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02月13日 02:47

激进左盟中委:激进左盟胜利之后

激进左盟胜利之后

斯塔赛斯·柯沃拉基斯  2015年1月26日

铸剑 译
Exit Poll Results Are Declared In The Greek General Election

 

【作者简介】斯塔赛斯·柯沃拉基斯〔Στάθης Κουβελάκης -Stathis Kouvelakis〕,激进左盟中央委员,激进左盟“左翼平台”(Αριστερή Πλατφόρμα/Left Platform,激进左盟内部的主要左翼派别)的重要成员,在伦敦国王学院教授政治理论。

 

激进左盟的胜选给欧洲激进左翼和工人运动带来了希望,并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反过来讲,败选则会导致不可估量的后果。

对于我们首先将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作如下简述:

首先,激进左盟几乎赢得绝对多数,但最终还是相差毫厘。它最后的得票率36.3%略低于出口民调结果,而新民主党则略高于出口民调结果。所以,昨晚在选战办公室和卫城山门口的人们有一丝失望。经历过雅典市中心许多次大选之夜,我不得不说,这次走上街头的人比1980和1990年代泛希社运胜选后要少。

即便以8.5%的优势击败新民主党是一次重要的胜利,但我们还是要想想,为什么激进左盟背后的动力并不像我们所希望的那么强劲。对于这次大选结果,有一点是十分重要的:虽然相比于2012年6月大选和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激进左盟在全希腊的得票率提高了将近10%,但在主要城市中心(尤其是雅典和塞萨洛尼基),得票率的增幅少得多,只有6%。2012年6月,激进左盟所获得的最好结果是在以工人阶级为主、具有标志性的“红色”第二比雷埃夫斯选区(如果我们不算上克桑西市的话,在那儿它赢得了说土耳其语的少数民族的广泛支持),而这次,激进左盟在其他地区(包括泛希社运的前堡垒,比如克里特岛和伯罗奔尼撒半岛北部)的表现则好过比雷埃夫斯工业带(尽管这里的得票率也从37%提高到42%)。

因此,激进左盟取得的进步主要是在农村、半城市地区(可能是指城乡结合部,译者注)和外省中等城镇:在希腊,这些地区的政治表现更加保守和“正统”。因此,激进左盟在希腊的影响现在变得更加平衡,也让自己表现为一个正统的“执政党”;不过它缺乏在主要城市扩大优势、在雅典和塞萨洛尼基的大选区取得更多席位的动力。它在现在的选举中显得更像一个“跨阶级的”党,失去了2012年的“不平衡性”:它所获得的支持更加不根植于主要城市中心的工薪阶层,尽管它在这类人群中影响还是非常巨大的,并且他们也构成了激进左盟选民的大多数。

这一事实应该和希共以及反资左翼阵线〔Antarsya〕取得的成绩比较来看:相比于2012年6月,前者的得票率(虽然很有限地)增长了1%,后者则从0.33%增长到0.64%。他们的成绩主要集中于主要城市中心。所以激进左盟“从它的左翼来讲”蒙受了些许损失,并且最终未能动员起弃权选民(全国投票率只有可怜的64%)。

新政府(截至写作本文时,新政府组成尚未明朗)将不得不解决棘手的问题。国库空虚,国家税收又比预期崩溃得更快。很快,《塞萨洛尼基计划》提出的财政计划就会显露出其基于过分乐观的(或者说,甚至就是错误的)估计。这项计划旨在通过重构欧盟贷款(这些都是专用贷款,其中一些已经分发完了,它们的给付完全遵循欧盟协议)和更加严厉的税收(同时不进行税务改革,也无需增加预算赤字)来得以实现。政府对欧盟的政策方向变得愈发模糊。昨天,齐普拉斯向欧盟和市场热诚地谈到了“诚挚的对话”和“互惠的解决方案”,却没提到“债务”这个词。

昨天,我警惕地听到同志们赞扬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说他是安格拉·默克尔和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的劲敌,差不多算是激进左盟的盟友了。现在唯一把笑脸装点在党的官网left.gr首页的欧洲领导人是马丁·舒尔茨[欧洲议会议长;德国社民党党员],他请求立即会见齐普拉斯。党内的许多派别似乎过分相信像“欧洲的变革”(意思是“欧盟准备向我们做出荣誉的妥协”)这种选举口号的真实性了。不过,这种畅想(在最好的情况下)是要绕过三驾马车,和欧盟机构就稍微温和版的备忘录进行“谈判”(多么富有魔力的词!)。

最后(而非至少),卡门诺斯先生和他的主权主义的右翼政党“独立希腊人党”当然是比“河流党”(它公开的目标是要迫使激进左盟留在欧盟和备忘录划定的狭隘界限内)不那么邪恶,但他们毕竟都是一丘之貉。它们如果参加政府(甚至只获得一个部长职位)将意味着“左翼反紧缩政府”理想的终结。此外,这是一个致力于捍卫国家机构“坚强核心”的右翼政党。它会观望自己能在内阁中得到怎样的职位。所以,如果它首先要求得到国防或者公共秩序部长的职位(虽然它并不可能得到)〔作者在此预测失误,独立希腊人党拿到了国防部长职位,译者注〕,那这并不令人惊讶。

激进左盟没有非常明确的策略——而这些不明确之处必须迅速澄清。虽然对于激进左盟抱有非常巨大和实在的期望,但社会陷于冷漠。那些意识到正在来临的危险并且决定捍卫党纲的反紧缩要点的人面临着极其重要的任务。我们必须比以前更加明确,在对决和投降之间没有中间道路。真理的时刻即将来领。

 

原文标题:Stathis Kouvelakis: After Syriza’s victory

原文地址:http://www.versobooks.com/blogs/1829-stathis-kouvelakis-after-syriza-s-victory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