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文艺 2016年01月26日 18:23

读《问苍茫》:谁主沉浮?

读《问苍茫》:谁主沉浮?

文/陈钟

在回家的火车上打开了准备回去看的《问苍茫》,到现在这本书还没有看完却在今早看到了一则工人维权致死的新闻,了解了经过后,愈发为这本描写深圳打工者的小说写出了当下中国真实的社会状况而感到惊诧。

1300838954-1_w

曹征路《问苍茫》

每年的春节前夕都是农民工欠薪讨薪问题的集中爆发时段。而今年,无论是大学生找工作、股市还是餐饮、出租车等等行业,都能从各个方面感受到整体经济形势的下滑。经济大环境是肃杀的凛冬再加上年关将至的时段,又一起社会悲剧的出现提醒着我们阶级矛盾的尖锐化。而与小说不同的是,这次事故是出在了内陆城市西安而不是沿海的深圳广东。问题不是转移了,而是越来越普遍了。

小说里讲的主要是来自贵州山区的五个女孩子历经辛苦来深圳打工的故事。她们从起初对这个繁华都市的向往到“只要努力,人人都可以成为太阳”的梦想的幻灭再到认识到世道的阴暗“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中间经历了种种的波澜。

张毛妹是其中一个女孩,也是家境最差工作最努力的一个。然而在一次工厂失火中她不幸烧伤,二十二岁的她烧伤面积达70%容貌全毁。公司只垫付了前期的住院费用,这也使她觉得公司是会帮助她的,但是大火也使公司损失颇大,老板只为损失的设备心疼怎么可能再去给工伤人员支付赔偿呢,相反老板反而愈发觉得工人问题是企业里最烫手的山芋于是便开始考虑实行派遣工制度(这一制度在当今现实生活中已经相当普遍了)来转嫁矛盾,之后公司便开始支支吾吾准备踢开这些累赘的伤员。不仅如此,为了防止这些工人闹事,公司还立马请了律师倒打一耙说是张毛妹“碰瓷”公司,想用自己的青春容貌搏得大额的赔偿金以补贴贫穷多病的家人。她对公司彻底失望,转而接受了具有ngo性质的一个做劳工维权的机构的帮助,然而走法律途径仍然是波折重重,不仅要付各种打官司的费用并且至少要花费两年的时间来进行仲裁、一审、二审等等冗杂的环节,还并不一定就能拿到钱。为了能引起社会的关注,ngo的负责人唐源建议寻找记者媒体的帮助,而刚好毛妹的好朋友认识一个编辑,于是找到记者对毛妹进行了采访拍照。然而事情还是不顺,稿子被上级给毙了,原因就是年底正是“抓舆论导向的时候、防止恶意讨薪的时候”。最后无路可走的毛妹选择了跳楼,在老板正忙着在电视上出风头捐建希望小学大扮慈善家的时候,她给家人留下了一封遗书选择了自杀以引起新闻热点,她说“我一定要死,这样老板才瞒不住”让家人“找报纸、电视台,把这里出人命的事情说出去,老板就怕这个”。

农民工不能靠公司、不能靠法律、不能靠媒体,他们只有靠自己,他们一无所有,只能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这部小说完全就是社会现实的真实写照,或许我们已经习惯了看到农民工爬上高压电塔的新闻而无动于衷了,或许已经没有媒体再愿意报道这类以自杀威胁老板来讨薪的毫无热点的新闻了(甚或再冠以“恶意讨薪”的罪名来维持稳定),但我们不能不正视富士康的十三连跳、不能不正视周秀云因讨薪被毒打致死、也不能不正视这次李家富的死亡。只有用淋漓的鲜血才能刺激麻木的灵魂,这或许是毛妹的悲哀,也是李家富的悲哀,也是农民工讨薪的悲哀。全国上下一年会发生多少起讨薪事件?又有多少农民工拿不到自己一年辛苦的血汗钱?没有人命,就没有新闻,就不得而知,这是我们的悲哀。

在一个号称工人阶级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农民工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无法为自己做主,这实在无法不让人感到荒谬且产生怀疑,不能不让人发出“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问题。这又使我不禁想起去年全国两会上刘丽提出农民工维权难的问题所引起的一片寂静,这种声音在发展、和谐、科学、崛起的语词中显得是多么异端多么刺耳,我们的媒体关注着出现在两会上闪亮的影视明星、体育明星和商界传奇,却对“最美洗头妹”的农民工代表置之不理。以农民工为代表的底层人民话语权的丧失就注定了他们只能以鲜血的方式见诸报端,如若李家富没有死,那么我们很可能就完全不知晓这次就发生在身边的讨薪事件。李家富和张毛妹,一个来自现实生活,一个来自小说,一个来自四川,一个来自贵州,然而他们的命运是相似的,所遇到的问题是相同的。

小说中还有一个人物就是维权机构的负责人唐源,他之前作为一名技术工人因为不满公司的临时工制度而组织罢工,被炒了鱿鱼并被老板雇佣的黑道打手毒打致残。然而这次罢工之后,他并没有放弃为工人争取正当权益的事业,只不过变得相对温和一点,尽量采取法律途径,只收取微薄的手续费来维持自己的生存然后为工友们打官司,围绕工伤、保险、讨薪等等问题帮助工人和老板们谈判。这让我想到今年12月广东被抓的几个劳工ngo的负责人,只不过现实中抓人的不是老板们雇佣的黑帮而成了政府的警察,我想曾飞扬就是小说中的唐源,唐源若在现实中,也就是被抓的曾飞扬他们,小说和现实,何其似也。这是一部反映现实的伟大作品,而我们需要这样的现实主义作品,需要更多的作家来描写这个失语的边缘群体的生活,让社会了解他们。只有先了解了,我们才能更好地去寻求解决的办法。

经济危机的逼近使得中小企业们难以自保,面对亏损,他们下意识的动作就是要尽量保住自己的资产,那么必然将危机的伤害以裁员和拖欠薪资的形式转嫁到广大打工者的身上。而农民工辛苦一年就等着过年时带着钱回去和家人团圆,正如一位网友在李家富事件下评论的“你不知道9万块钱对一个农民工来说意味着什么”、“一个37岁的壮年男子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意味着什么”这些钱是“留守儿童”下一学年的学费和“空巢老人”的生活保障,一位父亲就是一个家庭的支柱。农民工们不仅要忍受危机带来的通货膨胀还要承担转嫁自老板们的危机带来的伤害,他们是危机里受伤害最严重的人,也是最难以发出自己声音的人。但是鲁迅先生说“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尖锐化的劳资矛盾以及靠不住的法律和媒体使得工人们只有自己团结起来,组织起来才有力量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试想一下,如果一起去向包工头追讨薪资的那几个农民工并没有因为那远远不够的5000块钱而满足分散了,而是继续团结地坚持要求给足所有拖欠工资,那么李家富就很可能不会因为落单而莫名其妙地死亡。面对着比我们强大的敌人,只有团结起来联合起来一起为我们的共同利益而斗争才可能取得胜利。每一次流血的斗争都需要总结经验,而经验可以转化为理论而服务于斗争。

在这个变化不定的时代里,我们需要唐源一样的人给工人以帮助,我们也需要曹征路一样的作家写出描绘真实时代的现实主义作品给社会一个了解的渠道,我们更需要团结起来的工人以正确的方式进行勇敢的斗争而不让一次又一次悲剧的鲜血白流。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