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3年07月25日 22:28

澳大利亚社会主义者联盟候选人山姆·韦恩莱特访谈

编者按:让我们把目光从革命漩涡中的埃及暂时转向相对平静的澳洲。澳大利亚今年将举行大选,参与角逐仍主要是自由党,国家党和工党。在此之外,还活跃着一些小党,其中一个激进左翼政党尤其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澳大利亚社会主义者联盟。社会主义联盟成立于2001年,前身是几个社会主义小组。社会主义联盟明确提出要将矿业国有化等激进的社会经济政策,与工党有很大不同。其主张还带有绿党的特征,比如强调环境保护,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等。目前,该党拥有两位市议员席位。下文是社会主义联盟山姆·韦恩莱特的访谈。山姆同志是首位当选市议员的社会主义联盟候选人。他在此次访谈中谈到了澳大利亚的经济问题特别是矿业的问题,社会主义者联盟提供的解决办法,以及对自由党的看法。为了让大家对社会主义联盟有更多了解,我们特地上传了该党几位候选人的宣传视频,具体请参见文末的视频内容。此文同时也是YCA翻译团队国际共运翻译计划的第五篇译文。了解更多国际共运资讯,请持续关注少年中国评论。


澳大利亚社会主义者联盟候选人山姆·韦恩莱特访谈

带Q过人 译

SamWainwright27-4-13ByAlexBainbridge-web

这是《弗里曼特尔先驱报》记者布雷丹·福斯特(Brendan Foster)对社会主义者联盟在弗里曼特尔的候选人山姆·韦恩莱特所做的采访,整理后的文章发表在2013年5月18日的《先驱报》上。

是什么让你想要竞逐弗里曼特尔的联邦议席?

我们正面临着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澳大利亚自由党领袖)当选总理的现实可能性。他的政策很明显是想要从工人阶级的口袋里拿走更多的财富,交给那些大财主。他会带来更多的福利削减、私有化和对我们的权利的侵犯。

所以,为什么人们被自由党所吸引?工党在一系列的议题讨论中对保守主义者的屈服,尤其是在矿业税和打击难民问题上的软弱方式。这些忽视真正问题、转移民众注意力的行为为艾伯特铺平了道路。你不能用无糖可乐来对抗可乐,你必须要代表一些不同的东西。如果我们想打败艾伯特,就必须正面反击他的观点。

这就是社会主义者联盟所要做的:向人们展示出,创造一个能与我们的星球和谐相处、能够共享财富、能够发展人的创造性才能的世界是可能的。但我们也要诚实。我们面对的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而且那些富有而无情的精英们不希望我们这么做。我们把竞选视为争取改变的过程中的一层阶梯。

你认为这个港口城市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在整个珀斯,机动车的增长速度都超过了人口增长率。在弗里曼特尔,港口交通的繁忙加剧了这一现象。靠小汽车和卡车解决不了问题,修建新的道路只会激励起更多的拥堵,这将给环境和公众健康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但是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仍然痴迷于高速公路,不肯认真地提高公共交通和货运铁路的比重。他们打算花费10亿元来修建环绕机场的“珀斯通道”高速公路项目,公共交通和货运铁路却难以引起关注。更糟糕的是,公路货运可以得到碳税豁免,铁路却不行。这些要从根本上解决。环境、公众健康和良好的城市规划需要被放在首要位置,而不是对机动车和道路建设产业的无休止补贴。

弗里曼特尔市的无家可归者数量最近增长迅速,你是否认为现任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应当对此负责?

整个西澳大利亚都面临着住房危机。直接睡在街上的人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人在忍受着糟糕的居住环境。这是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政策直接的和不可避免的结果。对公共住房的投资并没有随着需求增长,房地产投资在萎缩,并且流向了残补式福利房(residual welfare housing)。同时,负扣税和免税政策使得私有住房价格飙升。我们应当取消对土地所有者和投机者的福利,显著地扩大公共住房开支,并引入房租控制,就像纽约和洛杉矶所做的那样。

很显然你认为矿业繁荣并没有惠及每一个人,那么你认为谁是受损最大的人?

首先是那些固定收入较低的人,他们的住房支出大幅上涨,但收入并没有随着通胀而增加。对他们来说,所谓的繁荣带来的是财政和个人的压力。而在另一种意义上,我们都是输家,因为我们并没有用这些钱建立更多元的经济,开发替代性能源或是消除不平等。这只让我们在错误的行事方式上走的更远。

对于将矿业富豪的财富公有化,你怎么看?

首先,矿业富豪们需要缴税。他们现在只需要付利润的14%。吉拉德政府从经过削减的矿业税获得的收入还不到7亿,甚至少于他们取消单亲家庭津贴所节省的钱。更负责任的做法应当把把矿业税提升150亿。化石燃料补贴每年就要花费我们70亿,最富有的20%澳大利亚人每年缴纳的1%的财产税也达到了400亿。对资本收益一视同仁将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收益,澳大利亚不存在财政短缺,没有理由靠削减公共服务来平衡收支。

最终我们要把采矿业纳入到公共所有权的范畴,这对于民众和环境都是至关重要的。从化石燃料行业获得的利润应当被用于资助替代性能源的开发,以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显然,在跨过公司掌控这一行业的现实下,这是不可能的。它们会不计环境代价地保证自身的利润。事实上,它们威胁着每个人的基本生活,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它们需要被阻止。

托尼·艾伯特可能将在5个月后担任首相,这让你担心吗?

艾伯特政府会带来对工人权利和公民自由的进一步侵犯,社会服务会遭到进一步削减,大企业则会得到更多的补贴。我们现在就需要找到对抗托尼·艾伯特的力量。我们需要准备好在街头、工作场所和社区反抗艾伯特的政策,如果他真的能接掌政府的话。思想进步的人们已经没有时间在恐惧和悲观之中消沉下去,我们需要准备好反击。

鉴于自由党和工党的意识形态都面临破产,你是否认为社会主义者联盟可以成为选民们的一个新选项?

自由党和工党都是大企业的忠实仆人,只不过自由党扮白脸,工党扮红脸。这是澳大利亚政治的核心问题。社会主义者联盟只是一个几千人的小党,竞争少数几个议席。在这个国家里,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严肃的政治力量,100%的站在劳动者、自然环境和我们的社区一边。通过竞选,我们想要跟那些同样感觉到转变的必要的人们建立起联系。通过支持我们,人们就是在为这项大业贡献力量。

为此,我们将那些无人会说的东西纳入议程,比如扩大公共所有权的必要性,以及严重的财富分化。即使是绿党也害怕说出这些,他们还在遗产税上面降低了调门。我们希望在竞选中对人民保持坦诚。如果不打破权力和大企业的统治,我们永远无法建立起一个更加民主、公平和可持续的未来。

原文链接:
http://socialistallianceperth.blogspot.com/2013/05/interview-with-sam-wainwright.html


这是山姆·韦恩莱特在 GetUp论坛上的讲话:


下面是其他两个社会主义联盟候选人的宣传视频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