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视野 2014年03月28日 20:24

阿尔都塞:马克思的科学发现与哲学

【译者说明】:本文译自索尔·卡茨《理论与政治:路易·阿尔都塞》(Saül Karsz, Théorie et politique : Louis Althusser, Fayard 1974)附录“阿尔都塞四篇未刊稿”的第二篇(第321-323页),原编者所加标题为“油印文稿”,中文标题为译者所加,因为本文非常明确地指出了马克思的科学发现与哲学之间的关系:马克思所创立的研究“社会形态”及其变化的“历史科学”,第一次明确地把“哲学”看作是一个社会形态中“上层建筑”的组成部分,“哲学”就是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理论“小分队”,搞哲学,就是在理论领域搞阶级斗争。

马克思的科学发现与哲学

 

【法】阿尔都塞 著

吴子枫 译

如果我能表达一个心愿,我希望大家在阅读这些在许多方面应该受到批评的文章时,在心里记住以下两个从根本上来说很简单的观点。

第一个观点是:马克思的著作构成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科学发现。我曾努力提请大家注意这个事实,因为我说,马克思为科学认识开辟了一块新“大陆”,即“历史大陆”。从科学史的观点看,马克思与泰勒士和伽利略很像,前者开辟了“数学大陆”,后者开辟了“物理学大陆”。
第二个观点是:这项科学发现在哲学中引起了一场革命,这就像是此前的一切科学发现一样,它们在自己的时代都给当时存在的哲学造成了重大动荡。

然而,这两个观点并不像它们看上去那么“简单”。马克思不像其他科学家那样仅仅是一个科学家,马克思所创立的科学与其他科学也不一样,由马克思的发现所引起的哲学中的革命,也与别的革命不同。为什么呢?

理由就是,“历史大陆”与其他的大陆不同。不仅仅是因为历史不是一个可以通过其重复而被观察的、有固定形式的对象,因为历史是永远变化的场所,是各种形式永远变换的场所。而且,如果大家允许,我想采用这样一个表达,即历史是“被禁止的大陆”。为什么呢?因为历史包括了宗教、道德、法、政治、哲学等等,简言之,包括了统治阶级用来掩盖自己的统治、使其合法化,并将自己的权力凌驾于它的被压迫者之上的所有“社会准则[1] ”。我们当然知道,在自然科学领域里的一切科学发现,在历史上都会遭遇来自比如说宗教的偏见和禁止。但这种抵抗,与马克思为了抵达被禁止的大陆的中心、为了揭露其机制所要克服的抵抗,还是没法比。由于这种禁止从其深层本质上来说是政治性的,所以我们明白了,马克思只有根据它的性质(即它是政治性的),才能够迎击并战胜它。为此,他必须放弃从资产阶级的社会准则的视点出发,放弃从资产阶级哲学的视点出发,最终转而从被剥削阶级的视点即无产阶级的视点出发。以下就是“青年马克思”的历史的全部秘密所在:一个青年知识分子,在有了一系列哲学的和政治的经验之后,从资产阶级自由的视点(《莱茵报》),过渡到小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视点(费尔巴哈),最后转向了无产阶级的视点(《共产党宣言》)。

正因为如此,马克思的科学著作没有经典科学著作的那种“不偏不倚”。马克思只有彻底批判所有那些不可避免地受到统治阶级意识形态(即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统治的对历史的表述,才能抵达关于社会形态的历史科学。正因为如此,《资本论》的副标题叫作“政治经济学批判”。正因为如此,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所有分析,全部并且总是论战性的。如果社会形态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如果阶级斗争统治着“社会意识形式”——统治阶级通过这些“社会意识形式”来思考自己对被剥削阶级的统治(通过对这种统治进行掩盖的方式来思考)——,那么,揭露资本主义生产(即剥削)方式运行机制的全部科学事业,就必然是一种无休止的斗争,必然是阶级斗争的一种形式。

马克思的科学事业要么被用于阶级斗争,要么成为阶级斗争的一种形式(这丝毫没有减少其客观性)这个事实,把马克思的事业与所有其他形式的科学事业区别了开来。

由此我们明白了,马克思的科学发现在哲学中引起的革命是绝对史无前例的。

在马克思之前,存在着哲学。马克思正是在哲学(黑格尔的哲学、费尔巴哈的哲学)中思考了哲学自身的变化。青年时期的政治经验不可分离地也是哲学经验。马克思就自己时代的政治矛盾和政治对抗、社会经济矛盾和经济对抗所获得的经验,直接表现为另一种经验:关于占统治地位的哲学的矛盾性和神秘性的经验。这种经验的结果,就是1845年关于费尔巴哈的那些论点,马克思通过它们宣告了一门新哲学,一门“不再是解释世界而是要改造世界”的哲学。

这个提法意味着什么呢?回顾过去的知识史,我们会发现,一切伟大的科学发现都会在当时存在的哲学体系中引发某种“重组”,但却从来不会把那些哲学体系当作“对世界的解释”来揭露:那只是一些重组,但不是革命。我们还发现,在哲学史中,有唯心主义哲学的统治,也有唯物主义哲学对它们的抨击。唯物主义哲学虽然反对唯心主义哲学,但它们又受到后者的影响,即后者的占统治地位的形式的影响,那种形式使得一切哲学都成为某种“对世界的解释”。在宣布自己是唯物主义者的同时,马克思断然与那种“解释世界”的形式进行决裂。这意味着什么呢?

让我们暂时回到被禁止的大陆。当马克思在那片大陆上探险时,他在宗教、法、道德的旁边,发现了哲学本身。历史上第一次,哲学受到了质疑:作为一种社会现实,它是社会形态中上层建筑的组成部分,在各种社会形态中发挥自己的作用。怎么来定义这种作用呢?在这一点上,马克思没有给我们留下明确的说明,但列宁给了我们一些指引。在我看来(在这里我要延申《列宁与哲学》中的分析),我们可以把哲学看作是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理论“小分队”,即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理论形式。通过其理论形式,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保证了自己对科学知识的“控制”。但同时,这种理论形式还有助于保证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各种论点)的统一。这种统一并不是一劳永逸地给定的现实,而是在无休止的阶级斗争中(在与旧的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和被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进行的斗争中)建立起来的。

路易·阿尔都塞

1970年5月1日于巴黎

吴子枫2013年12月22日试译于巴黎

( 译文首发,转载请注明)

注释

[1] “社会准则”原文为“valeurs”,其单数形式也有“价值”的意思。——译者


文章转自:阿尔都塞研究博客——《阿尔都塞:马克思的科学发现与哲学》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