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09年04月24日 22:37

卡斯特罗论世界金融危机

郭懋安 译 
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卡斯特罗在古巴《格拉玛报》的《思考》专栏文章中发表了多篇论述美国和世界金融危机的文章,认为美国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特权地位是当前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并认为只有让人类大多数具有消费能力才能解决金融危机。现摘译4篇相关评论如下。

白宫的幽灵(2008年 10月 13日)

3天前,10月10日星期五,全世界都受到华尔街金融危机效应的冲击。人们无法点清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为维持银行运转和防止储户失去存款而向世界金融系统注入的数以百万美元计的纸币。7国集团财政部长会议同意采取一系列救援措施。同一天,美国财政部长证实美国政府将步英国后尘,购置银行的股份。
10月12日星期日,欧盟轮值国主席、法国总统萨科齐宣布,欧盟要求美国组织一次聚会以“改建国际金融系统”。法国总统强调,这不是向银行界送礼。
今天,美国总统布什在极不得人心的情况下以及在几十年来最糟糕的经济危机的阴影下开始了他任期的最后100天。
另一方面,巴西财政部长基多•蒙特加今天批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先进国家描绘成为其他国家学习的楷模。他说将来对金融系统无论怎样改革都不能按照这些国家的规则办事。蒙特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要领导机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上说,“全世界以畏惧的心情注视着当前的危机,它暴露了一些国家的严重政策失误和弱点,但这些政策却被视作典范而被推荐作为优秀政府的参照依据”。
值此世界经济处于衰败之际,美国总统将他所有的北约盟国以及日本置于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布什已经成为一个幽灵。
世界各地的证券市场没有进一步狂跌,因为它们已经跌至谷底。今天它们因被注入货币而自感庆幸,这是以牺牲未来来给它们进行人工充气。这种荒诞不经之事只能苟安于一时。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在作垂死挣扎。这个世界决不能再像现在这样维持下去。

经济文盲(2008年10月26日)

查韦斯在委内瑞拉的苏利亚州戏称萨科齐为“萨科齐同志”,但这绝无轻侮之意。他这样称呼是认可后者以欧盟主席国身份在北京欧亚国家会议上的发言中表达的那份真诚。
这位委内瑞拉总统坦率地宣告:“不可能重建资本主义制度,就像不能把沉浸在海底的‘泰坦尼克号’重新浮升到水面上一样。” 根据新闻报导,萨科齐发表了一些颇不寻常的言论。他承认:“形势的发展对这个世界很不妙,世界正面临一场其广度、速度和烈度都是空前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对环境产生的负面影响使人类的生存也发生了问题,有9亿人无法养活自己。”“这场金融危机源自美国,但现在已是一场全球危机,需要全球作出回应。”“一名11岁儿童所在的地方不应该是工厂而应该是学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区能教训其他地区。” 这是清楚地指向美国。最后,他还在亚洲各国领导人面前回顾了欧洲对亚洲实行殖民的历史。如果是《格拉玛报》发表这番言论,他们会认为这是共产党报纸发表的陈词滥调。
在这次北京会议上,来自欧洲和亚洲的43个国家同意应主要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援助那些受这次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它们也支持举行一次跨地区集会以促进世界的长期稳定和发展。
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称,“现在存在着责任危机,少数国家越来越富,而多数国家越来越穷”。他还说,“许多市场对一个市场失去了信心”,并敦促各国消除贸易保护主义。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也支持他关于贸易保护主义的警示。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同一些著名经济学家会商,设法使发展中国家避免成为危机的主要受害者。现任联合国大会主席、原尼加拉瓜桑地诺革命政府外交部长米盖尔•德•埃斯科托要求应由联合国而不是由最富的国家和新兴国家组成的20国集团来讨论目前的金融危机问题。人们主要担心那些最富有的国家同一小群受金融危机打击的新兴国家的聚会会通过一种新版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而忽略世界其他国家的利益。布什总统昨天说,下个月来华盛顿开会讨论全球危机的国家也应同时重申保证维护经济长期增长的基础:自由市场、自由企业和自由贸易。
上海同济大学教授史建勋(音译)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文章说,“赤裸裸的现实使人民痛苦地认识到,美国在利用美元霸权掠夺全世界的财富”。他坚信,“当务之急是改变以美元占统治地位为基础的国际货币制度”。他以寥寥数语阐明了不同货币在不同历史时期国际经济关系中的关键作用。在当前,正如这位上海教授正确地指出的,由于强使世界经济接受美元的支配地位,美元正在升值。他认为不应再让美元居支配地位。
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作为低附加值的原材料和货物的出口国,从中国进口消费品并从日本和德国进口技术产品,前者的价格一般合理而后者的价格持续上升。由于美国人为保护不敌中国竞争的一些美国产业而不断要求人民币升值,中国虽然努力遏制人民币过度升值但人民币仍在升值,因而我们出口产品的购买力在下降。所以不久前我发出警告说,迫在眉睫的危机带来的后果将是我们失去市场,而且我国出口产品的购买力势将大幅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会充分意识到它们的工厂和服务业将会瘫痪,而只有占人类大多数的生活在贫困线或贫困线以下的人具有消费能力才能使它们得以持续运行。
现在存在这样一种危险,即社会和国家的利益集团势将战胜那些备受上述现象折磨的男女政客及政治家打算对此有所作为的愿望,以致他(她)们对于使自己出人头地成为显赫人物的制度不存丝毫信心。这次金融危机和这种危险使这些人处于进退两难的严重困境。
当人们脱离了文盲状态并掌握了以体面的方式谋生和生产的基本知识后,还需要克服我们时代最有害的无知:经济文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了解目前世界在发生什么事。
最有害的选择(2008年10月30日)
我今天获悉美联储已提供信用贷款给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英国、日本、新西兰、瑞士的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以及墨西哥、巴西、韩国和新加坡的中央银行。
根据协议,作为交换,这些中央银行将从这些在贸易和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大损失的外国手中接收硬通货作为储备基金。通过这种方式,美国货币维持住了它在世界经济中的强势地位——这是布雷顿森林协定赋予它的特权。
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是同一套班子但换了另一个招牌——宣布向它的东欧当事人发放巨额货币。匈牙利将收到相当于200亿欧元的援款,其中大部分是来自美国的美元。于是印钞机不停地印钞票,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不停地发放贷款。
另一方面,世界野生基金会昨天在日内瓦宣布,依照目前的消耗速度,人类到2030年将需要两个地球的资源才能维持现有的生活方式。世界野生基金会是一个严肃的组织。不需要具有大学数学、经济学或政治学专业毕业生的水平才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是最有害的选择。发达资本主义打算继续掠夺全世界,它以为这个世界还能持续地承受下去。

会见卢拉(2008年10月31日)

我在昨天的思考中没有对向发展中国家注入货币一事提出批评,但有的报纸却故意作这样的解释。
我说“最有害的选择”,是质疑注入货币的目的及方式。我一直在分析:这次金融危机是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定授予美国这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以特权造成的后果。“二战” 结束时,美国已崛起成为强大的经济与军事大国。
当巴西总统卢拉抵达我国时,由于日程上没有安排我们见面,我给他写了一封信,就上述观点我写道:“无论谁成为美国的领导人,他在这次危机后应会感受到来自所有第三世界国家不断增强的压力,要求解决它们所有国家而不只是其中少数国家的问题。最富裕的国家正如大旱渴望甘霖般地迫切需要穷国的消费,否则它们的货物和服务生产中心就会瘫痪。让它们用计算机估算一下,它们需要投资多少万亿才能使穷国得以发展而同时又防止破坏我们星球的环境和生命。”
无论谁看到这封信都会明白,我所说的对第三世界投资是指基本上作为无息或低息的软贷款提供给一些基金组织以促进一种理性的、环境友好型的发展。尽管给卢拉安排的活动日程十分紧凑,他仍然要求见我。我们交谈了将近两个小时,我向他解释我将公开发表我致他信中的那些观点,他丝毫不表异议。我们的交谈同往常一样,是愉快而又互相尊重的。
由布什召集的20国集团会议将于11月15日在华盛顿举行。届时打开电视机将首先录制一个国家的元首向一个高层会议致辞。我不知道还会留下多少时间让其他国家的首脑去了解和考虑那些折腾当今世界的众多错综复杂的问题。
在现任美国总统面前没有任何问题。他不解决问题,他只是制造问题。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第4期《国外理论动态》)

转自:环球视野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