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需要统一的社会主义欧洲?

编者按:英国脱离欧盟,无疑给欧洲一体化进程乃至全球化进程蒙上了一层阴影。许多英国普通劳动者希望摆脱欧盟,其原因显而易见。欧盟反对英国政府救助本国钢铁业,与美国签订“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都让普通群众认识到,欧盟实际上是资产阶级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工具。尽管如此,左翼乃至革命左翼在脱欧还是留欧的问题上,仍存有巨大分歧。有的人认为,只有摆脱欧盟的束缚,才能通过选票和其他斗争方式,重建一个社会化的英国;但还有一些人认为,在欧洲一体化乃至全球化的时代,脱欧不仅会有巨大的经济成本,也会使得英国陷入一场“向底线的竞赛”,只有留在欧盟之中斗争,推动欧盟民主化和社会主义化,才是真正的出路。下面这篇文章是苏格兰马克思主义者科克肖特在2011年写的一篇评论民族主义的文章的后记。作者认为,只有通过建立一个统一的社会主义欧洲共和国,才能使得欧洲摆脱经济和社会困局。向民族国家后退的道路是走不通的。

13764.1
作者:保罗·科克肖特
译者 :黑夜里的牛

Read more   6/2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德国左翼党应该做什么

作者: 贝恩德·里克辛格
译者:海燕      校对 :路过海王星的水滴
13849.1

2015年7月2日,左翼党在德国慕尼黑组织的游行。

Read more   6/12/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全球传媒、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

作者:[美]罗伯特.迈克切斯尼 曹书乐译

对于资本主义的鼓吹者来说–如《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托马斯?弗里德(Thomas Friedman),这一切意味着人类迈进了一个新的”黄金时代”。人们所需要做的无非是放松心情、闭上嘴巴、开始购物,让市场和技术创造出魔术般的奇迹。而对于社会主义者和其他致力于激进的社会变革者来说,这些看法应该得到彻底质疑。在我看来,通常被用以描述某种自然而无情力量的全球化概念,即当作资本主义终极目的的全球化概念具有误导性,并充满意识形态的意味。一个更好的说法是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它是指一系列的国内和国际政策,这些政策倡导以最小的补偿达到商业对全部社会事务的支配。政府应该保持强大以更好地服务于跨国公司的利益,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有可能破坏商业和财富规则的行为。新自由主义几乎总是和对市场能力的坚定信仰交织在一起,相信使用新技术解决社会问题远比任何其他选择方案好。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核心,就是始终如一地倡导解除对商业化传媒和传播市场的管制。实际上,这意味着它们被”重新规制”以服务于跨国公司的利益。

Read more   12/8/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我们时代富有魅力的伟大的男人”——纪念保罗·斯威齐

作者:卢周来 
  
距保罗逝世已有数月过去了。今天在GOOGLE栏中填入“保罗.斯威齐逝世”进行搜索,结果,除了当初我匆忙间为纪念保罗而让学生挂在“中国政治经济学教学科研网”上几篇他晚年文字外,中文世界对这样一个伟大人物的离去仍然未置一词。于是,我就想到必须写点什么东西。

Read more   12/5/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2008: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向何处去

马塞罗•科卢西 魏文编译

《环球视野》编者按:

这是一篇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委内瑞拉修宪“公投”的失败,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这中间有很多评论文章对此事进行报道和评论, 但它们中的许多分析仅仅是表面的,比较肤浅的。此文则不同,它公开打出了阶级分析的旗帜,用阶级分析的方法对这场被誉为“革命”的修宪失败的原因,进行了 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深入剖析,读后让人耳目一新,心胸畅亮。

正如本文所说,这次修宪“公投”的失败,有三个主要原因:一是“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还处于低级阶段,在经济上还没有触动大资本、跨国公司的统 治地位;由于资产阶级的存在和私有经济的存在,人民群众的经济地位和经济生活还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二是国内的右派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而不断进 行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上的干扰和破坏活动;三是美国帝国主义势力的渗透与干涉。

文章最后强调,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是漫长而艰巨的,面对暂时的挫折和失败,“21世纪社会主义”只能前进,不能停止;玻利瓦尔革命只能继续,不能 倒退。停止、倒退,就会致使玻利瓦尔革命和“21世纪社会主义”前功尽弃。这种局面,绝不能让它出现在委内瑞拉人民面前。

Read more   11/26/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