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4年04月04日 20:50

马宁:京津冀一体化的地皮政治经济学

京津冀一体化的地皮政治经济学

 

 

文/马宁
 

京津冀一体化
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事情已经搞了30多年了。当年出生的孩子如今都当爹了。
早在1982年,“首都圈”概念就出现在《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中。十年后有了“环渤海经济圈”,然后是“首都经济圈”和“大北京”规划,再后来是“京津冀都市圈”。2011年“十二五规划”又提出“首都经济圈”。所有这些“圈”都包括北京和天津,其余部分则时大时小,还曾经把辽宁、内蒙、山东甚至山西也“圈”了进去。一直到今年2月份,习总亲自出面,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于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事就这么成了。

所以我们应该理解河北省不打招呼就自行发布了《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都憋了三十多年了,都憋出内伤来了,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如今赶上好日子,加强顶层设计,习总拍板,事情就算定下来了。但是未来会怎么推进,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为什么这个京津冀一体化搞了三十年都搞不成?主要原因就是三方诉求差异太大,特别是近些年来,这个差异越来越大。天津有国家级的滨海新区,积极性不高,只愿意送北部的宝坻区、武清区和蓟县入“圈”。主要是北京和河北在谈,在习总拍板之前,北京、河北已经在6年里签了四个合作协议。河北想方设法把全省都纳入到“圈”里,但是北京和天津对此都非常警惕。北京的打算非常简单,就是向河北转移产业和人口。北京能把什么产业转移出来,这恐怕也要看河北能接什么产业。以河北的软硬实力,别说什么先进制造业、先进服务业,也就是支炉子炼炼钢烧个焦碳什么的。北京周边就没形成一个产业带,过去没形成,现在看来也难。北京与河北之间没有什么互补之处,河北太过落后,对北京也没什么帮助。北京看中河北的,就是它地方大,能接纳北京的“排泄物”。但是目前看来,河北当北京的厕所都有困难了,更别提什么后花园了。天津作为国务院定义的“北方经济中心”在承接北京的产业转移中优势明显大于河北省,以互联网业为例,天津已然成为互联网的“陪都”。河北本身没什么优势,各方面都比较落后,只能承接转移项目;而转移项目又受方方面面制约。估计到了最后,北京丢出来的骨头,能到河北饭碗里的,只有一些骨头渣了。

习总能拍板定调,但是后边的事情恐怕习总就不管了。一个月来,北京和天津非常平静,只有河北自己在十几亿人口面前发疯,幻想出种种愿景。可是,你能说河北真的发疯了吗?

恐怕也不是。我们得相信河北省领导有起码的理智。北京和天津不吭声,自己唱独角戏有意思吗?答案是:有。

北京和天津(主要是北京)是不希望河北搞得太热闹的。因为那样会导致北京向河北转移产业和人口的成本大大增加。而河北方面有了三十年的经验,早就知道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曹妃甸的教训够他们记些年的。北京可以为了治理雾霾要河北压缩钢铁产能6000万吨,而河北能向北京要求什么呢?什么事情,求人不如求己。能解决河北问题的,还是河北自己。北京靠不住,天津也靠不住,中央,恐怕也靠不住。这次三地协同发展出炉后,廊坊市长冯韶慧就明说,有些产业廊坊是不要的。这说明,河北大小领导,心里都清楚:从北京那里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的。不过也正因如此,实际上真要是有点便宜,还是赶快要占的。北京“动批”据说就要迁到廊坊去。北京和天津就好比是河北家门口的两个恶霸,不来找麻烦就烧高香吧。这次张嘴就要河北压缩钢铁产能6000万吨,下次还不一定要求什么呢。

去年涿州市委书记王舟曾说,对接首都经济圈、承接产业转移,用地指标是目前制约项目落地的最大瓶颈。这说明河北早就想好了该干点什么:土地开发。靠天不如靠地。这也是朱容基搞分税制后,各地政府学得最明白、最熟练的一件事。河北在这方面也是有经验的。这次《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一公布,保定的房价立刻飞涨。而且按照这个规划,承德、张家口和廊坊都有得涨了。河北省深谙造势和炒作的道理,该方案设计得很合理,几个城市分别有不同的定位,每个定位都足以把房价炒起来。这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实实在在的落到河北口袋里的好处,比看不见摸不着、扯了三十多年都没影的一大堆“圈”强多了。

而这正是与北京的盘算相矛盾的。最符合北京利益的,是河北永远唯唯诺诺,河北的土地永远便宜,这样才能轻松地把不想要的产业送走,把看着闹心的人踢出。所以北京和天津一直对三地协调发展一事保持缄默,不为别的,只为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这里需要简单普及下地租理论。决定地租的因素有两个:肥力,位置。马克思在《资本论》里还写了个“3”然后就空那里了,恩格斯也没补上,这儿就不谈了。对建筑业来说,肥力就是特殊的环境、景观、空气、河流等等。而位置主要是交通、便利性及与经济中心的关系等。搞三地协调发展,在这两方面显然是对河北的极大利好。高铁和地铁、城市功能区,从经济规律上讲本身也是刺激和促进河北土地价格上涨的动力。再加上河北真真假假的什么“政治副中心”宣传,就更是如此了。保定的房价在过去的两周时间上涨的价格超过了过去五年的总和。这对当地居民来说,无疑是场灾难。他们还没享受到协调发展的好处,先接受了高房价。而协调发展对他们到底有什么好处,也很难说。即使保定真的作了所谓的“政治副中心”,对普通居民恐怕毫无意义。虽然离国家主席也“只差四级”,但是中央机关显然不是为地方办事的。而且大凡中央机关集中的地方,必然是乌烟瘴气。对保定居民是福是祸,还不一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河北省靠地皮发财了,而且还要继续发下去。

但是对北京来说就不一样了。首先,北京想的就是向外转移产业和人口,河北地皮炒那么贵,怎么往外赶就成了麻烦事。河北太没大局观了,虽然北京在本位主义上一点也不比河北差。其次,河北土地的肥力与位置因素一改善,与北京土地差距缩小,北京的地升值潜力就小了。至少,河北的土地开发对北京造成了潜在的威胁。这样,北京就不光是转移了产业和人口,还可能转移金钱。这对北京是大大的不利。

如何应对这种局面呢?从“动批”的迁移就能看出。就是把落后的、低端的、麻烦的、效益差的产业一股脑的扔给河北,以首都之尊,河北嘴再硬也不敢不接,何况那些到了河北可能还是好东西了。等这些东西在河北落了户,再带过去一堆小贩和民工,就又把河北的整体水平给拉下去了。这样,北京便永远光鲜亮丽,高端大气;而河北在北京后边永远充当第三世界的角色。

“京津冀协同发展”不会是三地和谐共存的开始,相反,这种政治任务的摊派,将会是三地矛盾激化的开始。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