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4年05月19日 12:51

2014年印度全国大选:国大党历史性惨败,印度教沙文主义右翼势力狂胜

文/安那琪

1

       2014/5/18

      奉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混合印度教沙文主义政治路线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缩写BJP)在野十年后,于2014年印度全国大选中横扫国会下议院超过半数议席,击败饱受贪腐丑闻缠身的印度国民大会党(Indian National Congress,缩写INC)再次上台执政,崛起成为未来五年给印度大资本势力开路护航的强势先锋。

        印度于2014年4月7日至5月12日分9个阶段举行全国大选,以选出第16届印度人民院(Lok Sabha)的543名议员。拥有12.5亿人口的印度,共有8.145亿人有资格在这次大选中投票,比2009年大选增加了1亿新选民,堪称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选举。这次大选投票率为66.38%,也就是说有5.4亿人出来投票。

        共有8251名候选人竞逐印度国会下议院—人民院的543个议席。这次印度大选被认为是历史上花费第二高的选举,仅次于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

        不过,这个据说是人类史上最大的“民主盛事”,并没有为印度人民或全球人民带来什么值得鼓舞的结果。

2

        大资本支持的右翼强势上台执政

        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右翼政党—人民党,在庞大资金支持和媒体铺天盖地吹捧宣传下,在2014年印度大选中“一枝独秀”,赢得282个议席,比起2009年的116席激增了166席。

        得益于“赢者全取”的英国选举制度,人民党尽管只获得31.0%得票率(得票171,637,684张),但是却赢得议会中的51.9%议席。人民党于 2009年大选的得票率只有17.21%,这次得票率可谓是大跃进,而其赢得的议席更是一飞冲天。这是自1984年大选以来,单一政党在印度人民院赢得超 过半数议席。自1989年以来,印度中央政府一直都是由多个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有时集合了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政党,涉及中央权力和地方政治势力之间的复 杂协议,但这个格局于2014年大选被打破。

        选举政绩反映着印度政治出现大洗牌,并急剧右转,具有印度教沙文主义及新自由主义双重倾向的右翼政党将在至少未来五年呼风唤雨,而作为人民党内右翼强硬派的莫迪将出任总理。

        人民党可以单独执政,加上全国民主联盟内其盟党所赢得的54席,莫迪为首的政府可谓固若金汤。以人民党为首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缩写NDA)总共赢得336个议席,比2009年大选的159席激增了177席。

        人民党在莫迪执政的古吉拉特邦赢得全部的国会议席(26席),也全取拉贾斯坦邦(Rajasthan,25席)、果阿邦(Goa,2席)、喜马偕尔邦 (Himachal Pradesh,4席)及德里国家首都辖区(Delhi,7席)的议席。人民党赢得北方邦(Uttar Pradesh)80个议席中的71席(另有2席由其盟党赢得)、中央邦(Madhya Pradesh)29个议席中的27席,这些都是以兴地语为主的地区。人民党跟其在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的沙文主义盟党—“湿婆神军 党”(Shiv Sena)共拿下该邦48个议席中的41席(人民党23席,湿婆神军党18席)。

        人民党在大选中的“狂胜”,应该要拜印度媒体在过去多个月来如火如荼宣扬的“莫迪浪潮”所赐。人民党在全国各地都大有斩获,尽管在一些邦属仍然是由少数地方 性政党所控制。在印度政坛上,如此的全国性“浪潮”是非常罕见的,在这之前席卷全国的政治趋势发生在极具戏剧性的背景,如1975-77年的紧急状态促成 莫拉尔吉.德赛(Morarji Desai)领导的“人民党”(Janata Party)于1977年大选中大胜,1984年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被刺杀身亡后国大党在同年大选中大胜。

3
        莫迪

        右翼人民党的“崛起”,是建立在全国人民全面拒绝国大党的情绪及资产阶级政客玩弄金钱政治之基础上。粮食价格不断高涨、大规模失业,加上层出不穷的政府官僚 贪腐丑闻,在民间形成了一股对国大党为首政权的极度不满。印度大资本和企业媒体早意识到国大党的“大势已去”,而将它们的支持转向人民党,印度首富穆克 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也不例外地支持莫迪。印度资产阶级向人民党输送大笔金钱,为人民党打造气势逼人的宣传攻势,无非是要人民党组成强势政府,去捍卫资本财团的 利益,毫无忌惮地推行“亲市场”的社会经济“改革”去巩固资本财团霸权,然后期望依靠资本主义经济高速增长下的“涓滴效应”去安抚底层民众的不满。

        在印度大选前6个月期间,外资投下逾160亿美元资金进入印度股票及债券市场,压注莫迪的胜出,如今唯利是图的外资获得开盘红。莫迪在胜选后承诺:“好的日 子即将来临。”这是对印度及国际资本家说的,印度普罗人民有的只是遐想。印度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及国际资本对莫迪寄予厚望,期望莫迪领导的政府可以夹着大选 中选民的“委托”,以最反动及最强权的手段去落实所谓“经济改革”,将作为亚洲第三大经济体的印度打造为服务于全球资本主义的廉价劳动生产中心,代价就是 牺牲印度劳动人民的权益。

        莫迪于2001年开始担任古吉拉特邦(Gujarat)的首席部长。2002年古吉拉特曾发生严重的宗教骚乱, 莫迪领导的政府放任印度教徒屠杀穆斯林,790名穆斯林和254名印度教徒在骚乱中丧命,200多人失踪,另外2500多人受伤。人民党的外围组织—民族 卫队(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缩写RSS,或更准确地应该说人民党是民族卫队的政党臂膀)犯下不少迫害穆斯林的暴行。(这个民族卫队,跟马来西亚的“土权组织”很相似。而 民族卫队跟印度人民党的关系,就类似土权跟巫统的关系。)莫迪投入政治就是通过加入民族卫队,而且是民族卫队派莫迪进入人民党去推动民族卫队的印度教沙文 主义议程。

4

        印度国大党历史性惨败

        由 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领导参选的印度国大党,仅仅取得44个议席。比起2009年所赢得的206席,国大党在人民院内的议席狂跌162席。对国大党来说,这是历 史性的惨败,也意味着尼赫鲁—甘地家族政治势力或者已走到尽头。国大党在全国所取得的议席,还少过人民党单单在北方邦所赢得的议席,完全突显了国大党的惨 况。

        国大党全国得票106,935,311张,占得票率19.3%,不过只获得人民院的8.1%席位。

        国大党为首的“团结进步联盟”(United Progressive Alliance,缩写UPA)总共只拿下59席。

        自印度独立以来67年间,国大党只有13年没有执政中央,接下来五年也将再无缘主导印度政坛。

        由尼赫鲁—甘地家族所支配的国大党,因在反抗英殖民斗争中的角色,而获得跨越族群的支持,并在印度政坛上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原本推动有些左倾色彩国家干预 “国家发展”政策的国大党,于1991-1996年在纳拉辛哈.拉奥(P.V. Narasimha Rao)担任总理期间,开始急转向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采纳了鼓励廉价劳工、出口导向的经济战略,让在政治经济上原本较为自主的印度加快步伐跟全球资本主 义融为一体。国大党于冷战后跟美国帝国主义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促成印度军事力量的急速扩张。

        国大党在冷战后推动的经济改革,让印度“崛起”成为“金砖四国”新兴经济体,但是印度的经济成长果实却只被一小撮的资产阶级精英所享有,印度国内四分之三的人口仍然靠着每天少于2美元的收入苟活,而全印度一半的儿童仍然活在营养不良之中。

        国 大党于1998-2004年间当了6年的在野党后于2004年重新执政时,曾承诺会推行“人性化的改革”,结果印度普罗人民仍然活在贫困之中,政府贪污腐 败的问题层出不穷。当失业率高企及通货膨胀持续之际,国大党政府还继续削减社会福利开支,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甚至要人民束紧腰带去吸引更多外资到印度赚大钱。不过,印度国内外大资本仍然觉得国大党亲商不力,而转向支持意欲推动更大幅度亲外资“改革” 的人民党。

5

        族群矛盾加深

        印度北部好些于近年相当有影响力的以低下种姓群体为主的政党在这次大选中遭到重挫。以达利特人(Dalit,印度种姓制度下的分类,又称“贱民”)为主的社会民主党(Bahujan Samaj Party ,缩写BSP),曾于2007-2012年间执政北方邦,而且是受承认的六大全国性政党之一,但是却在2014年大选中输掉所有的议席,尽管其得票率为4.3%。

        目前执政北方邦的社会党(Samajwadi Party), 获得好些低下种姓群体和穆斯林的支持,但是却只能在2014年全国大选中拿下北方邦80个议席中的5席。北方邦近年面临族群暴力冲突的威胁,人民党在北方 邦的“卓越表现”为北方邦脆弱的族群关系敲响警钟。人民党领导的新届中央政府可能会迫使北方邦提早举行邦议会选举以夺取对北方邦的完全控制权,这势必会引 发迫害当地少数族群的暴力冲突。(目前社会党控制北方邦议会403个议席的224席,社会民主党则有80席,人民党只有47席。最近一次北方邦议会选举是 在2012年。)

6

        地方性政党不结盟的博弈

        尽管人民党在全国各地来势汹汹,但还是有一些地方性政党抵挡住这股“莫迪浪潮”。这些胜出的地方性政党都没有加入两大政党联盟(也就是人民党为首的全国民主 联盟及国大党为首的团结进步联盟),并且参选各自邦内的所有议席。这些地方性政党的政治博弈看来奏效。印度草根国大党(All India Trinamool Congress,缩写AITMC)拿下西孟加拉邦42个议席中的34席;胜利人民党(Biju Janata Dal, 缩写BJD)在奥里萨邦(Odisha)的21个议席中取得20席;全印度安纳德拉维达进步联盟(All India Anna Dravida Munnetra Kazhagam,缩写AIADMK)则赢得泰米尔纳德邦的39个议席中的37席。这反映着地方性政党仍然在一些邦属具有重大影响力,这些地方性政党不愿 跟主要政党联盟分享席位或跟其它政党组成类似第三阵线的联盟,加强了它们在各自邦属的支持。

        在查谟-克什米尔邦(Jammu and Kashmir,又称印控克什米尔),查谟-克什米尔邦人民民主党(Jammu and Kashmir People’s Democratic Party,缩写PDP)全取原本由查谟-克什米尔邦民族会议党(Jammu & Kashmir National Conference) 控制的3个议席。查谟-克什米尔邦的另外3个非穆斯林为主选区则由人民党取代原本的国大党(2席)及独立人士。查谟-克什米尔邦内的拉达克 (Ladakh)选情最为激烈,人民党的佛教徒候选人Thupstan Chhewang(得票31111张)仅以36票之差击败得票最接近的伊斯兰教什叶派独立候选人Ghulam Raza(得票31075张)。

        在选前被印度国内外媒体看好并大力吹捧、打着反腐败旗号的平民党(Aam Aadmi Party, 缩写AAP),可谓“雷声大,雨点小”,只拿下4个议席,且全都在旁遮普邦。平民党在德里的7个选区全都拿到第二高票而一席都没有。西方媒体和亲西方中产 阶级都对这个具有西方自由主义政治思潮特征的政党存有一定遐想,但是就算这个成立于2012年的新政党参选超过400个议席,但其全国得票率仅仅 2.0%,其势头被证明完全是媒体炒作。平民党的诞生于印度近年媒体曝光率相当高的“反腐败运动”—一个类似泰国黄衫军的中产阶级政治现象。一些自称左翼 的政治势力误以为这个“反腐败运动”是思想进步的政治运动,但其本质却是极为反动,代表着富豪阶层的利益,打着“反腐”的名义去捍卫统治精英的利益,鄙视 乡区“愚蠢”的穷人。

7

        左翼政治的挫败及挑战

        印度拥有历史悠久的左翼政治传统,但是传统左翼政党却在当前印度全国政坛没有太大作为。这跟印度共产党和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两大主要传统左翼政党多年 来协助资本家推动新自由主义议程有关。这些斯大林化的传统左翼政党曾在它们执政的邦属推行“亲投资者”的政策、削减公共开支、禁止资讯工业的罢工、协助大 财团夺取农民土地等。正是对工人阶级的背叛,让它们日益失去基层的支持。

        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 缩写CPI(M)]在2014年全国大选中仅拿下9个议席,比之前最差战绩—2009年的16席,还要少7席,创下选战最差纪录。印共(马)得票率只有 3.2%。另有有两名获得印共(马)支持的独立候选人胜出。印共(马)在全国大选中最好的战绩是在2004年,共赢得43席。

        印度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缩写CPI)只取得1席,得票率只有0.8%。印共于2009年还有4席。

        革命社会主义党(Revolutionary Socialist Party,缩写RSP)则在喀拉拉邦(Kerala)取得1席,比2009年的2席又少了1席。

        左翼政党在全国选举中的整体战绩相当糟糕,但不是说左翼力量已没有一席之地。印共(马)在其执政的特里普拉邦赢得全部2个国会议席,而且是压倒性胜出,取得 选区的60%选票。由印共(马)、印共等左翼政党在喀拉拉邦组成的“左翼民主阵线”(Left Democratic Front ,缩写LDF),赢得喀拉拉邦20个议席中的8席,比2009年4席增加一倍,右翼的人民党在喀拉拉邦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左翼政党在西孟 加拉邦遭遇最巨大的挫败,靠民粹政治起家的草根国民党狂扫34席完全将左翼政党边缘化,印共(马)只取得2席。印共(马)曾执政西孟加拉邦,左翼阵线于 2009年尽管在西孟加拉邦已输给草根国民党但还有15席,现在骤减剩2席。不过,左翼阵线在西孟加拉邦还有29%得票率。左翼阵线指控西孟加拉邦的选举 出现舞弊,而草根国民党执政下出现新的专制主义统治,类似国大党于1970年代在西孟加拉邦所实行的暴政。左翼在西孟加拉邦正面临严峻的存亡之战,因为正 面对打着民粹旗号的新专制主义之激烈攻势。如果无法将党内的腐败分子剔除、重建跟底层人民的紧密联系并打造广泛的捍卫民主政治阵线(非仅仅是选举联盟), 将难以应付草根国民党的专制霸权。

        左翼政党在选举中的挫败,难免会出现要左翼政党放弃左翼政治斗争路线的改良主义主张,但这不是左翼政治 的出路。在右翼沙文主义政治力量不断扩张的威胁当前,印度的左翼政治势力更加需要重申建立在工人阶级自我解放基础上的左翼政治主张。左翼政治力量也必须力 图跨出左翼势力盘踞的三邦(喀拉拉、特里普拉、西孟加拉),将其影响力扩张到兴地语地区,方能成为影响印度全国政治的重要势力。

        此外,左翼政党的重新整合也非常关键。印共(马)和印共的合并或建立新的联盟,将可让左翼重新定位为合时宜的政治力量,也有助于打造更强大的全国性工会组织。印共(马)和印共两大传统左翼政党也有必要跟在兴地语地区拥有一定势力的左翼政党—如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寻求合作的可能,以加强左翼政治的整合,形成一股可以真正挑战人民党和国大党主导之“两线制”的替代选择。

8

        国 大党具有“人性化”的资本主义经济改革已经不能符合印度国内外资本财团的口味,而且也已不得人心,所以印度统治集团转向扶持一个更野蛮、更无情推动资本主 义经济议程的右翼势力。莫迪领导的新政府,将会为了拯救全球资本主义而实行更多劫贫济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包括进一步削减社会福利开销、取消能源津 贴、持续压低工资、大规模私营化、将税务负担转嫁到劳动人民身上的“经济改革”措施。人民党的印度教沙文主义政治议程,也将挑起更多的族群憎恨与冲突,分 化印度各族人民去强化资本财团对印度社会经济的支配。因此,印度人民迫切需要打造一个超越资本主义霸权逻辑的政治替代选择。

        原文地址: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881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