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4年06月24日 00:10

[转载] 记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第16届党大会

[转载] 记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第16届党大会

作者:安那琪 2014/6/19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于2014年6月13-15日在森美兰州波德申举办第16届党大会。约150名党员及观察员出席了这次党大会。出席党大会的党员及观察员们针对重大政治议题及党内领导层新旧交替的课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体现了社会主义党的党内民主文化。

 

其中一位新加入的马来党员哈里斯表示,他在社会主义党内看到了充满活力的民主,党大会上的动议都很公开地辩论;观察员也可参与在辩论中,可以影响党大会代表的决定,只是没有投票权而已。他还说党大会上的决定完全由党员通过民主的方式决定,党主席和秘书长等党领袖无法主导党员的决定,决策过程都须通过大组讨论的共识或须得到大多数党员的同意。

 

多位民间团体及政党代表出席了党大会的开幕仪式,他们包括伊斯兰党〔PAS〕署理主席穆罕穆德·沙布〔Mohammad Sabu〕、马来西亚人民党〔PRM〕主席罗哈娜·阿里芬〔Rohana Arifin〕、净选盟主席玛利亚·陈、马来西亚青年团结阵线〔SAMM〕领袖巴德鲁·希山〔Badrul Hisham〕、兴权会主席瓦塔慕迪〔Waythamoorthy〕、波德申州议员拉维〔M. Ravi〕等人,还有来自吉打州农民维权组织、二十一世纪联谊会、“只要不是巫统”等团体代表。

 

这次党大会也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贺词,包括澳洲社会主义联盟〔Socialist Alliance〕、巴斯克自治区左翼政党Sortu、德国左翼党〔Die Linke〕、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香港先驱社、印尼人民政治组织〔Politik Rakyat〕、巴基斯坦人民工人党〔Awami Workers Party〕、巴勒斯坦人民党〔Palestinian People Party〕、菲律宾劳工党〔Partido ng Manggagawa〕、菲律宾群众力量党〔Partido Lakas ng Masa〕、泰国“左转”〔Turn Left〕、委内瑞拉联合社会主义党〔PSUV〕等 。

 

社会主义党主席纳西尔·哈欣〔Nasir Hashim〕在发表政策谈及行动者的角色、国内外政治局势的发展,以及如何根据我们的经验去建设组织与推进社会运动。纳西尔表示,社会主义党在我国建设左翼力量的努力上已经走了路,而在这过程中能够让党坚守斗争原则的是对思想理论的掌握及贴近草根人民的斗争。

 

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哲文〔S. Arutchelvan〕在他的报告中指出,社会主义党在过去一年的党员增长率高达33%,这当中75%的新党员是马来裔,而华裔和印裔仅分别占新党员的7%和18%。阿鲁哲文提到社会主义党建设“左翼联盟”的努力,左翼联盟将会是社会主义阵线(社阵)于1967年解散后我国首个左翼政治联盟。这也是社会主义党首次跟人民党合作打造一个正式的政治联盟,以为我国人民提供一个泛左翼政治平台的替代选择。

 

阿鲁哲文谈到过去一年社会主义党在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包括2011年7月在《紧急法令》下被拘留的6名社会主义党成员起诉政府最终获得赔偿20万令吉、2014年五一劳动节大集会是我国独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持续展开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行动、开展关注屋价上涨的运动等。社会主义党也于最近开设首间精品书店—红墨〔Tinta Merah〕。

 

阿鲁哲文提醒说我国正面临日益严重的政治危机,安华入狱将为民联带来巨大冲击,前景非常不明朗,而人民也对民联处理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上感到愈来愈不满。

 

阿鲁哲文也表示,随着愈来愈多具有无政府主义倾向的激进青年投身在社会运动中,社会主义党有必要尝试跟这些无政府主义者或团体进行合作。他强调:“社会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应为了共同的斗争而结盟,这样的合作比起跟右翼政党的合作更有意义!”

 

党大会通过了财政报告、中委会各局的报告,以及支部的总结报告。过去一年有好些支部都出现活动量及活跃党员人数下滑的现象。支部一直都是社会主义党的实力基础,因此出席党大会的代表们都认为有必要采取积极步骤去确保支部能够发展壮大。

 

这次党大会上有3个课题讨论环节。第一个课题讨论环节,探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等东欧国家的何去何从及对全球局势的影响,主讲人是《华惹》时代活跃于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的前政扣者许赓猷,及笔者本人。

 

第二个讨论环节是探讨左翼如何应对伊斯兰政治,主讲人分别是弗阿德·拉末〔Fuad Rahmat〕、阿兹·苏莉雅妮〔Aziz Suriani〕及纳西尔。主讲人从多个角度切入谈论伊斯兰政治,包括谈及麦地那宪章内的平等主义本质、伊斯兰学者的角色,以及左翼如何伊斯兰政治的论述。

 

主讲人发表后与会者分成小组进行讨论,然后再进行大组讨论。讨论的内容包括社会主义党跟伊斯兰党的关系,以及社会主义党在涉及宗教的课题上要如何表达立场。经过小组讨论和大组讨论的连番辩论,党大会决议将重新检讨社会主义党不积极参与宗教课题讨论的政策,也就是社会主义党在未来积极参与在涉及宗教课题的辩论中,并在这些课题上积极提出社会主义党的观点。党大会也决定针对伊斯兰刑事法举行一场内部讨论会,以决议社会主义党在这课题上应采取的立场。

 

党大会上第三个讨论环节则是关于党的新旧交替问题。社会主义党于2009年党大会上已通过议案将党中央委员会四个最高职务(主席、副主席、秘书长、总财政)的任期限定为5届(10年),以确保党重要领导层可以出现轮替。社会主义党自1998年成立以来,党中委会四高职都不曾换人,根据党目前的政策,必须在2019年党选时全部撤换。因此,这次党大会也特别讨论党如何让年青的干部顺利接替中央领导。在讨论环节上发表工作论文的主讲人有社会主义党总财政西华拉占〔A. Sivarajan〕、副总财政苏淑桦,及吉隆坡支部秘书努尔·哈莜〔Nurhayyu〕。经过小组和大组讨论,党大会决议在未来几年内按部就班完成领导班子的新旧交替,并确保党的组织力量在过程中持续发展。

 

阿鲁哲文表示,社会主义党是东南亚国家中唯一在成立16年以来未曾分裂的左翼政党,社会主义党之所以能够继续保持党内团结,是因为党在内部分歧的课题上都能够妥善地、民主地处理,而党员们在坚守民主集中制,保证了党内在各项问题上可以进行激烈辩论而在行动上可以步伐一致。

 

党大会针对各支部所提呈的13组共29项动议进行辩论及表决,最后通过了15项动议。所同的动议包括主办实习计划、为新党员提供培训、设立新的机制去监督支部组织的成长、党必须在王室侵害普罗人民的议题上作出公开批评、党必须拟定更全面的左翼经济宣言。

 

党大会也通过了18点宣言,包括反对消费税、呼吁政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维护地球生态、保障房屋权、反对劳工外包制、改善公共医疗、保障劳工权益等。

 

社会主义党在国际歌的声浪中落幕。尽管社会主义党仍然是个小党,但是经过这些年来的重重考验,社会主义党已成长得愈来愈壮大,而党员的构成也愈来愈多元族群,在未来的日子将继续在马来西亚人民争取民主与社会正义的抗争中发挥左翼政治的力量。诚如纳西尔所说的,抗争没有捷径,是要靠我们一步一脚印走下去的。

 

附录: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第16届党大会决议案

2014年6月15日,森美兰州波德申

1、取消落实劫贫济富的消费税。维持现有企业税税率,不要将税务负担转嫁到普罗人民身上。

2、实行1500令吉最低薪金制,让全体工人享有足够生活的薪金,包括沙巴及砂拉越的工人。废除低工资制度。

3、马来西亚政府必须退出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是美国主导的全球财团实行新经济殖民的议程。

4、终止一切种族、宗教、性别及性取向上的歧视。取消政府表格上的“种族”栏目。制定《社会包容法》,以确保低收入群体可公平地获得协助。

5、职工会应获得自动注册。政府必须制定法律,让职工会可在没有任何阻挠下成立。

6、干净水供是人民的基本权益。我国目前面对的水供危机及干旱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恶果之一,这是盈利导向且不负责任的资本主义发展所造成。

7、拯救地球生态,停止摧毁森林。森林必须被保留,以维护自然生态。政府必须停止在全国各地兴建垃圾焚化炉,并大力且认真推行再循环运动。

8、政府必须解决屋价上涨的危机,并将房屋从市场投机中解放出来。政府必须成立一个非营利的信托机构,以合理价格为人民兴建舒适房屋。设立一个政府房屋机构,为月入少于2000令吉的家庭提供低廉租金的公共房屋。

9、政府必须撤回将劳工外包合法化的《1955年劳工法令》修正案。政府必须将合约工作制限制在季节性及临时性的工作上。

10、政府必须采取具体措施消除失业并确保全民的就业机会。政府必须开始为私人界工人实行退休金制度。由于保安人员面对严重的剥削问题,政府必须认真关注并解决保安人员的福利问题。

11、政府必须在人口日益增加的地区增建政府医院。政府也必须制止增建私人医院。

12、控制并减低目前持续上涨的家庭电费。重新检讨私人独立发电厂跟国家能源公司签署的专营合约,以减轻人民负担。政府给予私人独立发电厂的逾200亿令吉燃料津贴,只是让资本家及朋党受惠。

13、提高警察的专业度,设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

14、冻结增设私人学校,提高政府学校素质,实行小班制。改善让面对学习障碍就读的特别学校。

15、社会主义党谴责泰国军事政变。社会主义党要求泰国恢复民主,撤消紧急法,停止钳制言论自由,释放所有政治犯,立即举行民主选举。

16、社会主义党重申对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民族自决的抗争。民族自决是不可侵犯的基本权利。社会主义党也支持巴勒斯坦各派系之间的和解努力,以打造更壮大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

17、废除迫使进口货船运输到东马港口前必须经过巴生港口的国内航运限制(Cabotage),这将有助于降低目前高于半岛的沙巴和砂拉越之物价。

18、社会主义党支持民间“争取石油税”组织的诉求,也就是将石油税归还给吉兰丹州,所有产油州属都应享有这权益,并须获得提升。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