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5年08月02日 19:20

希腊的货币主权

希腊的货币主权

文/青叶

7月31日上午,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宣布“我们必须要为可能退出欧元区做准备。而在29日齐普拉斯才刚刚表态“希腊人从未投票退出欧元区”。拉起普斯的暧昧态度反映了他的举棋不定。为什么希腊面对债务危机,有想要退出欧元区的想法呢?

一般地,现金和准备金是中央银行的基础货币。政府的支出过程就是主权政府创造货币的过程。由于货币是中央银行的负债,货币也就成为主权国家的债务,由政府的税收体系来保证债务的清偿。现代信用货币体系是国家先主动负债来发行货币,通过人民劳动创造价值,再以税收对货币的价值予以确认。

货币的发行权和征税权保证了一国负债的权威性和自主性,标志着货币主权。有了货币独立自主的发行权和征税权,政府可以通过主动负债和税收来调控市场,“债务超限”的现象是很难出现的。而在欧元区,各国中央银行只担负着国内支付和清算的功能。欧元发行权掌握在欧洲央行手中,意味着各国让渡了部分货币主权给欧洲央行。

欧洲央行出于“欧盟各国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的显著差异”,为保证“独立”而制订了不为任何国家融资的“不救助原则”。事实上则造成了各国和欧洲央行丧失了传统主权国家中央银行依靠货币发行来调控经济状况的能力。政府如果有超出限额的财政赤字,则只有通过市场借贷获得资金。

而欧洲央行认为的“欧洲各国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的显著差异”,恰恰是希腊受重创的重要原因。希腊制造业占经济增长来源仅为19.64%且相当部分是来自于食品饮料、矿业等初级产品,而船运、餐饮、旅游等占比高达8.23%。危机爆发后希腊船运、餐饮、旅游业受到重创,税收收入大幅下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对希腊的“救助”中,没有经过深入调查就开出了希腊消减财政支出、增加税收的“药丸”。实际上,只要希腊的原第三产业未能恢复、制造业处于低端,其劳动生产率较低的本质不会在短期内改变。如果没有自主调节货币供给的能力,希腊还是容易陷入“债务超限-财政紧缩-衰退加剧-税收降低-债务危机”的循环。

欧洲央行目前已经违背起初的“不救助原则”向希腊提供累计高达910亿欧元的紧急流动性援助。欧洲央行成立时制定的“不救助”原则如同废纸一般被抛弃了。为什么?因为实际上的西欧发达国家德、法担心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的连锁反应损害它们自身的国家利益。在“欧洲”的自身的利益面前,希腊先是被牺牲,然后又被“救助”。

希腊让渡货币主权、加入欧元区是希望从中受益的,但其欧元净流入的70%并没有投入生产而是用于消费。而现今希腊让渡的货币主权反过来深深地伤害了它的国家利益。西欧国家提供了资金但拒绝减记债务,意味着欠地主的钱还是要还的。那为什么还要呆在欧元区给“欧洲人”做旅游场、消费地呢?退出欧元区也就成为了一个选择。

但退出欧元区重新发行货币,希腊第三产业崩溃、制造业凋零的现状是不会一夜之间改变的。希腊货币的信用很可能受到质疑,从而导致恢复货币主权的行动失败。

另一种办法,是寄希望于欧洲央行吸取经济危机的教训,开始履行转移支付、调节货币供给的职责,各国央行有更大的制定政策的自主性。但是,欧洲央行的主要制定政策者还是德国法国,他们是先考虑自己的利益的。从一开始不管不问到后来救助希腊,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就算欧洲央行进行了改革,经济体量巨大的德、法仍将会在其中占有重量级的话语权。金融危机还可能以另一种形式出现。这也是为什么左翼上台后希腊政府对退出欧元区决策摇摆不定的原因。

统一市场在没有统一政治提供经济运行保障的情况下,只能沦为强国对弱国的吸血平台。资本主义在各国人民间制造着混战与仇恨。因此希腊及其它债务问题严重的国家,很难在现有条件下解决经济危机,也往往容易招致其它国家群众舆论的谩骂。对于各国共产党及左翼而言,应当致力于推动欧盟内危机深重国的统一战线。

 

文章评论(0)
回复
46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