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之声 2015年03月08日 23:45

醉梦挪威

Norway

     作者:佚名

挪威是一个只有500万人的小国,如果不是拥有西欧第四的领土面积,恐怕前面还要加上“弹丸”二字。因为地理位置重要无比,又小国寡民,自然而然会被或东或西某个超级大国强揽入怀,委身为其他强权的一个枝叶而失去独立话语权。所以,以前国内对挪威知之甚少,完全可以理解。近年来北欧话题陡然升温,挪威作为北欧最富裕的国家,也忽而传为神话。一些似是而非的介绍,似乎只会以羡慕嫉妒恨为主基调。这些文章的来源多为一些短期游玩的观光客,其人往往本身就是慕名而来,或先入为主,带着结论找论据,或浅尝辄止,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真正在挪威生活的华人却很少付之笔墨。如前所述,挪威只是一个小国,之所以引来无数赞美唏嘘,自有个中缘由。我在挪威学习生活虽然只有两年多,但机缘巧合接触过许多人和事,所见所感绝非那些到此一游的匆匆过客可比。因此深感自己有能力和必要还原一个真实的挪威,进而一窥这个北欧迷梦之模式。

 

——造梦篇

挪威是怎样一个神奇的地界?这里一大半国土都在北极圈以内,但沿海地区却全年不封冻,冬暖夏凉,极圈以内夏季经常可以维持在20度左右,非常舒适。这里全境山海交错,海拔温差使得夏季山坡上五彩缤纷,仿若上帝心有得意,信手涂鸦;很多山顶积雪全年不化,在舒适的夏天里像是心情的冷饮,入目即是清爽和感动。冬春两季飘雪,气温多在-5到0度,冰清玉洁却并不苦寒难耐。最神奇的是,全境的山地这时又摇身变成了天然滑雪场。这时你应该坐缆车到冰封的山顶,俯瞰山海相映,心旷神怡;或叼着烟卷欣赏着雪景,踩着雪板悠哉游哉盘山而下;或肆无忌惮冲到70码的极速,把颤抖的大地化作一团激扬的雪雾;又或随心所欲,到人迹罕至的山巅云端一试身手、去野径疏林深处独自探秘,一切都无需拘束。逍遥任性的滑雪季可以持续到来年五月下旬,而一张包含全年缆车在内的成人年票只要1300元人民币。

挪威的自然风光原始而雄浑,斯堪的纳维亚山脉本身就是一座精心雕砌的艺术品。每一座山中都暗藏着玲珑的湖泊,每个小湖又最终汇入无处不在的峡湾。峡湾深入陆地之内,与两边的山峰相映成趣,沿途无论行船还是驾车,都极富野趣。高山常年积雪使得挪威全境之内,只需简单过滤沉淀,拧开水管直接喝到的就是纯天然的冰雪融水,不但完全无污染而且富含矿物质。这天降而来的冰水带有丝丝甘爽,或者你说“甜的”也并不过分。

无数股冰山融水顺着峡湾涓然而下,构成巨大的水力能源宝库。拜现代技术所赐,这里的发电造成的污染为零,从天而降的水电资源对于500万人口来说几乎等于无穷无尽。全国人口除了基本生活用电以外,还平均每人每年富余2000多度电。挪威人把多余的发电量用在高耗能的电解铝工业上,成为世界电解铝第一大国。剩下的电能以每千瓦时1欧分的价格出口到国外,仍然绰绰有余,剩下的峡湾被保护起来,权作观赏。中国同样是电解铝大国,然而中国的电解铝使用的是煤电,污染严重。在国内电解铝第一大厂所处的郑州西部,满目尽是煤粉灰霾,一个厂竟然占去了全市一半的耗电量。与挪威的绿色工业对比,应当自知羞愧。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正对着墨西哥暖流末段,欣然迎来了丰富的海洋生物。这里的鱼类脂肪丰富,无论是洄游者如三文鱼,还是深海鱼如大西洋鳕,都是优质珍贵的食用鱼种。挪威北部的罗弗敦半岛形如一个倒钩,恰好把暖流拦腰截住,以至于无穷无尽的鱼群可以自动游入渔民的作业区。当你展开地图观察罗弗敦半岛的形状,应当赞叹这是何等的鬼斧神工。

斯堪的纳维亚把温情惬意的一面全给了挪威,相比之下,瑞典、芬兰都成了单调险恶或者湿冷苦寒的不毛之地。

挪威人是一群可爱的人,自信快乐永远写在他们的脸上。这些人会永不疲倦地彼此祝愿“美好的一天”、“周末快乐”、“工作愉快”。甚至挪威语里的“再见”本身的含义就是“祝一切好”,而日常口语里简单的“谢谢”也被刻意复杂化为了“你应该得到感谢”。

人际和谐是挪威之美的核心内涵,人们相敬如宾乃是发自内心,而不像日本那样拘泥形式或美国一般掺杂戒备。有一次我车子坏了,无奈中借用超市的小车推着两条轮胎回家。这一路上我最担心的是,作为外国人,让本地人看到我用超市公用的小推车办私事会不会引起反感?但是一路上三次陌生人上来搭话,都是问我需不需要帮助,还有一个中年妇女二话没说就帮我推车,一路推到家门口。每次去税务局办事,前台大叔会首先小心翼翼地念我的名字,然后毕恭毕敬地询问他的发音是否准确,尽管这绝非办事的例行程序。去市政厅咨询有没有免费的郊外别墅可以申请租用、怎么申请,办事人员向我解释说俺这没有免费别墅,但建议我在网上租别墅。怕我记不住网址,还特意把网站首页给我打印出来。我后来才知道其实免费别墅是有的,也不用特意申请,很多挪威人都有私家的度假别墅,自己不用的时候就把钥匙挂在门外,其他人如果想过夜就可以直接进去住,第二天走的时候,客人会自觉把别墅打扫得一尘不染,如果吃了主人冰箱里的食物,还会主动留下一些钱作为补偿。仅以以上几个例子表明,人类的人际关系的可以和谐至此。

挪威从(约)2001年起蝉联联合国最适合人居国家至今。从2008年起,挪威又荣登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普通挪威人收入之高,即使在发达国家看来也是叹为观止。最低工资标准是约合人民币每小时120元,大大超过了作为欧洲首都布鲁塞尔的90元,美国的60元。这只是适用所有人的最低工资标准,在此之上还有本科学历、研究生学历的最低工资标准。即使这样,挪威还保持着极低的失业率。举个旁例,瑞典在发达国家中已经算比较富裕了,但为了解决本国就业,瑞典政府鼓励年轻人到挪威找工作,还赞助找工作期间一个月的生活费,多少侧面反映了挪威的富裕程度。

虽然介绍挪威的文章都会提及挪威令人乍舌的日常消费水平,但经常在挪威购物的话就会发现每个超市基本都会有一两个廉价品牌,每一个品牌又涵盖了衣食日的基本商品,这些廉价产品不打广告、包装简单却质量可靠。即使是失业人口,也可以把生活成本压缩到极低的水平,而生活水准却没有实质性的降低。

挪威是一个把十字架画在国旗上的国家。大凡富裕而平等的国家往往不把宗教当回事,西欧普遍如此,北尤甚,挪威为最。目前挪威只有不到三成的人去教堂,其中还包括很大比例的外国移民。在从贫穷到富裕转变的过程中,挪威经历了一个世俗化的过程,意外发展出一个独特文化:“死亡金属”。当年挪威年轻人普遍反感基督教“原罪”“救赎”那一套陈词滥调,极端者结伙烧教堂,给自己穿上黑色的奇装异服,皮肤上镶上亮闪闪的钢钉,弹起夸张的重金属摇滚。如今那群激情四溢的摇滚青年已经老去,曾经的不端行为早被忘却,却在现代音乐流派中留下了死亡金属这种独特的风格。

本文开头说到挪威是个小国,在国际格局上是没有发言权的,但是在文化领域却不止死亡金属这点建树。挪威产生过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对娜拉命运的探讨影响了整个一代五四青年,而现代作家乔斯坦贾德的作品至今在国内大学里时常见到有人捧读。其它纯艺术领域的成不再枚举,总之对于一个只有500万人口的小国来说,是可敬的。

 

——破梦篇

前一篇写的大概就是那些盛赞挪威的小清新们的所见所感,也许我写的比他们还好一点。但是,浅尝辄止往往等同瞎子摸象,道听途说只能以讹传讹,离真相越来越远。假如一个外国人常年被周围的人灌输: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叫“人家”、一个叫“咱们”,“人家好咱们坏”宇宙定律,谁不信谁小狗——这种荒唐的事情其实已经发生了——那么不难想象他初到中国时也只会赞叹美好的一面,这完全不需要任何技术。

事实上挪威的缺点非常多,而且往往是致命的。

挪威虽然气候舒适,但是日照是大问题。挪威大部分国土在北极圈之内,夏季极昼冬季极夜,极昼和极夜之间每天日出日落时间变化极快,人们根本不能理解“日兴夜寐”的含义。即使土生土长的挪威人,也经常以内昼夜问题而睡眠紊乱、精神萎靡。由于全年日照不足,晒太阳成了挪威人最主要的度假目的。早在一百多年前的《玩偶之家》中,女主角娜拉的丈夫生了怪病,医生建议他到欧洲南部疗养。丈夫去意大利晒了一年太阳,终于痊愈,娜拉也因为凑这笔钱而惹祸上身,这就是《玩偶之家》的主要剧情。现代挪威人虽然富裕了,但是阳光的匮乏仍然无法改变。因此挪威人在意大利、西班牙等(他们眼中的)穷国买下成片别墅,为儿童开办度假学校,无论冬季还是夏季,只要有假期就会成群结队去南欧晒太阳。

日照不足的另一个缺点是,人体不能自然合成足够的维生素D,缺乏维生素D容易导致佝偻病、软骨病、X/O型腿。这在道路糟糕的地区十分危险,因为长达半年的雪季极其容易摔伤,如果骨质松脆,摔伤一次的结果往往就是致命的。拜现代技术所赐,挪威海拥有的丰富的深海鱼类恰好可以用来提炼鱼油,补充天然维生素D。冬季喝鱼油对挪威人而言是生存必须的,反观中国人自古就没有这个需求。但是由于崇洋媚外心理作怪,很多人觉得进食鱼油是养生保健,还有的商家炒作鱼油可以降压降脂明目补脑,这属于本末倒置。如今国内很多家长不惜花重金购买原装挪威鱼油给孩子喝,事与愿违,导致许多幼儿维生素A中毒病例。

日照不足又造成粮食产量低下。挪威全国可耕地面积只有百分之三,这百分之三的耕地里绝大多数种的是圆白菜、紫甘蓝、胡萝卜等非绿色蔬菜。绿色蔬菜倒也有,苜蓿,喂牲口的。同样因为日照原因,北欧糖料作物产量基本为零。北欧有一种传统的糖叫“鼠尾草”,黑色的,看着像乌鸡白凤丸、吃着像大料味的甘草片,味道诡异人见人愁。

挪威80年代以前仍然是缺乏食物的国家,即使现代挪威富裕到可以进口到任何食物,但饮食习惯的进化却不能一蹴而就。欧美饮食本身就已经够简陋了,但即便以欧美的标准看,北欧饮食也堪称寒碜。挪威基本饮食和欧洲大陆差不多,面包牛奶鸡蛋肉类,但是做法则单调得多。最常见的搭配就是奶酪和火腿:奶酪火腿香肠、奶酪火腿吐司、奶酪火腿三明治、奶酪火腿法棍、奶酪火腿披萨……无论花样怎么变,无论工作餐还是家常便饭、餐厅饭店、高档宾馆,奶酪火腿这两样永远不会缺席。试想如果中国人只有这样的主食是否还能勇敢地活下去。挪威的传统节日食品叫ribbe,就是几公斤一大坨的带皮猪肘子,挪威人也不(会)腌,只在表面撒一层盐,整块放进烤箱烤成半熟,一家人分食,以此庆祝圣诞(嫌不过瘾当然还有奶酪和火腿)。请自行脑补假如中国人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围坐一坨只有咸味的半熟带皮五花肉下酒守夜,情人对着一坨外皮焦黄还长着毛的半生猪肘眉目传情,此情此景,画美不看。

无论是奶酪火腿还是ribbe,毕竟都是外来物种。其实挪威人也有自己的传统美食,而且堪称暗黑料理界的黑科技!黑科技翻译过来叫做“碱渍鱼”,碱水是一种高腐蚀性的防腐材料(别问我是否矛盾我也不知道),碱渍鱼顾名思义就是草木灰里腌透了的生鱼肉。据说维京时代一拨海盗放火烧了一个小渔村,半年后故地重游发现这里仍然没有人烟,但是他们从雨水淋透的木屋灰烬里找到了深度浸泡的老鱼肉,鼓起勇气尝了一下觉得竟然还挺美味,关键是还特耐放,于是就当成绝学代代相传下来了。以现代人的口味,一般人对这种“美食”的评价就两个字:奇葩。但挪威人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做出严谨的描述是:“像是用汗液深度浸泡了的抹布”。因为具有高达PH12的强碱性,碱渍鱼不能用铝或者银质餐具食用,那样会使餐具氧化。嗯,这呢就是挪威除了猪肘子之外的另一种传统圣诞美食。其实挪威人也对自己的饮食不满意,只是没有什么更多的选择。今年圣诞节我所在这个公司搞聚餐,老板就主动提出不想吃挪威餐,让大家集思广益。最后决定在本地中餐馆订了一桌。挪威人吃得摇头晃脑异常欢快,而中国人则表示每道菜都只有酱油味。

前文说到挪威物价高,物价高的一部分原因在于税收。虽然挪威政府坐拥7000多亿美元(2014年)的石油财富基金,但仍采取了高税收政策。挪威税收极高,普通人每年收入(折合人民币)8万的,个人所得税率为35%,注意这个收入即使在国内也不算很高,在挪威则比最低收入的职业还低20%。个人所得税率根据收入水平划分为数个等级逐级递增,收入越多则越高。除去个税之外,日常消费品增值税25%起步,烟酒等嗜好品则更高。国内常见的走私外烟万宝路、骆驼、kent等,零售价也就10元一盒或更低,而在挪威最低(折合人民币)100元以上,据此推测烟草税至少是500%。如果你不愿花钱,把财产赠与朋友或者子女,礼品税和遗产税同样不低。换句话说,在挪威即使是收入最低的人群按照最低标准计算,应交税率就高达50%以上。如果算上商品内隐含的商家营业税、广告商营业税等,综合税率最低也要60%。作为比较,有人计算国内的实际综合税率只有25%左右。需要指出的是,在国内无论企业还是个人,逃税是非常普遍的,完税反而是天方夜谭。而在挪威,逃税对普通人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每当有人羡慕挪威医疗教育养老福利,吐槽国内福利政策聊胜于无,我总想问一句,您凭啥?

至于这些所谓的福利究竟质量如何,槽点太多已经不知如何说起了。初来挪威时有一个摔断过大腿的朋友告诉我,在挪威看病就一个字——等,要么等好,要么等死。起初我还不信,后来自己滑雪摔断裂了指关节,最终也是等了一年之久自己愈合的。总之,如果撇去高税收带来的低贫富差距不考虑的话,仅看那些福利,很难说物有所值。

前文说到挪威人热情友好,那是为人方面。如果只看处事的话,就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挪威人做事死板拖沓又不负责任,要命的是出了差错还不好投诉,经常互相推诿扯皮。所有国内计划经济时代的老毛病挪威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不靠谱的事情数不胜数。我的住处楼下是一处停车场,停车场旁边有一块荒地,没有停车位号码,是冬天铲雪车用来堆雪的。初冬我要换冬季轮胎,把车子临时停在这块空地上,回家睡了个午觉,下楼发现被贴了张500元罚单。在自己家楼下空地临时停车罚款500,不行必须投诉。但想投诉得先交费,交费后去市政厅填好投诉表,然后开始漫长的等待,等到几个月后终于收到一个满篇废话的解释时,车都报废了。一次在学校,考试前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导致考试结束了我都不知道。去问代课老师,老师说你得去问考试办,考试办说你得问教学顾问,教学顾问说你得去问代课老师,回到代课老师这又回答说你得去问考试办。我被这帮人牵着鼻子整整转了两圈,三个部门互相踢皮球,到最后谁也没查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莫名其妙就让我挂科了。类似的情况在邮局也发生过一次。当天刚刚收到邮包到货通知,第二天马上去取货,却被告知邮包昨天已经退回去了,因为到货太久无人领取!问了邮局、邮政客服两个部门,三个人给了三个说法,总共只有到货和没到货两种状态,竟然能给出三种说法,也是醉了。顺便吐槽一下最近一个8.5公斤的邮包吧,发了两个月才到了挪威,包裹单的字体写得非常漂亮,地址邮编都很清楚,只有收件人的第一个字母T写得像数字7,然后邮局说看不清收件人,就给退回国了……至于发了送货上门的快递,到件三四天不来投递,邮递员自己在投递结果上填写“家中无人”,几次三番,逼得你只能自己跑腿去提货,这类事情太普遍了。投诉渠道当然也有,但是你能不能得到回应,就要拼人品了。朋友们,我们这代人对国内快递服务都很熟悉,如果国内商业快递到件不投,用户甚至可以直接投诉到国家邮政总局你们信吗?有人试过,而且邮政总局还真给解决。

相比于不靠谱,挪威人更普遍的问题是懒惰。无论政府部门还是私人企业,效率低到无法想象。举个真实例子,挪威有很多非永居人口,这些人每年要递交本年的财务记录到移民局,通过审批来获取下一年的居留许可。审批材料的费用约为2500人民币(按去年缴费时汇率),新办理下来的居留许可有效期为一年。我去年8月2日递交材料完成付款,等了四个多月才批准下来新的居留证。这期间因为没有居留证,驾照不能换新只能每月白交车险;同时因为居留证延误不能提前买机票,又造成了2500元左右的损失。算下来相当于5000元买了七个半月的居留权,还需要用四个半月来审批。就在我拿到居留证的前后几天,一位朋友在国内也第一次领到了护照,前后只花了20分钟。我们来对比一下:头次申请、有效期10年vs每年申请、有效期七个半月;费用200元vs费用2500元(外加2500元连带损失);稍等20分钟vs苦等四个半月……那些卖力吹捧挪威的朋友们,他们告诉你这些了吗?

挪威人的素质是非常高的。但是挪威人对“素质”的理解与国内并非完全相同。比如,“女士优先”并非一种美德。挪威常年实行抹平贫富差距的税收制度,使得男女地位十分公平。如果女性不是弱势群体,那有什么好优先的?就我亲眼所见,情侣吃饭女方买单,或者两人拼车出游,男士先付50元油费,女士随后再300元。以国内观点来看显然有失风度,但挪威人觉得并无不妥。女性的平等地位也反映在穿着上,挪威女人很少打扮自己,着装打扮趋于中性化,布衣秋裤,素面朝天,高跟短裙难得一见。偶尔在办公楼内听到刺耳的高跟鞋声,十之八九是外籍员工的。

长期平均主义的执政理念渗透到了社会的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个现象在欧洲普遍存在,富者甚焉。体现在教育方面,是强调合作淡化竞争;体现在工作方面是利益均沾,责任从无;体现在家庭关系方面是同居盛行,无甚忠贞责任之说。这难免牵扯出一些问题,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说,犹如记忆深处的封尘的往事,比如抹杀学生个性、比如能者多劳挫伤进取心、比如办事拖沓没责任感、比如性别中性化,女的不温柔男的不果敢,家庭关系呈现松散解体之势。

挪威虽然只有500万人口,但是由于地域广大又全境山区遍布,语言隔阂十分巨大,即使到了高度发达的后现代社会,仍然存在交流障碍。挪威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虽然官方推行的是“书面挪威语”,却并不能改变各地方言混乱的局面。我国亦有多种方言甚至语言,但经过上千年融合,至少在基本语义上可以交流。举个典型例子比如“我”这个词,“我”的概念在英语的各种方言里都念[ai],这个最基本的语义不会出现误解。但是挪威语里竟有jeg、e、jæg、æ、eg、æg、ei、æi等十几种念法,有的地方发音跟英语I一样,有的发成德语的“夜”,还有的念成“啊”、“牙医”。更可笑的是,在挪威西部和北部方言中,“我”(相当于I)和“是”(相当于am)的发音恰好是相反的,这两个地区的人如果不懂对方的发音规则,就永远搞不清对方讲的是一个陈述句还是疑问句。至于日用词汇、不同地区不同表达方式,更是五花八门,口语常用词汇在词典里找不到的情况,比比皆是。区区五百万人之间,竟然经常有互相听不懂的状况,看似可笑,实则意味着高昂的社会运行成本。

 

——解梦篇

如前所述,真实的挪威既有美丽、富裕、人际和谐的一面,又有贫瘠、苛税、埋没人才的一面。初看似世外桃源,明察则颇多玄机。你既可以赞美夏季的五彩斑斓,也可以痛骂极夜的暗无天日;想贴金的时候可以说水都是甜的,想吐槽的时候也可以说连糖都不甜;可以感慨于挪威人的热心善良,又眼见挪威人连照顾女性都不懂;即可以说富裕的挪威跟国内比天天都像过年,也可以说贫瘠的挪威连过年吃的都不如国内的普通一天——种种表述都是正确的,就看你怎么解释。

其实挪威的优势和劣势往往是一体的两个面,以下逐一解读。

挪威的主要自然条件有两个,第一是纬度高日照不足,第二是自然资源丰富。前者决定了人口稀少,后者则带来巨大财富。挪威人口只有500万不到,还不如国内大城市一个区人口多。我们假设陕北的山沟里蕴藏着世界第三的石油出口量,你可以想象山民们将是怎样的阔绰。夜宿窑洞在山梁上仰望亘古群星会成为奢侈的旅游体验,九道沟羊皮袄看起来竟是那么的酷炫时尚,质朴的民风让人恍然对人性重燃希望,而众多天生嗓音清越的民间歌手也会把信天游弘扬成世界民谣界冉冉升起的重要流派(正如死亡金属一样)。这个假设还没带入挪威人拥有的从天而降无穷无尽的电力资源、大西洋暖流带来的自然永续的优质渔业资源。

优势的资源环境是挪威富裕的根基。在石油大开发之前,挪威一度被称为“斯堪的纳维亚的穷亲戚”,是欧洲的边缘文明,历史上蛮族入侵的主角。假若没有油气水电带来的财富,怕是那些盛赞挪威的小清新们只会换上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没钱就搞不了现代化,小国尤其如此。假如没有现代建筑的保温技术,那些分散在群山中的半游猎初民只能冻得跟极光一起跳舞;没有现代筑路、物流技术,全国都要在漫长的极夜里与饥饿的野兽争抢过冬的食物;没有昂贵的给排水系统,挪威人就得终生为搬运冰冻了的排泄物而烦恼,与头顶美妙的星空相比哪个更值得挪威人关心,你们可以想象下。

资源使挪威富裕,但富裕和幸福和谐则是两码事。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五六十年代的美国,显然比当代挪威富裕得多,但前者童工遍地、后者黑帮横行,正义只存在在于对正义神探或者超级英雄的幻想之中。挪威和谐的秘密很大程度上与富裕无关。先哲有云:“和无寡,均无贫,安无倾”,放之四海皆准。战后七十多年来,北欧左翼政党连续执政,至今寥寥几次在野。即使劳动党在野期间,社会政策也远比某些国家自称社会主义的政党更加热衷平等。无论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制度,还是强调集体主义、排斥个人功利的合作逻辑,都具有鲜明的社会主义特征;而税收过高、出力不讨好、混大锅饭得过且过这样的计划经济通病,在挪威也一样不少。类似问题在整个欧洲都存在,挪威只是更加典型、更加明目张胆。挪威是资本主义阵营的军事前线,在北约的眼皮子底下玩社会主义,是需要一点本事的。挪威政府的底气来自于对经济命脉的绝对垄断。即使有多得开发不完的油气,即使自己根本没有掌握开采油气的技术,政府仍然牢牢把握100%的石油开采权,即使水电多得根本用不完,政府仍然垄断电解铝企业。挪威视资源如禁脔,既不允许外国势力介入,也不允许私人资本染指。政府坐拥着国家石油公司的丰厚利润,便可以在名义的资本主义环境下脱身于资本的挟持,坚持均贫富高福利的政策。这在马克思理论中叫做“国家资本主义”——没错,注脚便是“社会主义初期阶段”。

挪威的成功很另类也很无奈。挪威自称“后工业国家”,它给自己找了一顶漂亮的帽子,但其实连初步工业化都未曾实现过。挪威人口不足地理位置尴尬,捧着资源的金饭碗从世界各地购买工业品,却连自家资源的定价权都从来不能掌控。相比之下邻居瑞典的经济则健康许多。瑞典与德国颇为相像,人口相对挪威充裕得多,工业化起步早、门类齐全,除了资源什么都有。瑞典、德国也包括日本同样是长期左翼政党执政,同样拥有高税收高福利的制度,却走出了另一条更现实更稳健的强国之路。

本文题为“醉梦挪威”,即寓意当今挪威的成功有其特殊性与偶然性——既非所有国家都能入梦,也不是所有梦中人都能明白视之。梦境之外是个丛林的世界,一个大国如何做到人地和谐,则不如看看德国、日本。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