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4年07月18日 23:11

印共(毛)评2014年印度大选

印共(毛)评2014年印度大选

安得猛士,罗马拾荒人/译  SOVIETLIJIE/校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会

新闻稿

2014年5月19日

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人民党的胜利表明

剥削、压迫和法西斯主义在我国变本加厉了!

团结一切革命民主力量

进行一次广泛的斗争

回击婆罗门印度教法西斯主义的威胁!

所谓世界上最大的民主进程——第16届印度人民院选举,空前拖延地进行了9个阶段。为此,调派了700万选举工作人员和数百万武装力量。属于印度人民的数千亿卢比公共资金被耗费在这次选举上。选举委员会宣称这样做是为了确保选举的“自由、公平和公正”。群众对这些闹剧般的议会选举充满了愤怒。我们党(印共[毛])和克什米尔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及一些来自东北部(特别是曼尼普尔邦)的政治力量号召抵制这些闹剧般的选举。在选举期间,全印各地(尤其是爆发了人民斗争的地区)部署了大批武装力量。如此这般正是为了压制人民对于这些选举日益增长的愤怒。

从2009年第15届人民院选举以来,为了诱使印度人民投票、提高投票率,选举委员会以前所未闻的方式施展了各种新伎俩,今年的选举也不例外。在幕后,帝国主义机构为推动选举进程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帮助。在这些帮助之下,印度的企业部门得以直接插手选战,以鼓噪“投票权”的重要性。借助商业媒体,各议会政党一如既往地向人民作出虚假的承诺。他们营造出并附和着议会选举意义重大的幻想。在群众对议会体制更具批判性的地区,人民被强迫去投票。据称,选举委员会已为大选的顺利进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并且极大地抑制了金钱和暴力的干预。与这些宣称相悖的是,所有政党都给人民提供了骗子、暴徒和罪犯作为自己的候选人。没有一个政党提过广大人民群众和印度所面临的基本问题。在选战中,相互竞争的党派和候选人更多将精力集中于攻击对手,并由此揭露了对手的反人民性,反动的和自私的行径,以及欺骗和腐败。黑钱、暴力、宗教、种姓、地方主义、酒、毒品和其他威逼利诱的手段,都是所有党派和候选人广泛使用的伎俩。例如,选举期间警方在全国范围内缴获了超过20亿卢布的现金和2千万升的酒,这些钱和酒本是用来贿赂选民的。可以想见,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商业媒体自己就曾揭露,仅仅纳伦德拉·莫迪的广告和宣传费用就超过了300亿卢比。官方规定的每位候选人免于处罚的选举费用上限是700万卢比,但在选战中每位候选人的平均花费是8000万卢比。从这些被揭露的事实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个所谓世界上最大的议会选举的闹剧本质。

在最近十年的执政期间,国大党扮演了最反动、最反人民和最背信弃义的角色,并积极地、大踏步地施行了有利于帝国主义和统治阶级的政策。国大党对于祖国和人民犯下了各种罪行。因此,在这次选举中,其席位数前所未有地减少到不足50席[1],成为其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选举失败。利用人民压抑已久的对国大党的愤怒,莫迪的领导的人民党及其全国民主联盟成为首次赢得议会明显多数的非国大党:人民党取得了543个议席中的282席,整个全国民主联盟共取得334席。

甚至在宣布选举之前,在14个邦的所有革命区,克什米尔和东北部的民族解放斗争区,以及其他发生人民抵抗运动的地方,就部署了大量准军事辅助力量,武装力量也加强了警戒和搜捕行动。第一个全国范围持续一周(从2013年12月26日到2014年1月1日)的镇压运动就在9个邦动用了4万准军事力量和国家警察力量。第二次镇压运动从2014年3月19日持续到27日,共动用了超过10万准军事部队和6000特种部队、4架以色列间谍飞机、大量配有雷达的防雷装甲车,等等。这些部队在70名总监察〔Inspector General〕的指挥下,活动于6个毛主义运动活跃的邦。这些反革命运动旨在镇压抵抗运动,并在人民当中实施白色恐怖,以进行他们的“民主”选举。在革命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地区,数十名政治活动家、自由战士和普通人民被这些部队杀害。大量人民和政治活动家遭到逮捕,受尽折磨。他们甚至连妇女、儿童和老人都不放过。村庄遭到攻击,村民们遭到无情的殴打,以示集体惩罚。选举是在枪口下,通过广泛的国家恐怖来实现的。4月21日,爆发了全克什米尔范围的总罢工,以抗议用鼓动抵制选举的罪名逮捕各党自由大会[2]的领袖。在克什米尔峡谷,一方面是大量反对印度军队和其他国家力量的暴行和镇压的罢工和抗议;另一方面则是伴随着宵禁的国家镇压。克什米尔人无视宵禁和其他禁令,用石头作为武器与使用枪械的军队以及准军事力量进行了激烈的斗争。

尽管使用了大量强迫和威胁手段,甚至制造出恐怖氛围,但投票率仍然远低于选举委员会设定的90%的目标。根据官方报道,仅有66%的选民投了票。如果我们考虑到被操纵的选票和虚假选票的比例,实际的投票率则应该更低。所有主要的议会政党,为了在选举中舞弊,猖狂地运用起金钱、暴力、国家机器和武装力量。即便部署了印度空军、印度以及国内外私人公司的大量直升机和飞机用于运送选举工作人员和材料,在革命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壮大的地区,投票点仍然被置于警察局和准军事武装营地,其借口是在这些地区投票比较困难。大量的虚假投票就发生在这些投票点。即便如此,在丹达卡兰雅〔Dandakaranya〕、比哈尔邦-贾坎德邦、奥里萨邦、安得拉邦-奥里萨邦交界区以及其他存在革命人民委员会并且毛主义运动强大的地区,投票率甚至达不到5-20%。在克什米尔,即便在选举前制造了国家恐怖的气氛,但按照官方说法投票率也只有27%。选举期间,自由克什米尔的口号再次回荡于峡谷之中。

选票上的“以上皆否”〔NATO〕[3]的选项否定了人民的“罢免权”〔right to deny〕。由于别无他选以及政党和武装力量的威胁,超过一千万选民投了“以上皆否”。这主要是因为那些选择不去投票的人往往被贴上恐怖分子或毛主义者的标签。在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区,以及正在发生民主运动和反搬迁运动的地区,大批人民响应抵制选举的号召,通过举行反对政府的反人民政策以及镇压行径的抗议活动,拒斥这场闹剧般的选举。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会向所有面对严峻的威胁恐吓仍然敢于蔑视国家、抵制选举的人们致以革命的问候。

在抵抗反动势力的战斗中,我们人民解放游击军的红色战士们在丹达卡兰雅(恰蒂斯加尔邦,马哈拉施特拉邦)、比哈尔邦、贾坎德邦、奥里萨邦、安得拉邦-奥里萨邦边界地区和其他地区发动了许多次英勇的进攻。给敌军造成了重大伤亡,并缴获大量武器弹药。但十分遗憾的是,我们人民解放游击军把选举人员的车队误当成警察车队而加以伏击。由于这些错误,一些受雇组织选举的人员或死或伤。我们党的相关部门已经对这一不幸事件表达了歉意。在此,我们再次向此次事件的受害者表达歉意,并向死者的亲属和朋友表示衷心的慰问。

在这场闹剧般的选举中,人民党宣称已经赢得了空前的、历史性的胜利。然而,他们整个得票率还不超过35%。在这场所谓世界上最大的民主进程中,没有比一个仅仅获得35%选票的政党所宣称的“历史性胜利”更大的牛皮了。骗子、暴徒和罪犯再一次掌权,这本身就揭露了选举制度的闹剧本质。

在同盟家族[4]的赞助和全面干预下,纳伦德拉·莫迪被提名为人民党总理候选人。在莫迪的领导下,人民党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而另一方面,国大党领导下的团结进步联盟则不得不承受可耻的失败。在团结进步联盟政府治下,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生态政策得到了大规模的实行,腐败和欺诈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物价飙升,人民更难以获得医疗和教育服务,政府对人民缺乏责任感,失业率居高不下、工人减薪、农民自杀,妇女遭受强暴,社会日益不平等,饥荒,贱民遭受着婆罗门种姓主义势力的暴行,对被压迫民族权利受到压制,原住民和被压迫者的土地-森林-水和权力与尊严被剥夺,国家镇压反搬迁运动和分离建邦运动[5](以泰伦加纳邦和廓尔喀兰为甚),生态破坏肆虐,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导致人民对国大党及其盟友日益增长的愤怒的主要原因。

人民党成功地利用了群众对于团结进步联盟政府的怒火以及安纳·哈扎尔与普通人党〔Anna Hazare-Aam Aadmi Party〕发起的反腐败运动来取得选举的成绩。人民党和国民志愿团[6]在幕后策划煽动了遍布全印各地的对穆斯林的袭击和印度教沙文主义运动。特别是在穆扎法尔纳加尔和萨姆里〔Samli〕地区的袭击活动中,国民志愿团扮演了主角。在东北部,尤其是在阿萨姆邦,人民党能动员一些印度教徒反对西孟加拉邦的穆斯林移民,并赢取他们的选票。这就表明,人民党自称从所有社会集团(因此也就是不论宗教、种姓、团体和性别差异)那里得到了选票,这是空洞的谎言。事实上,人民党没有获得穆斯林和贱民阶层的多数选票。人民党在喀拉拉邦、奥里萨邦、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泰伦加纳邦、安得拉邦等等地区糟糕的表现说明,在人民党胜利的背后,并没有什么全国性的“莫迪浪潮”。在特里普拉邦、阿鲁纳恰尔邦和锡金邦等地,全国民主联盟的党也没有获胜。所谓“莫迪浪潮”是由大集团及其商业媒体共同炮制出来的。纳伦德拉·莫迪被帝国主义、跨国公司、大买办官僚资产阶级和大地主推向前台,以将转移人民对统治阶级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不满,并像希特勒一样以法西斯主义的方式对之加以利用,使之更好地服务于自己的利益。事实上,国大党已经完全暴露出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反人民的、反动的和腐败的党,信用丧尽。印度统治阶级和帝国主义者感受到了人民的愤怒,于是在人民面前推出人民党和纳伦德拉·莫迪替代曼莫汉·辛格,但也只不过是为了在另一个五年里用议会的幻想欺骗人民。

在这场选举中,团结进步联盟中的各党(尤其是国大党)在拉贾斯坦邦、古吉拉特邦、安得拉邦、德里和其他一些地区全军覆没。在多数的其他邦,国大党的席位减到相当少的田地。尽管有一些改良主义言论,但普通人党表现不佳,这是由于它对人民和印度的基本问题(甚至人民面临的急切问题)缺乏明确的立场。社会党、大众社会党、民族人民党、全国人民党〔Rashtriya Janata Dal〕、人民党(团结)、达罗毗荼进步联盟〔Dravida Munnetra Kazhagam〕、印共(马)领导的左翼阵线和其他一些拥护曼莫汉·辛格政府的政策的地区性政党,由于和腐败、剥削、压迫以及机会主义干系太深,便都必然遭遇了可耻的失败。尤其是达罗毗荼进步联盟、大众人民党和国民会议党〔National Conference〕,它们已经被彻底清洗出局,无法在议会中有所表现了。在奥里萨邦,人民党由于在议会中没有任何有力对手,第四次上台执政。在安得拉邦,泰卢固之乡党和泰伦加纳民族委员会〔Telangana Rashtra Samithi-TRS〕利用人民对国大党的愤怒,获得了胜利。在克什米尔,国民会议党不得不为自己与国大党勾结、推行旨在破坏和消灭克什米尔民族解放运动的政策付出代价。

在莫迪领导下取得议会多数后,人民党表演了胜利者的宽宏大量,并许诺提携它在全国民主联盟中的盟友。它甚至还承诺将努力为那些没有给它投票的选民和社会集团服务。莫迪自己胜选后对人民的演讲中宣称“这是婆罗多[7]的胜利”,“印度将走向自力更生”,“Acche din anewale hai”(好日子就在前面)。听到这些,有人会陷入幻想,以为这是一个“好政府”的开端,莫迪将带来“改变”。一些人也天真地相信,人民党不会像在古吉拉特邦那样,将自己的施政建立于印度教法西斯主义纲领之上,而是会建立于发展纲领之上。一些人认为,2002年古吉拉特邦的大屠杀已经结束了,在莫迪的全国民主联盟政权下,所有社会集团和团体都将得到平等对待,腐败会被清查,就业机会将被创造,女性的安全将得到保证,等等。但是,莫迪和其他婆罗门印度教至上主义分子永远不会满足这些愿望。恰恰相反,莫迪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将更加积极地推行团结进步联盟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群众的状况将全面地进一步恶化。

莫迪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在议会中的明显多数席位,强劲的议会反对党的缺席,以及(更为重要的是)国民志愿团/人民党的印度教至上主义纲领意味着,法西斯主义浪潮即将到来。用不了多久,人民党领导的中央政府就会暴露其法西斯主义、亲帝国主义、反联邦和印度扩张主义的嘴脸,同时还会利用人民的授权去为其反人民行径辩护。一旦人民党政府暴露出法西斯主义嘴脸,工人、农民、穆斯林、贱民和其他被剥削的群众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处于与日俱增的迫害中。莫迪和大公司、大买办以及大地主一道,一面大肆推行他的“古吉拉特模式”,一面试图在群众中制造幻象。古吉拉特模式——人们将其称为“印度教至上主义的实验室”——的真正意义在于,压制一切形式的不满,这就包括来自工人、农民、宗教少数群体(尤其是穆斯林)以及其他被剥削和被压迫的社会集团的不满。这意味着压制并操控对来自敌对阵营甚至是自己阵营内部的不满,从而为国内外大企业大开肆意掠夺的方便之门。除此之外,“古吉拉特模式”还意味着戈培尔式地大规模利用公众媒体,以营造出钢铁意志的领袖和强有力的党能够解决人民的一切问题的图景。莫迪的法西斯统治的古吉拉特模式现在扩展到全印,并加剧了整个南亚次大陆的扩张主义威胁。在选举宣言中,人民党并没有忘记展现出自己反穆斯林、反克什米尔民族自治和印度教至上主义的纲领。它承诺要废除宪法第370号条[8],推动实施统一民法[9],修建罗摩神庙和其他一些事情。这威胁到印度人民、武装的农民革命战争的存亡、宗教少数群体、被压迫的民族、贱民以及其他被压迫的团体。

在当下,为了克服自身的危机,并对抗日益加深的全球帝国主义危机之下革命运动、民族解放运动和民主运动的蓬勃发展,法西斯主义作为一种现象会不断出现。为了有效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帝国主义者及其盟友会寻求建立新法西斯主义的统治形式。在印度也能看到这一点。这是我国革命民主力量和群众所面临的挑战。这就是为什么印度的被剥削群众、被压迫民族、爱国人士和亲人民的个人和组织、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以及其他进步力量应该认清婆罗门印度教法西斯主义带来的严重威胁。通过团结所有革命民主组织、力量、个人和广大群众,建立起广泛而有力的、反抗一切统治阶级(尤其是藏红[10]法西斯主义)的群众运动,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任务。同时,为了解决群众面临的日常和基本问题,必须进行斗争。没有斗争,人民不可能赢取权利。只有团结起所有进行斗争的力量,保卫、巩固和扩大长期人民战争,并通过武装农民战争来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我们才能解决人民和我国的基本问题,才能将所有反动的、法西斯主义的和反革命的毒草连根拔起!

签名

阿布哈伊Abhay

印共(毛)中央委员会

发言人

 

译校者注:

[1] 为44席。

[2] Hurriyat Conference,印控克什米尔的一个政治联盟,旨在争取克什米尔的自决权。

[3] 该选项指不投票给选票上的任何一位候选人。

[4] Sangh-Parivar,是由许多印度教民族主义工商业和政治组织组成的集团。

[5] 即某地区要求独立出原来的母邦,自立为新邦。

[6] 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与人民党关系密切的极右翼印度教至上主义的准军事组织。

[7] Bharat,代指印度

[8] 该条款保证了印控克什米尔享有自治权。

[9] 印度宪法规定,国家将致力于对全体公民实行统一的民法,以替代各种宗教团体(尤其是穆斯林)自行的属人法。以统一的、世俗的民法替代传统的、宗教的属人法,是进步的。但是,人民党实际上却是借利用推动统一民法之名,行推行印度教至上主义、改造穆斯林之实,这实际上是对在印度处于少数、贫困地位的穆斯林的一种变相压迫。

[10] 印度教僧侣所穿长袍为藏红花染色,呈藏红色。所以藏红色成为印度教的传统颜色,可用来代指印度教。

原文地址:http://www.bannedthought.net/India/CPI-Maoist-Docs/Statements-2014/140519-CC-OnLokSabhaElectionResult-Eng.pdf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