命,反对穆兄会和政治伊斯兰势力。

任何想象工人只会因派别事务和经济原因而造反的人是错的。工人越来越意识到极端宗教右翼企图及其在一切民主、政治、社会和民族领域的右翼和法西斯实践的危险。

问题3:在你们的声明中,埃及共产党将当前的事态发展定性为革命。那么这场革命的性质、任务是什么?它迫切需要什么?

萨拉赫·阿德勒:对,现在发生的是一场革命。简单来讲,是2011年一月革命的第二波,它的第一波由于被穆兄会(虽然他们既没有参与也没有创造它)所窃取而归于流产。这是一场具有鲜明社会和爱国倾向的民主革命。它在继续,并且为广大的社会阶层和不同的政治势力(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和左翼)所参与。随着革命浪潮的继续,各色立场的真实面目就越加清楚了,而各种势力的倾向、他们是否愿意继续走革命道路也暴露出来了。

革命的首要民主任务是公布强调人权、妇女权利、劳动阶级的经济和社会权利的公民民主的新宪法。这部宪法不会否定人民在未来根据力量对比自主选择政治和经济制度的权利。因此,打倒(而非修正)宗派的、反动的并为人歪曲的宪法是当前民主和进步力量的基本任务。

不受政府干预的组织工会、政党的自由,反对在宗教、宗派基础上组织政党,男女在权利和义务上的完全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及将宗教或其他形式的歧视定为犯罪,这些都是民主革命的任务。

在这些社会任务中,还有通过促进生产部门的发展、对发展成果以及财富的平等分配(以符合穷人和劳动者的利益,并满足急迫的社会需求)来促成独立全面的社会发展。在其中最为首要的是,确立最低和最高工资标准以及与之相关的价格,废除小农债务,重新分配预算项目以增加医疗教育开支,给低收入者提供住房,提高富人税率,对公共部门中被掠夺的公司重新国有化,并与腐败作斗争。

民族任务是:反对依附美国,拒绝屈从犹太霸权,修正《戴维营协定》,重建埃及在阿拉伯世界、非洲、本地区以及国际中的民族地位,并且深化与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的关系。

问题4:埃及当前的事态发展是意味着埃及人民拒绝了“政治伊斯兰”,还是说仅仅拒绝了“穆斯林兄弟会”?

萨拉赫·阿德勒:穆斯林兄弟会是政治伊斯兰势力中最强大和最具影响力的组织。所有其他组织,包括萨拉菲集团和圣战组织,都和穆兄会结成了同盟,并且在捍卫他们的政权的最后一战中与穆兄会站在一起。因为他们明白,他们的失败将意味着被美国当作垮台的专制政权的替代者而加以支持的宗派穆斯林计划遭受重创。只有萨拉菲派的光明党由于它和沙特的关系,而在最后的战斗中而被排除在同盟之外。尽管我们认为它是一个反动的、宗派的党,并且敌视人权、妇女和少数派(包括一些伊斯兰派别)的权利。在上个月,他们就在一个村庄中煽动谋杀了什叶派,并骇人听闻地毁损了他们的尸体。

我们相信,这场战斗尚未结束,还需要进行政治、社会和文化斗争,以摧毁他们的抵抗,并且改变流布几十年来的普遍风气。

但是,我们会注意到,埃及正在发生的事情,不仅是穆兄会及其宗教右翼盟友与国家安全部门的对立冲突。实际上,他们正与一切派别的埃及人民以及所有国家机构(包括司法、媒体和文化部门)处于对立冲突当中。在社区和村镇,穆兄会将面对埃及人民群众,他们在过去两年里理所当然地丧失了大部分民众的支持。但在面对穆兄会的恐怖主义武装民兵时,军队和安全部门还是起了重要的作用。

总之,在我们看来,已经发生的事是宗教右翼计划普遍的大规模的失败,并且不只是穆兄会的计划。这对将来本地区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问题5: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穆尔西的下台是非民主的,因为他是经由合法选举上台的,并且新宪法也经过了全民公决的批准,您对次作何评价?穆尔西是被埃及军队推翻的吗?

萨拉赫·阿德勒:是超过2200万埃及公民赶走了穆尔西。他们亲手(而不是通过互联网)在写有签名者姓名、身份证号以及省份名称的文件(指要求穆尔西下台的签名活动,译者注)上连署。从6月30日开始,有2700万示威者参与了在主要广场上进行的持续4天的上的“大出门”活动,这是空前的全民公决。穆尔西在2011年11月签署独裁的宪法声明,这使他推翻了自己的合法性。当他的恐怖主义支持者包围宪法法院,当他的民兵在团结宫(埃及总统府)门前虐待示威者(国家检察官的调查显示如此)时,当他的手下在自由与公正党(穆兄会的政治臂膀)总部门前听从该党领导人及其代理人发出的简要命令、杀害示威者(凶手在国家检察官面前进行了忏悔)时,穆尔西损害了人权。当穆尔西成功修改宪法并组织起联合政府时,他便违背了誓言。他和他的集团坚持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条件,并且还在一次没有涉及军队和国防委员会的恐怖主义圣战组织的会议上叫嚣,要在叙利亚展开圣战。

正因此,所有政党和政治力量都在船沉之前跳了出去,其中甚至有支持上次总统选举结果的萨拉菲派的光明党。这不是反对民主的政变,而在总统背叛由以当选的对人民的诺言和纲领后,发自群众民主内心的活动。

将民主进程仅限于“投票箱”是对民主本质的彻底的盗窃,也是对人民用起义来反抗他们的专制统治者和法西斯政权(这些统治者和政权利用宗教掩盖他们的反动本质和右翼资本主义倾向)的权利的直接否定。

美国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保护穆尔西,将这次事件仅仅描述成反对“宪法合法性”的“军事政变”,这种冠冕堂皇的立场掩藏了这样的事实:人民革命和他们超越狭隘的、本质上最有利于大商人和垄断者以及控制第三世界人民命运的地方代理人的利益的资本主义民主的能力令国际帝国主义感到恐惧。

已经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是一场军事政变,而是一场埃及人民抛弃法西斯统治的革命政变。军队是在实现人民的意志,并使人民免受穆兄会阴谋及其武装恐怖分子盟友的攻击。这些武装恐怖分子想挑起教派冲突和内战,分裂埃及军队,并破坏埃及国家机构,以利于本地区的帝国主义和犹太主义。

数千万人民走上街头,这算什么军事政变?!!宪法法院首脑接手政权,这是包括不同政治势力以及“造反”青年运动在内的拯救阵线曾经要求的,也是埃及人民群众所支持的,这算什么军事政变??!!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组建一个由在民权和民族方面具有资格的人组成的政府,它将在过渡时期握有全权;在最后,会制定一部大家都期盼的民主公民宪法,并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这算什么军事政变??保障人民(甚至包括反对派)和平示威的权利,并且没有实行紧急状态,这算什么军事政变?埃及军队首脑塞西声明,只有在埃及人民的代表(包括造反运动的青年),拯救阵线的代表,阿兹哈尔清真寺教长,科普特主教和妇女代表经过对话达成共识后,才能制定过渡阶段路线图。埃及人民在主要的广场、社区和村镇庆祝这次埃及人民的伟大胜利以及国家军队对此的顺从。

我们应该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从具体现实出发,而不是将我们的眼界仅限于既定的理念和即成的公式。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媒体对这一切都视若无睹,拒绝看到现实,并且坚持所发生的是一场军事政变??!!!

但是,我们必须保持警惕,以确保在下一阶段军队的作用仅限于保护人民和埃及国家安全,并遵守不直接干涉政治事务的承诺,人民也有必要留在广场上,以保证他们的愿望在过渡阶段得以实现。

问题6:美国对于埃及局势的看法,您作何评价?

萨拉赫·阿德勒:2011年的一月革命令美国大吃一惊,但在意识到穆巴拉克政权时日已过之前,它已为政治舞台的变化做好了准备。于是,在穆巴拉克倒台后,它立刻接手,组建起前军事委员会和穆兄会的联盟,以为把政权移交给穆兄会铺好路,穆兄会在之前已经承诺过会实现美国的利益,并且保证了以色列以及反对群众利益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安全。

但不久后,美国发现穆兄会并没有能力履行政府职能,他们缺乏相应的人才,并且坚持与圣战组织结盟,而不是和自由主义力量结盟、将大资产阶级的各个阶层团结在一个由政权更迭而产生的稳定的制度中(这样一来,这种政治更迭本来会以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为准绳,并确保美国利益的安全)。与此同时,美国还热衷于保护军事机构的利益和特权,以确保它对美国的忠诚。

但是,美国也害怕埃及革命形势的继续,害怕抗议活动不断扩大的规模,害怕群众日益反对穆兄会的统治。因此,它向穆兄会施加压力,令其改革,并且也向自由主义反对派施压(尤其是华夫脱党、自由埃及人党以及宪法党中代表大资本利益的人),令他们推动议会选举,结束与左翼力量的联盟、拒斥青年运动的革命方向。而这些青年运动坚信,只有通过反对穆兄会的大规模群众革命以及抵制大选,才能够达到革命的目标,并让穆兄会政权彻底破产。

当“造反”运动以及它本然的使穆尔西失去合法性的理念获得成功时,当广泛的人民群众和政治力量回应它时,每个人都处于抉择的关头。这终结了各政党和各种势力的动摇,并且使他们在人民选择的基础上联合起来,推翻穆尔西并提前举行总统大选。这项要求还上升到这样的程度:号召推翻穆兄会政权,修改宪法,并且通过新的革命合法性和在适当的基础上的新的过渡阶段来纠正革命进程。

穆兄会、美国、军方,甚至政治反对派和青年的力量都没有料想到,人民的回应会如此强大,以至迫使所有人去实现人民的意志。

我们知道,美国以卑劣的方式向军方和自由主义政治势力的领导人施加了压力,叫它们别推翻穆尔西,只提出大幅度的改良就行了。但是为时已晚,大家都意识到人民已经发声,要求推翻穆尔西了,否则的话,将爆发内战,并加剧恐怖主义和宗派冲突,从而为外国干涉大开门户。

一旦达到临界点,穆尔西便倒台了,而军队则以服务于本阶段革命目标的方式介入政局。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埃及军队第一次违背美国的指令,因为它意识到了这些巨大危机的本质,如果它不支持革命的话,这些危机将危害到它自身以及祖国。

民族和民主力量意识到,军队领导人希望确保自己的利益和特权,并想在不直接干政的前提下占有政权的一席之地。我们相信,在这一阶段,上述情况需要加以考虑,但也强调下一阶段要逐步纠正这些情况。

我们认为,在这个关节点上,美国会煽风点火,制造冲突,并且鼓动一些集团加剧混乱,以实现“创造性混乱”,将埃及变成另一个伊拉克。这些事情已经发生,并在7月5日周五的密谋中暴露无遗。这项密谋被青年称为对埃及人民的“美国-以色列-穆兄会三方攻击”。这项计划旨在促使革命流产、穆尔西复职,通过雇佣武装分子和恐怖分子占领解放广场来加剧混乱和恐怖,通过流言和埃及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假情报战争来制造人民和军队的分裂以及军队内部的分裂,并且阴谋让西奈半岛的圣战组织与以色列以及加沙的伊斯兰组织相勾结,宣布西奈为自由区。

在法西斯组织穆兄会的领导人于开罗纳萨尔城的拉比亚·阿达维亚清真寺广场向自己的支持者发表了恐怖主义的和恐吓的演讲后,埃及处于紧要关头。这意味着一场反对群众意志的巨大阴谋的开始。CNN和BBC的阿语频道在其中扮演了危险的角色。但是人民和军队能够粉碎这一阴谋。美国的无耻角色和穆兄会对人民和祖国的背叛被揭露出来了。这重创了对美国以及帝国主义在本地区的计划,并巩固了革命以及人民意志对于反革命力量的胜利。

问题7:您对新任命的临时总统阿德勒·曼苏尔以及他的最新举措有何评价?

萨拉赫·阿德勒:他是一位以自己的正直和能力而闻名的法官,并且没有特别的政治立场或者政治取向。他在宣誓担任过渡时期临时总统后所发表的演讲是不错的、积极的。他强调,赋予他权威的“只有人民”,而给予他的权力是荣誉性的,实权将掌握在总理手中。这位总理将由民族力量、青年以及那些将要负责完成民族民主以及社会力量都同意的任务的人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加以选择。政府首先要做的是中止经济崩溃,满足劳动者的迫切需求,并且提供安全保障。

我们注意到广场上持续的公众压力所提出的要求,塞西的声明确认了这一点。他声明保护和平示威的权利。这就保证了不会违背已达成的共识,并且保证了,在公认的确保艰难的过渡阶段的顺利完成的限度内,军队不会干政。

问题8:你们当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尤其是在与其他党的关系和联盟方面)是什么?

萨拉赫·阿德勒:主要的挑战是必须首先团结左翼力量,以面对当前阶段所面临的重大任务。最重要是:

1、保证过渡阶段的目标和任务的完成。

2、与民族、民主力量就单一候选人达成共识,以打好总统选战。

3、组织左翼、纳赛尔主义者、青年运动和工会组织的联合阵线,以为即将到来的议会和地方选举做准备;还要施加压力,以保证过渡阶段中不会发生对革命道路的反动。

4、完善并发展的党的组织,更新党的血液,并且发展党的纲领,以使我们能够面对这些巨大的挑战。

原文:Interview with Comrade Salah Adli,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Egyptian Communist Party by “Nameh Mardom”, the Central Organ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Tudeh (Communist) Party of Iran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