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2015年06月17日 00:04

当年那些尊孔读经的军阀

当年那些尊孔读经的军阀

许锡良

   在中国千年以来,判断一个人的良心大致可以从他对孔儒的态度作出判断。中国历史上,真正把孔子与儒文化捧上天的人,不仅仅是汉武帝、董仲舒这些人,更是中国历史上,三个外国入侵的民族,一是元朝时的蒙古人;第二是满清入关的清王朝,特别是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第三便是入侵中国的日本皇军,虽然想借孔儒搞一个东亚共荣圈,以便借孔子之尸还魂,却终因为美国参战,最后这个东亚共荣圈没有搞成,正果算是没有修成,但是,当年日本皇军在山东尊孔祭孔的热闹却是大大超出前面两位入侵者的。为什么这些入侵者掠夺者都特别喜欢孔子与儒家文化呢?理由其实很简单,这种文化与偶像就是以愚弄奴化百姓为己任的,而且遵守成王败寇规则,不讲是非曲直,只要你能够赢得天下,我们都歌颂你“万寿无疆”,你们统治的时代都是“圣之时也”。中国有如此的奴役资源为什么不用呢?

外来的掠夺者如此,自己的掠夺者其实又何偿不是如此?当年大学中文系时第一次读到鲁迅先生的《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感觉很震惊,为什么那些杀人嗜血成性的军阀,也是一个个喜欢孔子,喜欢读经的人物?鲁迅先生在文中说:“从二十世纪的开始以来,孔夫子的运气是很坏的,但到袁世凯时代,却又被重新记得,不但恢复了祭典,还新做了古怪的祭服,使奉祀的人们穿起来。跟着这事而出现的便是帝制。然而那一道门终于没有敲开,袁氏在门外死掉了。余剩的是北洋军阀,当觉得渐近末路时,也用它来敲过另外的幸福之门。盘据着江苏和浙江,在路上随便砍杀百姓的孙传芳将军,一面复兴了投壶之礼;钻进山东,连自己也数不清金钱和兵丁和姨太太的数目了的张宗昌将军,则重刻了《十三经》,而且把圣道看作可以由肉体关系来传染的花柳病一样的东西,拿一个孔子后裔的谁来做了自己的女婿。然而幸福之门,却仍然对谁也没有开。”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这个叫张宗昌的将军,我读鲁迅先生此文之后便去找关于张宗昌的资料,真的是读出了我一身冷汗,原来中国正是由这样的人在推崇尊孔读经运动。

相关资料显示,张宗昌(1881~1932.9.3),字效坤。山东掖县(今莱州市)人。绰号“狗肉将军”、“混世魔王”、“长腿将军”、“三不知将军”、“五毒大将军”、“张三多”等,奉系军阀头目之一。张宗昌曾残酷镇压青岛日商纱厂工人罢工,造成“青岛惨案”。1932年9月3日被山东省政府参议郑继成枪杀于津浦铁路济南车站。有意思的是,一手策划谋杀张宗昌将军的正是他的结盟兄弟、另一个尊孔读经的军阀、当时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将军,而刺杀张宗昌将军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韩复榘从张宗昌手上夺得了山东王的位置,到嘴的肥肉不想再被要了回去。

张宗昌这个恶魔,一生一世,除了五毒俱全之外,酷爱赌博,除了有一个“狗肉将军”的称号外,他还有一个“三不知”外号,就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钱财,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军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可谓是十恶不赦的人,可正是这样作恶多端的一个人,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尊孔读经,其实张宗昌本人几乎斗大的字不识几箩筐,但是,凭着他掠夺来的巨额财富,当时还重新刻印儒家十三经,让人们诵读儒家经典。鲁迅先生当年对这种现象有过这样的评价:“我看不见读经之徒的良心怎样,但我觉得他们大抵是聪明人,而这聪明,就是从读经和古文得来的。我们这曾经文明过而后来奉迎过蒙古人满洲人大驾了的国度里,古书实在太多,倘不是笨牛,读一点就可以知道,怎样敷衍,偷生,献媚,弄权,自私,然而能够假借大义,窃取美名。再进一步,并可以悟出中国人是健忘的,无论怎样言行不符,名实不副,前后矛盾,撒诳造谣,蝇营狗苟,都不要紧,经过若干时候,自然被忘得干干净净;只要留下一点卫道模样的文字,将来仍不失为‘正人君子’。况且即使将来没有‘正人君子’之称,于目下的实利又何损哉?”(鲁迅:《十四年的“读经”》)对于当年倡导读经之徒真面目可谓是一语中的,利剑穿心。

与鲁迅先生的尖锐深刻相比,林语堂当年对张宗昌的读经运动也有过一个评价,却是风趣幽默,轻松诙谐得多,他说:“封建的中国又死了一个显著的、传奇的人物了。然而狗肉将军的死,却对我特别有意义,因为他是现代中国所有显著的、传奇的、封建的和不顾羞耻的统治者中最显著的、最传奇的、最封建的,而且我必须说,最率直而不顾羞耻的一个。”当年林语堂听到狗肉将军被刺杀身亡时候,当即用欢快而幽默的语言写下了这篇《忆狗肉将军》的文章,文章里还记载了张宗昌将军一个个令人感觉十分荒唐的小故事,比如说张宗昌曾经爱上了一个喜欢小狗的俄国妓女,他叫全团兵士整队走过那只狗藉以表示他爱那妓女和小狗。

还有一次他指派了一个人为山东某县县长,而另一天他又指派了另一人当同县的县长。这两人全都到差办公,因此发生争执。大家都说是狗肉将军亲自任命的,于是大家都同意到将军处去解决。他们到达时已是傍晚,张将军正在私宴的热闹中躺在床上。“进来”他说,还是那么的爽直。这两个县长都说明了他是被任命为那处的县长的。他于是说道:“你们这辈混蛋,连这一些小事也不能解决,要来麻烦我吗?”

一手策划谋杀张宗昌这个战友加盟兄的韩复榘也是一个铁杆的尊孔读经人物。韩复榘后来因为在抗日战争中为拥兵自重,擅自撤出济南,导致山东很快沦陷,这是后话。之前韩复榘统治山东达七年之久。在这期间,他在山东倡导读经运动,并且企图用儒文化对中国的农村作出改造。在山东几个地方搞乡村建设运动。在农村恢复儒家礼治那一套。在山东开设“乡村建设研究院”,投入大量的经费,笼络了大批的儒家文人学士,当年韩复榘在山东搞的那一大套,颇有点像薄熙来在重庆搞的“唱红打黑”,只不过内容上不同,那时唱的不是红,而颂的是孔。当时赫赫有名的北大教授、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的梁潄溟先生就是这个时候主动丢掉北大教职,举家迁来山东搞乡村建设运动的。可惜好景不长,随着韩复榘被蒋介石以抗战不力,“违抗命令,擅自撤退”为名枪毙之后,这山东的乡村建设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自此之后,梁漱溟对韩复榘的评价却是很高,到1986年,梁漱溟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说:“他(韩复榘)对儒家哲学极为赞赏,且读过一些孔孟理学之作,并非完全一介武夫。”而不是传说的那样昏庸混蛋。

当年积极主张读经的,还有曾任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的何键将军,这个人也是在杀人如麻、坏事做绝之后,为了稳固他在湖南的统治地位,因此,曾经在湖南掀起过一场轰轰烈烈的读经运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何键的倡导下,以湖南保守绅士为基础,以湖南国学馆、船山学社、湖南私立孔道学校为主要阵地,掀起了一场声势颇大的尊孔读经运动。重新审视这场运动,不难发现,何键倡导尊孔读经最主要的目的不外是要用儒家思想范围人心,纳民于轨物,重新整合湖南各种社会势力,建立起统治湖南的合法性基础。在湖南借尊孔读经之名,横征暴敛,搜刮民财,简直是劳民伤财。后来被蒋介石委任为内政部长,更是依仗手中的权力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尊孔读书运动。

翻开中国近代史,那些倡导尊孔读经的人,无论文人还是武将,都不是什么好鸟。都是好话说尽,坏事干绝,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家伙。倡导尊孔读经的人良知有多坏,用意有多险恶,其实历史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今天倡导尊孔读经的人,还能够跳出历史窠臼?做到革新洗面,脱胎换骨?

   2012年10月7日星期日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