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4年06月08日 00:17

“稳健与外交”政府,最高领袖制神权政权, 与美国以及全球资本主义谈判的幕后

稳健与外交”政府,最高领袖制神权政权,

与美国以及全球资本主义谈判的幕后

(伊朗人民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报》第939期,2014年1月27日)

译者:Siegfried

编者按:2013年6月15日,打着“稳健与外交”旗号的哈桑·鲁哈尼当选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第11届政府总统。同年11月7日,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在日内瓦重启新一轮谈判,并与24日达成伊核问题第一阶段协议。2014年1月9日至10日,伊美双方就落实该协议进一步磋商,确定1月20日开始执行第一阶段协议。同时,美国将解冻伊朗海外资金。这些事件之间有着怎么的关联,伊美谈判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内幕,伊朗共产主义政党人民党机关报的这篇文章对此作了比较详细的描述和揭露。

在其各种支持者平常的宣传中,伊朗神权政权的第11届政府被描绘成使伊朗免于战争的救星,并改变了伊朗政权非民主性。这些宣传的鼓噪者和现政权的支持者推崇(甚至向进步力量推介)这样的观点,并将之定为行动指令:必须保卫哈桑·鲁哈尼,以使之免于来自“另一边”的攻击。然而,他们并没有具体阐明谁是鲁哈尼面对的“另一边”?难道哈桑·鲁哈尼的立场是捍卫人民的利益,反对伊朗最高领袖及其政权的专制集团?以及,尤其是从劳动人民的利益来看,为什么要保卫所谓的稳健政府?还有,从根本上来讲,哈桑·鲁哈尼在他的“稳健”政治中会如何表现以及为什么?哈桑·鲁哈尼的支持者在论证2013年6月15日选举秀(当日,鲁哈尼被宣布当选伊朗总统,译者注)以及打着“外交与稳健”旗号的第11届政府的合法性时的核心观点是,一场源于人民的意志的巨大变革正在伊朗发生。这种看法根本上基于这样的观点,伊朗“领袖”(即指伊朗最高领袖,译者注)也会不可避免地顺乎人民的要求,改变自己的看法,并迫使那些专制主义者退缩。

伊朗人民党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并且从劳动人民的利益以及伊朗政治发展的未来进程来看,必须揭露这类观点的本质,因为尽管在政治上层建筑中有一些点缀,伊朗的国家事务中既没有发挥人民的作用,也没有考虑人民的基本利益,人民的角色和他们基本的利益并没有纳入国家事务中,整个最高领袖制政权以及独裁者的核心地位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

当权的独裁统治,不仅操纵总统选举,而且同时试图将民众运动的诉求收编于自己可接受的框架内;鲁哈尼执政府承担起这项收编任务,以实现 “稳健与外交”。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此框架内选择鲁哈尼,并同时试图寻求解决核危机的办法便有着更多的内涵。更重要的是,哈桑·鲁哈尼并不会对神权政权的不民主的权力结构进行任何改变;这届政府及其作恶者,与社会经济领域的一些核心势力息息相关,这种势力不仅直到现在还阻碍着,而且在未来也将继续阻碍着对伊朗进行任何根本变革。

另外,采取“稳健”对话并且鲁哈尼先生对此矢志不渝(这是鲁哈尼政府的标志)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是为了迁就经济寡头及其在政治上层建筑中的代表,使之进一步地服从最高领袖对于伊朗国务各领域、各方面的无可争辩的作用。

2013年6月大选之后,尽管有一些表面的变化,但就人民的事务而言,在伊朗没有发生任何改变,新政府只是一个使当权的独裁统治的一定政治经济政策得以继续的工具,这种政治经济政策服务并且保护着大寡头以及卖国大资本的利益。大肆进行的宣传罔顾事实,传布着这样的图景:在2013年6月的大选中,人民的选票战胜了阿里·哈梅内伊及其专制主义支持者,用阿克巴尔·拉夫桑贾尼的话来说,在“最民主、最干净的大选”中,人民群众能够建立一届“稳健与外交”的政府。

这类说法内部包含着深刻矛盾,因为它声称2013年6月“人民的选择”和介入已迫使独裁统治的中心人物阿里·哈梅内伊靠边站了;然而,哈桑·鲁哈尼——似乎是人民战胜神权独裁的产物——实际上已采取行动捍卫最高领袖(伊朗糟糕状况的主要负责人)和现行专制政权的柱石。

 “稳健与外交”政权的作恶者和推崇者的基本逻辑是,在2013年6月14日,人民直接改变了神权政权与核危机相关的外交政策,外交事务团队和政府采取的行动都是与阿里·哈梅内伊以及神权政权机构的要求相背离的独立的行动。为正视听,鲁哈尼政府的外交部长扎里夫于12月3日在德黑兰大学发表演讲,在其中明确阐明了阿里·哈梅内伊的作用:“我并不准备代表大领袖发言,但无论何时,只要大领袖做出决定,他的决定都将在谈判中生效。”

这样的观点同样被证明是自相矛盾的:就事实来看,并考虑到具体数据,外交政策方面的改变源于2013年6月大选中人民的意志。我们现在知道,早在哈桑·鲁哈尼当选并引入“外交”政府的“新”外交政策前两个月,美国和伊朗政权的高级官员就在阿曼进行了几轮秘密磋商。根据美国国务院和其他官方渠道所证实的报告,杰克·沙利文(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克里(时任美国参议员,现任美国国务卿)以及威廉·伯恩斯(美国头号外交官)在上述秘密会谈中,已与阿里·阿克巴尔·萨利赫(伊朗外交部长)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伊朗最高领袖外交政策高级顾问)多次会晤。耐人寻味的是,鲁哈尼先生的支持者和追随者们(忽略了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要求其他人对此视若无睹,不要破坏“稳健与外交”政府已经取得的解决核协定、重建伊美关系的美好前景。我们则与之相反,认为人民应该知晓这些幌子背后的东西。应该从各方面向人民揭露扶持这届政府的主要原因和目的以及它的本质,因为对外、对内政策和政权的宏观经济计划,都是同美国秘密谈判的延续,都把人民当成局外人并将其排除于在这些谈判达成的主要协议之外,总的来讲,就是忽略人民的迫切需求和利益。

毫无疑问,为消除两国的紧张关系、并实现邦交正常化而进行伊美直接对话——不同于精心编造的、欺骗式的冒险政策以及反帝言辞——已经成为解决目前日益严重的国际危机的必需方式。然而不能忘记的是,在这些秘密谈判进行的同时,公众舆论却聚焦于与日俱增的军事进攻风险,人民也合乎情理地对此表示了担忧。换言之,在伊朗最高领袖和神权政权的代表与美国代表进行直接谈判的同时,相应的制裁正空前地威胁着人民的日常生计。事实上,枪正指向人民。在这期间,神权政权继续宣称有必要与帝国主义强权进行斗争,并且强调革命卫队各级指挥官都要通过他们的言辞和力量极大地激发人民对战争的担忧。当然,所有这些展示力量和反帝言辞到后来都转变为最高领袖的“英勇的灵活性”。

在那段时间,当议会和官方媒体的一些人仿佛在质疑政府时,我们党会明确表明,像阿里•阿克巴尔•萨利赫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在没有得到“大领袖”直接授权、支持和指示的情况下与美国官员谈判的。政权的高级领导人们,比如革命卫队的高级将领们,对政权的外交机构的这些秘密举动一无所知,这是难以置信的。1月26日周日,哈什米·拉夫桑贾尼声称,伊朗外交团队的这些举动在谈判前后都得到了哈梅内伊的同意,这直接证实了我党的分析。

现任政府的推崇者鼓吹这样的观点:在“民主的”六月大选之前领袖批准的政策是那时萨义德·贾里里的政策的继续,但后来为了回应人民的要求,领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想法和行动方针!伊朗神权政权的领袖和最高领导人们由于人民的投票而突然被迫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大力鼓吹这种观点最好也是单纯天真,最坏则是欺骗。原因是,六月大选之前,现政权的最高领导人们已经准备好为拯救现政权和他们自己而在对美关系上作出一定改变。在这方面,作为与美国官员进行秘密谈判的人之一,阿克巴尔·韦拉亚提起着关键性的作用,而他在2013年6月7日周五的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中的断然举动也值得一提。在那次辩论中,韦拉亚提通过公开展示一些特定文件(这些文件在这之前是属于机密),对萨义德·贾里里在之前核谈判中的成绩和领导能力大加质疑,还在公共电视台宣称官方核政策是失败的!这是在说媒体和官方禁忌的事情(虽然说的时间很短)。显然,作为阿里·哈梅内伊的一名亲信顾问,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不可能在未经许可和事先计划的情况下,做出如此举动,故意在当晚突然揭露现政权的秘密,并彻底毁掉了国家安全最高委员会的领袖的代表贾里里的竞选活动。需要注意的是,直到6月7日晚,竞选活动,尤其是候选人之间前两次的辩论,都缺乏大胆的讨论或是直接对质和揭露性的对话。更重要的是,对监护委员会审核批准的8名候选人(包括哈桑·鲁哈尼),人民是冷淡的,毫无兴趣。6月7日晚,在筹划操纵大选时,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展现了第一波“外交事务冲击波”。作为三名原教旨主义候选人之一,韦拉亚提在与加利巴夫的竞争中毫无胜算,但是在电视秀中,他显而易见地事先筹划,给予萨义德·贾里里和现政权的外交政策以致命一击,为哈桑·鲁哈尼进入下一场电视秀(辩论)营造了激动人心的氛围。从那时起,在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现政权以一种有计划但间接的方式颇具成效地引入了伊朗外交政策的另一种替代方案,同时,也将哈桑·鲁哈尼作为唯一能够提出“新外交政策”的“外交”领导人介绍给广大民众。在这场电视秀中,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和哈桑·鲁哈尼像一对老练的大牌戏骨,成功地把对美秘密对话和操纵六月总统大选这两者协调起来;而这种协调还在继续。因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外交型的鲁哈尼”被作为“无能鲁莽的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对立面装点起伊朗神权政权的政治上层建筑,而这正是西方国家的制裁以及由阿里·哈梅内伊直接支持和授意下举行的与美国高官秘密谈判的产物。

因此,与对此事的故意误读或者天真的乐观相反,人民的意志在过去不会、在将来也不会对大选的最终结果产生任何影响;现在宣传的所谓“民族团结”不过是体制内相互竞争的派别之间的妥协,以维护他们在当前神权政权框架内共同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与他口口声声所说的相反,鲁哈尼及其政府根本没有迹象要维护劳动人民和工人阶级(即全国大多数人)的利益。伊朗的经济状况极其混乱。在社会关系层面,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对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人权状况做出什么改善。我们党、其他政治力量和站在人民一边的分析家认为,通过系统分析,会发现哈桑·鲁哈尼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服务于的是大寡头阶层的利益,也正是这个阶层与伊美之间的公开或秘密谈判息息相关。不能天真地以为,美伊官方的秘密对话以及这些对话在9月之后更公开的继续只注重核问题的技术性内容。为了延续自己的统治,伊朗当局以非常虚弱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坐上秘密谈判桌,面对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军事强权。在这些谈判中,伊朗的国家利益无法得到保障。1月12日便骄傲地宣布双方达成协议,将于1月20日开始执行日内瓦第一阶段协议,这表明我们的看法是正确的。因为伊朗政权只是为了收回42亿美元的国家财富(指伊朗收回被冻结的42亿美元海外石油收入,译者注),便承诺将氧化和降解一半耗费人民的财富制造出来的20%纯度的浓缩铀。确实缺乏合理性和经济效益的铀浓缩活动只是阿里·哈梅内伊为实现自己的冒险政策而采取的举动。它由于带来了大规模的制裁,而使伊朗承担了巨大的财政负担。现在,“外交”的鲁哈尼政府则声称,停止和中止提炼和销毁20 %纯度的浓缩铀,以回收被冻结的国家收入是一次“胜利”!鲁哈尼政府不过是在试图用言辞表现得好像自己在捍卫国家主权,反对帝国主义强权一样。然而,神权政权的副外长(阿巴斯·阿拉格齐)可笑的声明却表现出谈判小组在面对帝国主义列强时虚弱到何种地步:“伊朗将继续提炼20 %纯度的浓缩铀至1月19日”。这意味着,为了保住“领袖制”的面子,“稳健”政府将把20 %纯度浓缩铀的生产进行到最后一分钟,然后再在第二天把这些浓缩铀降解掉。

这是一个以最高领袖的意志为准的独裁政权;它在政治和经济上被寄生的大寡头所控制;因此,在应对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强权时,伊朗当局会为了自己的苟延残喘和狭隘的利益而牺牲了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壮大。为此,鲁哈尼达在沃斯会议上发表讲话,以将外国投资吸引到这样一个经济上明显被金融和非生产性大资本所控制的国家来(《阿尔曼日报》就在2014年1月25日的一个头条标题中将之生动地形容为“伊朗给世界商人的红地毯”)。与哈桑·鲁哈尼对伊朗经济的生产能力所做的虚假夸大的言辞相反,在当前形势下,最高领袖的稳健政府在各种公开和秘密的协商中,为全球资本主义提供了有利可图的原油和天然气合同、一个进口消费品的巨大市场和剥削缺乏劳工权利的廉价劳动力的机会。

文章评论(0)
回复
1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