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07月16日 23:33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新协议—备忘录的声明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新协议备忘录的声明

sovietlijie/译

1、希腊共产党号召工人、雇员、贫苦大众阶层、退休人员、失业人员和青年切实、坚决、彻底地反对激进左盟—独立希腊人党联合政府与欧盟—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签署的协议—备忘录,并在街头和工作场所反对协议—备忘录中包含的野蛮措施。这些措施会加到之前备忘录的野蛮措施之上。大家必须组织起自己的反击,这样才能避免人民陷入彻底破产。大家必须壮大工人运动、人民联盟,这样他们才能为人民从资本政权和使他们堕入更野蛮状态的帝国主义联盟中彻底解放出来铺平道路。

我们决不能浪费一天甚至一小时。现在,要争锋夺秒地通过工会、人民委员会和社会团结与救助委员会,在工作场所、工厂、医院、服务场所和社区壮大人民的活动。这一协议将又一次严重削减人民的收入,并破坏工人—人民的权利。它使大雇主近期采取的解雇、增加无偿劳动、强制休假及其他反工人措施和银行交易管制合法化,为它们大开绿灯,

人民决不能允许安于现状、恫吓、宿命论、虚假的“民族团结”氛围以及政府、其他资产阶级政党、大众媒体、其他各色当权派中心和欧盟传播的错误希望广为流布。它们正呼吁人民接受齐普拉斯的备忘录,要人民因为据说已经避免了最糟糕的情形而感觉自己得到了解救。

2、新的齐普拉斯备忘录充斥着严厉的反人民措施。之前新民主党—泛希社运政府通过的备忘录和相关法律已经带来了难以忍受的负担,而齐普拉斯备忘录的这些措施会使负担愈发沉重。这份备忘录已经打上了新民主党、河流党和泛希社运的烙印,因为它们签署的共同声明和它们在议会中的投票已经同意政府制定新的、符合协议的野蛮措施。私有大众媒体曾经指责激进左盟企图用备忘录来使希腊脱离欧元区,但是现在其中很大一部分媒体的立场暴露出来了:它们为激进左盟的选择鼓掌欢呼,因为它“回归了”现实主义。

今天,对债权人方案说“不”的党(激进左盟—独立希腊人党)和说“是”的党(新民主党—河流党—泛希社运)正一道号召人民对新的备忘录说“是”。就像已经被大部分希腊人民拒绝的备忘录一样,齐普拉斯的备忘录把负担留给了工人阶级和贫苦大众阶层,并且确实包含了反人民的措施。

实际上,政府正让人民承担一笔860亿欧元的新债务和相应的野蛮措施,比如更进一步地削减人民收入、新征的重税、继续征收特别财产税〔ENFIA〕、在人民群众的消费以及团结税方面大幅提高增值税、削减养老金、实行新的糟糕的社保制度、逐渐废除对贫穷退休人员的额外退休补助、私有化、经合组织政策“工具包”中的措施,等等。

在过去五年间反复使用过的胁迫和设置两难选项的手段,如今正被用来使人民作出这样的选择:是接受一份更加严厉的新备忘录,还是让希腊脱离欧盟从而国家破产?为了备忘录1和2,曾经设置了同样的两难选项。而每一次要分摊债务时,都会重复这一伎俩。每次人民两害相权取其“轻”时,结果最后都是更严重的损失。激进左盟—独立希腊人党联合政府现在正耍着同样的伎俩和说辞。

3、为体制提供了宝贵服务的政府从一开始就“穿上”了左翼口号的外衣,并且戴着“尊严”的面具(指激进左盟政府一直号称要维护希腊的尊严。——译者注)。它一手策划了对立于人民的错误的两难选项,而此时对欧盟的反对本应该有着激进的内涵,并且以拒斥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反对希腊加入国际帝国主义联盟(这些联盟常常建立在不平等的国际关系上)为导向。它组织起一次选项错误的全民公决,而后又把其中的选项“不”转换成对一份甚至更加野蛮的备忘录说“是”。

激进左盟有意识地瓦解了人民对于消除前两份备忘录所带来结果的愿景,这至少意味着大众阶层再次蒙受了损失。期盼着一个“左翼的”、“服务人民的”政府的左翼民众和激进分子梦想破灭了。激进左盟利用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不可避免的政治破产上台掌权。现在,它用新的备忘录“赦免”了新民主党—泛希社运备忘录的罪过。

它一面煽动群众,一面向大资本公开保证自己将帮助它们恢复利润率,并将能够限制工人—人民运动的重组和复兴。它得到了希腊资产阶级中坚力量以及外国帝国主义中心(比如美国)的容忍甚至支持。希腊政府引以为傲的同美国、法国、意大利的同盟绝不是捍卫人民利益的“护盾”。实际上,正是这些同盟将工人阶级以及大众阶层拖入了危险的、日益尖锐的帝国主义分子之间的对立冲突。

希腊共产党从一开始就表明,由于缺乏抵抗和斗争的路线方针,激进左盟既不愿意也无法让人民做好准备,以对抗备忘录和希腊、欧洲的垄断集团。相反,它尽其所能地使人民抱着消极的态度,坐等选举时投出“抗议票”。它欺骗人民,说自己能够推动欧盟这一掠夺联盟内部发生有益于人民的转变。

激进左盟的“左翼平台”(这是激进左盟内部的左翼派别。——译者注)以及所有试图用自己在议会中的“缺席”或“弃权”来掩盖自身严重责任的人都在利用运动、使激进分子落入陷阱中起到了特殊作用。这些势力正试图在政治上拯救自己,并为限制激进主义、使人民体制化、预备新的政治“缓冲器”(老“左联”过去就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发挥新作用。

4、尤其在今天,我们决不能忘记以下这些对人民有价值的结论:

A. “强硬”谈判从一开始就是人民利益的地雷阵,因为它是为大资本恢复利润率而服务的。希腊加入欧盟和欧元区是希腊资本的战略选择,并且希腊处于这些帝国主义联盟内部客观存在的不平等地位。在这些联盟的框架下,希腊国家必须向更强大的帝国主义中心(比如德国)妥协,并把这些不平等关系的后果加在工人身上。

B. 这些局势发展最清楚不过地表现了所谓“新左翼”或“执政左翼”以及认为欧盟能够改变它的垄断性、反人民性的理论的失败。它们凸显出所谓“反备忘录”路线的破产,这条路线鼓吹生产重建的资产阶级社民主义目标,不对经济和政权层面进行激进变革。

C. 拒绝加入这种实质上是资产阶级管理政府的“左翼政府”,是希腊共产党的斗争路线和一贯坚持的立场。而这一立场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

D. 在最近局势变化之后,整个资产阶级政治制度正在加快重建进程:或者经由一次政府重组来尽可能扩大执政基础;或者举行大选,建立新的、起“缓冲器”作用的党。不管怎么样,体制会一如既往地攻击希腊共产党,以避免人民的愤怒导向反资本主义反垄断的斗争路线。一个“自愿”组成的、新的反人民联盟正在兴起,以阻碍任何抵抗和解放的精神。今天,国家和雇主的压迫正咄咄逼人地日益加剧,同时还伴随着专制主义的兴起,以防备工人运动及其同盟组织起来和阶级斗争的发展。

5、一个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第一次如此严重、如此直接地表现出来,这是由于欧元区经济的内在矛盾和不平衡性的加剧,以及社会主义国家出现反革命事变后新老帝国主义中心之间的竞争。希腊和其他地方持久的经济危机状态加剧了这些问题。分离的倾向增强了,而这得到了这些资产阶级政治力量的支持:他们期望着一个由经济更加强大的国家组成的欧元区。由于领导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力量为了自己的目的和利益大肆煽动,这种倾向在德国变得强劲起来。而这会加剧欧元区的内部矛盾。帝国主义间的矛盾已经在欧元区表现出来了,这首先表现在德国和法国之间,同时也表现于美国、德国和其他帝国主义中心对于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所存在的矛盾。美国希望限制德国在欧盟的主导地位,同时不希望欧元区解体。

欧元区以及欧盟内部的矛盾和局势发展并不会因为今天希腊和欧元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间的暂时妥协和达成协议而结束。为了重建欧元区,为了加强统一经济政策的机制、更严厉的规则以及保持国家收支平衡的管控制度,分离的势头仍然强劲,希腊仍有可能退欧。无论如何,反对希腊退欧的法国和意大利有着高额赤字以及债务,并寻求放松严厉的规则,这并不意外。

债务问题上的对立正是这些矛盾的结果。希腊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美国是一条线上的,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损害人民的利益,把债务调整视为头等目标。同时,它请求得到一笔860亿欧元的新债务(这将增加债务额)。它想让人民接受打着新债务管理方案旗号的反人民措施,而这些措施在过去无论何时实行都会带来对工人—人民权利的攻击。只有资本才会从新的债务方案及其扩大中获利。

6、为了实现真正有利于人民的出路,需要有与激进左盟内外鼓吹恢复德拉马克的资本主义希腊是出路的势力提出的假决裂毫无关系的、真正的决裂。在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上选择欧元还是本国货币,这是反人民的选项。而这得到了德国以及其他欧盟成员国相当一部分资产阶级以及其他反动势力(在“朔伊布勒计划”基础上)的支持。今天,我国部分资本正在玩弄这种选项,企图立刻获得更加巨大的利润。

那些宣称希腊脱离欧元区、货币贬值将会带来竞争力和增长并且有利于人民的人是在有意欺骗。无论资本主义在未来怎样增长,都不会带来工资、养老金、权利的恢复,因此也就不会有利于人民。它将使人民成为垄断集团竞争祭坛上新的牺牲。

发行本国货币的资本主义希腊不是有利于人民的决裂。将这种目标作为出路和激进变革中间目标加以鼓吹的政治力量(激进左盟的左翼平台、反资阵线等等)在客观上成为了资本游戏的一部分。

这种选择不会重现这些人宣称的1980和90年代相对较好的生活标准。资本主义剥削、无情的垄断竞争的规律将保持“统治地位”。对欧盟和北约的忠诚将加剧“恶行”。借债的野蛮法则在一切货币市场、投资银行以及货币基金或者其他帝国主义联盟(比如金砖五国)那里都是正确通行的。无论如何,欧元区各国以及拥有本国货币的资本主义国家(无论更强的国家,比如中国、英国、俄国;还是更弱的国家,比如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现在都在采取反人民的措施。

所谓“贫穷但自豪的希腊人抵抗强权”的口号是为了掩盖真相,欺骗人民,使他们屈从野蛮状态。当自己生产的财富正被别人偷走时,当自己破产以从危机中拯救资本主义制度时,无论是否留在欧元区,人民都不应该感到自豪。

人民需要做的是,在退出欧盟的同时,自觉积极地将经济和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完全不同于资本家的矛盾和竞争使得一个国家脱离欧元区。前者是有利于人民的出路,并且值得付出一切牺牲,而后者则是导致人民破产的道路。

7、希腊共产党的政治提议——社会所有制、退出欧盟和北约、单方面废除债务、建立工人—人民政权,是为着雇佣工人和大众阶层、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家庭的青年和妇女、退休人员的。因为这些力量过去是现在也是社会的真正动力。只有在他们工作的基础上,在没有失业、饥饿、穷困、剥削的情况下,社会才会保持繁荣。他们所需要的是,与希腊共产党站在一起,转变成社会和政治发展的主角,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生活而行动。

剥削者和他们的国家什么也保证不了。工人—人民政权是资产阶级政治制度和任何“左翼”政党都保证不了的,而是必须要争取的。在力量对比方面要发生有利于工人—人民大多数的真正的变化,就要求人民团结在希腊共产党周围,就要求希腊共产党在一切地方(首先是工作场所和人民社区)壮大起来。

全面壮大希腊共产党并和它团结一致是重组工人运动以及建立强大的人民联盟的先决条件,这样才能坚决地沿着反对垄断集团和资本主义的方向进行为着一切人民的问题而斗争,要求立即取消野蛮措施,恢复损失。

它的形成和壮大能够立刻有助于改变消极的力量对比,壮大组织,鼓舞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阶层反对宿命论和屈从的战斗精神,以及反抗资本主义野蛮状态的新老管理人。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2015年7月13日

原文标题:Statement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KKE on the New Agreement-Memorandum

原文地址:http://inter.kke.gr/en/articles/STATEMENT-OF-THE-CENTRAL-COMMITTEE-OF-THE-KKE-ON-THE-NEW-AGREEMENT-MEMORANDUM/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