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05月01日 00:09

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现状、趋势及影响

 

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现状、趋势及影响[①]

 

【内容提要】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发生在不丹境内的暴力活动越来越多。虽然这些反政府组织及武装规模不大,但对不丹安全仍然造成了一定影响。从发展趋势看,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活动呈现上升趋势。

【关键词】不丹共产党(马列毛)    不丹猛虎组织    不丹联合革命阵线

 

近年来,不丹的和平被一系列爆炸所粉碎。这些爆炸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和地点,但都位于这个国家的西南部,其中包括在首都廷布的爆炸。虽然低烈度的爆炸并未对 国家的安全造成太大影响,但是却引起了人们心理的恐慌,尤其在不丹由君主制向议会民主制过渡的节骨眼上。这一系列的爆炸事件表明不丹这个“世界最后的香格 里拉”已经沾染上了血腥味,越来越多的以不丹政府为斗争对象的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一、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

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主要包括不丹共产党(马列毛)(the Communist Party of Bhutan, MLM)、不丹共产党(毛派)(Bhutan Maoists party, Maoist)、不丹猛虎组织(Bhutan Tiger Force)、不丹联合革命阵线(the United Revolutionary Front of Bhutan,URFB)和眼镜蛇组织(the Cobra Force)等。这些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均产生于尼泊尔东部jhapa和Morang两个地区的7个不丹难民营,成员多数是不丹难民,早期的政治诉求是希望 通过国际社会的帮助,使所有难民回到不丹,现在则提出要推翻不丹君主制度,建立新政权。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建立于2001年。2003年4月22日(列宁诞辰),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利用尼泊尔共产党(毛派)的网站召开了第一次新闻发布 会,正式公开进入人们的视野。威卡尔帕(Vikalpa)担任第一任总书记。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建立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即不丹猛虎组织。2008年1月 5日,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发生分裂,总书记威卡尔帕被认为是机会主义分子,被驱逐出党,比拉特(Birat)继任为总书记。[②]不丹共产(马列毛)分裂为比拉特派和威卡尔帕派。

不丹共产党(毛派)目前还保持较为神秘状态,但它有两只武装力量。一个是不丹“联合革命阵线”,成立于2007年4月12日,由桑蒂拉姆·尼泊尔[③]创立。另一个是不丹眼镜蛇组织。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影响比较大,曾经提出一系列的政治主张,希望与不丹政府达成妥协。这些主张包括:不丹政府必须宣布主权民主和保证人民的权利与自 由;不丹政府必须遣返所有公民(指不丹难民);不丹政府必须保证接受自决原则;根据“土地属于人民”的原则,向贫苦农民和无地农民分配土地;不丹政府必须 固定每天150努(不丹货币单位努扎姆,简称努)的最低工资。同时必须建立紧急事件基金应对自然灾害、健康和保险方面的问题,必须保证住有所居;保证妇女 所有的基本权利,平等对待妇女;不丹政府必须保证免费教育和就业的成本;保证民主和就业导向的教育;废除所有严厉(带有民族歧视)的法律法规,重新建立新 的民主法律和宪法;保证在国内的言论、媒体和旅行的自由。

不丹政府不仅拒绝了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这些政治请求,而且拒绝承认该党的合法地位。2007 年3月,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再次向不丹政府提出13点要求,主要内容包括建立多党民主制度、遣返难民、释放政治犯等。但同样遭到不丹政府的拒绝。这使该 党决定除了“革命”,没有别的办法和途径可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了。当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前总书记威卡尔帕被问及为什么感觉有必要在不丹建立共产党时, 他表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革命,革命刚开始的时候,拥有一个革命政党非常有必要,而且要建立一个革命政党,必须要有革命的思想体系,“马克思-列宁-毛 泽东主义”就是21世纪的革命思想体系。威卡尔帕说道,就是因为这一原因,所以要在不丹建立共产党。[④]他声称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代表着不丹95%的下层人民,因此,党的革命使命是从5%的皇家封建主手中夺得国家权力交给广大人民。[⑤]

为了向难民及不丹居民宣传自己的主张,扩大组织网络机构,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建立了一系列的子 机构,其中主要包括:“不丹革命学生会”(Bhutan Revolutionary Student Association)、“不丹妇女协会”(Bhutan Women Association)、“不丹共和国青年协会”(Bhutan Republic Youth Association)、“不丹教师协会”(Bhutan Teachers’ Association)、“不丹农民协会”(Bhutan Peasants’ Association)、“不丹人民文化论坛”(Bhutan People’s Cultural Forum)以及“共产党研究中心”等。通过这些机构的宣传和影响,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吸引了大量对现状不满的难民加入到他们的阵营。[⑥]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有自己专门募集资金的渠道。它的资金来源主要依靠在私立学校的不丹教师以及在尼泊尔加德满都2所高校的老师,国际非政府组织及捐助机构提供了5%的经费。所募集的全部资金合计1.4亿卢比,其中一部分用来购置武器装备。[⑦]举 办文化活动是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募集资金的另一种重要方式。2007年5月10日,“不丹人民文化论坛”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举办名为“目标为环境所创造” ( Goal Created by Circumstances)的文化节目和话剧,门票收入及出售“叛乱火花”专辑获得超过3万卢比的资金。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宣称自己是唯一在不丹境内建立据点的共产党,在不丹境内有4个支部,在难民营内有一个支部。不丹境内的三个地区,即扎西岗、 莎姆德罗普宗卡和莎姆奇,不丹共产党(马列毛)非常活跃。

虽然不是很清楚不丹的反政府武装之间有没有合作,但他们共同的最低纲领是发动武装斗争反对君主制,例如不丹猛虎组织和革命联合阵线在思想体系上并无本质的 区别,在斗争方式上都主张武装斗争,推翻不丹君主专制及旺楚克的众议院,在这个喜马拉雅王国建立“人民政府”。[⑧]所有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均明确表示反对第三国安置方案,并且威胁难民营中的难民一起联合抵制难民安置进程。

二、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开展的暴力活动

不丹政治民主化一直是备受国际社会关注的地区热点问题,但是生活在尼泊尔东部地区难民营中的不丹难民也非常关注不丹政治民主化的发展进程。当不丹政府决定 把难民排除在政治改革体制之外后,许多难民在失望之余,开始感觉到只有通过武装斗争才能够实现回到不丹的目标。2006年美国提出的“第三国安置方案”激 化了这种矛盾,因为害怕“第三国安置方案”实施有可能使不丹地下反政府武组织及武装失去斗争的基地,他们发起了一系列的暴力活动。

2006年12月2日,不丹境内彭措林发生炸弹袭击,致使包括3名印度人在内的4人受伤。虽然没有任何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宣布为这件事负责,但它标志着不丹进入了“炸弹事件频发”时代。

虽然2007年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策划多起炸弹事件被安全部门破获,但是在国内引起了极大的恐慌。这些策划事件包括:4月23日,在彭措林附近,距离首 都廷布180公里的一座桥下,发现一枚炸弹。不丹猛虎组织及神秘的“不丹革命青年”(Bhutan Revolutionary Youth)宣称为放置这枚炸弹负责。但不丹皇家警察认为是不丹猛虎组织所策划;5月28日,在距离彭措林4公里彭措林——廷布高速公路的下水道中,警察 发现一个临时制作的爆炸装置;8月10日,不丹皇家警察在彭措林检查昆加酒店(Kuenga Hotel)对面一个五层高的建筑物时,发现一颗自制土炸弹。

2007年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宣布已经完成了进行人民战争的准备阶段,并开始着力于扩大组织网络,加强政治和军事训练。[⑨]5 月,他们延着尼泊尔和印度之间的麦奇桥(Mechi Bridge)组织了有名的难民“长征运动”,但在印度安全部队阻挡下没有取得成功。同月28-27日,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在贾帕(Jhapa)的贝尔 当吉(Beldangi)难民营引发骚乱,造成了人员伤亡。6月10日,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为这些“烈士”召开了追悼会,学生领导人托亚·卡蒂瓦达 (Toya Khatiwada)、帕桑·拉伊(Pasang Rai)、麦什·帕萨克(Mesh Pathak)和柴姆帕·辛格·拉伊(Champa Singh Rai)都进行了演讲。6月的头一个星期,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中央委员会召开了紧急会议,认为进行武装斗争的时机已经成熟,会议作出决议要发动“人民战 争”。同时决定在所有7个难民营加强行动,组织文化活动和闭门会议,向更多难民灌输未来的“人民战争”。6月7日,不丹猛虎组织警告难民不要支持“第三国 安置方案”。同年12月13日,不丹猛虎组织向难民射击,打伤一名难民。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主席苏里亚(Surya)宣布对这一事件负责,他说:“美国 安置方案是妨碍不丹人遣返回祖国的计划,这一行动(射击)旨在破坏第三国安置方案。”他进一步警告说,任何支持和赞同第三国安置方案的人都将面临类似后 果。

2008年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暴力活动呈现出非常活跃的态势。1月20日上午11点10分到下午2点10分,不丹西南部四个不同地区发生了一系列的爆炸事 件,所幸的是仅造成一名妇女轻伤。第一次爆炸发生在早上11点10分,地点是莎姆奇的菜市场附近。第二次爆炸发生于11点45分,地点是首都廷布。第三次 爆炸发生在下午1点20分,发生在楚卡地区奇图(Gedu)的塔拉宾馆。第四次爆炸未能成功,警察在楚卡地区及时发现了这枚爆炸装置。不丹“革命联合阵 线”军事指挥官卡玛宣称对这一系列的爆炸事件负责。1月20日-3月20日,不丹共发生了11起 炸弹爆炸事件。除了上述4次以外,其中影响较大的包括:2月3日,莎姆奇可再生资源办事处后面发生一起爆炸;同晚,比拉特领导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在莎姆 奇以一系列的爆炸行动使不丹王国感受到了震动,这些爆炸主要针对不丹国民大会选举的基础设施,他们号召反抗不丹君主制,进行“农民武装斗争”;[⑩]3 月13日,达加纳地区杜姆拉村的村民BB·苏巴(BB Subba)在处理放置的炸弹时被炸身亡;3月15日,楚卡地区阿利村(Aley)的400千伏电塔基座被炸毁;3月17日,在帕萨卡(Pasakha) 发生另一起爆炸,一名印度工人受伤;3月19日,一枚炸弹在帕萨卡的“不丹汽油泵”后面爆炸;3月20日,莎姆奇西布索(Sibsoo)警察局遭到两枚炸 弹袭击,一名警官在爆炸中受伤。[11]6月5日,威卡尔帕领导的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也用两次爆炸宣示用军事手段反抗君主制的开始。一次是莎姆奇地区奈尼塔小学(Nainital Primary School)附近,[12]爆 炸嫌犯钱德拉·拉贾·拉伊(Chandra Raj Rai)告诉警察他受不丹共产党(马列毛)派遣从尼泊尔来到莎姆奇执行炸弹袭击任务,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炸伤自己。第二次爆炸发生在彭措林卡邦地 (kharbandi)的达姆桭油库(the Damchen Petroleum Depot),爆炸嫌犯在操作炸弹过程中不慎引爆炸弹死亡。根据当地警察的调查,这两个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不仅执行炸弹袭击任务,劝说当地居民参加不丹 共产党(马列毛),而且负责培训新参加人员制作和使用简易爆炸装置。[13]10月,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发出警告说,如果在未来三个月内不停止实施第三国安置方案,他们将发起新的暴力活动。[14]

2009年1月,在沙潘地区(Sarpang),反政府武装分子埋伏袭击了不丹护林警卫的车,其中4名护林警卫被杀,两名受伤。护林警卫是在回到菲布索 (Phibsoo)营地的途中受到袭击的,武装分子首先在路上埋上土地雷,炸毁护林警卫乘坐的拖拉机,然后开枪扫射护林警卫,掠走2只半自动步枪和40发 子弹及摩托罗拉手机一部。[15]不 丹联合革命阵线已宣布为这一事件负责。2月,6名印度武装分子绑架了沙潘列奥帕尼(Leopani)地区的一名男子并索要巨额赎金,但在其亲戚交付赎金 后,该名男子被这些武装分子射杀,不丹共产党(马列毛)被认为是幕后黑手。4月,“不丹联合革命阵线”成员桑蒂·拉姆·尼泊尔(Santi Ram Nepal)因为选择第三国安置被暗杀;7月,已安置到美国的21岁的不丹难民哈瑞拉尔·阿迪卡瑞(Harilal Adhikari)在自己房子外被枪杀。9月14日,不丹毛主义者警告难民营中的8个不丹人速度离开难民营,这8个人被指责从事领导和推进难民的第三国安 置活动。2010年1月初,又一名移居美国的不丹难民在郊区被枪杀。[16]

除了开展暴力活动以外,一些反政府武装如“不丹猛虎组织”不断散发宣传武装斗争的小册子、海报和标语,宣传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政治主张和“人民战争”。

三、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发展趋势及影响

随着反政府组织及武装暴力活动的不断发生,不丹政府采取许多措施打击这些反政府势力。首先,不丹皇家警察专门成立了一支精锐特种部队。这支特种部队将配合 地方警察维护法律与秩序崩溃地区的安全责任。其次,不丹正拟组建自愿团队,在晚上为社区提供安全服务。第三,在村一级成立“紧急预备志愿团体” (Voluntary vigilance groups),在发生紧急暴力事件时可以快速做出反应。第四,宣传国内安全意识。2008年8月15日,不丹民政和文化事务部(The Ministry of Home and Cultural Affairs)向其他部门发出通知,希望这些部门的头脑及其它主要的政府官员要重视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发出的绑架威胁。这份通知说不丹共产党(毛派)在不 丹很多地方布置炸弹,威胁到王国的和平。通知还说不丹共产党(毛派)已经发出两次警告绑架政府官员,根据最新一次警告,该组织将于2008年9月22日实 施绑架行动。[17]第 五,加强不丹与印度的安全合作。2009年2月27-30日,不丹和印度举行了第19届边境安全合作会议,不丹代表内政部法律与秩序局局长卡玛·T·纳姆 格耶尔(Karma T Namgyal)表示不丹猛虎组织正在不丹制造骚乱。他表示印度不仅要保证不丹与印度边境地区的安全,也要重视印度和尼泊尔边境地区的安全(猛虎组织成员 要从尼泊尔到达不丹必须经过印度领土)。双方还就针对印度叛乱组织和不丹共产党(马列毛)进行了合作安排,例如在边境口岸双方警察一同检查进出人员。[18]

应当说,不丹采取措施取得了一些效果。不仅使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多次爆炸事件未能成功,而且逮捕和审判了一批反政府武装分子。2007年5月,莎姆奇皇家 警察调查了13名加入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居民,莎姆奇宗法院对这些人进行了审判。12月27日,不丹政府捕获了39名激进共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子,分 别判处5-9年的有期徒刑。2008年1-2月,不丹皇家军队捣毁了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三个据点,俘虏了12名武装分子。但是这些措施并未能有效地完全 遏制这些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活动。受诸多因素的影响,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活动会更频繁,继续考验不丹当局的执政能力。

首先,不丹反政府武装具有地理与空间的优势。

不丹的地理优势为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生产和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正如不丹共产党(马列毛)所指出的:“不丹65%的森林覆盖率及80%的山区,非常适宜开展游击战争。”[19]同 时这些反政府组织及武装活动的区域主要在尼泊尔、不丹和印度的交界处,他们可以活动的空间广阔。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活动区域不仅仅只限于尼泊尔难民营 和不丹南部地区,他们可以自由穿梭印度的西孟加拉邦、锡金、大吉岭和阿萨姆等地区。他们也可以自由地到尼泊尔加德满都筹措资金。

其次,不丹南部民族歧视政策的影响。

不丹政府至今还不能宽恕参与1990年游行示威的尼泊尔族人,甚至这些尼泊尔族人的亲属也受到牵连,经常受到骚扰和歧视。许多南部宗的尼泊尔族学生因为没有“安全证”[20]而 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安全证”的颁发经常被拖延,还得长途跋涉到廷布领取证书。有人指出,现在不丹正走向稳定,实现了政治民主化,应该宽恕和忘记过去。 但不丹实行安全检查并规定必须持有“安全证”却违反了基本的人权,特别南部的不丹人(主要是尼泊尔族)如果得不到应有的关心和照顾,将会使叛乱活动在不丹 扎根。

再次,第三方势力的支持。

从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诞生之日起,它就获得了尼泊尔毛派的支持,如为其发布政治纲领提供网站平台。虽然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否认与尼泊尔毛派有任何联 系,但外界普遍认为它与尼泊尔毛派关系密切。尼泊尔毛派不仅向不丹共产党(马列毛)提供了思想武器,而且还提供物质援助。而且双方都是“南亚毛派共产党及 组织协调委员会”(the Coordination Committee of Mao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of South Asia)的成员。不丹共产党(马列毛)还于2006年12月26-30日期间参加了尼泊尔共产党(毛派)举办的国际研讨会,尼泊尔共产党(毛派)承认: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与我们的关系非常紧密,因为首先我们有共同的思想追求,其次他们也是尼泊尔族人。”尼泊尔共产党毛派一位官员甚至表示:“我们正在 帮助他们准备游击战争的战略和工作方针。”[21]2010年1月28日,尼泊尔联合马列成员C·P·贾吉埃尔(C.P.Gajurel)说:“对遭受压迫的不丹人来说,得到公正的唯一办法就是拿起武器。”[22]此 外,还有消息称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与印度共产党毛派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2009年2月,当不丹与印度安全部队代表在边境会晤时,双方确认不丹共产党 (马列毛)与印度叛乱组织如阿萨姆联合阵线(ULFA)、卡玛塔普尔解放组织(KOL)、博多兰全国民主阵线(NDFB)、廓尔喀民族解放阵线等有着密切 的联系系。而且不丹共产党(马列毛)正在对居于不丹东部地区的莎措普族(Sarchop)产生影响,组建了“莎措普族解放阵线”。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不 仅从这些支持者学到了思想斗争武器,而且接受制作和使用土制炸弹的培训。

第四,不丹难民“第三国安置方案”进展不顺利。

可以说不丹难民问题是其国内产生和发展反政府武装及组织的根源。2008年正式开始的不丹难民 “第三国安置”的进展并不顺利。截止到2009年8月,第三国安置不丹难民数已经达到16000名。事实表明,难民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一些选择到第三国 安置的难民遭到到了暗杀。与此同时,被安置的难民发生了几起自杀事件。而且有的安置难民并未得到应有的帮助,如被安置到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难民由于当地预算 的困难而未能得到许诺的支持。[23]另 一方面,天主教社会对难民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一些年长的难民处于矛盾当中,他们既想为自己的孩子们提供较好的机会,又想生活在宗教和人文环境都比较熟悉的 地方。因此,反对在第三国安置的声音逐渐变强,由老年人组织的反对第三国安置的行动正在兴起,他们努力收集希望回到不丹的难民的信息,这一组织的领导人宣 称已经有20000难民签名,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第三国安置的难民有可能出现“返流”现象。这就意味着尼泊尔东部难民营还将长期存在,为反政府武装及组织 的活动提供丰富的土壤。

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的发展带来的影响非常明显。一是使不丹南部地区的安全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也使不丹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以前,不丹南部就深受印 度分离主义分子和尼伯尔毛派势力的影响,现在处于绝望中的激进难民无疑又成为影响该地区安全的又一重要力量。当然,难民极端势力能否对不丹国家安全造称冲 击或甚至颠覆不丹政权,还需要看第三国安置方案对难民分化的效果。如果绝大部分难民乐意接受这一安排,那么可能不丹虽然会不断受到恐怖袭击,但其政治安全 局势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是如果有相当一部分难民不愿意接受第三国安置方案,而是有组织地起来作斗争,不丹政治局势的发展难免要受到极大的冲击。二是影响 不丹难民“第三国安置方案”的顺利实施。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年青难民加入这一组织,另一方面,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对同意和已经移居的难民进行绑架、恐吓及暗杀 对许多想要到第三国定居的难民造成了较大的心理冲击和恐慌。三是这些反政府武装及力量将是不丹和尼泊尔关系发展中的较大障碍。2008年4月尼泊尔大选,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者)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其组建的政府宣称支持不丹难民遣返回到不丹的利益诉求,而这一立场与不丹相互矛盾。

结 论

1、在未来一段时期内,“非对称作战”将是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的主要斗争方式。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 有限,在不丹南部地区制造一些骚乱可以,但在近期内要发动“人民战争”则不可能。这是因为从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发动的暴力活动可以看出,他们工具多为自 制土炸弹和一些旧式自制步枪,要发动一起“人民战争”是不可能的。当总书记威卡尔帕被问及军事力量情况时,他表示有一些旧的自制步枪,但他表示“我们战士 并不是训练他们应付高科技战争,我相信他们在战争中会得到锻炼。没有比战场更好的训练场所了。”[24]但最关键的是印度不会允许不丹出现“人民战争”,一旦爆发这样的情况,不丹政府肯定会向印度求援,印度将会以优势兵力扫掉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主力。

2、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活动区域主要在尼泊尔东部难民营和不丹南部地区。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完全控制了7个难民营中的2个。反政府武装组织猛虎组织和革命联合阵线发起暴力活动主要集中在不丹南部地区。

3、不丹不可能根除这些反政府武装组织及力量。一方面,不丹政府军事实力非常有限。而且在其采取的措施中可以看 到,它主要依靠发动自愿者来维护社区的安全,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从事爆炸活动并未形成较大威胁,因为被“洗脑”的反政府武装分子完全可以混入自愿者队伍, 实施更具破坏性的暴力活动。另一方面,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不仅有同情者,而且与尼泊尔毛派、与印度形形色色的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力量有着密切的关系,盘根 错节,因此,不丹要依靠自身的军事力量消灭这些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可能性非常小。虽然印度是一支可以倚重的力量,但不丹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不会向 印度求助,因为不丹担心“锡金故事”会在自己身上重演。

4、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暴力活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居民的生活。

一系列的爆炸事件不仅对不丹居民的心理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而且他们正在付出代价。2008年早期,不丹政府就开 始组织自愿者进行晚上的巡逻,每户必须派出一名自愿者参加晚上的巡逻。这些巡逻者通常检查学校、医院和其它公共场所。但是有人认为不丹政府利用居民抗击反 政府武装分子的攻击对他们不公平,无辜的居民不应在以“与武装叛乱战斗”的名义下被用作护盾。政府应当用政治手段解决这一问题。

5、不丹暴力活动将呈现出活跃发展的态势。这是因为除了有外部支持以外,不丹难民问题这一根源未能得到顺利解决。为了保住尼泊尔难民营“斗争”的大本营,这些反政府组织及武装将与“第三国安置”的支持者和实施者展开激烈的较量。

6、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不丹猛虎组织和不丹联合革命阵线将成为不丹政府需要认真应对的反政府力量。虽然没有 具体的数字,但是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在所有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中是最具影响力的,该党不仅有自己的政治纲领,而且有很多子机构。不丹猛虎组织和不丹联 合革命阵线也是影响越来越大的反政府武装力量,绝大部分发生在不丹境内的暴力活动均与这两个组织有关,这就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不丹安全部队将把打 击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的重心放在这两个组织上。

 

注释:

[①]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发展中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意义及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及对策研究——建立中印自由贸易区的重点、难点与对策研究。”课题编号:09XGJ001

[②] Vikalpa gets his alternative, 5 Jan, 2008. http://www.apfanews.com/stories/vikalpa-gets-his-alternative/

[③]桑蒂拉姆·尼泊尔2010年2月被暗杀。

[④] T. P. Mishra, No Power Can Stop People’s War in Bhutan-Vikalpa, Bhutan News Service, http://newsblaze.com/story/20070619073809nnnn.nb/topstory.html

[⑤] T. P. Mishra, No Power Can Stop People’s War in Bhutan-Vikalpa, Bhutan News Service, http://newsblaze.com/story/20070619073809nnnn.nb/topstory.html

[⑥] Bhutan: Red Army in the Dragon Kingdom. 30 Aug, 2007.http://burning.typepad.com/burningman/2007/08/bhutan-red-army.html

[⑦] Bhutan: Red Army in the Dragon Kingdom. 30 Aug, 2007.http://burning.typepad.com/burningman/2007/08/bhutan-red-army.html

[⑧]T. P. Mishra, No Power Can Stop People’s War in Bhutan-Vikalpa, Bhutan News Service, http://newsblaze.com/story/20070619073809nnnn.nb/topstory.html

[⑨]Bhutan: Red Army in the Dragon Kingdom. 30 Aug, 2007.http://burning.typepad.com/burningman/2007/08/bhutan-red-army.html

[⑩] T. P. Mishra, Rise of Red-army in the Last Shangri-La, http://www.bhutannewsservice.com/feature/rise-of-red-army-in-the-last-shangri-la/

[11] 3 blasts in 2 days, 2 Mar, 2008. http://www.bhutanobserver.bt/news/happenings

[12] T. P. Mishra, Rise of Red-army in the Last Shangri-La, http://www.bhutannewsservice.com/feature/rise-of-red-army-in-the-last-shangri-la/

[13] Tashi Wangmo, Bombs again,6 Jun,2008. http://www.bhutanobserver.bt/news/happenings

[14] Country Report,Nepal, Mongolia, Bhutan,November 2008, 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P.36.

[15] Dr. S. Chandrasekharan, Bhutan: Maoists Getting More Active, 4 Apr, 2008. http://www.saag.org/

[16] Dr. S. Chandrasekharan, Bhutan: Current Status of the Refugees, 5 Jan, 2010. http:// www.saag.org.

[17] Pushkar Chhetri, Security concerns, http://www.bhutanobserver.bt/news/happenings

[18] Pushkar Chhetri, KLO return feared, 30 Jan,2008.http://www.bhutanobserver.bt/news/happenings

[19] Bhutan: Red Army in the Dragon Kingdom. 30 Aug, 2007.http://burning.typepad.com/burningman/2007/08/bhutan-red-army.html

[20] 20世纪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期不丹尼泊尔族发起骚乱,不丹政府镇压叛乱后,规定这一地区的不丹尼泊尔裔必须持有政府颁发的“安全证”,类似于“良民证”,只有持有这种证件,不丹尼泊尔裔人才能获得教育、工作等权利和机会。

[21] Bhutan: Red Army in the Dragon Kingdom. 30 Aug, 2007.http://burning.typepad.com/burningman/2007/08/bhutan-red-army.html

[22] Dr.S.Chandra Sekharan, Bhutanese Refugees in third countries: Current Position, 7 Feb, 2010. http://www.saag.org/

[23] Dr. S. Chandrasekharan: Bhutan: The Refugee Problem-A Review, 30 Aug, 2009, http://www.southasiaanalysis.org/notes6/note539.html

[24] Bhutan: Red Army in the Dragon Kingdom. 30 Aug, 2007.http://burning.typepad.com/burningman/2007/08/bhutan-red-army.html

原载:《东南亚南亚研究》2010年第三期。

 

来源: <http://www.sky.yn.gov.cn/ztzl/yq30zn/zgwj/nyyjs/08913660079979062380>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