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4年04月16日 09:21

埃及:民主革命与阶级斗争紧密相连

埃及:民主革命与阶级斗争紧密相连

安那琪

1

2014/4/13

2008年4月6日,埃及重要工业城市大迈哈莱(El-Mahalla El-Kubra)纺织厂工人展开罢工,抗议低工资及粮食价格上涨。当时穆巴拉克领导的政府以高压手段制止并对付罢工工人。为了支援大迈哈莱罢工行动而成立的社运组织—“四月六日青年运动”,是积极号召埃及民众于2011年1月25日上街抗议的团体。爆发于2011年1月25日的埃及革命,在18天内推翻穆巴拉克政权,工人运动在这场革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埃及于2011年革命后三年来经历了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掌权、穆尔西大选胜出执政、军方通过政变再次掌控大权,及群众示威此起彼伏与当权者残酷镇压等持续不断的动荡。埃及工人阶级及底层人民争取真正民主与社会正义的抗争不曾停歇过,无论是穆巴拉克、穆尔西,还是军方,掌控政治经济实权的统治集团不断以种种手段压制工人阶级革命力量的发展,埃及的社会矛盾却也不曾减缓过……

2013年6月30日爆发声势浩大的反穆尔西示威浪潮后,埃及军方为了制止示威浪潮“失控”,发动政变推翻穆尔西政权,建立一个军方主导临时政府。埃及军方以打击穆斯林兄弟会“恐怖分子”的名义,对一切反对军事政变的民间力量进行残酷镇压,并鼓动狭隘民族主义情绪去巩固民众对军方的支持。埃及军方领导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于2014年3月26日正式辞去国防部长一职,以为他竞选总统铺路,成为2014年5月总统大选的最大热门。

2

塞西:埃及的拿破仑三世?

塞西和埃及军方于2013年政变时声称他们是站在革命的一方,并以革命的名义镇压穆斯林兄弟会及一切反对军方的民间力量。塞西领导的军方在镇压工人运动时,一点都不比穆巴拉克或穆尔西来得逊色。穆尔西被推翻逾9个月后,埃及工人和穷人贫困潦倒的生活,跟住在首位森严豪宅内的富豪将军形成强烈对比。贫穷、失业、通货膨胀,还有频密的停电,继续缠绕着底层人民。塞西呼吁埃及人民“努力工作”,也就是不要示威和罢工!极有可能在大选中胜出当上下一届埃及总统的塞西,看来将不会让埃及工人有好日子过,埃及工人将被迫“努力干活”,但是他们的劳动成果却不归于他们。。

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推翻七月王朝后,夺得政权的自由派资产阶级建立第二共和国。拿破仑一世侄子路易.拿破仑于同年的总统选举中以压倒性票数胜出,成为第一任法国总统。拿破仑三世后来又夹着人民对他的支持于1851年12月发动政变,并于1852年11月举行的公投中获得96.9%选民支持他称帝,是为“拿破仑三世”。拿破仑实行独裁强权统治,迫害政治异议,重振法国的“国威”,并以穷兵黩武手段去建立法兰西殖民帝国。声称支持埃及革命的塞西,意图借助埃及人民对他的支持,用选票去实现他名正言顺掌控大权的野心,也同时满足埃及统治阶级及众多被狭隘民族主义冲昏头脑的人所想象之重振国威。塞西登上总统宝座之路,的确充斥着拿破仑三世的影子……

3

工人阶级抗争将是“塞西盛世”的最大阻力

2013年7月军事政变推翻穆尔西后,埃及民族主义者、自由派政客一窝蜂支持军方掌权,塞西摇身变成像纳赛尔那样可以拯救埃及的民族英雄,被人寄予厚望会为埃及经历三年动荡后带来繁荣盛世的图景。不过,无论是旧建制内实力期望恢复穆巴拉克时代旧秩序的图谋,还是被狭隘民族主义冲昏头脑支持塞西盛世的遐想,抑或是塞西正在发着的拿破仑三世之梦,却不会顺顺利利如愿以偿,但其所面对的最大潜在阻力,并不是正被军方逼入穷巷的穆斯林兄弟,而是埃及工人阶级的抗争。塞西若中选当上总统,将面对一股不轻意屈从于资本霸权的工人力量。

埃及工人在穆尔西垮台后过去多个月来,不断为了争取提高工资及改善工作环境而展开罢工抗争。埃及政府的镇压,并无法平息工人的躁动,反而促成更大力度的反抗。

最新一波的工人罢工抗争浪潮于2014年1月爆发,纺织厂工人、钢铁工人、公务员、巴士司机、嘟嘟车司机、医生、牙医、药剂师、记者等,都已进行过罢工。各个领域的罢工工人有不同的诉求,不过最普遍的就是要求提高工资,要求政府确保所有工人都享有最低工资。埃及政府于2013年9月决定于2014年1月1日将政府雇员的最低工资从每月700埃及镑(相等于102美元)提高到1200埃及镑(174美元),但最终只有三分之一的政府雇员获得加薪。埃及工人不满政府拖延落实最低工资,而且政府部门和私人界的大多数工人都无法享有最低工资。成千上万的工人因此罢工。

工人抗争的升级促成临时总理哈赞姆.贝伯拉威(Hazem Al Beblawi)领导的内阁于2014年2月25日总辞。

开罗巴士公司的42000名雇员于2014年2月展开罢工,瘫痪了首都的交通。巴士司机最后争取到加薪,但是他们的薪金仍然低于埃及政府颁布的最低工资。

5万名邮政工人于2014年2月23日展开罢工,要求落实最低工资制。尽管政府逮捕邮政工人领袖,但是无法阻止工人继续罢工。

在工人阶级抗争的重镇—大迈哈莱,来自多个工厂约2万名工人于2014年2月进行罢工,成功争取到年终花红,也迫使厂房辞退恶名昭彰的公司总裁。埃及各地纺织厂工人继续为最低工资而抗争。

4

 

自纳赛尔时代开始,经过了之后萨达特、穆巴拉克、穆尔西到现在的临时政府,埃及政府对工会的打压不曾停止。塞西打压工人运动的手段,绝对不比他之前的当权者来的软弱。埃及军警于2013年8月以武力镇压苏伊士一家钢铁厂工人的静坐抗议行动。2014年3月,一名高级军官威胁一家陶瓷厂的工会领袖签署辞职信,否则将被秘密警察以恐怖主义罪名扣查。

埃及2700万劳动力当中,只有380万人是亲政府工会的成员。他们是新最低工资的受惠者,但是大部分工人却无福消受这最低工资。埃及的亲政府工会支持塞西竞选总统。对于异议的工人运动,军方一概将他们打成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指控他们涉及恐怖主义活动。未来的塞西政府,将会是一个不能容忍工人罢工的反工人政府。但是,埃及工人运动将不会轻易屈服,而工人阶级联合起来的反击,恰恰是对军方霸权来说最可怕的威胁。

5

源远流长的工人抗争传统

埃及有着历史悠久的工人阶级抗争传统。埃及的第一个工会—“香烟制造者同盟”成立于1900年,埃及工人是20世纪初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先锋队。埃及码头工人曾于1947年为了声援印尼人民的独立斗争而抵制穿越苏伊士运河的荷兰船只,发挥了工人运动的国际主义精神。埃及工人于19977年萨达特执政时期发动“面包起义”,抗议萨达特政府听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指示取消粮食津贴。在穆巴拉克执政的30年内,工人罢工总是遭到暴力镇压,工人运动处于低潮,但是工人抗争的火焰并没有熄灭。资本主义经济造成的社会财富不断向上集中及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为埃及社会埋下不少阶级斗争的火药。

2011年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埃及革命,跟大迈哈莱自2006年开始间断发生的纺织厂工人罢工抗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埃及人民争取民主与社会正义的革命斗争前景,一直都跟工人阶级运动的命运紧紧扣在一起。

来源: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

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872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