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4年10月12日 11:04

印度政府围剿印共(毛)的阶段、战略及成效

内容摘要: 新世纪以来,印共(毛)发展迅猛并跻身为印度政府的头号心腹大患。印度统治阶级对印共(毛)的围剿先后经历了层层递进,规模不断扩大的三个阶段。2009年至今的“绿色狩猎战争”是围剿的第三个阶段,在此阶段印度统治阶级全面借鉴和模仿了美国的“低烈度战争”战略,举全国之力对印共(毛)进行大规模围剿。但从围剿成效上看,印共(毛)经历了持续的危险后,由于应对得当逐渐度过了史无前例的危机。

关键词:印共(毛) 低烈度战争 绿色狩猎战争 人民战争
触目惊心的两极分化、复杂而深刻的民族和宗教矛盾、深入骨髓的政治腐败和大量残存的封建种姓制度,催生了印度大批反政府武装力量。据统计,印度是除中东地区之外,世界上反政府武装力量最多的国家。

2006年4月13日,印度辛格政府宣布,印度共产党(毛主义)已经超过克什米尔武装叛乱和东北部地区少数民族武装分裂活动,上升为“国内安全头号威胁”,并于2009年11月展开全国范围的大规模剿灭。

印共(毛)之所以跻身为印度政府的头号心腹大患,有以下3个原因:

第一,2004年9月21日成立的印共(毛)坚持用马列主义理论分析世界形势和印度社会,认为当今世界仍然处于列宁定义的帝国主义时代,印度当前的统治阶级是买办资产阶级。印共(毛)主张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推翻印度政府,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进入社会主义。与其他武装分离势力的局部性威胁不同,印共(毛)按照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以推翻印度政府为己任,对印度政府的威胁是全局性和根本性的。
第二,新世纪以来,印度政府加速施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对社会底层的盘剥加重,激化了社会矛盾。印共(毛)站在工人阶级、广大失地和弱势农民一边,在后者眼中已经俨然成为对抗印度显著社会不公的“正义”化身。印共(毛)成立后,在“将武装斗争拓展至全国”的口号下迅速发展壮大。统计至2009年止,印度境内的红色走廊贯穿印度28个邦中的22个,印共(毛)影响着印度1/3人口。
第三,历史上的南亚是共产主义运动的沃土,南亚有丰厚的革命遗产。如今在南亚8个国家中,有7个国家活跃着毛派共产党。南亚毛派共产党将帝国主义和印度扩张主义列为主要革命对象,在南亚各国开展武装斗争。早在2001年7月,尼泊尔、印度、孟加拉国等国的10支毛派政党成立了“南亚毛派协调委员会”,这几个国家中活跃的毛派武装力量定期召开大会,相互支援、协调行动,在南亚地区建立起一条“红色通道”。自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2006年回归政治主流后,印共(毛)逐渐成为了南亚毛派的中心和领导者。以印共(毛)为首的南亚毛派共产党力量的迅速壮大令印度政府十分恐慌,遂举全国之力,对印共(毛)进行围剿。

此外,关于印度政府将印共(毛)列为头号威胁的原因,还有其他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观点,例如,布克文学奖获得者,享誉西方的印度女作家阿兰达蒂•罗伊认为,为了加强对土地和资源的掠夺,国内外的垄断财团需要一个敌人——他们选中了毛主义者。

为围剿印共(毛),2009年11月印度中央政府发动了“绿色狩猎战争”。这场印度内战已经历时4年半,从现有成效上看,印度政府计划3—7年内剿灭印共(毛)已经成为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009年末至2011年,印度政府一度有效遏制了印共(毛)的发展势头,但随着印共(毛)的有效应对,印度政府的围剿渐渐失去效力。据相关数据统计,尽管自2010年以来双方武装冲突中的死亡人数锐减,印共(毛)控制的地区数量也有所下降,但其控制的核心区域没有变化。2012年形势发生逆转,印共(毛)有效遏制了印度政府对其中央领导层的捕杀,在一些地区印共(毛)的实力不仅没有削弱,反而得到巩固和增强。在资本主义面临严重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印度政府与印共(毛)之间这场史无前例的博弈,直接影响着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走向。

  一、 印度政府对印共(毛)剿灭的三个阶段

自印度毛派80年代复兴以来,印度统治阶级对其进行的围剿一直没有中断过。从总体上看,可以分为层层递进、规模不断扩大的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以1991年“一月觉醒计划(Jan Jagran Abhiyan)”为代表的“民团”时期。该时期的特点是印度政府并未直接出面,而由各邦大地主和商人出资组织“民团”对毛派进行围剿,其规模较小,手段残忍,很快就被毛派击败。

第二个阶段是以2005年“和平行动”(Salwa Judum)为代表的邦政府时期。2005年切蒂斯格尔邦政府出资,招募了几千名青年组成民兵组织“特别警务队”(SPOs),对切蒂斯格尔邦内的部落民进行袭击和侵扰。该行动旨在一箭双雕,将部落民赶出家园掠夺自然资源的同时,打掉该邦蓬勃发展的“毛主义运动”的群众根基。切蒂斯格尔邦首席部长拉曼•辛格(Raman Singh)表示,“‘和平行动’是解决邦内毛主义运动的‘答案’”。“和平行动”率先在切蒂斯格尔邦展开,后被印度内政部长奇丹巴拉姆(P Chidambaram)引为示范,鼓励其他受毛派“侵扰”的邦效法。

然而,“和平行动”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恐怖行动,就连亲西方、激烈反对印共(毛)的人权组织也对其进行了指责。从2005年到2008年的3年间,“特别警务队”烧毁房屋、在水源和食物中下毒、毒打和杀害民众、强奸妇女,为了驱赶部落民离开家园无所不用其极。到了2008年底,该行动已成强弩之末,“特别警务队”臭名昭著,受到公众广泛指责。印度中央政府和邦政府在外界舆论压力下,慌忙与其划清界限,谎称“和平行动”是部落民与毛派之间的“腥风血雨”。2011年7月,印度最高法院判决“和平行动”“非法”和“违宪”,并命令“特别警务队”尽快解除武装(尽管印度最高法院宣布“和平行动”非法,但该行动并未完全停止,在一些地方,“特别警务队”改头换面变成了更大规模的由印度中央政府发动的围剿印共(毛)的“绿色狩猎战争(Operation Green Hunt)”的一部分)。

第三个阶段是2009年11月开始的由中央政府发动全国范围的庞大、缜密和残酷的“绿色狩猎战争”。印度政府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该军事行动的名称,但是根据媒体的广泛报道,该行动被命名为“绿色狩猎战争”。

2009年10月,印度中央后备警察部队宣布,围剿印共(毛)行动的准备工作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并且该行动已得到印度中央政府的首肯。这是一场规模庞大的军事行动。2009年11月初,此行动的第1个阶段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东北部的加德契罗利地区开始了,当时多达18家中央级准军事机构进入该地区进行行动准备。此次行动重点集中在恰尔肯德邦、切蒂斯格尔邦、奥里萨邦、西孟加拉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五个被宣布为印共(毛)最活跃的地区。来自边境安全部队(BSF),印藏边境警察(ITBP)和中央后备警察部队(CRPF)的42个营共同参与行动。其中的5个营来自边境安全部队(BSF),4个营来自印藏边境警察(ITBP),其他全部来自中央后备警察部队(CRPF)。

对于这场“绿色狩猎战争”,印共(毛)称其为一场“前所未有规模的、全国范围的、最严重的、迷惑人的、中心主义的,至今仍然在不断加深的”暴力清剿行动。这是一场全方位的战争,除了军事进攻外,印度情报部门积极开展信息心理战、情报战、经济战等软战争加以配合。“敌人锁定印共(毛)的领导人并以最残酷的方式加以杀害,或者以非民主和非法的方式将其逮捕并投入监狱。政府采用武力镇压作为战争的主要形式。然而,这场战争包括诸多内容,例如,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心理和文化领域等多管齐下的打击。”

而对当地人民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中央后备警察部队、边境安全部队诉诸暴力破坏遥远的森林村庄。阿兰达蒂•罗伊称,“这支特殊的警察部队用灰狗、眼镜蛇、蝎子这样的类似图腾的词命名,只不过是发了一张血洗森林的通行证。”

 二、 当前印度政府对印共(毛)的围剿战略

印度中央政府发动的“绿色狩猎战争”全面借鉴和模仿了美国政府的“低烈度战争”战略。二战结束后,一度不可一世的美国接连遭受“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惨痛教训,不得不进行战略转型,“低烈度战争”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所谓“低烈度战争”战略,是美国里根政府为了遏制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的扩张,于1981年提出并实施的运用政治、经济、心理和有选择的军事干预手段对第三世界国家发动的没有正式宣战、规模较小和相对廉价的战争。其目标旨在推翻不受欢迎的第三世界国家政府或者扶持对其友好的政府,第三世界国家的革命力量——特别是游击队也是该战略的重要目标之一。

按照印共(毛)负责军事工作的中央委员巴萨瓦拉吉的总结,“低烈度战争”是“帝国主义从镇压革命运动的失败中汲取教训制定的作战方法”。其作战对象是“二战后全世界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被压迫民族和群众的反抗斗争” 。因此,“低烈度战争”理论是“镇压反帝运动、革命运动和民族解放斗争的多管齐下策略,尤其适用于镇压一些国家的毛派游击队及持久人民战争”。其基本作战手段是“秘密和公开、直接和间接,军事手段和非军事手段相配合,以欺骗性的方式实施于政治、经济、意识形态、军事和思想文化等领域”。而其作战意图则是“分化瓦解人民的团结并将人民从斗争的方向上引开。”

因此,印度中央政府剿灭印共(毛)的战略深深打上了美国“低烈度战争”的烙印,其特征如下:

第一,用大规模的军事力量镇压印共(毛)及其武装力量。印度中央政府借鉴美国的“低烈度战争”理论的基本方略,于2009年11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清剿印共(毛)的“绿色狩猎战争”。尽管印度内政部多次否认“绿色狩猎战争”的存在,称其为“媒体制造”,但有大量证据表明,印度政府投入了大量准军事部队、特种部队和各式高精尖武器对印共(毛)游击队活跃的地区进行围剿和扫荡,旨在清除印共(毛)武装力量,重新控制农村的政治经济。

有证据表明,美国政府为印度政府的“绿色狩猎战争”提供了战略设计、情报支持和武器供给。据印共(毛)中央委员巴萨瓦拉吉披露,“印度统治阶级正在使用美帝国主义传授的‘低烈度战争’战略调动印度庞大的国家机器,对我党实施清剿行动。作为美国在全球实施的‘低烈度战争’的一部分,印度统治阶级组织大量特警、准军事部队和军事部队以镇压叛乱的名义对人民和毛主义者进行屠杀”。

第二,以“持久战”对抗“持久战”。由于印共(毛)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和旷日持久的“人民战争”形式,再加上印共(毛)深厚的群众基础,印度政府很难在短时间内将其剿灭。因此,印度政府做好了长期战争准备,其基本战略目标首先是限制印共(毛)势力范围不断扩张的势头,并采用各种手段持续消耗印共(毛)游击队的软硬力量,经过长期拉锯和消耗后,再抓住有利时机进行彻底剿灭。

印度政府采用各种军事和非军事手段全方位蚕食印共(毛)的生存根基,限制其继续发展壮大:在军事上,印度政府全面出击,迫使印共(毛)处于持续不断的紧张状态之中;在经济上,尽可能破坏其所依赖的经济基础;在意识形态方面,印度政府发动舆论战、心理战,尽可能丑化和孤立印共(毛)。

与此同时,战争拖得越久,印度政府对印共(毛)施加的外部压力越大,印共(毛)的生存就会越艰难,内部也就越容易出现分化瓦解。印度政府的战略意图是制造长期的极端高压环境促其内变,当印共(毛)出现内斗、分裂等自我削弱的情况或者由于领导人的交替出现政治危机之时,再伺机下手彻底剿灭。在美国的一些分析人士看来,斯里兰卡泰米尔猛虎组织的覆灭等就是很好的例证。

第三,针对印共(毛)上层进行现代化的“斩首行动”。“绿色狩猎战争”也是一场现代化的信息战和网络战。美国之所以能够锁定本拉登、卡扎菲等人的位置并将其消灭,关键原因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全球信号侦察网络监听到了他们的手机信号。有迹象显示,美国已经将这种作战方式和作战能力输送到了印度。“绿色狩猎战争”的一个中心任务是定点清除印共(毛)的领导人,即先消灭其领导核心,使其陷入群龙无首和四分五裂的混乱之中。印度政府利用发达的信息工具、情报和侦查手段,锁定印共(毛)高层领导动向,动用特种部队将其杀害。一名印度安全部队的高级官员透露:“我们将通过杀死像金尚吉这样的高层领导人以扼住毛主义者的咽喉”,“我们相信有大约50名这样的领导人分散在各地。我们锁定目标逐个施以严酷打击使之群龙无首。”“在这种情况下,对付毛派其他游击队就容易多了。”

印度政府对印共(毛)高层领导的杀害往往伪装成“遭遇战”,即双方遭遇交火,印共(毛)高层在交火中被击毙死亡。自“斩首行动”实施以来,效果十分明显,已有5名印共(毛)中央领导被杀害,十几名遭到逮捕。这也是迄今为止印度政府对付印共(毛)最有效的手段,该行动对印共(毛)造成的损伤无可估量。

第四,进行舆论战和心理战,注重从舆论和心理层面分化瓦解印共(毛)的阶级基础和同情力量。印度政府的基本战略是将印共(毛)界定为“恐怖主义”组织和“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并通过各种媒体渠道散布和渲染印共(毛)的“红色恐怖”。例如,印度政府投资拍摄的电影将印共(毛)刻画为残暴嗜血的极端力量;印度媒体不惜扭曲事实,将印度境内宗教极端主义和民族分离主义组织的恐怖主义活动栽赃到印共(毛)的头上;丑化抹黑印共(毛)领导人等。印度政府在国内和国际舆论上尽可能地孤立和丑化印共(毛),其目的在于瓦解印共(毛)的群众基础,特别是印共(毛)的同情者和人数众多的中间群众,进而消除潜在的底层利益受损民众加入印共(毛)的隐患。

第五,印度政府还施展所谓“赢得人心”战术,包括派遣专门人员到村子里和村民开会谈心,军队到村子里做义务劳动,印度政府安排教师在学校给学生授课时做反毛宣传,以及改善一些穷乡僻壤的基础设施建设等。正如印共(毛)中央委员巴萨瓦拉吉指出的,印度统治阶级“还在中央邦和地方各邦设立特别情报机构,实施大规模心理战,试图将人民的视线从人民面临的基本问题以及正在解决这些问题的革命运动上引开,而将其引向虚假的发展与和平。”

三、印共(毛)针对印度政府围剿战略的反制战略

针对美国和印度政府的“低烈度战争”战略,2008年12月印共(毛)中央委员会曾制定了意识形态、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层面的反制战略。印共(毛)认为人民战争正在曲折发展,而通过长期人民战争击败帝国主义的“低烈度战争”战略是可能的。印共(毛)针对印度政府剿灭策略的反制战略包括如下4个方面:

第一,印度政府和军队在政治上的虚弱性——即战争的反人民和非正义性,决定了其最终失败的命运。
2008年以来,全世界都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帝国主义在向外转嫁危机和矛盾的同时,加大了对发展中国家的掠夺。帝国主义及其垄断财团开始更加疯狂掠夺印度自然资源,包括森林、土地、水和矿藏。印共(毛)认为,“不论敌人多么强大,只要其将非正义的战争施加于人民,其在政治上就会非常虚弱。”印度政府以剿灭毛派为借口,为大肆掠夺自然资源扫清障碍。而施加于人民的非正义战争是绝不可能取得胜利的,不论其武器多么强大。
根据印度宪法,印度军队的主要任务是保卫国家,防御他国入侵,以及在发生灾害时救助民众。但是印度统治阶级曾多次动议使用“印度军队”剿灭毛派。而实际上,针对40年代末的“特伦甘纳农民起义”和60年代末的“纳萨尔巴里运动”,印度统治阶级都曾动用军队进行大规模围剿。有消息披露,除了民兵组织、警察和准军事部队,自2011年末以来,印度军队正在以进行训练的名义逐步介入剿灭毛派的行动中。印共(毛)指出,印度士兵来自人民,而其正是在为统治阶级而非本阶级效力,因此这支军队的本质是雇佣性的,这和印共(毛)战士带着强烈的献身精神战斗有着本质的差别。因此,当印度士兵意识到其所受的剥削和压迫时很有可能会转入人民战争阵营。印度军队存在起义的可能,这也是印度军队最大的弱点。

第二,赢得人民的支持,打持久人民战争是胜利的关键。
首先,“绿色狩猎战争”的本质是“对人民的战争”。因此,要用“人民战争”回击“绿色狩猎战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让人民意识到这场战争的本质,认识到这场战争是为人民的利益发动的,使人民成为战争的主体。此外,还要把人民日常斗争(即争取政治经济权利的斗争)与战争结合起来,以武装和非武装结合的方式斗争,把人民战争发展为敌人不可能消灭的战争。其次,针对敌人3到7年内消灭毛派的计划,印共(毛)主张尽可能延长这一过程,从而将印度军队拖入长期战争。最后,印共(毛)还要不断拓展新的游击区,分散印度军队的力量,使其无法集中力量一一攻破。

第三,将保护领导层提升为战略的重点
针对敌人“斩首行动”对领导层造成的巨大威胁,印共(毛)认为“基于敌人的情报攻势,保护领导层变成十分重要的任务。”首先,要确保党、人民游击解放军和各地组织不脱离群众;其次,各层级领导人都要配备副手;最后,要求加强党的保密工作,封锁领导人的消息,并制造假信息误导敌人:“为了使情报信息不落入敌手,党、军队和党的各类组织要散布各种误导性信息,并鼓励人民积极参与。”

第四,对内加强党的建设,反对各式非无产阶级倾向在党内的滋长,实现党彻底的布尔什维克化;对外发动革命宣传战,有效回击敌人的信息心理战。

 四、印度政府对印共(毛)剿灭的成效  1、印共(毛)上层损失严重,但到2012年该局面已经得到遏制。

据南亚恐怖主义网站“2012年印度毛派评估报告”显示,在印度政府强大的剿灭攻势下,印共(毛)中央层领导遭受的损失是灾难性的:截止至2011年底,16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有2名被击毙,7名遭到逮捕。39名中央委员中(包括政治局委员),共有18人被“中和”——即5人被击毙,13人被逮捕。而印共(毛)区域、邦以及地区级别领导人的损失也是惊人的,这迫使毛主义运动陷入被动防御的状态。

据该评估报告显示,印度全国范围内印共(毛)高层领导大比例地被害和落网,主要源自安得拉邦警察得力的情报系统,特别是邦特别情报处。“2004年9月新成立的印共(毛)雄心勃勃地要把‘人民战争推向全国’。但一个‘事故’使其领导层和最高领导人(的信息)外泄和曝光。”

迄今为止,印共(毛)损失的最高领导人是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阿萨德和金尚吉。阿萨德从事革命40多年,是印共(毛)卓越的理论家和新闻发言人;金尚吉是印共(毛)中央政治局的军事领导人,曾经对印度西部和北部地区的人民战争有很大贡献,此外还对推动两党合并(2014年印度境内两支最大的毛派共产党合并为印共(毛))功勋卓著。阿萨德和金尚吉分别死于2010年7月和2011年11月的两场“假遭遇战”。据印共(毛)总书记贾纳帕蒂披露,阿萨德是在接受印度政府停火的建议后,联络各邦毛派斡旋谈判时间,从而泄露行踪被杀害的。自此以后,印共(毛)将印度政府的和谈倡议视作阴谋。

尽管印度政府对印共(毛)高层打击极其严重,但以该党总书记贾纳帕蒂为首的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仍处于地下秘密活跃状态。据“南亚恐怖主义网站”2013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损失的大量印共(毛)领导人,是在2007年和2011年之间发生的,到了2012年印共(毛)上层遭受重创的局面明显好转: “现在已有证据表明,2012年毛派已经将干部的损失控制到了2008-09年之前的水平——在中心地带对印共(毛)发动清剿行动升级前的阶段。”

此外,印共(毛)迅速弥补自己的不足之处,使形势逐渐发生变化,例如在安得拉邦,“形势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在这个曾经的毛派发源地和中心地带,他们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漏洞。”

评估报告还着重指出,“2011年7月8日海德拉巴邦警察缴获的一份文件表明,印共(毛)最高领导人已经转移至密林深处,远离警察雷达可以监测到的范围。此外,由于有价值“捕获”信息的缺失,可以认为,遭到杀害、逮捕的毛派和投降者是毛派并不重要的干部和同情者。”印共(毛)领导层很可能意识到,使用手机、卫星电话等现代化设备很容易被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印度政府锁定,因此转移至密林深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有效地降低了领导层的损失。

2012年印共(毛)领导层只损失了2名中央级别的干部:中央技术委员会负责人罗摩克里希(化名RK)和中央技术委员会和技术研究和武器制造单位资深成员瑞兹沃克玛。这两名成员的被捕对印共(毛)的武器制造工程影响很大,特别是火箭发射器和武器的生产和采购计划。2013年则只有一名印共(毛)中央委员——纳斯卡在阿萨姆邦被捕。

2、由暴力冲突导致的死亡人数锐减,但印共(毛)控制的核心区域没有变化,在一些地区印共(毛)的实力反而得到巩固和增强。

(1)根据印度内政部公布的数据,2010年毛派武装冲突中死亡人数为1,005人,2011年是611人,2012年是415人,2013年冲突死亡人数降到了394人。
“南亚恐怖主义网站”数据库显示,在毛派武装斗争冲突中死亡人数持续走低,2010年为1,180人,2011年为602人,2012年为367人,2013 年为421人,到2014年3月17日为止,死亡81人。
虽然印度内政部和“南亚恐怖主义网站”数据库统计数字有一定出入,但数量大体相当,显示趋势相同——即自2010年峰值过后,在毛派武装冲突中死亡的人数呈逐年锐减趋势。
据“南亚恐怖主义网站”分析,毛派已经进入战术撤退(战略防御)阶段,其力量集中在了优化整合力量、人民游击解放军的招募、防止信息泄露的替代性信息渠道建设、加强群众联系和增强地上活动和抗议等方面。

(2)根据印度官方消息,印共(毛)影响的地区从2008年的223个,下降至2013年的182个(包括76个重度影响地区,和106个中度影响地区)。尽管遭受影响地区的总体数量给人下降的印象,但毛派活动的核心区域保持完整。他们牢牢掌握着‘红色走廊’的核心区——贾肯得邦、切蒂斯格尔邦、比哈尔邦、奥里萨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
印共(毛)2013年举行的“第4次中央委员会会议”承认,在2009—2012年间,印共(毛)的武器生产和供应部门、政治和军事情报部门、党中央的杂志社、党中央的国际部都在不同程度上遭到破坏,城市运动也在相当程度上遭到削弱。但可以确定的是,自2012年以来,毛派的战略反击 (TCOC)成功牵制了“绿色狩猎战争”,并使形势逐渐发生逆转,而印度政府支持的“和平行动”则早已遭遇了道德上和军事上的双重挫败。很重要的一点是,尽管持续不断地遭到杀害、逮捕和背叛,毛派不仅能够补充损失,而且力量还得到了增强。

(3)毛派迅速适应了政府投入的新技术武器。2011年11月11日,中央后备警察部队司令库马尔表示,准军事部队不得不寻找更好的方式反简易爆炸,在毛派的持续打击下,防暴车如今已经变成了“车轮上的棺材”。随着毛派越来越多地成功炸毁防暴车,防暴车的防护盾不得不被拆除。并且按照标准操作程序要求,在所有受到纳萨尔派影响的区域,准军事人员必须步行巡逻,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防暴车。毛派也展示了他们具有对付救援直升飞机的能力。最近毛派在苏克马将印度空军直升飞机击落证明了毛派应对空中打击的防御能力。

3、作为“绿色狩猎战争”的一部分,印度政府对印共(毛)发动信息心理战,将印共(毛)污名为“恐怖主义,妖魔化印共(毛)的新闻造假在媒体上变得司空见惯。印度主流媒体不断散布各种关于印共(毛)的谣言,内容包括:“作为对比哈尔邦警察最近几周运送武器和爆炸物的报复,印共(毛)威胁将对官员、部长和政治家的子女进行血腥报复。”;抹黑印共(毛)刊物《人民进行曲》;拍摄肮脏的电影《红色警戒——内部战争》,对印共(毛)进行丑化和污蔑等等。

例如非常有名的、也颇有争议的“西孟加拉火车脱轨事故”。2010年5月28日,印度西孟加拉邦西米德纳布尔地区发生一起客运列车出轨与迎面而来的货运列车相撞事故。该事件导致150人死亡,200多人受伤。印度政府和媒体马上宣布,该事件系印共(毛)所为。该消息迅速通过印度主流媒体散布到全世界。联邦政府内政部长奇丹巴拉姆公开谴责印共(毛)但被迫承认尚未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这是一起爆炸案。毛派领导人迅速发出一份很长的声明,声称与此事无关,并严厉谴责这次事故的幕后人。而关于这份澄清声明,绝大多数媒体保持沉默。印共(毛)发言人阿萨德指出,“这不过是反动政权通过其警察智囊机构及其宠物媒体对付毛派革命者发动的一场肮脏的信息战。”

事故发生后整整两天时间,警察并未在现场发现任何所谓爆炸案的线索,更不用说事关毛派的蛛丝马迹。然而,他们认为毛派必定卷入此事的理由是,西孟加拉邦是毛主义分子的温床,毛主义分子觊觎列车已久。所有媒体众口一词,将毛主义者称为“恐怖主义分子”,并称毛派夺取无辜民众生命和嗜血成性。阿萨德指出:“有没有人想过,毛主义者为人民的土地、生存以及解放,已经奋斗了40余年,为了受压迫人民牺牲了成千上万的领导和党员,除了人民的利益毛主义者没有有任何自己的利益,这样的人会伤害自己的人民?”

阿萨德指出,“法西斯希特勒曾制造国会纵火案并诬陷是共产党所为,从而开始了一场政治迫害。同样地,反动统治政权有意破坏铁路制造惨案并将祸水引向毛派。印度统治阶级一只眼睛盯着选举,另一面却深感社会群众基础的无力,因此他们渴望通过肮脏的手段博取同情。我们党不会向人民隐瞒真相。当我们犯错的时候,我们会勇于承认,并发自内心地道歉,并向人民群众保证不会犯同样的错误。这是贯穿我党历史的品质证明。”

然而,在此次事件中,印度政府的谣言在全球主流媒体上到处流传,但是关于印共(毛)的声明却鲜有报道。在这场资产阶级主流媒体主导的全球信息舆论战中,被污名为“恐怖主义”的印共(毛)处于下风。这种手段可以在一定的时间段内有效地影响印度中间阶级和其他国家的普通民众,阻止印共(毛)外围同情者及支持力量的发展壮大,然而对印共(毛)直接联系和依赖的底层群众的效果却是有限的。

五、小结

通过对印共(毛)和印度政府这场新世纪的较量进行比较分析,可以了解到:从2004年印共(毛)成立到2009年印度政府发动“绿色狩猎战争”之前是印共(毛)迅速崛起和壮大时期。2009年末到2011年是印度政府发动“绿色狩猎战争”猛烈的战略进攻时期,此时的印共(毛)处于被动守势和持续的危险之中。2012年以来,印共(毛)逐渐渡过了危机,双方进入战略相持阶段。2013年至今,印共(毛)初步恢复了力量,开始恢复活跃和生机。

在“绿色狩猎战争”中,印度政府在美国的配合下,已经集中了巨量政治经济军事资源和力量,使用了现代化信息化的作战武器,采用了全新的作战理念和战略战术,对印共(毛)进行了全力围剿。然而,印共(毛)还是顺利渡过了史无前例的危机。从印共(毛)深陷危机到渡过危机的过程可以看到,“人民战争”理论在当今时代仍然有巨大的实用性,而经典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也并未过时,它们在印度再次得到了检验。

当前印度政府虽然肯定会继续加大围剿力度,但是也暴露出某种程度的颓势。可以进一步展望的是,如果印度政府没有有效的战略应对,印共(毛)继续生存下去,甚至达成其目标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如果印共(毛)的力量继续发展,整个南亚局势都有可能发生深刻的变化。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