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4年05月24日 21:35

议会中的共产党人和阶级斗争

议会中的共产党人和阶级斗争

Lukex 译

123

希腊共产党员、欧洲议会议员吉厄戈斯·图萨斯〔Γιώργος Τούσσας〕参加了由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于2014年5月14—15日所组织的圆桌会议,主题是:“议会中的共产党人和阶级斗争。”

亲爱的同志们,

首先,我们借此机会向乌克兰的共产党人表达团结之意,此时此刻他们正面临着一波凶猛的反动浪潮,这一反动浪潮是由乌国内资产阶级、公然进行干涉的美国以及为与俄国激烈争夺乌克兰市场、自然资源和输油管道而介入的欧盟所汇集而成的。

我们对在乌克兰禁止共产党及共产主义思想的举动表示谴责。正如你们所知,在过去的一段时期里,我们的党在希腊议会、欧洲议会、欧洲理事会国会议员大会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反对乌克兰禁止共产党及共产主义思想。我们在乌克兰驻希腊大使馆前开展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与此同时,已有近40个共产党和工人党对我们与德国共产党共同起草的联合声明表示了支持。

乌克兰政治日益反动,反动势力(甚至公开的法西斯势力)日益猖獗,工人群众却面临着这样的危险:因民族和语言而被分割于资产阶级阵营中的表面上仿佛不同的“假旗帜”之下。对此,希腊共产党的立场是:共产党和工人运动应该有着自己以争取社会主义为目标的评判标准和利益诉求,而不是听任这个或那个财阀统治的帝国主义国家的摆布。

亲爱的同志们!

对于今天会议的主题 “议会中的共产党人和阶级斗争”,我们强调议会只不过是施行资产阶级民主的机构和资本主义借助垄断力量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在这一观点基础上,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那些在西欧得以接受的所谓“欧洲共产主义”的机会主义观点,这种观点助长了通过议会斗争就能实现向社会主义的“议会过渡”的幻想。请允许我来阐述一下希腊共产党对我们在讨论的这个问题的一些基本立场:

1、我们所讨论的这个问题涉及一个更为深层次的问题,即共产主义者对资本主义的立场。共产党认为,资本主义是一个权力、资产阶级国家及其机构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并从而占有生产资料、掠夺工人阶级和普罗大众所生产的财富的社会经济制度。

希腊共产党的基本立场是列宁主义的,强调无论哪个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存在“普遍民主”,有的只是资产阶级民主。另外,也不存在“普遍专政”,有的只是对敌对阶级的专政,即无产阶级对压迫者和剥削者的专政,也就是说为消灭剥削者以及他们为维护自己的统治负隅顽抗而实行的专政。

“……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无非是资产阶级镇压工人阶级的机器,是一小撮资本家镇压劳动人民的机器……”[1]而当资本的力量处于危急关头、被动摇或甚至是受利益驱使而放出最为反动的法西斯主义势力时——正如现在发生在乌克兰的因美国、欧盟、北约与俄国的资产阶级争夺对该地区的控制权而开展的干涉活动一样——这种镇压就愈加严酷。

然而,对法西斯主义的斗争不能陷入对资产阶级民主的支持,也不能止步于捍卫和争取更大程度的民主、争取在资产阶级政治体制内的工会权利,因为这意味着斗争会止步于现存剥削制度的范围内。在为保卫这些权利、在为与资产阶级公开的法西斯形式的专政作斗争、在为捍卫任何民主权利——比如共产党合法活动的权利,参与资产阶级选举的权利——所进行的斗争中,我们不能把眼界局限于过去,更应当面向未来。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要打破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及其一切机构,从而使工人阶级获得生产资料和权力,这样才能产生新的人民的权力机构。数十年来,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证明了权力要么掌握在工人阶级手中要么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幻想走第三条道路,不过是抒发小资产者的反动哀怨”[2]。

在我们看来,这些问题对于阐述共产党的政治路线来说是有基础性作用的,在争取工人和人民的思想认同、觉悟他们的主观意识上是十分有用的。

2、在希腊议会和欧洲议会的舞台上,希腊共产党已经活跃多年。在这阶段内我们党在希腊议会中获得了12个席位,在欧洲议会中获得了2个席位,并且证实了希腊议会和欧洲议会在阶级上的反人民性,也同时表明了人民每四年参加一次的选举是解决不了阶级斗争的基本问题的。

在此观点的基础上,希腊共产党参加了希腊议会和欧洲议会,去阻止那些反人民措施的实施,投票反对反人民的法案以及欧盟的指令或其他种种举措。在关乎工人阶级和普罗大众的问题以及对失业人员的保护的问题上;在为减轻普罗大众的债税负担上;在与由阶级工会和劳动人民的运动所引发的斗争相结合的卫生和教育问题上,希腊共产党提出质疑、提交法案和修正案。

通常来说,希腊共产党的立场是为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党所抵制的,因而也不期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解决人民的问题。但是这种举动能有助于揭露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议会民主的剥削本质,即“垄断资本的专政”。

这也有助于工人阶级、普罗大众、青年的觉醒,觉悟劳动人民,增强他们斗争的组织性。

当那些反人民的措施和法案实施的时候,我们党坚持立场,通过提出质疑和别的一些举措让人民认识到它们的不合理性。

质疑抨击医疗商品化或向人民加税的措施、谴责关乎工人阶级的社保权益的法律草案或是在欧洲议会上反对欧盟帝国主义干涉行为,通过将这些斗争与党和共青团的组织结合起来,这些斗争成为了一般群众斗争的一部分;工会或是其他群众运动的组织也能这样做。我们党和我们的议员正在朝这一方向努力。

共产党的国会议员和欧洲议会议员与工厂和企业中的工人、贫中农和自雇者们有着紧密的联系。他们活跃在社区、学校、大学、医院,以及一切我们人民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共产党议员和工人阶级及普罗大众在收入方面的情况没有区别。他们把全部的议会津贴交给了希腊共产党,而根据阶级斗争的情况,党给他们的薪水是不会超过工人群众的。

共产党的国会议员和欧洲议会议员与党的组织相配合,收集资料,以使议会中的活动能更有效地展开、更有力地揭露其反动本质。他们走在工人和群众的前面,致力于斗争的组织化。

也就是说,在欧洲议会选举,以及将在五月举行的地方选举中,工人阶级和普罗大众是希望壮大希腊共产党的,我们也一直致力于此。

同时,我们把真理告诉人民。

我们告诉他们这只是斗争的一个方面。根本问题还是要加速劳工运动的重组进程、加强工会、实现向阶级斗争的转变、改变力量对比并击败支持欧盟和资产阶级政策的势力、打败改良主义和那些提倡阶级合作、解除劳工运动武装的机会主义势力。

我们对工人群众说,建立由工人阶级、贫农、城市中心的小自雇者、工人阶级家庭中的妇女和青年组成的人民联盟是必要的,这样一来就能够加强反抗资本和垄断势力的力量,就能够推翻资本暴政,就能够建立工人阶级的人民政权,从而为建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铺平道路。
必须明白,我们在希腊议会与欧洲议会为人民的问题而与资产阶级以及机会主义势力作斗争,是为了与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国家、欧盟以及资本主义制度做斗争,而不是为了像欧洲左翼党或是激进左翼联盟和其他机会主义势力那样,助长议会斗争可以使资本主义制度或是欧盟这个大垄断组织的帝国主义联盟能发生亲人民的改良这种混乱虚妄的想法。

这种看法是极其有害的,会侵蚀人们的思想。它始于这样一种危险的幻想——资本主义会变得人性化,而与此同时帝国主义实际上正处于更加反动和危险的阶段。

3、我们必须承认,对于资产阶级代议制的迷恋是产生这些严肃问题的根源之一,并造成了对共产主义运动方向的偏离。随着欧洲共产主义学说得到阐发和认可,一些党转变为社会民主党,同时也使得共产党在准备不足、阶级警惕性不够时,对于反动的法西斯主义势力的无能为力。

希腊共产党支持列宁关于强调政治斗争不能局限于议会制,而是应该成为整个工人阶级的围绕着推翻资本主义政权的斗争的一部分。

至于共产党人对资产阶级民主的态度,列宁这么写道:“马克思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则揭穿这种假话,直接而公开地向工人和劳动群众说明真相:民主共和制、立宪会议、全民选举等等实际上是资产阶级专政;要把劳动从资本的压迫下解放出来,除了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这种专政以外,没有别的道路可走。只有无产阶级专政才能使人类摆脱资本的压迫,摆脱资产阶级民主即富人的民主的骗局、虚假和伪善,才能实行穷人的民主,使工人和贫农事实上享受到民主的好处,而现在(即使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的——共和制度下)大多数劳动者事实上是享受不到民主的好处的。”[3]

资产阶级政党是在“自导自演”,他们利用资本主义制度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机器、镇压机构并且通过雇主的介入,来欺骗群众,他们以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为基础的“两害相权取其轻”理论来诱导群众。

而共产党人参加选举是出于截然不同的立场,并立足于捍卫事实真相。共产党人不随波逐流、迎合大流,而是与那些所谓的“救世主”做斗争。时机一到,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走向真正革命的道路,他们把选举活动和对工人群众的动员结合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对于工人阶级斗争的前途至关重要的问题。

“那些自称为‘社会党人’而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奴仆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说‘首先应当让大多数居民——在保存私有制的条件下,即在保存资本权力和资本压迫的条件下——公开表示拥护无产阶级政党,只有那时,无产阶级政党才能并且应当夺取政权。

“我们说‘首先应当让革命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摧毁资本压迫,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构,那时获得了胜利的无产阶级才能靠剥夺剥削者来满足大多数非无产阶级群众的需要,迅速博得这些群众的同情和拥护。”[4]列宁强调说。

希腊共产党在第18届党代会(2009)关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崩溃原因的决议中提到:“自从苏共20大(1956年2月)提出‘在特定条件下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多种形式’以来,‘和平共存’路线也在欧洲被引申为可以通过议会道路过渡到社会主义,并被很多共产党当成斗争策略,它们中的大多数从此不再为取得优势地位而斗争。这种理论构成了实质上对苏联革命经验的修正,成为了改良主义社会民主党的策略指导。”[5]

在希腊共产党第19届党代会(2013)上,一致通过了关于现今希腊有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物质基础的提案。在希腊即将发生的革命将是社会主义性质的。我们的党认为,正如前述提案所言,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不存在什么中间或是过渡阶段,也不存在什么中间形式的政权。我们向工人阶级、贫苦阶层、来自工人阶级家庭中的青年和妇女提议:组成一个人民联盟,一个在反垄断反资本的斗争中有着自己利益取向的联盟,一个把通过工人阶级和人民的力量实现垄断资本社会化、建立农业生产合作社、取消债务、不参与军事政治干涉和战争、脱离欧盟和北约作为标语的联盟。虽然社会主义革命的发生是取决于客观条件和革命形势,但希腊共产党还是在努力发展革命的主观条件。我们的议会活动便是服从于这个伟大的目标。我们为创建一个在工人阶级中有着稳固基础的希腊共产党而努力着,同时也致力于使其能够在阶级斗争的每一个紧要关头能够适应自如,即我们所说的成为“全天候的党”。

与此同时我们也寻求在阶级基础上对劳工运动进行重组,我们支持全希腊工人战斗阵线和其他由反垄断的小商人(全希腊专家-技术人员-商人反垄断联盟,Π.Α.Σ.ΕΒΕ)、贫农(全国农民联盟,Π.Α.ΣΥ)、学生(学生斗争阵线,Μ.Α.Σ)、妇女(希腊妇女联盟,Ο.Γ.Ε)集合而成的联盟。我们坚信在一定社会基础上(这种社会基础不受那些政治“领导人”操控)形成的这种人民联盟是今天所需要的。这样一个社会联盟将会为人民的各种问题而斗争,比如薪水、退休金、公共卫生、教育、社会保障、减轻失业问题等等。同时,它也会把反垄断和反资本的斗争进行到底。这种社会联盟,在革命时,会转变为一个革命工人-群众的斗争阵线,将会组成与资产阶级议会民主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工人阶级-人民的政权。

工人阶级政权将会由生产单位、社会服务和管理单位、生产合作社所构成。权力机构将会包含:工人委员会、地区委员会和工人阶级的最高权力机关。这三个层次的权力机构——生产单位的机构、地区性的机构、全国性的机构——会一同参与保卫革命成果、人民司法机关和人民政权。

 

注释:

[1] 《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文献》,见《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486页。

[2] 同上,第491页。

[3] 《论‘民主’和专政》》,见《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385页。

[4] 《立宪会议选举和无产阶级专政》》,见《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23页。

[5] 《希腊共产党第18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

原文地址:

http://inter.kke.gr/en/articles/The-communists-in-the-parliaments-and-the-class-struggle/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