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视野 2015年06月24日 06:10

世界陷入生产率低迷困局

[摘要:去年全球生产率仅增长2.1%。工人的人均产出增速去年创下本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几乎所有地区的生产率增速都明显下降,突显出生产率增长下降正成为世界性问题。经济学家们认为生产率低下是提高生活水平的一大威胁,穷国和富国均是如此。企业将劳动力、建筑物和机器转化为商品和服务的效率下降,这一事实开始让政策制定者感到头疼。]

全球著名智库大企业联合会(The Conference Board)最近发布报告表示,大多数国家的产出和就业数据表明,去年只有印度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的劳动生产率增速有所加快。该智库表示,就全球而言,2014年劳动生产率增速降至2.1%,相比之下,从1999年到2006年的年度平均增速为2.6%。大企业联合会的首席经济学家巴特•范阿克表示,计入技能水平、投资以及工人数量的全要素生产率在2014年下降0.2%。他说:“这是全球现象,因此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一问题。”。美联储(Fed)主席耶伦认为美国生产率疲弱是“近几年薪资增长缓慢”的原因。同样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将提高生产率列为新政府最重要的经济工作重点。

 低迷生产率困扰世界

即便美国制造商采用自动化作为反击制造业岗位向亚洲外流的部分努力,但整个经济的生产率增长仍近乎处于停滞状态。类似的景象正在全球各地上演,这暴露了当今世界经济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只有印度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看上去并未出现生产率增长放缓。

由于生产率提高放缓将导致生活水平下降以及公共财政稳定性降低,经济学家对此日益担心。从中期来看,生产率增长是繁荣最重要的推动因素。自金融危机以来,即便失业率已经下滑,但发达国家仍未能摆脱低增长率趋势,这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近年来生产率增长疲软。耶伦在发表演讲时提到了美国“相对疲软”的生产率,敦促推出新的措施以加强教育、促进创业以及提升资本投资。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新数据显示,由于美国、日本和欧洲的表现日益走下坡路,成熟经济体的平均劳动生产率增速由2013年的0.8%降至2014年的0.6%。追踪劳动力、资本等投入使用效率的生产率,往往经过长期演化形成。但是,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数据证实了生产率增长低迷的长期趋势,这一趋势正在全世界范围敲响警钟。“过去10年,美国生产率增长表现糟糕,而其他国家相对于美国的差距持续加大,”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约翰•弗纳尔德(John Fernald)称。英国的生产率已经8年未出现改善,打破了一个世纪以来每年增长约两个百分点的趋势。上周,奥斯本向新的保守党(Conservative)政府承诺将提高生产率。

面对人口迅速老龄化以及就业增长放缓,成熟经济体如果想摆脱生活水平停滞不前的问题,就需要大幅提高生产率。据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估算,为了完全弥补未来50年就业增长放缓的影响,生产率增速将需要比过去半个世纪快80%。

这种加速能否实现,部分取决于能否确定生产率增速下降的原因。对于乐观主义者来说,糟糕的数据只是衰退的暂时性后遗症。全球需求下滑暂时性地打压了公司投资新设备和新想法的意愿,人们更加谨慎的观点拉低了生产率。

但是,生产率增长放缓先于金融危机;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数据显示,成熟经济体长期以来普遍存在生产率增长放缓的情况。该机构表示,欧洲和日本生产率增长放缓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与之相联系的是技术应用变慢。通用电气的首席经济学家马可•安农齐亚塔(Marco Annunziata)担心,由于缺乏冒险活动、研发支出较低以及劳动市场缺少灵活性,欧洲可能存在结构性问题。

在美国这个生产率最高的主要经济体中,生产率增长从2005年开始放缓。弗纳尔德表示,这是上世纪90年代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暂时性增长红利消失所导致的。这带来了一种可能性,即美国近期生产率增长低迷实际上是对一种更老、更疲弱趋势的回归。即使在生产率正迎头赶上的新兴经济体,生产率增长也已经放缓。这会造成重大影响——税收不足的状况延长、公共债务增加。正是这种情况,即2010年至2015年英国生产率增速下降,导致了英国规划的4年紧缩期延长为公共部门十年困难期。

乐观主义者反驳称,生产率出现迅速提升只是时间的问题,并把希望寄托在硅谷等美国IT中心的创新上。位于加州的农业机器人公司Blue River Technology的研究员描绘了未来农场的样子——成群无人机在空中巡视,大批机器人以及无人驾驶拖拉机照料着生产。该公司的“生菜机器人”队伍已经在工作,它们分布在亚利桑那州和加州的田地间,每小时识别150万株植物并决定如何施肥。一些人认为,科技进步最容易的目标已经实现。其他人则认为,世界已步入机器驱动的增长井喷时代,无人驾驶汽车和机器人将取代人类,Blue River之类的公司就是明证。

另一种更加乐观的观点认为,将生产率作为生活水平衡量指标的看法如今已过时,因为在教育等公共服务中,质量很难衡量,而在许多消费者技术中,进步也很难捕捉。例如,10年前与Skype发挥同样功效的产品贵得离谱,而如今却是免费的,这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而无须麻烦统计师编纂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这将你带入一个关于进步在发达经济体中意味着什么的未知领域,”曼彻斯特大学(Manchester University)的教授黛安娜•科伊尔(Diane Coyle)称,“消费者福利明显有所增加,增幅很可能还极大,而我们不知道这与GDP有何关联。”许多消费者看上去实际收入并未提高,日子却更好过了,原因或许就在于统计失灵。但是,统计学解释无法提高收入或税收,也无法让之前生产率增速较高的行业获得之前那种水平的成功。

如果发达经济体无法实现以前那样的生产率快速增长,经济增速就将会永久性处于较低水平,政府收入也是一样。公共部门的紧缩将成为持续性特征,父母将无法再指望其子女比自己过去赚得更多。对于全球经济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奖金文化阻碍生产率提高

独立经济学家安德鲁•史密瑟斯认为,糟糕的生产率水平是低投资的结果,而在英美两国,低投资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奖金文化造成的各种激励。如今奖金文化在上市公司几乎无处不在,表现在支付给高管巨额奖金以奖励短期成功。

自1990年以来,投资占英国GDP的比重已经从26%下降至17%。资本不会永远存续;因此,资本存量的增速一定比这一数字更低。

一家公司投资多少由经理决定,而他们如何决定取决于受到的激励;这正是奖励的目的所在。因此,在美国,令人吃惊的是非上市企业的投资支出是上市公司的两倍,尽管这两类企业的总体规模大致相当。上市公司给予经理的奖励似乎是造成低投资的重要原因。

企业所有者或与企业所有者关系密切的人,会担心企业在长期衰落的危险,尤其是失去市场份额。低价格是弱化这种危险的一种方法。而能够提高生产率的高投资是另一种方法。但奖金会鼓励经理更加重视短期效益(因为他们的奖金基于此),而较少关注公司面临的长期危险。竞争的影响需要时间才能显现。10年后,股东可能会对你减少投资或提价的决定感到懊悔。但如果你只关心短期效益(短期内大多数公司都有很高的垄断力),同样的选择却能够提升利润。

在许多上市公司,相对于低投资和高价格带来的长期风险,管理团队很可能更关注自己的短期利益。因此,我们可以预期,短期激励的增加必然会伴随着低投资和高利润率。这正是当下发生的现实。

奖金制度可能并非导致投资下降的唯一原因。因为我们缺乏令人兴奋的新技术,管理团队看到的盈利机会可能越来越少,或者他们可能预期增长变得疲弱。但是,随着利率暴跌、股市大涨,这应该已被资本成本的下降所抵消。

生产率随着员工人均资本的数量及其使用效率的提升而提高。资本存量增长如此缓慢,生产率的提高几近停止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们不知道如何才能提升资本的使用效率,所以,为了提高生产率,我们需要增加投资。为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改变导致投资下降的激励机制。

对管理层的激励被错误地认为是股东的问题。但奖金文化是整个经济的问题。垄断力的提高可以扩大利润及股东的财富,但这对我们其余的人不利。为了经济发展,我们力图保护竞争。奖金的影响与竞争的下降非常类似,因为它鼓励管理层更多地利用企业的短期垄断力。这两方面都需要引起政府的注意。当前的挑战在于,将那些损害经济的激励转变成有助于经济发展的激励。除了利润目标,奖金还应该与生产率提高挂钩。首要是就这个问题展开公开辩论。在奖金文化对经济的危害被理解和讨论之前,这一问题不会得到解决。而在这一问题被解决之前,我们将一直保持低投资和糟糕的生产率水平。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