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需要统一的社会主义欧洲?

编者按:英国脱离欧盟,无疑给欧洲一体化进程乃至全球化进程蒙上了一层阴影。许多英国普通劳动者希望摆脱欧盟,其原因显而易见。欧盟反对英国政府救助本国钢铁业,与美国签订“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都让普通群众认识到,欧盟实际上是资产阶级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工具。尽管如此,左翼乃至革命左翼在脱欧还是留欧的问题上,仍存有巨大分歧。有的人认为,只有摆脱欧盟的束缚,才能通过选票和其他斗争方式,重建一个社会化的英国;但还有一些人认为,在欧洲一体化乃至全球化的时代,脱欧不仅会有巨大的经济成本,也会使得英国陷入一场“向底线的竞赛”,只有留在欧盟之中斗争,推动欧盟民主化和社会主义化,才是真正的出路。下面这篇文章是苏格兰马克思主义者科克肖特在2011年写的一篇评论民族主义的文章的后记。作者认为,只有通过建立一个统一的社会主义欧洲共和国,才能使得欧洲摆脱经济和社会困局。向民族国家后退的道路是走不通的。

13764.1
作者:保罗·科克肖特
译者 :黑夜里的牛

Read more   6/2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俄国革命:从劳动解放社到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

文/尘沙
13753.1

一,马克思主义之前的俄国革命运动

 

1,农奴制俄国转变为资本主义俄国

186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签署了关于废除农奴制的诏书,宣布要“改善农奴的状况”。当然,这绝不是沙皇发善心。1853年到1856年的克里木战争中,俄国军队遭到失败。这使得俄国专制制度强大无比的幻想破灭了,不满情绪笼罩了社会各个阶层。农奴制改革之前的五十年代,是俄国农民暴动的高峰。五十年代发生了两千多次农民暴动,比十九世纪前四十年的暴动总数还要多。
13753.2

改革前的俄国农奴

Read more   6/22/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中国工人阶级的反抗

中国的汽车工人正在变得越来越激进,但他们缺少群众性的独立组织。

作者:赫尔曼·罗斯菲尔德
译者:小满
13744.1

中国的马自达工厂(2014)

一个巨大而且不断增长的工人罢工和抗议狂潮正在席卷中国。仅去年一年(2015)中就发生了超过2700起运动——比2014年翻了一倍。到现在为止今年也已经有超过一千起运动发生。

Read more   6/22/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关于国有企业与社会主义的一点思考

作者:太平洋的风
13732.1
左派内部目前最大的分歧,是对当前社会性质的判定。按理说,在1976年之后,尤其是92年南巡之后,大势就已经确定,不应该再提出“今夕是何年”的问题。但实际上,从左l派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在90年代中后期兴起时,关于中国处于社会何种社会形态的问题,就有着非常大的争议。对左l派,或者更准确地说,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经济基础对社会形态起决定作用。所以,在一些左l派同志看来,虽然现在的政权在政治上对无产阶级进行全面的专政,但从经济基础上来说,中国还有许多国有企业,国家仍然掌握着国民经济的命脉,因此中国可以算是处于社会主义社会,而不是资本主义社会。与经济基础相对的,在台上的既得利益集团是修正主义者,而不是资产阶级。

Read more   6/16/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西班牙PODEMOS党总书记谈”PODEMOS”

译者按:本文为2015年五月西班牙地区选举的前夕,PODEMOS党总书记伊格莱西亚斯的采访讲稿。PODEMOS党在2013年成立,2015年12月20日,首次参加西班牙众议院大选,赢得69个众议院席位。PODEMOS党成立不到三年时间,已经一跃成为西班牙第三大党,打破了西班牙维持已久的两党格局。虽然本文是一年前的访谈,但是文中对08次金融危机的爆发后对西班牙政治产生的影响,2011年的15-M运动与西班牙的年轻人的政治意识的关系,这个运动与PODEMOS党有什么样的联系,以及PODEMOS党的策略等等问题做了详细的论述。这对我们了解这个新兴的左翼政党有很大的帮助。

Read more   6/1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