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08月22日 00:55

日本目前的左翼现状是怎样的?

日本目前的左翼现状是怎样的?

作者  夕雾

这些年见诸报端的往往都是日本右翼的情况,但是日本左翼似乎消失了似的没看到什么活动和消息,偶尔看到日本共产党议员到中国来访问,记得中美建交之前是日本左翼发展和活动最高潮的时候,之后就逐渐的走向了低潮,貌似日本共产党的声势也越来越小了,顺便赤军当年在世界的影响力也让人闻风丧胆,我想了解现在日本左翼整体的现状和发展情况

首先简而言之的陈述一下事实: 日本左翼已经衰败,而且长期以来仍在继续衰败。这是非常不幸的,但很遗憾也是毋庸置疑的。 这个事实陈述完之后,我们来继续分析日本左翼的状况。 在日本,左翼分为传统左翼和新左翼。传统左翼指战前就已经存在的左翼组织,即日本社会党日本共产党;新左翼则指战后出现的一系列不遵从传统左翼路线的左翼组织,如偏向托派(反帝国主义·反斯大林主义)的革共同(革命的共産主義者同盟 )、从运动中崛起,不断分裂又不断组合的共产同(共産主義者同盟,崩得)、从传统左翼中分类出来的如孕育出革劳协的社青同解放派等等。 战后,日共的活动在50年代早期达到全盛。当时占据日共主流的所感派野坂参三等)也有暴力革命的想法,甚至组织了中核自卫队山村工作队一类的准军事组织。然而,随着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占领军对日共实施打压,日共的半合法活动受到极大打击。在宮本显治等人的国际派 掌握了日共之后,日共为了自保转而走向温和、非暴力路线,不用暴力反对现行体制,甚至在很多学生运动中扮演了白卫军的角色。日共的转型和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严重挫伤了日本左翼人士对苏联和所谓斯大林主义的感情,继而大量的亲共、亲左组织与共产党决裂自生独立,这一批左翼组织就是新左翼。60年代,日本学生运动愈演愈烈,新左翼组织得到极大扩充,在60-80年代极度活跃。 同样作为传统左翼的日本社会党是依托总评(日本労働組合総評議会)的,有“总评政治部”之称,他们的激进程度取决于工人运动的激进程度。不过正因为如此,社会党在其存在阶段的大部分时间中都比共产党还要激进。 那么,现在的日本左翼是个什么状况呢?大概总结一下的话,大概就是以下这样: 一、传统左翼正在收缩或异化 ①总评的解体,日本社会党的崩溃、分裂、解散(80年代末90年代初),社青同(社会主义青年同盟,日本社会党的青年组织)的不复存在。事实上,社会党内部状况非常杂乱,从极左到极右都存在,党建设又不完全,最终在村山内阁之后党发生了分裂和解体。 ②日本共产党纲领的进一步右行,逐渐蜕变为议会社民党;民青(日本民主青年同盟,日本共产党的青年组织)的急剧萎缩。 二、新左翼的进一步分裂和全面萎缩 ①主要新左翼组织的萎缩:进入90年代之后,革共同·中核派(革命的共産主義者同盟全国委員会)、革共同·革马派(日本革命的共産主義者同盟革命的マルクス主義派)、革共同·第四国际日本支部再建准备小组(原日本革命的共産主義者同盟(第四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日本支部))、革劳协(革命的労働者協会,原社青同解放派)、崩得系(BUND,共産主義者同盟,共产同)组织的成员全面萎缩,现在的状况是组织虽然还在,但人员比80年代已减少80%以上。人数最多的应该是革马派,估算大概是4000人。 ②旧仇恨的延续: 新左翼组织之间的内讧(内ゲバ)原因多样,有时候是意识形态分歧,有时候是路线分歧,有时候纯粹是为了争夺群众。不过,暴力的门一开,就再也关不上了。暴力内讧从60年代发端,从1970年海老原事件(東京教育大学生リンチ殺人事件,中核派学生对革马派活动家海老原俊夫实施非法拘禁、私刑致其死亡)首次见血,70年代到达最高潮并一直持续到90年代,新左翼组织之间互相进行殴打、仇杀、报复,大量的组织领导人被杀,严重削弱了所有方的实力,而且相互留有血债让各派之间相互合作变为不可能。 例举: 1975年革马派杀害了中核派书记长本多延嘉(参见中核派書記長内ゲバ殺人事件),革马派和中核派之间的内讧已造成上百人被杀; 1977年革马派杀害了革劳协委员长中原一(参见反革命革マル解体・絶滅戦),革劳协和革马派之间的内讧也已造成几十人被杀;

 acb4468669ed80638a0c1d86b9f18a71_b[1]

 

 

1977415日,革劳协为报复中原一事件,袭击了革马派的宣传车,四名革马派干部被活活烧死在车里。这是同年51日革劳协机关报《解放》的头版。)

革马派还在跟其他的新左翼、传统左翼派别(如民青)发生冲突。(参见其主页中的謀略粉砕走狗一掃一页)需要指出的是革马派其对其他新左翼组织的策略即所谓“のりこえの論理”其目标就是通过和其他新左翼组织的冲突实现削弱、吞并其他组织,实现自己一家独大的状况。这种情况下冲突本身就是不可避免的。可惜的是民青小黄帽战斗力很强,当年一次民青组织集体活动,革马派500人半夜偷袭,结果被痛打一顿,三人重伤……之后革马再没敢打民青的主意。
1984年,在三里塚斗争(围绕成田机场建设征地的长达五十年的斗争,新左翼组织的大量介入是这一斗争的鲜明特征)正在进行的过程中,支持少数派(北原派)路线的中核派突然暴力袭击了主导斗争活动的新左翼组织(也是长期的共斗盟友)第四国际日本支部,造成一人死亡。后者没有报复,而是文攻武卫孤立了中核派,最终中核派四面楚歌,被迫自我批判,事件成功化解。然而这一事件牵连出的第四国际日本支部内部的性侵犯丑闻造成了日本支部被统一书记处开除。
③新分裂不断发生:
革劳协在1981年和1997年连续两次分裂,现有劳对派、现代社派和解放派(更能区别的叫法是赤砦社派,官网:解放)三派,其中后两派在1997-2004年见发生了严重的内讧杀人,已互杀几十人。(另一提,革劳协的地下武装组织“革命军”的主要有名的活动,就是用火箭弹攻击日本境内的驻日美军基地。几十年来凡是这一类事件基本都是他们所为。直到今年他们还在孜孜不倦地进行着此类袭击。换句话说,只要火箭弹还在飞,革劳协就还存在。)
中核派2006年分裂为关西派(现名为革共同再建协议会,参见革共同再建協議会HP)和中央派(参见中核派『前進』ホームページ),还有相当成员因不满而脱退,组织遭惨重削弱。
第四国际日本支部在80年代后期被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开除同时发生分裂,现在大体继承了衣钵的再建准备小组(参见http://www014.upp.so-net.ne.jp/tor-ks/index.htm)也不剩几个人了。
崩得系的大部分组织都已经不复存在。还剩下的就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统一委员会(参见http://www.bund21.org/)。
④转向
“转向”是个日文政治术语,意思就是转变思想路线,普遍是左转右,可以理解为变节。在90年代之后不少日本左翼组织发生转向,由崩得衍生出来的组织(崩得内部的意识形态不统一,各派均有,1970年左右二次崩得解体,分化出赤旗派、叛旗派、ML派、赤军派、京滨安保共斗等等组织,这些组织又发生了一系列分裂、演化和再结合)尤其严重。例举:
战旗·共产主义者同盟荒派在1997年放弃左翼纲领,转变为环保组织“市民媒体Actio”(市民メディアActio
马克思主义青年同盟在2001年放弃左翼纲领,直接跳反极右,转变为右翼组织“‘加油,日本!’国民协议会”(がんばろう!日本!! 国民協議会
还有一支毛派转向成了亲中组织绿党(日本有好几个绿党,这里说的是链接里这个)
崩得系的毛派剩余力量现在勉强结合成了革命21(運動型新党 革命21),不知道状况如何,但估计也是势单力孤。

而这一系列作用的结果是:
1、日本左翼松散,无联合,各自为战。比如在6-7月份反集体自卫权的大规模抗议中,参与了抗议的组织(中核派、革马派、革劳协诸派和他们所控制的全学联组织)选择了不同的日期或者不同的地点进行活动。举例来讲,革劳协主流派全学联在6月12号前往国会抗议,中核派全学联在6月15日前往国会抗议,革马派全学联则在6月21号前往国会抗议。当然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正如上面所说,中核与革马、革劳协与革马互有血债,要是这几派选在同一天,准保自己先打起来。

998f05069423eb5e032c5116ff661ecf_b[1]a52927e881e750963d8602c508968a1a_b[1]

 

 

2015621日,东京,革马派全学联的反侵略战争法抗议活动 顺便一提,在这一系列抗议活动的进行之中,中核派突然和主导行动的左翼学生组织联盟SEALDs (为自由民主学生紧急行动,SEALDs)产生了矛盾,7月23号这天双方爆发肢体冲突,SEALDs也不言语,组织别动队在国会抗议现场把中核派全学联赶跑了,《前进》(中核派官方杂志)遂发文发文怒批SEALDs,反战反修宪学生抗议行动再次发生分裂。怎么,是不是觉得和1984年在三里塚中核派突然向第四国际日本支部发难然后暴力袭击特别的像?这是因为某些左翼组织一直以来都太擅长当搅屎棍……

2、这种状况又造成了日本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的进一步萎缩。上文所提到的“全学联”也就是所谓的全日本学生自治会総連合,这是立足于各个高校的日本学生左翼组织,属于安保斗争和全共斗(全学共闘会議)时代的遗产。同样的,因为左翼组织本身的分裂,全学联也已经一分为五,有:
中核派系全学联(斋藤委员长)
革马派系全学联(酒井委员长)
革劳协现代社派系全学联(伍代委员长)
革劳协赤砦社派系全学联
民青系全学联(官方博客)根据已有的情报,民青系全学联已经灭亡,但是很奇怪的是就在不久前的8月13号,已经好几年没更新的民青系全学联突然发了篇博文吐槽中核派全学联,不知道是不是诈尸,还是因为7月中旬SEALDs和全学联(中核派系)在国会门前的冲突丑闻弄得民青系看不下去了出来撇清自己。当然也有小道消息(来自日本右翼)传称SEALDs背后就是民青,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好理解:民青和新左翼自然是不共戴天,而且民青(当然还有背后的日共)也很害怕这些反体制力量拉走自己的全学联加盟校,把反安倍反集体自卫权运动变成反权力反体制运动。
这五派全学联各有若干据点校(民青派全学联可能已经灭亡,但是一些学校比如爱知大学还有民青组织。现代社派暂时没有据点校),典型的比如中核派全学联的京都大学同学会,革马派的早稻田大学学生自治会。各派之间始终剑拔弩张,不说合作了,让他们一起走在大街上都不可能。而据点校的总数加起来不过四五十,和60年代末动辄一百五十个乃至一百七十个大学联合共斗罢课(这还是在当时势力很大的民青唱反调号召复课的情况下)比,已然完全没法看。
这样的状况同样在各方所掌握的工会(劳动组合)里明确表现出来:总评解体之后社会党对全国工会的掌控不复存在,日共现在正蜕变为议会党,手里的工会也不多,新左翼各派手里的工会也就那么几个,典型的诸如中核派的动劳千叶(国鉄千葉動力車労働組合),这个组织的动员力大概有500人以上,中核派还在试图在动劳千叶的基础上把影响力伸向还剩下的整个原国铁动劳。然而也已经萎缩的不象样子。
————–
总而言之,日本左翼运动现在正处于战后以来前所未有的低潮状况,而且在短期内看不到复兴的希望。除非日本国内或者国际形势发生特别重大的变化,否则日本的左翼力量还会进一步衰退下去。此外最好不要对日共抱有希望,日共蜕变成社民党工党只是时间问题。

========
上述内容基本都是凭着记忆和简单查证写的,可能有疏漏或者错误之处,敬请指正。
上文没有涉及到脱离日本国内的日本左翼组织比如日本赤军或者到80年代已然不存在的组织如赤军派和联合赤军,毕竟要讨论的是现在的日本左翼。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