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4年06月29日 23:12

久加诺夫的VIP俱乐部

久加诺夫的VIP俱乐部

作者:亚历山大•安托申〔Александр Антошин〕
译者:申浅

一个民族——俄罗斯族!一个政党——共产党!一个领袖——久加诺夫!

 

上周二(2014年6月10日,译者注),俄罗斯共产党莫斯科支部在例会上决定了参与国家杜马议员选举的最终候选人名单。久加诺夫先生担保,所有这些候选人都“兢兢业业”,并且成功地在党员们和选民们中间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然而这一说法却极难令人相信。

 

长久以来,我们已经听到了太多的对于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的指责,说他打压青年干部,篡夺党内领导权。最终,这位无更替的领袖决定转而听取批评家们的声音:名单里出现了年轻的候选人,比如,25岁的列昂尼德•久加诺夫,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的亲孙子。

 

也许原本可以想象一位年轻的共产主义者自孩提时起便开始在大街上散发《真理报》,并且次次不落地参加党内活动的情景,然而不知为何(关于列•久加诺夫)却并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实际上,党早已被一个极其主观的决定推到了一个即成事实面前——小久加诺夫进入了候选人名单。

 

而老久加诺夫的政治野心早在1996年就已经结束了,那时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懂得了做万年老二的方便和甜头:不招算计,财源滚滚,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可以任意批评当局还自我感觉良好。

 

从这时开始,俄共就已经开始演变为加诺夫先生的私人蜡烛厂和前苏联官员VIP俱乐部的混合体。整体来看,这一漫长而且极其病态的过程已经顺利完成,列昂尼德•久加诺夫被塑造成一个继承者的形象,展示在了公众面前。

 

请注意,即便是日里诺夫斯基,也不会仅仅提携自己的儿子,他也会周期性地向我们展示一些其他的青年才俊,虽然俄罗斯社会民主党也是他的一人政党。

 

俄共越变得像一家私人企业,离它最初宣扬的价值观就越远。当然,这不是刻意的,而是为了迎合民粹主义。到了最后就化成了一句口号:“苏维埃统制莫斯科!”

 

虽然这种民族主义的戏码并非昨天乃至一两年前才开始上演,但在一系列问题上极右主张已经逐渐成为俄共的官方纲领。

 

比如,今年二月的时候,俄共党员向杜马提交了一份关于给予来自前苏联加盟国家的劳动移民一般签证的法案。出于可以理解的理由,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除外,甚至连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也不算在内。

 

关于近邻国家移民的签证问题,它非常复杂,我在这里并不想详细探讨,只是,举例来说,倘若我们现在将这一法案付诸实施的话,我们就会把那些为了躲避内战而自东乌克兰涌入俄罗斯的难民的生活变得复杂。

 

问题不在于签证。如果这是由某个右翼政治家提出的话,他还尚且可以说,让我们来讨论一下吧,在我们这毕竟还是要讲民主和言论自由。问题在于,为了讨好民粹者,俄共党人一步一步地离自己的价值观渐行渐远,现如今已经完全与国际主义背道而驰。

 

如果我们也有和德国或美国一样的问题——大多数民众坐吃福利,无所事事,那么俄共想必会第一个站出来提出削减社保金,提高退休年龄。也不过是为了吸引新的选民。

 

而选民们却四散而去,因为,首先,俄共党人什么都没有做,除了怀念苏联和提出一堆空口号。这是一种错误的循环。我们经常听到俄共说要铭记战争,关怀老兵等等。这固然是好的:是应当铭记战争,是应当关怀老兵,其他的等等等等也一样。然而,重树“长明火”和其他二战纪念碑的事情却是由“全俄国民阵线”以及与它联系密切的其它爱国团体完成的,完全不是俄共。从俄共那里我们最常听到的就是呼吁给某个城市更名,一会是伏尔加格勒,一会是叶卡捷琳堡。

 

千万不要说共产党人是没钱办好事的穷光蛋。今年7月11日,塔斯社推荐了安•日特努欣〔А. Житнухин〕的《根纳季•久加诺夫》一书(第二版),此书属于《名人的生活:传记仍在继续》〔ЖЗЛ: Биография продолжается〕系列。这是一个用钱堆出的书系,书中充斥着“私人订制”的溢美之词。在培养个人崇拜和把自己塑造成与马克思、列宁或托洛茨基并驾齐驱的历史人物方面,久加诺夫完全不差钱,可是在其他方面——没有。

 

当然,俄共并非复兴无望。为此,就像苏共对另一个无视现实的主观主义者——赫鲁晓夫所采取的行动一样,俄共党内人士也应当对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采取同样的行动。

 

1996年的时候,久加诺夫曾经还能夺取统治权,现在的他只是在阻碍自己党派和整个国家的政治体制的发展。倘若没有迈出这必须的一步,那么俄共党人就只能举着“一个民族——俄罗斯族!一个政党——共产党!一个领袖——久加诺夫!”的标语去参加下次选举了。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