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之声 2014年04月10日 09:12

对一次祭扫活动的吐槽

对一次祭扫活动的吐槽

文/尘沙

前几日闲得无聊,参加了我夏镇大学的扫墓活动。说实话,我不是因为怀念烈士而去参加这次祭扫的,而仅仅是为了出去活动一下筋骨。我对烈士并非没有感情,只不过现在的扫墓活动普遍流于形式。在此吐槽一下我夏镇大学的扫墓活动,以告慰先烈英灵。

既然是去扫烈士墓,总得知道烈士是为啥死的。先贴个图,简要介绍一下此烈士陵园的情况:

001

这些烈士是在解放兰州的战役中和中越战争中牺牲的。对于中越战争,我不想多说。而解放兰州战役中牺牲的烈士,显然是是为了推翻国民党而牺牲的。

此次祭扫活动中献给烈士的花圈,居然始终无法在烈士纪念碑前放稳,放几次倒几次。难道这真的是烈士在天之灵在向我们暗示什么?或是烈士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祭扫?

现在姑且用迷信的说法来“解释”一下这个现象。在悼念烈士的悼词中,始终没有提及他们牺牲的原因。我记得悼词是这样说的,“我们不能忘记左权~~~我们不能忘记王惠民~~~。”左权是抗日战争期间牺牲的将军,王惠民是抗日联军投江八女之一。这算怎么回事?到解放战争牺牲的烈士墓前去祭扫,举了两个例子却都是抗日战争的烈士,对于解放战争的烈士事迹却只字不提。你都不知道烈士是谁,烈士凭啥接受你的花圈?

有人可能会说,人家不就只是把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搞混了吗,多大点事,值得你这样大加讨伐吗?在此,我也不想对学生横加指责。近些年来,我们学生也一直处于迷惑之中。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是《飞夺泸定桥》,里面有一个情节:红军战士在夜里对着敌军喊话,说是自己人,以迷惑敌军。当时就有小朋友提出,敌人为什么能听懂我们喊话?现在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幼稚。但当时小朋友的思维就是:敌人就是外国人,说的就是外国语。

又想起我朝国家博物馆里的一个陈列区,是关于1840年以来中国革命的,过去被称为“中国革命史陈列”,而现在被称为“复兴之路陈列”。

对于这段历史,有两种叙述方式:一种是,中国共产党为了探索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选择了社会主义;另一种是,中国共产党为了领导人民争取解放,推翻了包括帝国主义在内的敌人。这两种叙述方式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

我朝却一直在把中国革命包装成所谓民族复兴的一部分。下图是我朝国家博物馆官方网站上对“复兴之路陈列”的介绍 。

002

表面上看,虽然人民解放和民族复兴两方面都讲,但今天劳苦大众又沦为底层,“解放劳苦大众”自然不怎么想提。那剩下的就只有所谓“复兴中华”了。现在真后悔参观此馆时没在留言簿上留言“一条修正主义的帝国复兴之路。”

一个政权想要维持,总要有自己的合法性。天朝毕竟是继承了共产革命的遗产,也就是所谓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据说它能让人们平等地生活。随着天朝阶级分化的加深,这一方面的合法性逐渐丧失。这就必然促使它去“寻找”新的合法性,也就是把合法性寄托在民族主义之上——只要我能把民族搞得强大了,不管用的啥主义,都是“合法”的。

按照他们的说法,“民族兴旺、国家强盛是一代代中华儿女的不懈追求”,只要民族复兴了,大家都会好。民族主义把整个民族看成一个利益共同体,而这种利益共同体是否真实呢?元代散曲作家张养浩在《山坡羊•潼关怀古》中有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在阶级社会中,从来就没有全民族的复兴。民族的复兴,一般来说只是主子的复兴。主子复兴了,会变得更强大,对奴隶的压迫甚至也会更深;而奴隶却一直是奴隶。可以说,民族这个所谓的利益共同体是虚幻的。要想大家过好日子,靠的不是“民族复兴”,而是消灭主子。

003

上个世纪的中国革命,正是消灭主子从而也就是消灭阶级社会的一次尝试。它不仅要求消灭异族的剥削者,也要求消灭本国的剥削者。中国革命的烈士们,是为了消灭人吃人的制度而死的。

回想几日前扫墓的情景,介绍烈士背景时的误导,即便不是有意,也可以说是受天朝民族主义宣传的影响。中国革命不仅仅是一场民族解放运动,而且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解放自己的一次革命。仅从民族的角度,是无法解释中国革命的。这种解释方法,企图使我们不知道烈士为何牺牲,让我们忘记烈士为解放劳苦大众而进行的斗争。

顺便再吐槽一下活动组织者——统治阶级预备队的水平。除了上述之外,这次活动还有一扯淡之处:“由党员代表带领全体志愿者宣誓”。按照正常思维,党员带领群众宣誓,内容应该是“请先烈们放心,我们会建设好祖国”这一类的。谁知宣誓内容竟然是“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群众还没说要入党呢!

当天返校后,又听说有人把宋哲元将军的墓当成宋代某将军的墓给扫了。细思恐极,不得不怀疑这些党国的好青年作为统治阶级预备队是否合格。

004

吐槽到此结束,生活还要继续,人民的斗争也不会熄灭。统治阶级的预备队也许会不合格,但被统治阶级先锋队的材料必定会不断产生。

文章评论(0)
回复
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